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奇案》

第八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同布洛尔一说即成,他对他们的计划立刻表示同意。

“你们提到的关于小瓷人的那些事,说明问题完全不那么简单,先生们。邪了!敢情是!就是还有一点:你们是不是认为,到现在为止,从所发生的全部事情来看,这个欧文的做法,就是本人不出面,都由你们自己搞呢?”

“说清楚些,老兄。”

“听着,我的意思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一咋呼,那个毛孩子马斯顿先生就受不住,服毒自尽了。那个罗杰斯,也挺不住了,干掉了自己的老婆!全是由着尤纳欧文的摆布。”

阿姆斯特朗摇着脑袋,又着重提到了氰化物的问题。布洛尔对这一点也同意。

“说实在的,我把这点给忘了,随身带着它到处转悠,确实罕见。但它又是怎样跑到他的酒里去的呢,先生?”

隆巴德说道:

“我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昨晚,马斯顿喝了不止一杯。

他喝最末了一杯同喝上一杯之间隔着不短时间,而他那只杯子就一直搁在桌上或者什么地方。我想想——不能太肯定,可能是放在靠窗户的那张小桌子上。窗户是开着的。也许有什么人偷偷放了一点氰化物进去。”

布洛尔不太相信地说道:

“躲过了我们所有人的眼睛,先生?”

隆巴德冷冷地说道:

“我们都——忙着别的呢。”

阿姆斯特朗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不错。我们当时都给吓住了。大家在屋子里团团转,嚷着,可恼火啦!光顾着说自己的事了。我看还是有可能的……。”

布洛尔耸了耸肩膀。

“事情明摆着,一定是这样干地!话就说到这里为止,各位,我们动手吧!有谁碰巧带着枪呐?也许谁也想不到会用得上它吧?”

隆巴德说道:

“我带着一支。”他拍了拍口袋。

布浴尔睁大双眼,用装得漫不经心却显然装过了头的声音说道:“老带着这个玩意儿吗,先生?”

隆巴德说道:

“常带着。我常到那些不尴不尬、不三不四的地方去,这你们都知道。”

“明白了,”布洛尔接着又说,“可是,也许你还从来没有到过象你今天所到的这种更尴尬得多的地方吧!要是真有这么一个疯子藏在岛上,他完全可能配备有良好的武器——更甭提有两三把刀子匕首之类的了。”

阿姆斯特朗干咳着。

“这点兴许你错了,布洛尔!杀人狂不一定都是张牙舞爪、大打出手的。他们多数是斯斯文文的随和人物。”

布洛尔说道:

“我可感觉不出来我们这儿的那位会是这种人,阿姆斯特郎大夫。”

三个人开始在岛上兜起圈子来。

结果没想到事情竟这么简单。岛的西北角,也就是冲着大陆沿岸的那一边,直挺挺的悬崖直插海底,崖壁是光溜溜地一片。岛上别处,无一树木,几乎暴露无遗。三个人仔仔细细、有条不紊地搜查着,真是把个印地安岛从岛顶到水边上上下下走了个遍了。一寸一寸地探摸,哪怕一丁点儿不寻常的岩石褶子和任何一个可能通向洞窟的旯旮,都不漏过。然而,就是没有洞,也没有窟窿!

他们绕着水边走,最后来到了麦克阿瑟将军独坐远眺水天一色的地方。这里,只有层层叠叠的波浪拍打着礁石溅起浪花,宁静极了!老人笔挺地坐着,双眼直愣愣地望着水平线。

这帮搜岛的人走过去时,他全然没有注意。这种漠然的态度,至少使三人中的一个人稍微感到有些不安。

布洛尔心里想:

“这不对头——看上去象是中了什么魔似的。”

他清清嗓子,摆出一副准备好好聊上一阵子的架势说:“您真会给自己找个安逸的好地方啊,先生。”

将军皱起眉头,回头掠过一眼,说道:

“没多少时间了——太少了。我务请各位别来打扰我。”

布洛尔十分亲切和蔼地说道:

“我们不打扰你。我们在岛上转一圈,可以这末说吧。

就是有点怀疑,也许有人正躲在岛上。”

将军还是皱着眉头说:

“你们不懂蔼—你们根本不懂。请走开吧。”

布洛尔走开了。他走到另外两人那里说道:“他疯了……,同他讲,没用。”

隆巴德有点好奇地问道:

“他说什么啦?”

布洛尔耸了耸肩膀:

“什么时间不多啦,他不愿意别人打扰他啦。”

阿姆斯特朗大夫也皱起眉头来了。

他喃喃地说道:

“现在,我担心……。”

搜岛宣告结束了,三个人站在全岛的制高点上俯视着远处的大陆,没有船只出海,海风吹来,新鲜气息越来越浓了。

隆巴德说道:

“没有船出海,风暴要来了。伤脑筋的是,这儿望不见村子,没办法发个信号什么的。”

布洛尔说道:

“今晚上我们弄堆篝火试试。”

隆巴德皱着眉头说道:

“坏就坏在也许这些都是安排好了的。”

“怎么安排的,先生?”

“我哪里知道?也许会是开个玩笑什么的。把我们放逐到这个岛上,任你发什么信号也不理睬,诸如此类的。譬如,对村子里说,这儿在赌着东道呢。反正,可以胡扯呗。”

布洛尔半信不信地说道:

“你以为村子里的人就信啦?”

隆巴德冷淡地说道:

“哼,假的比真的还有人信!要是有人对村里人说,别去理睬这个岛子,让不知何许人的欧文先生悄悄地把他的客人们都干掉了再说——你认为他们会相信吗?”

阿姆斯特朗大夫说道:

“一开始,连我自己也无论如何不信,而今……。”

菲利普隆巴德用牙齿咬着嘴chún说道:

“而今——就是这个话!大夫,这是你说的!”

布洛尔盯着水面说:

“我想,不至于有人爬到水下去吧!”

阿姆斯特朗摇摇头。

“我看不会。再说这么陡,哪儿藏得住人啊?”

布洛尔说道。

“也许崖壁上有窟窿。现在如果有条船,我们就能绕岛划一圈。”

“如果有船,我们全体已经在返岸的途中了。”

“说得对,先生。”

隆巴德突然说道:

“我们可以把这座崖壁摸透。这里只有一个地方藏得住人——就在右边靠下面那里。你们哪一位能弄到根绳子,可以把我放下去探个究竟。”

布洛尔说道:

“还是弄清楚的好。虽然,乍一看——看起来似乎挺可笑的。我来找找,看能不能弄到根绳子什么的。”

他径直地朝着屋里跑去。

隆巴德看了看天空,云块正在集结着,风势增强了。

他侧目看了阿姆斯特朗一眼说:

“你倒是镇静得很,大夫。在想些什么呢?”

阿姆斯特朗慢慢地说道:

“我正在想老麦克阿瑟到底疯到什么程度了……。”

整个上午,维拉都心神不宁,她躲着埃米莉布伦特。

布伦特使她害怕,她讨厌布伦特。

布伦特小姐呢,端了张椅子坐在房子的犄角里,正好躲开风道。她坐在那里编织着什么。

只要维拉一想到她,就好象看到一张灰白色淹死人的脸,头发上缠挂着海草……。这张脸曾经很好看——好看到可能把什么东西都不放在眼里的程度——如今,这张脸却连怜悯和恐惧都没有了。

埃米莉布伦特镇静如常,一本正经地坐着织毛衣。

大平台上,沃格雷夫法官先生蜷缩在一张门房用的椅子里,脑袋几乎缩到了脖子里。

维拉瞧着他的时候,就好象看到了站在被告席上的那个人——有着蓝眼珠,一头美发,一张困惑而害怕的脸相的小伙子,爱德华塞顿。想象之中,她似乎又看到法官用衰老的双手戴上了法官帽子,开始宣读判决……。

隔了一会儿,维拉信步向海边走去,她沿着海边一直走到了岛地尽头。一个老人正坐在那里傻望着天边。

麦克阿瑟将军看见她走近,动了一下。他扭过头来——脸上现出了疑虑、惶惑、奇特而复杂的神情。维拉深深一惊。将军死盯着她看了半晌。

她心里想:

“多么古怪。就好象他已经清楚……。”

他说道:

“啊!原来是你!你是来……。”

维拉在他身边坐下说道:

“您喜欢坐在这儿看海吗?”

他和气地点点头。

“是的,”他说道,“使人神往啊!我看,这真是一个等待的好地方。”

“等待?”维拉立刻说,“您在等待着什么呐?”

他还是和和气气地说:

“未日。可是,我以为你不是早已知道了吗?这不是事实吗?我们都在等待着自己的末日。”

这么一来,她连说话都哆里哆嗦的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

麦克阿瑟将军庄严地说道:

“我们哪一个人都离不开这个岛子了。这是安排好了的。

当然,你完全清楚这一点。也许你还悟不透这就是解脱。”

维拉不解地问道:

“解脱?”

他说道:

“是地。当然,你还太年青……,你还没接触到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就要来了!一个人当发觉自己一切都干完了——从此以后无事一身轻了,也就是谢天谢地解脱了。有一天你也会有这种感觉的……。”

维拉嘶哑地说道: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

她感到手指头一阵阵地*挛。突然,对这个文文静静的老军人害怕起来了。

他乐滋滋地说道:

“我告诉你,我是爱菜斯利的。我爱她,爱极了……。”

维拉问他道:

“莱斯利是您的太太吗?”

“是的,是我的妻子……,我爱她——有这样一个妻子,我可得意啦。她,多漂亮——多开朗。”

他静默了一两分钟,接着又说道:

“是的,我爱莱斯利。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才这样干的。”

维拉说道:

“你是说——”她停住了。

麦克阿瑟将军心平气和地点了点头:

“现在再抵赖也没用了——再抵赖也得完蛋了。是我把里奇蒙送上死路的。我看,这也算得上是一种谋杀。听来多奇怪。谋杀——而我一直奉公守法。但在当时说什么也和谋杀扯不到一块儿。事后也不后悔。‘这小子,就是该!揖褪钦饷聪氲摹?珊罄础!*

维拉的声音变了,她说道:

“是埃后来?”

他惘然若失地摇着脑袋,看上去既困惑又有点伤感。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瞧,什么都变样了。我不知道莱斯利是不是看出来了……,我看不至于。但是你知道,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了解她了。她离我太远了,远得我接近不了她。而后来,她就死了——我也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维拉说道:

“一个人了——一个人了——”岩石那边传来了她说话的回音。

麦克阿瑟将军说道:

“未日来临时,你也会高兴的。”

维拉站起来,尖声说道:

“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他说道:

“我懂,我的孩子,我懂……。”

“你不懂,你什么也不懂。”

麦克阿瑟将军又只顾自己去看海了,似乎压根儿不知道她在后面站着。

一面他还在轻声细语地说着:

“菜斯利……?”

布洛尔胳臂上拎着一圈绳子从屋子里回来时,在原来那个地方,他看见阿姆斯特朗正盯着水面往下瞧呢!

布洛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隆巴德到哪里去了?”

阿姆斯特朗不在意地回答说:

“去证实他的想法或者什么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听我说,布洛尔,我真担心。”

“我的说法是我们都在担心。”

大夫不耐烦地摆摆手:

“当然,当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考虑着麦克阿瑟老头的问题。”

“他怎么啦,先生?”

阿姆斯特朗大夫回答的口气是冷酷无情的:“我们要找的正是一个疯子,麦克阿瑟有可能吗?”

布洛尔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爱杀人?”

阿姆斯特朗怀疑地说道:

“我原不该这么说的。眼下不该说。当然咯,在精神病方面,我不擅长。其实,我也没有好好跟他聊过——没有从这个角度研究过他。”

布洛尔怀疑地说道:

“说他老糊涂了,同意!但我不会说……。”

阿姆斯特朗没让他说下去,极力想使自己重新镇静下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岛奇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