《黑麦奇案》

第05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非自愿走进房间的少女长得很平庸,面带惊惶之色。尽管她个子高大,身穿漂亮的紫红色制服,仍显得有点邋遢。她立刻以哀求的眼光望着他说:

“我没做什么。真的没有。我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

尼尔诚挚地说:“没关系。”他的声音略有改变,听来愉快些,音调也平实些。他想让惊慌的葛莱蒂放下心来。

他又说:“坐在这儿。我只想知道今天早餐的事情。”

“我根本没干什么。”

“咦,早餐是你摆的,不是吗?”

“是的,是我摆的。”连这一点也不愿承认似的。她显得愧疚又害怕,但是尼尔督察看惯了这种证人。他想叫她放心,遂怡然提出问题:谁最先露面?接着是谁?

爱兰·佛特斯库最先下楼吃早餐。克伦普端上咖啡壶的时候,她正好进来。接着佛特斯库太太下楼,然后是瓦尔少奶奶,男主人最后出现。他们自己取食。茶、咖啡和热食一盘盘摆在侧几上。

尼尔没从她口中问出什么原先不知道的消息。食物和饮料跟玛丽·窦夫描写的一样。男主人、佛特斯库太太和爱兰小姐喝咖啡,瓦尔少奶奶喝茶。一切都和平日差不多。

尼尔问起她自己,她答得比较爽快。她先在私人住宅帮佣,又在好几处咖啡馆当过女侍。后来她想再回私人住宅服务,九月来到“紫杉小筑”,至今已两个多月了。

“你喜欢吗?”

“我想还不错。”她又加上一句:“脚不会酸——可是自由少一点……”

“跟我谈谈佛特斯库先生的衣服——他的西装。谁负责照料?刷洗之类的?”

葛莱蒂似乎有点愤慨。

“应该由克伦普先生管。可是他多半叫我做。”

“今天佛特斯库先生穿的衣服由谁刷洗和整烫?”

“我不记得他穿哪一套。他的衣服太多了。”

“你可曾在他的西装口袋里发现谷粒?”

“谷粒?”她似乎大惑不解。

“说得明白些,是黑麦。”

“黑麦?那是面包吧?一种黑面包——我总觉得味道不好。”

“那是黑麦做的面包。黑麦是指谷粒本身。你们家主人的外套口袋里有一点。”

“外套口袋里?”

“是的,你知不知道怎么会放进口袋的?”

“我不敢确定。我从来没看过。”

他再也问不出什么了。他一时怀疑她是否知道某些事却不肯承认。她显得尴尬,想保护自己——但他以为只是天生怕警察罢了。

最后他打发她走,她问道:

“是真的吗?他死了?”

“是的,他死了。”

“很突然,是不是?听说她们由办公室打电话来,说他发病。”

“是的——可以算发病。”

葛莱蒂说:“以前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她常常发病。随时发作,真的,常常吓得我半死。”

这段回忆似乎暂时压倒了她的疑念。

尼尔督察向厨房走去。

他接受的招待很突然、很吓人。有一个红脸的胖妇手持擀面棍,恶狠狠向他走来。

她说:“警察,哼!跑来说这种话!告诉你,没这回事。我送进餐厅的东西绝对没问题。跑来说我毒死男主人。管你警察不警察,我要告你们。这栋房子里从来没有坏食物上桌。”

尼尔督察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平息大烹饪家的怒火。海依巡佐咧着嘴由餐具室往里瞧,尼尔督察猜他已经首当其冲成了克伦普太太的出气筒。

电话铃响了,好戏因此而中断。

尼尔走进门厅,发现玛丽·窦夫正在接电话,把口信写在一张便条纸上。她回头说:“是电报。”

电话打完了,她放下听筒,把刚才写的便条递给督察。发报地点是巴黎,电文如下:

“苏瑞郡贝敦石南林紫杉小筑佛特斯库。遗憾你的信耽搁了。明天午茶时刻来见你。但愿晚餐吃烤小牛肉。兰斯。”

尼尔督察扬起眉毛。

他说:“原来浪子奉召返家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麦奇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