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奇案》

第三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晚饭快吃完了。

美酒佳肴,罗杰斯伺候得很周到。

就座的人个个兴高采烈。相互间的交谈开始自在多了,也亲热多了。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几杯甘醇的葡萄美酒下肚,酒意一浮上了脸,就连讽带刺地说起话来了,又风趣又逗乐。阿姆期特朗大夫和安东尼马斯顿正听着他呢。布伦特小姐同麦克阿瑟将军聊着,谈起了他俩都熟悉的几个朋友。维拉克莱索恩向戴维斯先生打听南非的情况,问得头头是道,答得也流利切题。隆巴德则在一旁听着。有这么一两次,他眯着双眼,始起头来扫了他们一眼,还不时地环顾全桌,观察着其他的几个人。

安东尼马斯顿突然说道:

“这玩意儿不是挺有意思吗?”

原来在圆桌中央的玻璃圆托盘里摆着几个小瓷人儿。

“印地安人,”安东尼说,“印地安岛吗!我猜就是这个意思。”

维拉向前凑了凑。

“我看——一共几个?十个吗?”

“不错——有十个。”

维拉喊了起来:

“多有意思!这就是那首儿歌上说的十个印地安小男孩,我看就是。我卧室壁炉架上的镜框里,就镶着这首儿歌。”

隆巴德说道:

“我房间里也有。”

“我也有。”

“我也有。”

大家异口同声地都说有。维拉说道:

“这不是挺有意思的吗?”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又嘟嚷起来:

“简直是孩子气。”随即又喝起他的葡萄酒来了。

埃米莉布伦特看看维拉克莱索恩。维拉克莱索恩也看看布伦特小姐。两个女人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休息厅里,法国式落地长窗向平台外面敞开着,海浪拍的声音不时低啸着向她们传来。

埃米莉布伦特说道:“好听。”

维拉十分生硬地说:“我讨厌。”

布伦特小姐用惊奇的眼光瞧着她。维拉脸红了,但立刻平静下来,说道:“我看这地方一起风就不讨人喜欢啦。”

埃米莉布伦特同意这一点。

“一到冬天,这所房子里的人就谁也出不去了。我看这一点可以肯定。”她说道,“还有一点是,佣人也雇不长。”

维拉喃喃地说道:

“是啊!雇佣人无论如何是困难的。”

埃米莉布伦特说道:

“奥利弗夫人雇上这两个,运气不坏。这个女人确实烧得一手好菜。”

维拉想道:

“人一上年纪,总是好把人家的名字记错,多有意思!”

她说道:

“是啊,我也说欧文夫人的运气的确不错。”

埃米莉布伦特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小块刺绣手工,正要开始刺绣,听到维拉的话,她突然停住了,猛地问道:“欧文?是你说欧文来着?”

“是埃”

埃米莉布伦特接着说道:

“我可一辈子没见过叫欧文什么的人。”

维拉傻了眼。

“不过,明明是——”

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门开了。男人们都进来了。罗杰斯跟着也走进大厅,手里托着咖啡盘。

法官走过去,挨着埃米莉布伦特坐下。阿姆斯特朗大夫走到维拉身边,安东尼马斯顿晃晃悠悠地向敞开的窗户走去。布洛尔对一尊铜制的小塑像很感兴趣,呆头呆脑地在研究塑像上奇特的衣褶线条,想弄明白这种衣褶是不是为了显示女性的身段。麦克阿瑟将军背对壁炉架站着,捻着他那短短的白胡须。这顿晚饭真叫棒!他的精神来了。隆巴德在墙边桌上的书报堆里找出一本《笨拙》杂志随便翻着。

罗杰斯端着托盘,转圈儿给大家送咖啡。好咖啡,又浓又热,真带劲。

这帮子人全都吃得很舒坦。他们心满意足,觉得自己这大半天表现得不错,也过得不错。时钟指针指着差二十分九点,一下子十分安静起来——真是一种使人感到既舒坦又满足的安静。

正在这个宁静的时刻,突然有一种“声音”传来了,音调冷酷无情,刺人心肺……。

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

大家全部吃了一惊,前后左右地张望着,又彼此对望着。是谁在说话呐?那个响亮而清晰的“声音”却继续着:你们被控告犯有下列罪行:爱德华乔治阿姆斯特朗,1925年3月14日,你造成路易莎玛丽克利斯的死亡。

埃米莉卡罗琳布伦特,你要对1931年11月5日比阿特丽斯泰勒之死负全部责任。

威廉亨利布洛尔,1928年10月10日,是你导致了詹姆斯斯蒂芬兰道的一命呜呼。

维拉伊命莎白克莱索恩,1935年8月11日,你谋害了西里尔奥格尔维汉密尔顿。

菲利普隆巴德,1932年2月某日,你犯有使东非部落二十一名男人死亡的罪行。

约翰戈登麦克阿瑟,1917年1月4日,你蓄意谋害了你的妻子的情人阿瑟里奇蒙。

安东尼詹姆斯马斯顿,去年11月14日,你杀害了约翰和露西库姆斯。

托马斯罗杰斯和埃塞尔罗杰斯,1929年5月6日,你们害死了詹尼弗布雷迪。

劳伦斯约翰沃格雷夫,1930年6月10日,你谋害了爱德华塞顿。

你们这些站在法庭面前的罪犯们,还有什么好替自己辩解的呢?

“声音”停顿下来。刹那间,室内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突然,一声声响,回声振荡。原来,罗杰斯的咖啡盘失手落地了!与此同时,大厅外面,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尖叫,接着是“扑通”一声。

隆巴德第一个作出反应,他立刻奔到门口,一下子把门推开了。门外,是罗杰斯太太跌倒在地。

隆巴德喊道:

“马斯顿。”

安东尼一跃而起,跑过去帮助他。他们俩架着罗杰斯太太,把她弄进了休息厅。

阿姆斯特朗大夫马上走过来,帮着他俩把罗杰斯太太安顿在沙发上,然后弯下腰查看着她说:“没什么,晕过去了。不要紧,就会醒过来的。”

隆巴德对罗杰斯说:

“拿点白兰地来!”

罗杰斯,脸色煞白,双手颤抖,嗫嚅地答道:“遵命,先生。”说着立刻溜出了房间。

维拉喊起来了。

“说话的人是谁?他在哪儿?听起来就象——听起来就象——”麦克阿瑟将军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是搞什么名堂?开什么玩笑?”

他的手在发抖,双肩耷拉下来,一下子好象老了十岁。

布洛尔光顾拿着手帕抹脸。

只有沃格雷夫法官先生和布伦特小姐,比起他们来似乎未为所动。埃米莉布伦特端端正正地坐着,昂着头,双颊发红。而法官还是那副老样子,随随便便地坐在那里,脑袋几乎要缩到脖子里去了,一只手搔着耳朵,只有两只眼睛忙个不停,瞧瞧这,瞧瞧那,围着房间转,困惑警觉,还透着机智。

隆巴德一直在忙碌着。阿姆斯特朗只顾处理瘫倒的罗杰斯太太。隆巴德趁此脱出身来,开口说道:“那个声音?听上去就象在这个屋里。”

维拉喊着说道:

“是谁?是谁呢?不会是我们自己,哪一个都不会是的。”

隆巴德的眼睛也象法官那样慢腾腾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先在敞开着的窗户上盯了一会儿,接着肯定地摇摇头。突然,他双目炯炯、身手敏捷地走向壁炉架旁边那扇通向邻室的房门。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一把抓住门把儿,猛地把门推开了,他走了进去,立刻发出一声满意的呼声。

他嚷道:

“啊,在这儿呐。”

其余的人蜂拥而上。只有布伦特小姐孤零零地独自挺坐在椅子上,纹丝儿不动。

隔壁房间里,一张桌子被挪到紧挨着休息厅的那堵墙边。桌上放着一台留声机——带大喇叭的那种老式留声机,喇叭正冲着墙。隆巴德一下子把喇叭推开,指着墙上钻透了的几个小孔。乍一看,一点也不显眼。

他调整了一下留声机,把唱头放在唱片上,立刻他们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你们被控告犯有下列罪行——”维拉喊了起来:“关上!关上!大可怕了!”

隆巴德听从地照办了。

阿姆斯特朗大夫松了一口气,叹息着说:“我看这个玩笑开得未免太不顾脸面,太没有心肝了吧。”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字正腔圆而又细声细气地轻轻说道:“这么说,你认为这只是开玩笑咯?”

大夫瞪着他。

“不然,还能是什么?”

法官用手轻轻拍打着上嘴chún说:

“此时此刻我还不打算发表看法。”

安东尼马斯顿插嘴说:

“听我说,有一点你们都忘了。究竟是什么人放上唱片,让它转起来的呢?”

沃格雷夫依然轻轻地说道:

“对了,我看我们得查查这件事。”

他带头回到了休息厅,大家跟着他。

罗杰斯端着一杯白兰地走了进来。这时,布伦特小姐正俯下身去查看还在不断呻吟的罗杰斯太太。

罗杰斯轻巧地挤进两个女人的中间。

“请原谅,夫人,让我来和她说说。埃塞尔——埃塞尔——没事了,没事!你听见了吗?来,振作一点!”

罗杰斯太太急促地喘起气来,她的两只眼睛,傻瞪瞪的惊恐万状的两只眼睛,一遍又一遍地环视着周围一大圈人的脸。罗杰斯的声音又在催促她:“振作一点,埃塞尔。”

阿姆斯特朗大夫安慰着她,对她说道:

“你现在没问题了,罗杰斯太太。不过发作这么一阵子。”

她问道:

“我是晕过去了吗?先生?”

“是的。”

“是那个声音。那个可怕的声音,象审判那样——”她的脸色又发青了,眼脸抖动起来。

阿姆斯特朗大夫急忙问:

“那杯白兰地呢?”

原来罗杰斯把它放在一张小桌上了。立即有人递了过来。大夫端着酒杯向干噎着气的罗杰斯太太弯下身去:“把它喝了,罗杰斯太太。”

她喝了。稍许呛了一下,喘着气。酒精起了作用,脸上顿时有了血色。她说道:“我现在没事了。那只不过——我晕了一下。”

罗杰斯立刻说道:

“真是使人发晕,它也使我晕了一下,好端端的把盘子也摔了。可恶的诽谤,简直太可恶了!我真想弄弄清楚——”他突然停住了。那是因为一声咳嗽——一声轻轻的干咳竟然起到了大声喝住他的作用。他呆滞地看着沃格雷夫法官先生。法官先生又是一声咳嗽,然后问:“留声机上的片子是谁放上去的?是你吗,罗杰斯?”

“我不知道唱片的内容呀!天晓得,我真不知道唱片的内容,先生。要是我早知道,我说啥也不会这样做了。”

法官干巴巴地说道:

“这一点也许是真话。可是,我看你最好把事情说说清楚,罗杰斯。”

管家用手绢擦擦脸上的汗。他认真地说。

“我只是奉命办事,先生,就是这些。”

“奉谁的命。”

“欧文先生的。”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说:

“让我把这一点完全弄清楚。是欧文先生的命令——具体是怎么说的?”

罗杰斯回答道:

“他让我把唱片放在留声机上。唱片在抽屉里。当我到屋里送咖啡去的时候,让我妻子把留声机打开。”

法官又轻声地说:

“挺象样的故事。”

罗杰斯喊了起来:

“这是实活,先生。我向上帝发誓,这是实话。我事先并不知道唱片会说些什么——一点也不知道。唱片上原来有个名字来着——我原以为它只是一段音乐。”

沃格雷夫瞧着隆巴德:

“上面是有标题吗?”

隆巴德点点头。忽然他咧开嘴笑了,露出一嘴白白的尖牙齿说:“一点不错,生生。唱片的标题是‘天鹅湖’……。”

麦克阿瑟将军忍不住了,他猛然喊叫起来:三“这桩事情真是荒唐透顶——荒唐透顶!乱扣帽子,以至于此!得给他点颜色看看。这个叫欧文的,管他是哪一个——”埃米莉布伦特打断了他。她尖声说:“就是这个问题。他是哪一个?”

法官又插进来说话了。一辈子的法官生涯养成了他一说起话来就神气十足:“这一点确实是我们要认真弄清楚的。罗杰斯,我建议你先把你妻子送回房去安顿她躺下,然后再回到这儿来。”

“遵命,先生。”

阿姆斯特朗大夫说:

“我来帮你一把。”

罗杰斯太太靠在两个男人身上,跟跟跄跄地走出了房间。他们走后,安东尼马斯顿提议:“你们怎么样,各位?我可得喝点什么了。”

隆巴德答道:

“我同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岛奇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