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不难》

第16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路克在“七星酒店”里喝酒的时候觉得非常尴尬。他一进酒店广店里喝酒的人那七、八双眼睛就紧紧盯住他,谈话也立刻中断了。路克随使对收成啦、天气啦、足球赛等等普通话题发表了一点意见,可是一点反应都没得到.柜台后面那个黑发红颊的女郎,想必是露西.卡特,他只好鼓起勇气向她开口,她愉快地听完他的话,然后适当地笑笑,说,“你继续闹吧!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当真!……再说就要露出马脚了!”不过看得出她的表演很公式化.路克觉得再留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就把啤酒喝完离开了.他沿着小路走到河边的小桥,正当他站着沉思时,背后响起一个颤抖的声音,“就是这里,老兄,老海利就是从速里跃下去的。”路克回头一看,是刚才也在酒店里喝酒的一个家伙。刚才他对路克一句话也没说,现在却显然有意要说个痛快.那个老工人说,“一脚没踩稳,他就是没踩稳,一头栽进河里。”

“也许是别人把他推下去的。”路克故意用自然的口气说。

“也许,”那人说,“不过我想不出谁会做这种事。”

“也许他有几个仇人。他每次喝醉酒就会乱骂人.不是吗?”

“他的话真叫人受不了,一点也没遮拦,可是谁也不会朝喝醉酒的人再推一把。”

路克没有再跟他争,他显然认为对喝醉酒的人趁火打劫是很不道德的事.路克只说.“喔,真可怜。”

“他老婆可不这么想,”老人说.“她和露西没什么好伤心的。”

“也许还有别人也恨不得除掉他。”

老人对这没什么概念,他说.“也许吧,可是他对人实在没什么害处。”说完,他就走了。

路克把脚步移向图书馆和博物馆那个方向。他从标明“博物馆”的那道门走到图书馆后面,一个橱子一个橱子观赏着那些不很有趣的陈列品—包括一些罗马陶器和硬币,一些南海珍品,一个马来头饰,“贺顿少校捐赠的,,各种印度神像,以及一些看来很凶恶的佛像、一盒看来很可疑的埃及珠子。

路克又走进大厅,里面没人,他快步走上楼梯,楼上有一个放杂志和报纸的房间,另外一间摆满了非小说。路克又上了一层楼,上面有些摆满废弃物的房间一被飞蛾咬过的鸟标本、破旧的杂志,还有一个房间的架子上全是过时的小说和儿童书籍。

路克走到窗旁,汤米.皮尔斯一定在这上面坐过,正当他一边吹口哨,一边擦窗户的时侯,忽然听到有人进来,汤米立刻作出努力工作的模样,探出上身用力擦窗户,这时候,那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过来,突然之间伸手杷他推下去。

路克转身走下楼梯,在大厅里站了一、两分钟,谁也不知道他进来,谁也没看到他上楼。路克想.“谁都做得到,真是太简单了。”这时,他听到图书馆那边有脚步声传来,既然他没做任何环事,不怕被人看见,当然可以站着不动;可是如果他不希望别人看到他,只要向后退到博物馆房间里就行了。

韦恩弗利小姐从图书馆走过来,腋下夹着一小叠书.她正在拉好手套,看来愉快而忙碌。看到路克,她立刻露出高兴的表情,喊道,“噢!菲仕威廉先生,参观博物馆吗?恐怕实在没什么东西好看的.伊斯特费德爵士最近正打算替我们弄些真正有意思的东西来。”

“真的?”

“是啊,你知道,一些时髦的东西,就像伦敦科学博物馆那些东西一样.他说过要弄个模型飞机、火车和一些化学东西。”

“那也许会比较有趣些。”

“是啊,我觉得博物馆不应该只有过去的旧东西,你说对不对?”

“也许是吧。”

“还要展览一些有关食品方面的东西—卡洛里啦、维他命啦什么的。伊斯特费德爵士对.更适合运动,真是内行。”

“那天晚上他也谈到过。”

“现在很流行这一套,对不对?伊斯特费德爵士说他去过威勒曼实验室,看到他们培养的很多细菌什么的,我真是吓得发抖.他还告诉我什么蚊子啦、睡病啦、肝蛭啦,我实在不大了解。”

“伊斯特费德爵士也许也不大懂,”路克愉快地说,“我敢打赌他一定全都弄混了.你的脑筋比他清楚多了,韦恩弗利小姐。”

韦恩弗利小姐镇静地说,“你太客气了,菲仕威廉先生,可是女人的思想恐怕永远没有男人那么透彻。”

路克极力压制住想批评伊斯特费德爵士思想的心理,说。

“我刚才的确参观过博物馆,不过后来又去看过顶楼的窗户。”

“你是说汤米……”韦恩弗利小姐颤抖了一下,“真是太可怕了。”

“对,想起来实在不太愉快。我跟邱曲小姐—爱芙的姑姑—谈过一小时,她不是个好女人。”

“一点也不能算是。”

“我必须装得很强硬,”路克说.“她大概以为我是警察主管之类的。”

他发现韦恩弗利小姐表情突然一变,说.“喔,菲仕威廉先生,你觉得这样做聪明吗?”

路克说,“我不知道,可是这是没办法的事.写书的那套说法己经快撑不下去了,光是那样说,实在问不出多少事.我势必要问更直截了当的问题。”

韦恩弗利小姐摇摇头,脸上还是很为难的表情。她说。

“你知道,这种地万风声传得快得很!”

“你是说我上街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指指点点地说.侦探来了!,我觉得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其实那样我反而可以打听到更多事。”

“我不是指这个,”韦恩弗利小姐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我是说他会知道你已经在追查他。”

路克缓缓地说.“我想他一定会知道。”

韦恩弗利小姐说.“可是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太可怕、太危险了吗?”

“你是说—凶手会对我下手?”

“对。”

“真好笑!”路克说.“我从来没想过这一点!不过我相信你说得没错。嘿,那不是正好吗?”

“韦恩弗利小姐着急地说,“我想你还不了解他有……有多聪明!又有多小心!还有,别忘了,他已经有丰富的经验—或许比我们所知道的更多!”

“对,”路克沉吟道,“也许真是这样。”

韦恩弗利小姐大声说.“噢,我不喜欢这样!真的,我觉得太可怕了!”

路克温和地说,“别担心,我自己会多注意的。告诉你,我已经把可疑人物的范围缩得很小了,也大概知道凶手是谁。”她猛然抬起头,路克向她靠近一步,用接近耳语的声音对她说,“韦恩弗利小姐,如果我问你,汤玛斯医生和艾巴特先生两个人之中.谁最可能是凶手?你怎么回答?”

“噢!”,韦恩弗利小姐用手捂住胸口,后退一步,但是她的眼神却使路克很不了解,她说,“我没办法回答。”

她突然转过身.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一半叹息、半低泣.路克终于放弃了,问她,“你要回家?”

“不是,我要拿书给汉伯比太太,跟你同庄园同路,我们也许可以一起走一段路。”

“那太好了。”路克说。

他们走下阶梯,转向左边,沿着村中草坪走去。路克回头看看他们刚离开那幢房子的庄严线条,对韦恩弗利小姐说.“令尊在世的时候.这幢房子一定很可爱。”

韦恩弗利小姐叹口气,说.“对,当时我们都很快乐,我真高兴屋子没被拆掉。好多老房子都重建过了。”

“我知道,真叫人难过。”

“而且那些新房子盖得也不好。”

“我想恐怕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不过当然啦,”韦恩弗利小姐说,“新房子很方便,有那么多省力的设备,也不必清洗那么大的地面。”

路克同意她的看法。

走到汉伯比医生家大门时,韦恩弗利小姐迟疑了一下,说.“今晚夜色真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再往前走一会儿。我很喜欢这种气氛。”

路克虽然有点意外,还是礼貌地表示高兴有她同行.其实他觉得今晚实在算不上是个美丽的夜晚,冷风不停地吹着,树叶也抖个不停,他想,说不定马上就会有暴风雨袭来。但是韦恩弗利小姐却用一只手抓着帽檐,假装很愉快的走在他身边,一面和他谈天,一面用小快步前进。

汉伯比医生家到爱许庄园最近的路不是从大道走,而是穿过一条有点偏僻的小径,直达庄园后门。这道门不是华丽的大铁门,而是两根很好看的大柱,上面有两大棵淡红色的石制凤梨。路克不懂为什么要做成凤梨,不过他猜想伊斯特费德爵士或许觉得凤梨与众不同,代表格调很高吧。

他们走近那道门时,门内传来掼怒的声音.一会儿,他们看到伊斯特费德爵士正在骂一个穿司机制服的年轻人。

“你被开除了!”伊斯特费德爵士大声说.“听到没有?你被开除了了”

“主人,要是你肯不追究,我保证就只有这一次。”

“不行!怎么能就这样算了!把我车子开出去!我的车子!还有,你居然喝了酒,……对,不用否认,你明明喝了酒!我早就说过我的土地上有三件事绝对不行—一个是喝酒,一个是不道德,最后一点是没有礼貌!”

那个年轻人虽然没有大醉,可是酒精已经使他管不住自己的舌头了。他马上改变了态度,“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你这个老废物!你的土地!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老爸以前是开鞋店的?真是笑破人肚皮了!看你那付大模大样,像公鸡走路一样!我倒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告诉你,你一点也不比我好,听到了吗?”

伊斯特费德气得满脸通红,大声吼道.“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好大胆?”

年轻人又威胁似地向他靠近一步,说.“要不是看你这么可怜兮兮,像头大肚子的小猪一样,我一定会揍你一拳—对,一定会揍你一拳!”

伊斯特费德爵士急忙退后一步,一不小心,坐倒在地上,路克赶上前,对司机大声说.“快滚开。”

这时司机已经恢复了神智,露出畏惧的表情说:“对不起,先生,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搞的,真的,我保证。”

“我相信只是多喝了两杯酒。”路克说,一边把伊斯特费德爵士扶起来。

“对不起,主人。”那人支吾道。

“你一定会后悔的,瑞佛斯。”伊斯特费德爵士气得连声音都颤抖着。

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蹒跚地缓缓走开。

伊斯特费德爵士破口大骂道.“太没礼貌了!太过份了!居然敢这样对我!用那种口气对我说话!那家伙一定会碰上很严重的事!目无尊长!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想想看我给了他们多大的恩惠—工资好,又有舒服的享受,退休的时侯还有养老金,可是他们居然这么忘恩负义—真是太可耻了!”

他激动得呛住了,后来看到默默站在一旁的韦恩弗利小姐这才又开口道.“是你呀!何娜瑞亚,真遗憾让你看到这么没面子的事.那人说的话—”

“他恐怕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伊斯特费德爵士。”韦恩弗利小姐拘泥地说。

“他喝醉了,他一定是喝醉了!”

“只有一点点清醒。”路克说。

“你们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吗?”伊斯特费德爵士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把我的车开出去!—我的车!以为我不会那么快回来。布丽姬开两人车送我到莱恩去,结果这小子居然开我的车带个女孩—我想是露西.卡特—出去!”

韦恩弗利小姐温和地说,“真是太不应该了。”

伊斯特费德爵士似乎觉得有点安慰,“是啊,对不对?”

“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后悔的。”

“我会让他受到惩罚的。”

“你已经开除他了。”韦恩弗利小姐指出。

伊斯特费德爵士摇摇头,说.“那小子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他转身朝着屋子,又说.“到屋里喝杯雪利酒,何娜瑞亚。”

“谢谢你,伊斯特费德爵士,我要把这些书拿给汉伯比太太……晚安,菲仕威廉先生,你现在没事了。”她对他点点头,微笑一下,快步走开了.她的态度就像保姆把孩子送回家似的,路克想到一件事,忽然不禁倒吸一口气.韦恩弗利小姐是不是为了保护他才陪他回来呢?这种想法似乎有点可笑,可是—

伊斯特费德爵士的声音打断他的沉思,“何娜瑞亚.韦恩弗利是个很能干的女人。”

“我想确实非常能干。”

伊斯特费德爵士向屋子走去,他走得有点不自然,手伸到背后不安地搓着,最后他突然开口遣.“我曾经和何娜瑞亚订过婚,很多年前的事了.她长得很好看,没现在那么瘦.现在想起来好像有点滑稽.她的家人在这里很有地位。”

“喔?”

伊斯特费德爵士沉思道.“老韦恩弗利上校是这地方的首脑,别人看到他都要举手敬礼,他是老派人物,骄傲得不得了。”他又咳了一声,况.“何娜瑞亚宣布要嫁给我的时候,他想挽回已经来不及了!她说自己是激进派,非常热心,一心想消除阶级观念.她是个很认真的女孩。”

“结果她家人破坏了你们的婚约?”

伊斯特费德爵士揉揉鼻子,“不,也不完全是.老实说,我们是为了一伴事吵得很不愉快,她有只讨厌的鸟一那种叫个不停的金丝雀,我最讨厌那种鸟了—结果发生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扭断了鸟的颈子.算了,现在谈那些也没用,忘了吧!”他摇摇头,仿佛想甩掉什么不愉快的回忆,接着他又有点急切地说,“我想她始终没有原谅我。唉,这也是难怪。”

“我想她已经原谅你了。”路克说。

伊斯特费德爵士高兴地说.“真的吗?我太高兴了.你知道,我很尊敬何娜瑞亚。她是个能干的女人,也是个淑女。就算在这种年头,这仍然是很可贵的事.她把图书馆管理得很好。”他抬起头,换了种声音说.“嗬!布丽姬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不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