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不难》

第23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路克对贝特督察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贝特督察看起来很顺眼,宽阔的红脸上有一把漂亮的胡须。乍看之下,他似乎没什么特别,可是再看一眼就会发现,他的眼神非常精明锐利.路克并没有看走眼,他以前也磁到过这种人,知道这种人值得信赖,而且一向工作很有成效.除了这种人,再也找不到更理想的人来办这个案子了。等到只剩下他们两人时,路克说,“这种案子请你来处理,实在有点大才小用。”

贝特督察微微一笑,说.“这件案子也许很严重,菲仕威廉先生,碰到跟伊斯特费德这种大人物有关的事,我们不希望犯任何错误。”

“说得对,只有你一个来吗?”

“喔,不是,还有一位巡宫。他在另外一家酒店—七星,他的工作是盯住爵士。”

“我懂。”

贝特问:“菲仕威廉先生,你觉得这件案已经没什么疑问,可以肯定是他了?”

“由各方面来看,我都觉得不可能是其他人。要不要我把事实一一告诉你?”

“谢谢,不用了,威廉爵士都告诉我了。”

“喔,你的看法怎么样?你大概觉得像伊斯特费德爵士那种身份的入不可能是杀人犯吧?”

“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可能的事。”贝特督察说,:“犯罪学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我一直这么跟人说。如果你告诉我,一位可亲的老小姐、一个女学生,或者一位大主教是危险的凶犯,我也不会马上驳斥你,我会先调查清楚。”

“既然威廉爵士把以往的事告诉你了,我只要再告诉你今天早上的事就好了。”路克说。

于是他简单扼要地说出今天早上和伊斯特费德爵士那一幕,贝特督察兴趣浓厚地听着。

最后贝特督察说.“你说他用手指摸过一把刀,他有没有特别提到什么作用?菲仕威廉先生,他有没有拿刀威胁你们?”

“没有明说.他用有点卑鄙的态度玩弄刀锋—我实在不喜欢他那种如同审美一样的得意样子.我想韦恩弗利小姐一定也有同感。”

“就是你说从小就认识伊斯特费德爵士,还跟他订过婚的那位女士?”

“对。”

贝特督察说:“我想你可以放心那位小姐,菲仕威廉先生,我会派人严密保护她。另外,杰克森也会盯住爵士,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你让我心里轻松多了。”路克说。

督察同情地点点头,“我知道你的处境很困难,菲仕威廉先生,你一定很担心康威小姐的安全.你知道,我不认为这是个单纯的案子,伊斯特费德爵士一定很狡猾,他也许会安静一阵子,非到最后一个阶段,他不会再轻易下手。”

“怎么才算最后一个阶段呢?”

“有一种罪犯以为自己聪明得很.别人都笨得不得了,如果伊斯特费德爵士也形成这种心理,我们当然就会抓住他的马脚。”

路克点点头,站起来说:“好吧,祝你幸运,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事,尽管告诉我。”

“当然。”

“你不能建议采取什么行动吗?”

贝特考虑了一下,说.“我想目前还不能.我希望先大概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形,也许我晚上会再跟你谈谈,行吗?”

“那最好。”

“到时候我会对事情有进一步的了解。”

路克仿佛觉得安心了些,其实很多人和贝特督察谈话之后,都有这种感觉.路克看看表,吃午饭前是不是该去看看布丽姬呢?他想,最好不要.也许韦恩弗利小姐会觉得不好意思不留他吃饭,那或许会给人家很多不便.路克从以往和自己姑姑相处的经验知道,者小姐往往喜欢在家事上小题大做。他在想,韦恩弗利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别人的姑姑?也许是吧。

路克徒步走到旅馆门口时,一个黑色身影勿忙从街上走过来拦住他,喊道.“菲仕威廉先生,”

“汉伯比太太。”他上前和她握手。

他说.“我还以为你走了。”

“不,只是换了住的地方,我现在住在这儿。”

“布丽姬呢?听说她离开爱许庄园了?”

“是的。”

汉伯比太太叹口气.“我真高兴她离开卫栖梧了。”

“喔,不,她还在。事实上,她就住在韦恩弗利小姐家。”

汉伯比太太后退一步,路克惊讶地发现,她显得非常失望,“跟何娜瑞亚.韦恩弗利住在一起?为什么呢?”

“韦恩弗利小姐很客气,请她玩几天。”

汉伯比太太打个冷颤,向路克走近一步,拉着他的手说。

“菲仕威廉先生,我知道自己没权利说什么.最近我遭到一连串不幸,所以也许忍不住胡思乱想。”

路克温和地问.“你想到什么?”

“我觉得—好邪恶!”她看看路克,发现他只点点头,没提出任何问题,于是又说.“我一直觉得最近卫栖梧充满了邪恶的事,而且我敢说,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引起的。”

路克困惑地说.“那个女人?”

汉伯比太太说:“我相信何娜瑞亚.韦恩弗利是个很邪恶的女人!喔,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话,可是别忘了以前也没有人相信拉薇妮亚.傅乐登的话.可是我和她都有同感。我想地知道的比我更多.你记着,菲仕威廉先生,一个不快乐的女人,能感受到很多可怕的事。”

路克轻轻地说.“也许是吧。”

汉伯比太太马上说.“你不相信?是啊,你有什么理由相信呢?我永远忘不了约翰手上绑着绷带从她家回来的那天,虽然他说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给抓伤了,可是我—,,她忽然转身,“再见,别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我最近有点不对劲。”

路克看着她离开,不知道她为什么说何娜瑞亚.韦恩弗利是个邪恶的女人.汉伯比医生和何娜瑞亚.韦恩弗利以往是朋友吗?汉伯比太太是不是嫉妒她才这么说?—她怎么说来着—“也没有人相信拉薇妮亚.傅乐登的话。”这么说,拉薇妮亚.傅乐登一定跟汉伯比太太谈过她心中的猜疑。路克忽然想起火车上那位老太太忧虑的面容,他仿佛又听到她用着急的声音说:‘那个人的眼神—’时,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就像清楚地看到什么东西一样。路克觉得,那一刻她的脸完全不同了,嘴chún张开,露出牙齿,眼睛里有一种奇异窃喜的神情。

他忽然想到:“可是我不是也在另外一个脸上看过这种表情吗?—一模一样的表情,就是最近的事,到底是什么时候?今天早上,韦恩弗利小姐在庄园起居室就是这样看布丽姬。”他又突然回忆起另一件事,多年以前,他的蜜尔德姑姑说过,“你知道,亲爱的,她看起来像白痴一样。”那一刻,她原本正常愉快的脸上,也露出痴呆愚蠢的表情。拉薇妮亚.傅乐登提到一个男人—不,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那么,当时她会不会无意间模仿她所看到的表情—一个杀人凶手看着下一个被害者的表情呢?”

路克不知不觉加快脚步往韦恩弗利小姐家的方向走去,脑子里有个声音不断地说,“不是男人,—她从来没说是男人。你以为是男人,那是因为你脑子里一直那么想.可是她的确从来没这么说。噢,天哪,我是不是疯子?不可能,我只是在胡思乱想.不可能有这种事,根本就不合理嘛!可是我一定要看到布丽姬,一定要知道她平安无事。那对眼睛一那对奇怪的琥珀色眼睛.喔,我疯了,我一定是疯了。凶手是伊斯特费德,一定是他.他自己亲口说过的。”尽管这样,他还是忘不了傅乐登小姐那一刻模仿出来的可怕、不正常的表情。

矮小的女佣替他开门,对他激烈态度有点意外。她说.“小姐出去了,是韦恩弗利小姐告诉我的.我看看韦恩弗利小姐在不在。”他一把推开她,走进起居室.爱蜜莉跑上楼,一会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下来说.“主人也出去了?”

路克抓住她肩膀说.“从哪边走的?到什么地方去了?”

她瞪着他,喘息道.“她们一定是从后门出去的,不然我一定会看到。”

路克跑出门外,穿过小花园,看到有个男人在修剪树篱。

路克跑上前,努力用自然的声音问了个问题。

那人慢吞吞地说.“两位女士!喔,有,走了一会儿了。

那时候我正在树后面吃午饭,她们大概没有看到我。”

“她们从哪边走的?”路克尽量使声首显得自然,可是对方一边慢吞吞地回答.“从稻田那边去,然后往哪边走就不知道了。”一边张大了眼睛打量他。

路克向他道谢之后,立刻拔足飞奔,他越来越觉得危急。

他一定要赶上她们—一定要!他也许真的疯了,也许她们

只是随便走走—可是路克内心却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快!快!

他穿过稻田,然后在一条小巷口迟疑着,不知道该往哪边走。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在喊—很微弱,很远,可是

绝对错不了,“路克救救我!”然后又是一声“路克!”路克听出声音发自树林那边,立刻奋不顾身地跑过去.这时又传来更多声音—挣扎、喘息、像要窒息似的咳呛声。路克及时跑上前,把那个疯女人的手从被害者的喉咙上一把拉开,用力抱住她。她挣扎、吐着涎沫,诅咒着,最后终于一阵痉孪,在他有力的手掌下一动不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不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