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疑案》

第25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突然出现的新情况使3人惊呆了,它为此案的侦破又提供了新的契机。安妮·莫里索案发时在现场,波洛陷入了深思,他的脸由于痛苦的思索而扭曲了。“我得好好想想。当时我胃痛,无法详细观察发生的情况。我只记得她是个皮肤略黑的姑娘,霍布里夫人叫她小姐。她让她到机舱后面去拿什么化妆盒。”

“你的意思是,”福尼尔说,“她经过了她母亲的座位?”

“对。”

“再加上动机的可能性--,她应该被列入嫌疑之列。”

“也许,”简说,“根据时间推算有些不恰当,那是飞机离开布尔歇机场不久发生的,而吉塞尔被谋杀时与这一时间相距较远。”

“那么毒葯有某种延续效果?”

波洛哼哼了一下,双手捂着脸,“我得想想……,难道我以前的推论都错了吗?”

“任何人都会出错,因此需要将自豪感隐藏起来,重新调整思路。”

“说得对。”波洛说,“也许我对其中某点过分依赖了,我的整个推论都建立在它的上面。但是,假如我一开始就错了,那么这仅仅应当被视做是一个个事件的结果。”

“现在,动机和机会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福尼尔说,“你还想要什么呢?”

“不。正如你所说的,毒葯的延续效果实际上是根本不存在的。”

“我们现在要定出一个行动计划。”福尼尔说,“首先不能惊动安妮·莫里索,她并不知道你认出了她。我们已经知道她的住址,继续和亚历山大保持联系。我们要证明安妮·莫里索获得过蛇毒,还有那个买过吹管、贿赂过佩罗特的美国人,也许他就是安妮的丈夫理查兹。”

“你说是她丈夫?哦!等等。”波洛用双手按住了太阳穴,“我快要有结论了。莫里索要么有罪,要么无辜。假如她是无辜的,那她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不愿说自己是霍布里夫人的仆人?”

“那又怎么样?”福尼尔说。

“假如我的第一个假设是正确的,那么安妮·莫里索就不应当出现在飞机上。”

福尼尔想:英国侦探贾普是说对了,这老家伙就想把事情弄复杂,他宁愿坚持自己的先入之见也不愿接受直截了当的答案。

简想: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她怎么就不可能在飞机上?霍布里夫人让她去哪儿她就得去哪儿。

猛然,波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有可能,并且非常容易加以证实。我去打个电话,看看霍布里夫人是否呆在家里。”

“当心啊,别惊动了安妮·莫里索。”

“放心吧,我会谨慎从事的。我只提一个无关痛痒的小问题。你和我一起去?”电话打通了,波洛很幸运,霍布里在家。

“我是赫邱里·波洛。……是霍布里夫人?……不,不,都还好。……不是为那件事。我有个小问题……对……你从巴黎乘机去英国,通常要带上仆人吗?乘火车?……有没有什么例外的时候?……她离开你了,……突然离开的……哦,哦……对,对,……别担心。好了,谢谢。”

他放下话筒,面对福尼尔微笑,“她的仆人通常乘船或是火车。吉塞尔夫人被害那一天,她决定让仆人乘飞机。”他一把抓住福尼尔的手臂,“我们赶快去她的饭店,没有时间了。”还未等福尼尔开口,波洛已经将他拽到旋转门旁。门卫替他们招来了出租车。波洛和福尼尔上了车。波洛一路嫌司机开得慢。

“你这么慌张究竟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的朋友,假如我的想法是对的,那么安妮·莫里索现在正置身在危险之中。哼!这车简直的在爬行。”然而,出租车风驰电掣般以每小时40英里的速度飞奔着。

“这车迟早会出事的。”福尼尔说,“还有格雷小姐,她还在等我们打完电话回去。我们不辞而别,这没有礼貌。”

“有没有礼貌不要紧,现在是安妮·莫里索生死攸关的问题。”

出租车嘎地一声停在安妮·莫里索所往的饭店门前。波洛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差点撞上走出饭店的一个年轻人。波洛望着他站住了,“我记得这张脸,对,是那个演员雷蒙德·巴勒克拉夫。”

福尼尔走到他面前,“波洛先生,我对你的思维方法表示钦佩,但我强烈请求你不要贸然行事。”

“我当然不会贸然从事。假如理查兹夫人在这儿没事儿,那很好,我们就可以共同探讨下一步的计划,你不反对吧?”

“不,当然不。”

他们来到前台,波洛说:“理查兹夫人住在这儿吧。”

“是,可今天她离开了。”

“去哪儿了?”福尼尔亮出了证件。

“不知道,她没有留下地址。”

他们招来了门卫、行李员和电梯工。门卫说一位先生来找过她,可她出去了,他一直等到她回来,然后一起去餐厅吃午饭。他的外表像是个美国人,她对他的来访很吃惊。吃过饭,她收拾好行李,叫了辆出租车走了。

他们找到当时值班的出租车司机。他说她去了火车北站,那个美国人没有和她在一起。

“火车北站,就意味着她打算去英国,是2点钟的联运火车。也许这是想遮人耳目,不过我们得立即和布洛涅方面联系。”

时钟指向了5点,简手捧一本书还在咖啡厅里等候。波洛走了过来,他的表情严肃,愤愤然。简一时不敢开口。

“出什么事了?”她终于问。

“生活是多么残酷,”波洛慢慢说,“当联运火车到达在布洛涅时,他们发现一个女人死在头等舱里,地安妮·莫里索!她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小瓶,里面装着氢氰酸。”

“哦,天哪!”简说,“是自杀?”

“对,警方是这么认定的。”

“你怎么想呢?”

“我还能怎么想呢?”波洛摇摇头,“小姐,生活真残酷,活着需要勇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空中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