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山庄奇案》

第十九章 波洛导演的戏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那天晚上在悬崖山庄的聚会是相当奇怪的。

我几乎一整天没有见到波洛,他出去吃晚饭时给我留了个字条,叫我在九点到悬崖山庄去。他在字条上还特地加了一句,叫我不必穿晚礼服。

整个经过都像一幕精心导演的荒唐闹剧。

我到达悬崖山庄后,被让进客厅。我环顾了一下,注意到波洛那张从一到十的嫌疑人物表上的每个人都在场(第十位当然不在场,那本来就是一位乌有先生)。甚至克罗夫特太太都来了,她坐在一张残废人用的手推椅里,朝我笑着点点头。

“想不到我也会来吧?”她欢快地说,“这对我来说可真够换口味的,我想我应当多出来活动,这也是波洛先生的想法。过来坐在我身边吧,黑斯廷斯上尉,不知怎地我总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有点叫人头皮发麻,这都是维斯先生想出来的。”

“维斯先生?”我感到相当意外。

查尔斯·维斯正站在壁炉架旁,波洛在他身边很严肃地跟他低声交谈。我又朝整个房间看了看,是的,这些人全在这儿,我被引进来之后(我迟到了一两分钟),埃伦就在门边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另一张椅子上笔直地坐着她那喘气如牛的丈夫,那孩子,艾尔弗雷德,很不自在地扭来扭去,坐在他父母当中。

其余的人围绕餐桌坐着,弗雷德里卡穿着她黑色的礼服,旁边是拉扎勒斯,桌子另一边是乔治·查林杰和克罗夫特,我坐得离桌子稍远一些,在克罗夫特太太身边。现在查尔斯·维斯最后点了点头,坐到桌子顶端主人的位置上。波洛则悄没声儿地坐到拉扎勒斯旁边。

年轻的律师咳嗽了一声站起来,看上去依然一本正经,毫无表情。

“今天晚上我们的聚会是很不平常的,”他说,“地点也很特别,我指的当然是,这是我已故表妹巴克利小姐住的地方。当然,要进行验尸。她无疑是中毒死的。那毒葯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毒死她。不过这是警察们的事,我不打算多谈,而且警察也不希望我这样做。

“一般情形之下,死者的遗嘱总是在葬礼举行之后才宣读的,但由于波洛先生的要求,我将在葬礼之前宣读遗嘱。事实上,我就在此时此地当众宣读。这就是诸位被请来的原因,就如我刚才所说的,在不寻常的情形之下,我认为我这样做是有充分理由的。

“这份遗嘱有点不寻常,签署日期是去年二月,但直至今天上午才由邮局送来,遗嘱是我表妹亲笔写的——对这一点我毫不怀疑,虽然格式不对,但它有正式的见证人,因些它是完全有效的。”

他停了停,又清了清嗓子,

每双眼睛都注视着他。

他从手中的一只长信封里抽出一张纸,我们都看见那是一张普通的悬崖山庄便笺。

“相当短,”维斯说着,恰如其分地顿了顿,就开始读道:

这是我——玛格黛勒·巴克利最后的遗嘱,我指定我葬礼的一切费用必须全部付清,并且指定我的表哥查尔斯·维斯为遗嘱执行人,为了报答米尔德里德·克罗夫特对我父亲菲利普·巴克利的无法报答的恩情,我把我死时所拥有的一切财产留给米尔德里德·克罗夫特。

                  签名:玛格黛勒·巴克利

                  见证:埃伦·威尔逊

                     威廉·威尔逊

我怔住了,我猜大家也全怔住了,只有克罗夫特太太深知就里地点了点头。

“是的,这是真的,”她平静地说,“我并不是想提起往事,但当时菲利普·巴克利在澳大利亚,要不是我——算了。我不说了,那是一个秘密,没有必要揭示出来,但显然她知道了这段往事秘密,我指的当然是尼克,一定是她父亲告诉了她。我们从澳大利亚到这儿来为的是看看这块地方。我以前时常听菲利普·巴克利说起这个悬崖山庄,心里充满了好奇,那亲爱的好姑娘知道一切,总觉得怎么做也表达不了她的谢意,她要我们跟她住在一起,但我们不愿意这么做,后来她坚持要我们住进门房小屋,一个便士的租金都不肯收,当然啰,为了防止飞短流长的闲话议论,我们假装付给她租金,然而她暗地里又还给我们。现在呢——又是这么个遗嘱!好吧,如果有人认为世人都是忘恩负义的,我就要告诉他们想错了!这就是证明。”

在一片充满了惊诧的静默中,波洛看看维斯,说:

“你知道这件事吗?”

维斯摇了摇头。

“我知道菲利普·巴克利到过澳大利亚,但没有听说过关于他在那里的任何传闻。”

他疑问地看看克罗夫特太太。

她摇摇头:

“不,从我这儿你是一个字也不会得到的。我从未对别人说起过这件事,将来也决不会说的。这个秘密将同我一起埋进坟墓。”

维斯不做声了。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用一枝铅笔敲着桌子。

“我认为,维斯先生,”波洛向前凑了凑说道,“你是死者最近的亲属,你可以对这份遗嘱提出抗议,因为,我知道立这份遗嘱的时候,立遗嘱人不知道这份遗嘱现有的价值,由于塞顿的死,财产一下子增加了数千倍!”

维斯冷冷地看着他。

“这份遗嘱是完全有效的。我绝不会对我表妹处理她财产的方式表示异议。”

“你是个忠厚的人,”克罗夫特太太赞赏地说,“你将知道你这样做是值得的。”

这种评价和这番好意使查尔斯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

“啊,妈妈,”克罗夫特先生用一种掩盖不住的兴奋声音说,“真想不到!尼克没告诉过我她是这么办的。”

“亲爱的小姑娘,”克罗夫特太太喃喃地说道,用手帕擦了擦眼角,“我但愿她现在能从天上俯视我们,也许她确实能看见我们的——谁知道呢?”

“可能的。”波洛表示同意。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前后左右看了看。

“我有个想法!既然我们都坐在桌子旁边,就来一次招魂术怎样?”

“招魂术!”克罗夫特不知为何一惊,“但无疑地——”

“啊,啊,肯定会十分有趣。黑斯廷斯有一种沟通两个世界的法术(为什么扯到我头上来了),能够从另一个世界里招回幽魂——机会难得,我觉得地点也正好,你也这样想吗,黑斯廷斯?”

“是的。”我毅然答道,准备豁出去了。

“好,我知道了,快,熄灯!”

说着他自己站了起来把灯全关掉了,他的动作是如此之快,谁也来不及提出异议,事实上他们——我想——还没有从那个遗嘱所造成的惊异中清醒过来。

房间里并非漆黑一片,窗帘拉开着,而且由于天气暖和,窗子也开在那里。窗外映进一片昏暗的光,我们无声地坐着,一两分钟后,我已经能够辨认出家具模糊的轮廓。我真急死了,一点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因为事前波洛根本没关照过我。

我闭上了双眼,假装打起鼾来。

这时波洛站了起来,踮起脚尖走到我的椅子旁,然后又折回他自己的座位,自言自语地说:

“啊,她已经出了元神,我们马上就要看到……”

坐在黑暗当中等待一种不可知的神秘事件是会叫人心胆俱裂的,我的神经紧张极了,我想别人也一样,这时我终于猜出了将会发生什么事,因为我知道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重要事实。

即使是这样,当我看见餐厅的门被无声地推开时,我的心也还是跳到了喉咙口。那扇门想必上过了油,因此造成了一种恐怖到极点的鬼气,随着那扇门被缓缓推开,房间里像吹进了一股阴森森的冷风。我想,这是窗外流进来的花园里的夜气,但此时它就像我所看过的鬼怪小说里的阴风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我们都看见了!门口有一个白色的人影,是尼克·巴克利……

她无声无息地移动着,那种飘忽的步态真像个幽灵。

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我们这个世界损失了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女演员,尼克早就想在悬崖山庄演一出戏,现在她如愿以偿了。而且我可以肯定她陶醉于自己扮演的角色,她演得不能再好了。

她慢慢地往房间里飘了进来。

我旁边那张残废人的椅子里发出一声恐怖的低呼,那是克罗夫特太太的声音。查林杰因为非常惊骇而呼起“我的天”来。查尔斯·维斯呢,我觉得,他把椅子往后挪了一挪。拉扎勒斯向前弯着身子,瞪大了双眼。只有弗雷德里卡静静地坐着没动也没响。

这时候一声尖叫,埃伦跳了起来。

“是她!”她叫道,“她还魂了!她在走路!枉死鬼走起路来就是这种样子的呀,是她,是她啊!”

就在这时,“啪嗒”一声,灯光复明。

我看见波洛站在那儿,满脸是马戏团主导演了得意杰作以后等待观众鼓掌的那种微笑。尼克穿着白色长衫站在房间当中。

弗雷德里卡第一个说话,她半信半疑地伸出手去碰碰她的朋友。

“尼克,”她说,“你是,你真的是人吗?”

这句话轻得像是耳语。

尼克笑了起来,她走上前来说道:

“是的,我是实实在在的。”然后转向克罗夫特太太,说,“对于你为我父亲所做的事我这辈子感激不尽,克罗夫特太太,但我怕你还不能享受那份遗嘱所提供的利益。”

“哦,我的上帝,”克罗夫特太太喘吁吁地说道,“我的上帝!”她在椅子里扭动着身子直摇晃,“带我走吧,帕特,带我回去。他们开了个大玩笑,我亲爱的——大玩笑呀,真的,就是这么回事。”

“很古怪的一种玩笑。”尼克说。

门又开了,进来一个人,他走路是如此之轻,以致我都没有听见。我吃惊地发现那是贾普,他很快地跟波洛点了点头,他点头时脸上的神情好像知道这一点头波洛一定会觉得满意似的。

接着他脸色豁然开朗,快步走向残废椅里的那位不自在的太太。

“你好哇,好哇,好哇!”他说,“这是谁呀?一位老朋友!告诉诸位,这是米利·默顿,而且还在干她的老勾当,我亲爱的。”

他不理会克罗夫特太太的阻挠,对大家解释说:

“这是我们碰到过的最有才干的证件伪造者,米利·默顿。上回是由于一次交通事故才被他们逃走的,瞧啊,即使断了脊梁骨她也不肯改邪归正。她是个艺术家,货真价实的。”

“这个遗嘱是伪造的吗?”维斯问道。他的声音充满了惊讶。

“当然是伪造的,”尼克嘲弄地说,“你总不至于认为我会立这样荒唐的一个遗嘱吧,我把山庄留给你,查尔斯,其它的统统给了弗雷德里卡。”

她说着走到她那位女朋友身边。就在这时出事了。

窗口火光一闪,一颗子弹呼啸而入,接着又是一枪,我们听见窗外有人呻吟了一声摔倒在地上。

弗雷德里卡呆呆地站着,臂上流下一股殷红的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悬崖山庄奇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