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不难》

第21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好一会儿,布丽姬一动不动地坐在路克身边,最后才问。

“高登?”路克点点头,她又说.“高登?高登是杀人凶手?高登就是那个杀人凶手?我这辈子从来没听过这么可笑的事!”

“你觉得这样?”

“对,一点都没错,高登连一只苍蝇都不愿意伤害。”

路克严肃地说.“我不知道,他也许真的不愿意伤害苍蝇,可是他的确杀死过一只金丝雀,而且我相信他也杀过很多人。”

“亲爱的路克,我实在没办法相信。”

“我知道,”路克说.“听起来实在很难相信,我也一直到昨天晚上才知道他是凶手,以前从来都没怀疑过他。”

布丽姬辩道:“可是我了解高登!我知道他是什么样人!他实在很可爱—也许有点傲慢,但是也很可怜。”

路克摇摇头,说:“你必须改变对他的看法,布丽姬。”

“没有用,路克,我实在没办法相信!你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念头?你看,两天以前你还很有把握地说凶手是爱尔斯华西呢。”

路克有点退让地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也许在想,我明天说不定会怀疑汤码斯,后夭又肯定是贺顿.不,我还没那么神经兮兮.我承认,刚听到这个消息淮都免不了会吓一跳,可是你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一切都很吻合。怪不得傅乐登小姐不敢告诉村子里的警察,因为她知道他们一定会笑她!只有向苏格兰警场报告才有希望解决。”

“可是高登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呢?喔,真是太可笑了!”

“我知道,可是你难道不知道高登.伊斯特费德自视很高吗?”

布丽姬说.“他害欢表现得很了不起、很重要,其实完全是他的自卑感在作祟,真可怜!”

“也许一切就是因此引起的,我不知道.可是你想想看,布丽姬一你只要用一分钟时间想想。记不记得你曾经跟他开过一个玩笑—大逆不道,什么的,你难道不知道他把自己看得比谁都了不起吗?这也跟宗教信仰有关,亲爱的女孩,他已经疯了!”

布丽姬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说.“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你有什么证据,路克?”

“他前天晚上亲口告诉我,任何跟他作对的人都一定会死。”

“说下去。”

“实在很难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反正他一副镇定又得意的模样,而且一怎么说呢?好像认为是理所当然一样,坐在那边得意地独自微笑.真是太可怕了,布丽姬!”

“说下去。”

“后来他又说出好几个死者的名字,说那些人侵犯了高高在上的他,所以才会死。听着,布丽姬,他所说的那些包括贺顿太太、爱美.季伯斯、汤米.皮尔斯、海利.卡特、汉伯比,还有那个司机瑞佛斯。”

布丽姬终于动摇了,脸色变得非常苍白,“他真的提到这些人?”

“是真的,现在你相信了吧?”

“噢,我想也只好相信了,他为什么要杀那些人呢?”

“只是为了一些芝麻小事,所以才特别叫人心寒.贺顿太太骂过他,汤米.皮尔斯模仿他的动作,引得园丁撵腹大笑,海利.卡特也骂过他,爱美.季伯斯对他没礼貌,汉伯比胆敢公开反对他,瑞佛斯在我和韦恿弗利小姐面前威胁他。”

布丽姬用手捂住眼睛,喃喃地说.“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

“我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外在的证据.在伦敦压死傅乐登小姐的车子是劳斯莱斯车,车号就是伊斯特费德爵士的号码。”

“那就没有话说了。”布丽姬缓缓地说。

“对,警方本来以为提供车号的女人弄错了,的确弄错了!”

“我了解,”布丽姬说.“碰到伊斯特费德爵士这么有钱有势的人,别人都会相信他的话。”

“对,傅乐登小姐的难题可想而知。”

布丽姬沉吟道:“有一、两次傅乐登小姐跟我说过一些奇怪的话,好像想警告我什么,当时我一点都不懂,现在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一切都很符合,”路克说.“事情往往是这样,就像你一样,每个人刚开始都说不可能!可是只要相信有可能,就会发觉所有事都很符合,他送葡萄给贺顿太太—而她却以为护士想毒死她!后来他去拜访威勒曼实验室,一定用什么方法弄到一些培养的细菌,使汉伯比感染上病毒。”

“我真不懂他怎么做得到。”

“我也不知道,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对,他当然有办法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我是说,别人根本不会怀疑他。”

“韦恩弗利小姐就对他起了疑心,她曾经提到他到实验室去拜访的事,她的口气很自然,可是我相信她是希望我采取行动。”

“这么说,她早就知道了?”

“她很怀疑他,不过因为她曾经爱过他,所以很难启齿。”

布丽姬点点头,“对,这就可以解释好几件事。高登也告诉我,他们以前订过婚。”

“你知道,她一心希望凶手不是他,可是事实却使她越来越肯定.她想要暗示我,可是又不肯做出对他不利的事。女人是种奇怪的动物.我想从某一方面来说,她还是爱着他。”

“即使他甩掉她?”

“是她甩掉他的.这个故事也真奇怪,我告诉你。”他说出那件暴行。

布丽姬瞪着他说.“高登真的那么做?”

“对,你看,他从前早就不正常了。”

布丽姬颤抖了一下,喃喃地道:“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

路克说,“也许他所杀的人远比我们知道的多,只因为最近他连续杀了好几个人,所以才引起别人注意.大概是成功的次数太多,所以他才鲁莽起来。”

布丽姬点点头,沉思了一、两分钟,然后突然说:“那天傅乐登小姐在火车上到底说了什么?她是怎么起头的?”

路克一边回想一边说.“她说她要到苏格兰警场去,也提到村里的警官,说他是个好人,可是对谋杀案恐怕处理不了。”

“她首先提到这些?”

“对。”

“后来呢?”

“后来她说‘你很意外,我看得出来,我当初也一样.实在不敢相信。我想一定是自己在胡思乱想。’”

“后来呢?”

“我问她是否肯定她没有胡思乱想,她很平静地说:‘喔,不是,第一次也许是,可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就不会了。从那以后我就很肯定了。’”

“真了不起,”布丽姬说,“接下去呢?”

“我就顺着她的口气说我相信她做得没错,又说如果有个多疑的汤玛斯,那就是我。”

“我知道,要是换了我,也一定觉得很体谅那个可怜的好老太太.后来你们又说了些什么。”

“我想想看,喔,对了,她提到爱伯康比的案子—你知道,就是威尔斯那个下毒者.她说她本来不大相信他看他的被害者时,眼睛里有一种特别的眼神,但是现在却相信了,因为她也亲眼看到。”

“她是怎么说的?”

路克皱眉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她还是用那种优稚的声音说,‘当然啦,我本来并不相信报上的报导,可是确实是真的.’我问她什么是真的,她说:‘一个人的眼神’,噢,老天,布丽姬,她的声音那么平静,可是脸上的表情—就像看到一件太可怕的东西,没办法说出来似的!”

“说下去,路克,把一切都告诉我。”

“接着她就一一说出受害者的名字—爱美.季伯斯、卡特、汤米.皮尔斯,她说汤米是个讨人厌的男孩,卡特嗜酒如命.又说:‘可是现在—就是昨天—换成汉伯比医生了—他是个好人,真的是个好人。’她说如果她直接告诉汉伯比,他一定不相信!一定会捧腹大笑!”

布丽姬深深叹口气,说.“我懂了—我懂了。”

路克凝视着她问.“怎么了?布丽姬,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汉伯比说过的话,不知道—算了,别管那些,说下去吧。她最后还跟你说了什么?”

那些话给路克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一直没有忘记,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想杀掉好几个人而能逃过法网很不容易,她说,‘不对,不对,亲爱的孩子,你错了.杀人井不难,只要没有人怀疑你就没问题.你知道,我要说的那个人就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的人.’”

布丽姬打了个冷颤,“杀人不难?的确太容易了—她说的一点都没错!怪不得你印象那么深!路克.我也会忘不了—一辈子都忘不了!像高登.伊斯特费德那种人—噢,当然太容易了!”

“可是要证明这件事却没那么简单。”路克说。

“是吗?我想我也许帮得上忙。”

“布丽姬,我不许你—”

“你不能阻止我,我不要只顾自己安全躲在一边.这件事我也有份,路克,做起来也许有危险—不错,我承认是有危险—可是我一定要尽自己的责任。”

“布丽姬—”

“我管定了,路克!我要接受韦恩弗利小姐的邀请留下来。”

“亲爱的,我求你—”

“我知道这对我们两个人都危险,可是路克,我们两人都有份,让我们一起来打击那个魔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不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