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疑案》

第10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福尼尔注视她良久,才拿出笔记本坐了下来。“上次我问你,小姐,你说不知道夫人客户。可刚才你说听见过他们唠叨,乞求夫人的怜悯。”

“请听我解释,先生。夫人从未提到过任何一位客户的名字,她从不与人谈她的业务。比如说,她拆开一封信,干笑一声,似乎自言自语地说:‘真蠢,真蠢!别以为我会借出这么大一笔钱,我一定需要得到保证。情报就是保证,埃莉斯,情报就是力量。’她就这么说。”

“你见过前来拜访的客户吗?”

“没有,先生。他们只去一楼,并且大都是天黑后才来。”

“她最近去了些什么地方?”

“她出去了约半个月,到杜维尔、派尼特、普拉格和温默鲁。每年9月她都去这些地方。”

“你还记得什么?”

“不记得了,先生。”她说,“这次夫人回来情绪挺好,一定是大有收获。她让我预定一张环宇航空公司去英国的机票。由于早班已满员,她只好乘坐12点的航班。”

“头一天晚上有什么客户来过?”

好像有一位,看门人乔治一定知道。

福尼尔从口袋里拿出些照片,“你认识里面的人吗?”

埃莉斯接过照片,一一看了一遍,然后摇摇头。

“我们去找乔治,”福尼尔说。

“好吧,先生。不过可惜的是乔治的视力极差。”

“我们走吧。喂,波洛先生,对不起,你在找什么东西?”

“我在找照片,”波洛说,“但没有她女儿的照片。”

“哦,先生您不明白,夫人是有个女儿。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自从她出生后,夫人就没有再见过她。”

“怎么可能?”福尼尔紧追着问。

“我听说夫人年轻时很漂亮,但也比较穷。她结过婚没有也说不清楚,反正有了孩子。后来她染上了天花,差点没死去。她告别了自己的美貌,也告别了青春和浪漫,她成了生意人。”

“可她把自己的财产给了女儿。”

“对,”埃莉斯说,“血浓于水嘛。夫人没有朋友,她只知道赚钱,十分节俭,从不奢侈。”

“她还留给你一部分财产。”

“对。夫人很慷慨,我的薪水很高,我十分感激她。”

波洛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然后他坐下用双眼盯着埃莉斯。在他的审视下,法国女人显得有些不自然。“格兰迪尔小姐。”波洛说,“你知道是谁杀死夫人的?”

“天哪,先生。我发誓不知道。”

波洛的目光在她脸上搜寻着,,“好,我接受。那你知不知道谁会干这种事情?”

“先生,我不知道。”一丝犹豫的神情从埃莉斯的脸上闪过。

“让我告诉你,格兰迪特小姐。”波洛欠身说,“我有责任不相信任何人说的话。任何与本案有关的人在我看来都有嫌疑,直至他被证明是无辜的。”

埃莉斯愤怒地咆哮起来,“那你怀疑是我杀了夫人?”

“不,埃莉斯,”波洛说,“凶手是飞机上的一位乘客,但也许你是他的帮凶。你有可能将夫人的旅行计划泄漏给什么人。”

“没有,我发誓。”

波洛默默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点点头,“我相信你。然而,你隐瞒了一些事情。对,就是这样。我们在调查的时候总会遇到这种事情,证人尽力避免与犯罪事实联系在一起。你不用抵赖。我的朋友福尔尼问你是否知道什么其他情况时,你看起来有些为难,你的回答是一种无意识的躲避。你一定还知道一些事情,而我非常希望了解。”

“那不是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也许不是,但我想知道。埃莉斯,你对已故主人的忠诚无可非议,你对她充满感激之情。”

“对,我不得不承认是如此。”埃莉斯慢慢说,“夫人将孩子送给一家好心的农户,当时她对我说她是孩子的母亲。”

“她告诉你孩子有多大了吗?”

“没有,先生。她说她要让孩子过得很富裕,她死后她所有的财产将由女儿继承。”

“她谈到过孩子的父亲了吗?”

“没有,先生。不过在我的印象中,孩子的父亲是个英国人,因为每当提起英国,夫人的声音里都带着愤恨。这只是我的印象而已……”

“很有价值的印象。埃莉斯小姐,你有孩子吗?”

“有过一个女儿,可5年前死了。”

“哦,对不起。”停顿了一下波洛又说:“你还有什么能告诉我们?”

埃莉斯起身离去,不一会儿拿来一个黑色的笔记本。“这是夫人的,不管去任何地方她都带着它。这次去英国,她怎么也找不到,后来被我碰巧发现了,于是我就把它藏在卧室。夫人指示只让我烧毁文件,没让我烧笔记本。这样我就把它留了下来。”

“我相信你是出于良好的动机,小姐。”波洛说,“我们来看看这个小本子里是什么。”

“我看没什么东西,先生,”埃莉斯摇摇头说,“是夫人的私人备忘录,还有数字。”

波洛接过笔记本,小心翻开。

cx265。上校的妻子。驻叙利亚。团部基金。

gf342。法国代表。斯塔维斯基的关系。……大约有20个这样的条目,笔记本最后用铅笔记有:派尼特,星期一。赌场,10点30分。萨伏伊饭店。abc舰队街11号。

这些记录都不完整,只有吉赛尔才知道它能提醒自己什么事情。埃莉斯焦急地望着波洛。他不慌不忙关上笔记本,将它放进衣兜,“它会有用处的,小姐。你的良知也应当平衡了,因为夫人从未说过让你把它烧掉。”

“是这样。”埃莉斯的双眼亮了起来。

“本来你应该把它交给警方,我会和福尼尔安排一下,使你免于受到他们的责难。”

“真谢谢你了。”

“我想最后再问个问题。你是在布尔歇机场还是在公司售票处预定的机票?”

“我用电话在售票处预定的,先生。”

“是卡普辛斯街的售票处?”

“对,卡普辛斯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空中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