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疑案》

第06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检查官贾普看见赫邱里·本来走过来,他对他咧嘴一笑。“喂,老家伙,”贾普说,“你差点被送去蹲监狱。”

“我很担心,”波洛严肃地说,“这种事会影响我的职业声誉。”

“有些书上说,侦探有时也会变成罪犯。”

一位瘦高个走了过来,贾普向波洛介绍:“这是巴黎警察厅的福尼尔先生,他专程前来协办此案。”

“我还记得几年前有幸见过你,波洛先生。”福尼尔走向前与他握手。

“我提议,”波洛说,“请两位先生光临寒舍吃顿便饭,我还邀请了梅特·亚历山大,希望你们别介意。”

“那好吧,”贾普热诚地拍了拍波洛的肩头,“反正你早安排好了。”

“不胜荣幸。”法国警察有礼貌地说。

“我刚才和一位美丽迷人的姑娘说过话,”波洛说,“我希望尽快洗刷我的嫌疑。”

“陪审团不喜欢你那副模样,”贾普说,“我很久没听说有谁开如此大的玩笑了。”

当朋友们在享用矮小的比利时人提供的丰富饭菜时,他们一致同意不提此案。福尼尔和亚历山大对丰盛的晚餐大加赞赏。

“有点法国味,还真可口。”贾普说,“好了,我们谈正事吧。亚历山大先生上有个约会,利用这时间先向他咨询咨询。”

“很荣幸为大家效劳。比起在法庭,我在这儿说话要自由得多。在出庭之前我和贾普先生简短地交谈过一次,他让我尽量保持沉默。”

“对,”贾普说,“否则会说漏嘴。那么现在请详细谈谈这个叫吉塞尔的女人。”

“说实话,我对她知之甚少。谁都知道她是个知名人物。至于她的私人情况,也许福尼尔先生知道得比我还多。不过我要说的是,吉塞尔夫人与众不同,我觉得她年轻时是个漂亮的姑娘,由于出天花而毁了容。我的印象是,一个喜欢玩弄权力的女人,并且地生意方面十分精明,她那坚强的决心和意志决不允许任何情感影响她的事业。她的声望来自谨慎和坦诚。”

他看见福尼尔赞许地点了点关,继续说:“然而她的坦诚却经不住法律的检验。”

“你的意思是……?”

“敲诈。对,一种特殊形式的敲诈。她对自己放债的数目和归还方式都十分谨慎小心,应当指出的是一整套使借贷人还债的手段。”

波洛欠身仔细地听着。

“今天上午亚历山大先生说过,吉赛尔夫人的客户主要是上层和职业人士,公众舆论对这种阶层的人并无好感。吉赛尔夫人有自己的情报机构,在放债之前,特别是对大额数目的借贷,她都要对举债人进行全面的调查。”

“你的意思是,”波洛说,“这种秘密调查是她开展业务的保证和前提?”

“完全正确。在这种方式下,她变得近乎毫无人性。然而,她获得了回报,对她来说,勾销一笔借债是十分难得的事情。我们了解她的业务活动,但其具体做法却不为人所知。”

“你刚才提到,”波洛说,“她毕竟有过勾销借债的事情,那一般是在什么情况下?”

福尼尔想了想说:“她的情报被泄漏,或者说情报被送到了借债人的手中。”

“从经济利益上讲,”波洛说,“这对她并没有好处。”

“但应当说对她有间接的好处,”贾普说,“因为此笔债务将由其他人支付?”

“完全正确,”福尼尔说,“这就是所谓的相对效果。”

“这就对本案的作案动机提供了极好的说明。”贾普捏了捏鼻子对亚历山大说,“应当弄清楚她向谁放过债。我想你能在这方面帮助我。”

“她有个女儿,”福尼尔又说,“也许从她出生的那一天起,她母亲就未见过她。然而在几年前,吉塞尔夫人留下遗嘱,除了将一小部分财产给自己的贴身仆人外,其余的都留给她女儿安尼·莫里索。据我所知,这是她唯一的一份遗嘱。”

“她有多少财产?”波洛问。

“大概有八九百法郎。”

波洛翘起嘴chún吹了一下口哨,“八九百万英镑!安妮·莫里索小姐要成富婆了。”

“可她不在飞机上,”贾普冷冷地说,“但有可能她等得不耐烦了,便杀了她母亲。她有多大?”

“大约二十四五岁吧。”

“可这并不能说明问题。飞机上所有的人都说不认识吉塞尔夫人,但有一人在撒谎,必须找到他是谁。也许我们可以搜查一下她的私人文件。福尼尔?”

“我和伦敦警察厅一通完话,”法国警官说,“便立刻去了她的住所。她的私人文件都放在一只保险箱里。当我赶到时,所有的文件都被烧毁了。”

“烧毁了?怎么……?”

“吉塞尔夫人有一位叫埃莉斯的贴身仆人。根据吉塞尔的指示,一旦她有什么不测,埃莉斯就立即烧毁保险箱中的文件。”

“太难以置信了。”贾普吃惊地说。

福尼尔继续说:“吉塞尔夫人有一套秘密联络方式。她很无情,但说话算数。”

四人同时不语了,思忖着这位死者的古怪性格。

亚历山大起身说:“对不起,先生们,我有约会得走了。假如还需要我提供任何情况,请随时来找我。”他有礼貌地和大家一一握手,离开了房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空中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