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疑案》

第05章 谋杀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我急忙冲进车库,驾车迅速前往弗恩利大院。车还没停稳我便跳下车,迫不及待地去摁门铃。过了好一会还没人来开门,我又摁了下铃。

这时我听到锁链的哐啷声,门开了。帕克就站在无顶门廊上,他那无动于衷的脸还是老样子。

我一下子把他推开,径直冲向大厅。

“他在什么地方?”我厉声问道。

“你说的是谁,先生?”

“你的主人,艾克罗伊德先生。不要站在那里傻乎乎地盯着我。你通知警方了吗?”

“警方,先生?你是说警方吗?”帕克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似乎我是个鬼魂。

“你到底是怎么啦,帕克?如果你的主人被谋杀了——”帕克惊骇不已。

“我的主人?被谋杀了?这是不可能的,先生!”

听了这话我愣了。

“五分钟前不是你打电话告诉我艾克罗伊德先生被谋杀了?”

“是我,先生?哦,我根本就没打过电话,先生。我连做梦都不会想到打这种电话。”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场骟局?艾克罗伊德先生安然无恙?”

“请原谅,先生,给你打电话的人是否用了我的名字?”

“我可以一字不漏地复述给你听。是谢泼德医生吗?我是帕克,弗恩利大院的男管家。请你马上就来,先生,艾克罗伊德先生被人谋杀了。”

帕克和我都茫然地相互对视了一下。

“一个天大的恶作剧,先生,”他以震惊的口气说,“你看看,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艾克罗伊德先生在什么地方?”我突然问道。

“我想还在书房里,先生。女士们都已经睡了,布伦特少校和雷蒙德先生还在弹子房。”

“我想我还是进去看一眼的好,”我说,“我知道他不愿意再次被人打搅,但这莫名其妙的恶作剧使我坐立不安。我只是想弄清他是否安然无恙。”

“说得对,先生。我也有点忐忑不安。我陪你到书房门口你不会介意吧,先生?”

“走吧,”我说,“快跟我来。”

我穿过右边的门,帕克紧紧尾随在后,穿过短短的门廊,这里有一小段楼梯直通艾克罗伊德的卧室,我轻轻地敲了一下书房的门。

没人来开门,我转动着门把,但门是反锁的。

“让我来,先生。”帕克说。

对这个身材粗壮的人来说,他的动作算得上是灵活的。他跪下一只脚,眼睛凑到锁孔朝里张望。

“钥匙在锁孔里,先生,”他边说边站起来,“是从里面塞出来的。艾克罗伊德先生肯定是把自己锁在里面,现在很可能睡着了。”

我也弯下身子看了看,证明帕克说的话没错。

“看来好像没出什么事,”我说,“但不管怎么说,帕克,我得把你的主人弄醒。不听到他亲口说他一切都正常,我回去手会心神不定的。”

说完我就使劲地摇动着门把,大声叫喊着:“艾克罗伊德,只打搅你一分钟。”

但仍然毫无动静,我回头瞥了一眼。

“我不想惊动家里的人。”我犹豫不定地说。

帕克走了过去,把我们刚才进来的那扇大厅的门关上了。

“我想现在不会有人听见了,先生。弹子房在屋子的那一头,厨房和女士们的卧室也在那一头。”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接着我就砰砰地敲了起来,弯下腰从锁孔向里面大声喊着:“艾克罗伊德,艾克罗伊德!我是谢泼德,快来开门。”

仍然毫无动静,房间里像是没人似的。帕克和我互相对视了一下。

“听着,帕克,”我对他说,“我要把这扇门砸开——确切地说,是我俩一起把门砸开,一切后果由我负责。”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帕克疑虑地问道。

“不,不是开玩笑,对艾克罗伊德我真有点不放心。”

我朝门廊瞥了一眼,抓起一张橡木椅子。帕克和我一起紧握椅子朝门撞去。我们把椅子对准门锁一下,两下,撞到第三下时,门被砸开了,我们踉踉跄跄地冲进了房间。

艾克罗伊德还是跟我离开时一样,坐在壁炉前的扶手椅上。他的头朝一边倾斜,就在他的衣领下,一把铮亮闪光的刀子清晰可辨。

帕克和我一起走到那歪斜的尸体前,帕克惊骇地尖叫了一声。

“从背后刺进去的,”他嘟哝着说,“太可怕了!”

他用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战战兢兢地把手伸向剑柄。

“不要碰它,”我厉声说,“快去打电话,给警察局打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他们。然后把雷蒙德和布伦特少校叫来。”

“一切照办,先生。”

帕克匆匆离去,还不断地手手帕擦额头上的汗。

我做了点我必须做的事。我得谨慎,不要挪动尸体的位置,不要去拿剑,否则就什么线索都没有了。很明显,艾克罗伊德刚死不久。

不一会儿我听见年轻的雷蒙德在外面说话,声音中带着恐惧和疑惑。

“你说什么?哦!不可能的事!医生在哪里!”

他出现在门廊里,情绪显得很急躁。然后一动不动地呆站着,脸色苍白。赫克托·布伦特猛地把他推开,走进了房间。

“天哪!”雷蒙德在他身后惊叫了一声,“正是如此。”

布伦特径直朝前走,一直走到椅子旁边。他弯下腰来,我想他也会像帕克一样伸手去拿剑柄,我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不要去碰,”我解释道,“警察必须丝毫不差地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布伦特顿然领悟,点了点头。他的脸仍跟平常一样,不带任何表情,但在这冷冰冰的假面具下我完全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惊恐。雷蒙德也走了过来,他从布伦特的背后窥视着尸体。

“太可怕了。”他低声说道。

他开始镇静下来,但当他摘下那副常戴的夹鼻眼镜,用手抹干净时,我发现他在颤抖。

“我看是盗窃,”他说,“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是从窗子进来的吗?他拿走了什么东西。”

他向书桌走去。

“你认为是盗窃?”我慢吞吞地问道。

“不是盗窃还会是什么呢?我认为自杀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能够用这种姿式来刺自己,”我很自信地说,“毫无疑问这是谋杀,但动机是什么呢?”

“罗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仇敌,”布伦特很平静地说,“一定是盗贼干的,但这小偷想偷什么呢?看来好像什么都没动过。”

他扫视着屋子,而雷蒙德则在整理书桌上的文件。

“好像没丢什么东西,抽屉也没有翻过的痕迹,”秘书最后说,“太神秘莫测了。”

布伦特的头稍稍摆动了一下。

“地上有几封信。”他说。

我低头一看,三四封信仍然在地上,这是艾克罗伊德傍晚时分扔在那里的。

但弗拉尔斯太太的那只蓝色信封不翼而飞。我刚开口想说话,这时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门铃声。大厅里一片嘈杂,人们在小声议论着,这时帕克带着地方上的警督和警务进来了。

“晚上好,先生们,”警督说,“对这种不幸的事,我深表同情。艾克罗伊德是个心地善良的人。男管家说这是谋杀,是不是有意外或自然的可能性,医生?”

“绝对不可能。”我回答说。

“啊!太不幸了。”

他走过来站在尸体旁。

“动过吗?”他厉声问道。

“当我确定他已经断气——事情就简单了——我一点都没动过。”

“啊!暂且就算是谋杀,请你们把经过谈一下,是谁首先发现尸体的?”

我详细地把经过讲了一遍。

“你说是电话通知你的?是男管家打给你的?”

“我压根儿就没打过这样的电话,”帕克郑重其事地声明说,“整个晚上我连电话机都没挨近过。有人能证明我没有碰过电话。”

“这就奇怪了,听上去像不像是帕克的声音,医生?”

“哦——我没注意到这一点。我总以为是他。”

“这也是合乎情理的。接着你起身就来这儿,破门而入,发现可怜的艾克罗伊德先生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你说他死了有多久了,医生?”

“至少有半个小时——可能还要长一些。”我回答道。

“你说门是反锁的?那么窗子怎么样?”

“今晚早些时候是我亲自把窗子关上并拴好的,我是遵照艾克罗伊德先生的吩咐做的。”

警督走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

“但现在窗子是开着的。”他说。

一点不错,窗子确实开着,下半部的窗格被拉到最高点。

警督拿出手电筒,沿着外窗台照了一遍。

“他就是从这里出去的,”他说,“也是从这里进来的,不信你来看。”

在高强度的电筒光照射下,可清清楚楚地辨认出几只脚樱这种鞋子的底部好像有橡胶饰钉,一只脚印特别明显,方向朝里,还有一只稍稍有点重叠,方向朝外。

“太清楚不过了,”警督说,“丢了什么贵重东西吗?”

杰弗里·雷蒙德摇了摇头。

“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艾克罗伊德从来不把特别贵重的东西放在书房里。”

“嗯,”警督说,“这个人发现窗子开着便爬了进去,看见艾克罗伊德先生坐在那里——可能已睡着,于是他就从背后向他刺去,然后他不知所措,感到害怕,就逃走了。但他留下的足迹清晰可辨,要想抓住他不必费太大的劲,有没有可疑的陌生人在这一带出没?”

“噢!”我突然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医生?”

“今晚我遇见过一个人——是刚出大门时,他问我去弗恩利大院怎么走。”

“是什么时候?”

“九点整。我出大门时正好听到教堂报时的钟敲了九下。”

“你能不能把他的模样描述一下?”

我尽可能把我所遇到的情况详述了一遍。

警督转向男管家。

“根据医生刚才的描述,你在前门看见过这样的人吗?”

“没有,先生。今晚根本没有外人来过这里。”

“那么后门呢?”

“我想也没有,先生,但我可以去问一下。”

他向门口走去,但警督一把拉住他。

“不必了,谢谢。我自己会去了解的。首先我想把时间弄得更精确一点。艾克罗伊德最后活着是什么时候?”

“可能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答道,“让我想一下——大约八点五十分我离开了他。他跟我说他不希望有任何人去打搅他,我把这一吩咐转告了帕克。”

“一点不错,先生。”帕克恭恭敬敬地说。

“九点半的时候艾克罗伊德肯定还活着,”雷蒙德插话说,“因为我听见他在书房里面说话。”

“他在跟谁讲话?”

“我不清楚。当时我还以为是谢泼德医生跟他在一起。我在处理一个文件时遇到了一个问题,我想去问他,但当我听到说话声时,我记起了他跟我说过的话,跟谢泼德医生谈话时不要进去打搅,因此我就走开了。但现在看来,医生你是否早就离开了?”

我点了点头。

“我到家是九点一刻,”我说,“我只是接到电话后才出来的。”

“那么九点半到底是谁跟他在一起呢?”警督质问道,“不是你,这位先生叫——”“布伦特少校。”我说。

“是赫克托·布伦特少校?”警督问道,语气中带有几分敬意。

布伦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想我们以前在这里见过面,先生,”警督说,“我当时并没有认出你,那是去年五月份的事,你和艾克罗伊德先生住在一起。”

“是六月份。”布伦特纠正了他的说法。

“对,是六月份。现在还是言归正传吧,今晚九点半是不是你跟艾克罗伊德在一起?”

布伦特摇了摇头。

“晚饭后我根本就没见到他。”他主动补充了一句。

警督又转向雷蒙德。

“你没有偷听书房里的谈话吗,先生?”

“我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秘书说,“心想如果是谢泼德医生跟艾克罗伊德在一起,这些断断续续的对话就显得有点奇怪了。这些话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艾克罗伊德:‘近来你经常向我索钱。’这就是他的原话,‘我郑重地向你宣布,我再也不能对你的要求作出让步……’当然,我马上就离开了,他们后来说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心里一直在纳闷,因为谢泼德先生——”“并没有要求艾克罗伊德先生给他贷款,也没有替别人筹款。”我把秘书没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来要钱,”警督逗趣地说,“可能这是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5章 谋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杰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