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奇案》

第十五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三个入坐在厨房里吃早餐。外面,太阳正在冉冉升起,这是晴朗的一天。风暴己经过去了。随着天气的改变,岛上囚徒们的情绪也改变了。他们觉得象刚刚从恶梦中清醒过来一样。危险依然存在,但这是白昼的危险。昨天狂风怒吼时他们象裹在厚毛毯里动弹不得似的恐惧气氛已经消失了。

伦巴特说:“今天我们可以在岛的最高处用一面镜子试着发发信号。我希望哪个在峭壁上游玩的小家伙能有脑子认出sos的信号。晚上我们还可以点起一堆篝火—只是木柴不多了—他们很可能认为这里大家都在唱歌跳舞,尽情狂欢呢。”

维拉说:“肯定有入认得摩尔斯电码,到不了晚上就会有人把我们搭救出去。”

伦巴特说:“天是晴了,海可并没完全平静。多大的浪啊!明天天明之前,他们的船是无法在这个岛靠岸的。”维拉叫道:“在这个岛上再过一夜!”伦巴特耸耸肩膀.“还是面对现实的好!有二十个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如果我们能坚持过去,我们就胜利了。”布劳尔清清嗓子,说道:“阿姆斯特朗出了什么事,这一点我们最好查清楚。”

伦巴特说:“呜,我们已经有一个证据,餐桌上只剩下三个小瓷人了。看来阿姆斯特朗已经不在人世了。”维拉说:“那为什么没找到他的尸体呢?”

布劳尔说:“说得对。”

伦巴特摇摇头说,“真他妈的怪—想不通。”

布劳尔疑虑地说:“他可能被扔进海里了。”

伦巴特严厉地说:“谁扔的?你还是我?你看见他从前门出去了,你回来在我房里找到我。我们一起出去找寻他。我又从哪来的时间杀死他,再背着他的尸体在岛上转?”布劳尔说。“我不明白。可我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伦巴特说。

布劳尔说,“那支手枪。你的那支枪。它现在掌握在你手里。没有什么迹象表明它不是一直在你手里。”

“我说,布劳尔,我们都一个一个搜过了。”

“是的,你事前把它藏了起来,事后又立刻取回来。”

“我的傻兄弟,我问你发誓它是被放回我的抽屉的。当我发现它又回到我抽屉里的时候,我一辈子也没有那么吃惊过。”

布劳尔说:“你要我们相信这种事!阿姆斯特朗也好,其他某个人也好,到底为什么要把它放回原处呢?”伦巴特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膀.“我一点也不理解。这是发疯,世界上最意料不到的事,毫无道理。”

布劳尔赞同道:“是的,毫无道理。你可能应该编一个更好一点儿的故事。”

“更能证明我说的是实话,对吗?”

“我不这么看。”

“你不愿意。”菲利浦说。

布劳尔说:“听着,伦巴特光生,如果你是一个正人君子,象你现在装的这样……”菲利涌郸咏道:“我什么时侠自称为正人君子了?没有,宠实活,我从没这么说过。”

布劳尔不依不饶地说:“如果你说的是真话—只有一条方法可行。你拿着手枪就意味着克莱索恩小姐和我都在你的手心里攥着。公正的方法是把手枪和那几样东西一起锁起来—钥匙仍然是你、我各一把。”

菲利浦·伦巴特点着一支香烟,一边喷着烟,一边说:“别在这儿痴人说梦了。”

“你不同意吗?”

“嗯,我不同意。手枪是属于我的,我要用它自卫—我得带着它。”

布劳尔说,“照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得不下一个结论了。”

“什么结论?我是u.n.欧文?随你的便。可我问你,假如就是这么回事,为什么我昨天晚上不用枪打你?我可以有二十次以上的机会。”

布劳尔摇摇头,说:“我不明白—不过这倒是实情。你一定有其它原因。”

维拉一直没有发表意见。她心里一震,说道:“我觉得你们表现得就象一对白痴。”

伦巴特看了看她.“什么意思?”

维拉说:“你们忘了那首儿歌。你们没看到这里还有一条线索可寻?”她意味深长地背诵道.四个小印第安孩子乘船出海,一个失足落水,被一条青鱼吞咽。

她继续说:“一条青鱼(路上的一条青鱼是英语中的一句成语,意思是障人视线的事物.)…….这是极为重要的线索。阿姆斯朗没有死……他拿走了那个小瓷人使你们觉得他已经死了。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阿姆斯特朗还在这岛上。他正是扔在路上的一条青鱼,为了吸引你们的视线。”

伦巴特重新坐下。他说:“也许你是对的。”

布劳尔说:“是的,如果真是这么回事,他又在哪儿?我们搜查过这个地方,里里外外,哪个角落都看到了。”

维拉嘲讽地说:“我们不是都寻找过手枪吗?找到了吗?可是它却一直在某个地方!”伦巴特嘟囔道:“亲爱的,人和手枪在尺寸上多少有些差别埃”维拉说:“我不去管那些事,我相信我是正确的。”

布劳尔唠唠叨叨地说,“确切点儿说,他是把自己藏了起来,对吗?诗上确实提到一条青鱼,他不可能写得再详细些了。”

维拉喊道:“难道你还不明白,他是疯子?这件事是狂人干的,一件件的事都按照诗里描写的发生,这意味着疯狂!把法官装扮起来,在罗杰斯劈柴时杀死他……让罗杰斯太太吃毒葯一睡不醒……布伦特小姐死的时候弄来一只大黄蜂!这真象一个可怕的孩子在玩游戏,什么都不能走样。”

布劳尔说,“是的,你说得很对!”他想了一会儿,“无论如何,岛上并没有动物园,下次他不会那么顺手了。”

维拉喊着.“难道你们看不出来?我们就是动物……昨天晚上,我们已经不是人了。我们就是一群动物……”二他们在峭壁上待了一早晨,轮流用一面镜子向陆地发信号。没有任何迹象说明有人看到了他们发的信号,更没有人回答。天气好极了,只有一些薄雾。大海波涛汹涌,没有一只船出海。他们对小岛又进行了一次搜查,但一无所获。还是没有发现失踪的医生。

维拉抬头望了望别墅,她说:“我往这里觉得更安全些,到底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咱们不要回到房子里去了。”她的声音有些硬咽。

伦巴特说,“主意不坏。我们在这里挺安全.一切都在我们视线之内,没人能偷偷摸摸地接近我们。”

维拉说:“我们三个人都待在这儿吧!”

布劳尔说:“怎么也得有个地方过夜,看样子还得回到别墅去。”

维拉惊悸了一下。“我不能忍受,说什么我也不能再在那所房子里过夜了。”

菲利浦说“锁上你的门,你会相当安全的。”

维拉嘟囔道:“我希望这样。”她张开手臂,喃喃地说,“太可爱了—重见阳光……”她想,多奇怪……我几乎可以说很快乐。但是我仍然认为我并没有脱离危险境地……怎么搞的—现在—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了……白天对什么也不在乎了……我觉得充满力量—我不能死……布劳尔看了看表,说,“两点了,午饭怎么办?”

维拉顽固地说:“我不打算回屋里去了,我要待在这儿……在露天里。”.“哦,来吧,克莱索恩小姐,你要明白,需耍吃点东西保持体力。”

维拉说:“我只要一看到罐头口条就恶心.我什么都不想吃。人们节食的时候有时也可以几天不吃东西。”布劳尔说:“好吧,我可得按时吃饭。你呢,伦巴特先生?”菲利浦说:“你知道,我对罐头食品不特别感兴趣,我和克莱索恩小姐留在这儿。”

布劳尔有些犹豫不决。维拉说:“我不会出什么问题。我不相信他会等你刚一转身就开枪打我,假如你是担心这个的话。”

布劳尔说:“这么说就好。但是咱们说好了不要分开。”

菲利浦说:“你是准备深入虎穴了?需要的话我奉陪。”

“不,你不用去,”布劳尔说,“你留在这儿吧。”

菲利浦笑起来了。“这么说你仍然对我不放心,是吗?如果我有这个心,在这一分钟里我就能够开枪打死你两次。”

布劳尔说:“不错,可那就不是按照计划办事了。一次只能弄死一个,而且需要按照特定的方式。”

“哦,”菲利浦说,“你似乎对一切都知道得很清楚!”。当然,”布劳尔说,“我一个人到屋子里去,多少有些不自在”菲利浦和蔼地说/因此,是不是我应该杷手枪借给你?回答是:不,我不借!这件事绝不这么简单。谢谢啦。”

布劳尔耸耸肩,开始动身爬上陡壁,朝房子走去。伦巴特和颜悦色地说:“动物园的喂食时间到了!动物是非常遵守习性的”维拉焦虑地说:“他这么做不太冒险了吗?”“照你心里想的那样,我不同意。阿姆斯特朗没有武器,你知道,无论如何布劳尔在体力上能敌得过两个医生,而且他非常警惕。阿姆斯特朗在房子里藏着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知道他不在那儿。”

“那—答案是什么呢?”

菲利浦轻轻地说:“布劳尔本人。”

“噢……你真的认为……”

“听着,姑娘,你听到布劳尔是怎么讲的了。按照他的那套话,你必须承认,我同阿姆斯特朗的失踪不可能有任何关系。他的故事把我的嫌疑完全说清了,但是却不能把他自己撇干净。我们只是听他自己说他听见了脚步声,看见了一个黑影走下楼,从前门跑出去。这些话可能都是他编造的。他也许在两小时之前就已经把阿姆斯特朗干掉了。”

“怎么干掉的?”

伦巴特耸耸肩。“我们怎么会知道,如果你要问我的意见,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危险,那就是布劳尔本人!我们对他有什么了解吗?一无所知!这位退职的警官老爷的全部故事都是杜撰的,都是无稽之谈!他本人的身份也不明—也许是位神经失常的百万富翁—一个疯癫的生意人—或许是个从布罗德摩尔监狱出来的逃犯。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这些死者每一个都可能是他杀的。”

维拉脸色变得苍白,连说话都有些气喘吁吁了。“假如他要对—我们……”伦巴特拍了拍口袋里的手枪,低声说:“我会盯住他,叫他老老实实的。”然后他有些好奇地盯住维拉,“你信任不信任我,维拉?你相倩我不会对你开枪吗?”维拉说:“一个人必须相信别人……事实上,我觉得你对布劳尔的看法错了。我仍然认为是阿姆斯特朗。”她忽然把头转过来,“你不觉得—一直有个人监视着我们,等着机会想下手?”伦巴特一字一板地说:“这是咱们神经过敏。”

维拉急切地说:“这么说你也感觉到了?”她打了个寒战,往近凑了滨。“告诉我—你并不这样想—”停了一下,她继续说道,“有一次我看了一个故事—是说两个法官来到了个美国小镇—他们自称是最高法院来的。他们伸张正义,大公无私。原来是因为—他们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伦巴特挑了挑眼眉,说道:“天国的信使,嗯?不,我不相信超自然的事物。这种事完全是人干的。”

维拉低声说:“有时候……我怀疑……”伦巴特看着她说:“这是因为你的良心作祟……”沉默了片刻后,他又平静地加了一句:“这么说你确实淹死了那个孩子?”维拉气急败坏地说。“我没有!没有!你没权力说这话。”

他很随便地笑了笑。“一点没错,你把那孩子淹死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做,也想象不出来。也许其中牵扯到一个另人,是吗?”维拉忽然感到一阵浑身无力,极度疲劳。她懒懒地说:“是的—牵扯到一个男人……”伦巴特轻声说:“谢谢。这正是我想要知道的……”维拉忽然一下子坐了起来,喊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地震了?”伦巴特说:“不,不会是。但是有点奇怪,地面是动了动。我本以为—你刚才听到有人喊吗?我听见了一声。”

他们往房子那个方向看了看。伦巴特说:“声音是从那边来的。我们最好上去看看。”

“不,我不去。”

“随你便,我去。”

维拉无可奈何地说:“那好吧,我和你去。”他们向别墅走去。阳光洒满了露台,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他们躇躇了片刻,没有从前门进去,而是小心翼翼地绕着房子查看。他仍找到了布劳尔。他的头被一大块白色大理石砸得血肉模糊,张着两臂匍匐在东边的石阶上。

菲力浦抬头望了望,说道:“正上方的窗户是谁的房间?”维拉战战兢兢地回答.“是我的。这个钟也是我房间里壁炉上的……我想起来了。它雕刻成一个—一只熊的样子,她带着颤音唠叨着,“雕成一只熊样子……”三菲利浦抓住她的肩膀,严峻、急切地说,“真相已经大白了,阿姆斯特朗一定在里面什么地方藏着。我进去抓住他。”

维拉拽住他不放,喊着说:“别那么傻,现在就剩我们俩了!也轮到我们俩了。他正等着我们去找他呢!他巴不得我们进去呢!”菲利浦停住了。他沉思地说:“有道理。”

维拉喊着.“无论如何,你该承认我说对了。”

他点点头。“是的一你赢了!这是阿姆斯特朗,无疑是他。

但是他藏在哪儿了?我们象用蓖子似地把这地方仔细篦过埃”维拉着急地说:“如果你昨天夜里没能找到他,现在你也不会找到……这是起码的常识。”伦巴特有些不情愿地说:“是的,不过……”“他肯定事先准备好一个秘密的地方—一点儿没错,—这正是他要做的。找一个同那种老式宅邸里的密室一样的地方。”

“这并不是那类老式房子。”

“他可以让人给修一间。”

菲利浦·伦巴特摇摇头,说道:“我们丈量过这所房子—就在第二天早上。我保证没有查出面积不合的地方来。”维拉说:“肯定有……”伦巴特说:“我倒要看看!”维拉喊道:“是的,你想进去看看,他对这点知道得很清楚!他就在里面—等着你进去送死。”

“你知道我有这个。”伦巴特边说边把手枪从兜里抽出了一半来。

“你刚才还说布劳尔出不了事—阿姆斯特朗绝不是他的对手。他比阿姆斯特朗强壮,而且他的警惕性很高。但是,你似乎没能理解阿姆斯特朗是个疯子!一个疯子永远处于有利地位,他比正常人要狡猾两倍。”

伦巴特杷手枪放回口袋里,说:“那好,走吧。”

最后伦巴特间道:“晚上我们怎么办?”

维拉这回没吭气。伦巴特没好气地继续说“你没想过吗?”维拉无望地说:“我们能做什么?噢,上帝,我真害怕……”菲利浦·伦巴特沉思地说:“天气很好。晚上一定有月亮。我们得在悬崖那边找个地方,可以坐一晚上等着天亮。我们绝不能睡觉……要时刻警戒着。万一有人爬上来,我就开枪!”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也许你要冷的,衣服这么保”维拉哑着嗓子笑了笑说:“冷?如果我死了我还要冷呢。”菲利浦说:“这倒是实话……”他的语气很平静。

维拉不安地移动着身体。她说:“如果我要照这样继续坐在这儿,我真要疯了。咱们溜溜吧。”

“好吧!”

他们沿着俯瞰着大海的岩石走来定去。太阳快要落到西边地平线下了。金色的光芒绚烂夺目。他们俩完全沐浴在夕阳金色的光辉里。维拉突然神经质地咯咯笑了起来,她说:“可惜,我们不能洗个海水澡……”菲利浦望着脚下的大海,突然打断她的话头说:“那是什么—那边?你看见了吗?靠近那块大礁石那边。不对,再靠右一点。”

维拉盯着他指的地方看。她说:“好象是谁的衣服?”“一个游泳的人,嗯!”伦巴特笑着说,“奇怪,我估计只不过是一堆水草。”

维拉说:“我们过去看看。,

“是衣服,”伦巴特在走近一些时说道,“一堆衣服,那里还有一只靴子。快点,从这儿爬过去。,他们踩着几块礁石跳过去。维拉突然站住了。她说:“不是衣服—是一个人……”这个人夹在两块岩石中间,是被潮水冲过来的。伦巴特和维拉最后跳上一块礁石,走近这人身边。他们弯下身去;一张被水泡得发紫的险,一个溺水者的狰狞可怖的脸……伦巴特说:“我的天!是阿姆斯特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岛奇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