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疑案》

第16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从克兰西先生家出来,他们乘车直奔老爷店,诺曼·盖尔正在等他们。波洛要了一些肉冻和炖肉汤。

“情况怎么样?”诺曼问。

“格雷小姐是个一流的秘书。”

“他可什么都看出来了。”简说,“你干嘛让我记下那两个地址?”

“有些问题警方或许还未问过,但他们应当知道飞机上发现的吹管是一个美国人在巴黎买的。”

“巴黎?美国人?飞机上没有美国人。”

“说得对。现在又冒出个美国人,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反正,”简说,“不是克兰西先生,他已经有了一支吹管,没必要再买。”

波洛点点头,“还得继续工作。首先怀疑所有的人,然后一一将清白者排除掉。关键是要考虑作案的动机。”

“那女人有没有留下什么材料?”诺曼说。

“所有的材料都给烧毁了。吉塞尔夫人好像是在借债的问题上受到敲诈,比如说,她知道有人想谋害她。”

“你有什么理由吗?”

“有的,”波洛慢慢地说,“为数不多的几份文字材料中有一份能够说明问题。好了,我们还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比如说这件事对你们的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

简谈到了自己加薪的事情,诺曼述说了自己的不幸。

波洛认真地听完后说:“幸运与不幸可能会持续1周,1个月或者1年。但是跟时髦总是不能持久,担心很快将会消失。”

“你想让我坚持住?我真想去加拿大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重新开始。”诺曼说,“可我又不愿离开英国。”

“假如我找到了凶手,你就不必离开了。”波洛爽快地说。

“你真有这个把握?”简说。

“以一种谨慎有序的方式对待它,找到答案并不困难。如果有人愿意帮助我,我还会提早解开这个谜。”

“谁的帮助?”简问。

“诺曼先生,然后还有你。”

“我能做什么?”诺曼情不自禁提高了嗓门。

“我给你勾画一下我的计划。你写封信给霍布里夫人--确切说,是我写,由你抄送给她。说你希望和她见面,说你记得你们曾同乘一架飞机去英国,还要提及有关吉塞尔夫人业务来往的一些材料已经落入你的手中。”

“然后呢?”

“然后她会约你见面,你如期赴会,我到时会告诉你对她说什么。你向她讨价,要--1万英镑。”

“你疯了。”

“不。”波洛说,“我做事的确有些古怪。”

“假如她报警把我送进监狱怎么办?”

“她不会去找警察。”

“她会告诉她丈夫。”

“也不会。”

“我看她不像是凶手。”

“什么?这是你的先入之见。我希望将事情理出头绪。”

“我不愿去敲诈一个女人。”

“哦,我的上帝。这不是去敲诈,而是为了产生某种效果。一旦有了眉目我将插手进去。”

“我不愿去蹲监狱。”

“不、不、不。伦敦警察厅的人我都认识,一旦出了什么问题由我兜着。不过依我推测,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诺曼叹了口气,让步了。

“好,我们现在就写。拿支铅笔来。”波洛一字一句口授起来。“好了。我会告诉你见了面怎么说。格雷小姐,你去过剧院吗?”

“经常去。”简说。

“看过由雷蒙特·巴勒克拉夫主演的美国剧吗?”

“看过,他很出色,颇具男子气。”

“我现在得立即去见他。”波洛说。

简不解地望着他,多么奇怪的小老头儿,树枝上的小鸟,从一个话题到另一个话题上。

波洛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我的言行有严格的逻辑性,我们不能跳跃似地获得结论,应当谨慎地排除各种可能。”

“排除?”简略想了一下又说:“你已经排除克兰西了。”

“也许是。”

“你排除了我们俩,现在你打算排除霍布里夫人?测验一下‘企图谋杀’是否正确?”

“你反应真快,小姐,这的确是我的下一个目标。当提及‘企图谋杀’时,我仔细观察了你,还有克兰西和诺曼先生,你们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因为你们与小笔记本中记录的‘企图谋杀’没有关系。”

“你的确很有心计,而且你的调查方法设计得挺聪明。”简说。

“那不过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

“什么办法?”

“让别人告诉你。任何人都喜欢谈论自己,比如你的童年、父母和教育。”

“我好像似懂非懂。”简说,“好了,波洛先生,非常感谢你的晚餐。假如由于敲诈诺曼进了监狱,你一定还得再请我。”

最后这句话使得诺曼皱了皱眉。波洛向两位年轻人道别之后回到家里。他从抽屉里拿出11位乘客的名单,用铅笔在4个名字后面轻轻勾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他自语道:“看来有答案了,虽然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空中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