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第十章 “蓝色特快”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爸爸!”

凯特林女士吓了一跳。她控制不了她的过于脆弱的神经。她穿着一件贵重的皮大衣,头戴着一项贵重的中国式的帽子,在挤满旅客的月台上踱来踱去。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父亲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好象是受惊了,露丝。”

“我没有想到你会来,爸爸。你昨天就同我告别了,你还告诉我说,今天你不来送我,因为你要参加一个会。”

“噢,原来如此。”冯·阿尔丁说,“你比世界上任何会议都重要。”

“爸爸,你真好。遗憾的是你不能和我一起走。”

“我打算同你一道走,使你高兴高兴。”

父亲对女儿的这种表白尽管是一种玩笑,可是露丝却信以为真,脸上即刻泛出了红晕。她觉得父亲的这种表白对她来说很可怕。她神经质地笑着,假装不大相信的样子。

“我还以为您说的是真的呢。”她说道。

“你高兴我去吗?”

“当然。”她回答道,但听起来不象真心话。

“我非常高兴听到你的这样回答。”冯·阿尔丁说。

“可是,爸爸,您下个月就要去巴黎了,在这之前工作离不开,你是不会同我一道去的。”

“可异啊,可异!”冯·阿尔丁叹了一口气。“现在你可以去找你的座位了。”

露丝·凯特林向周围瞟了一眼。卧车车厢门口站着一个穿黑色衣服的高个头的女人,这是露丝的女仆。

“我已经把您的小手提包放在您的座位上了,尊敬的夫人。”

“谢谢,马松。现在你最好去看看你的座位在哪里?”

“是,夫人。”

女仆走了,冯·阿尔丁陪着露丝到了车上。他把一大堆报纸和杂志放在她的座位旁边的桌子上。对面的座位已经有一位女士坐在那里。美国佬向那个女士看了一眼。她那双蓝眼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美国佬又同女儿谈了几句,看了看手表。

“看来我应该下车了。火车马上就要开了。再见,孩子,放心吧,我一切都会安排好的。”

“爸爸!”

冯·阿尔丁突然回过头来。露丝的这一声喊叫过去很少听到过,使人不寒而栗。这种声音几乎同喊“救命”一样。她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个扑向冯·阿尔丁的姿势,可是她又立即抑制住了自己。

“下个月见。”他兴高采烈地说道。

一分钟之后火车开动了。

露丝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竭力控制那不由自主地流下来的眼泪。她蓦然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孤独。在火车开动的那一瞬间她真想跳下去,但是已经迟了。她,平常是那样自信和平静的人,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宛如一片随着秋风飘荡的落叶。若是她父亲知道她心乱如麻,他又会怎样呢?

胡闹,完全是胡闹!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忍受感情的摆弄,在冲动中去做一件她明知是愚蠢的事。做为冯·阿尔丁的女儿,她十分明白自己的此举纯属一种愚蠢的行为。但做为他的女儿,她还具有另外一方面的特征:同他一样,只要是头脑里有什么想法,就非去实现它不可。从幼年起她就形成了这种性格。

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挽回了。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对面的旅伴。她仿佛觉得,对面这位女士已经完全猜透了她的心绪。从对方的眼神里,她看得出好象对她有所理解和同情。但这只是一个短暂的印象。正因为如此,两位女士的面部表情又都流露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凯特林女士拿起一本杂志。卡泰丽娜·格蕾面向窗外。

但是露丝却无法把思想集中在读物的内容上。不祥的念头折磨着她。她多傻呀!但又能如何呢,已经太晚了……真的是太晚了吗?如果现在有人同她谈一谈,劝一劝她,将会怎样呢?她的恐惧心理愈来愈重。

她偷偷地瞟了一眼对面的坐着的女士。是的,同这个女人看来是很容易攀谈的。但是未免有些欠考虑,怎么可以随便向一个陌生人倾吐自己内心的秘密呢!这种想法实在是很可笑的。最后她终于把一切都考虑妥当。她有生以来有谁给过她幸福?为什么这种幸福不去尝试一下……?

谁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火车向多佛尔飞驰。在英吉利海峡摆渡的轮船里,她很快就找到了预订好的卧铺,然后很快就到餐车上去用饭。当看到对面坐着的那位女士正是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位的时候,她感到有些意外,两个女士都会心地微笑起来。

“多么巧呀!”凯特林女士说。

“是啊,真巧。”卡泰丽娜也笑着说。

侍者奔忙着端菜送饭。当吃完第一道菜的时候,两位女士已经象老朋友一样攀谈起来了。

“我非常高兴,在阳光充足的季节到南方去。”凯特林说,“您对利维埃拉很熟悉吗?”

“不,我第一次到那里去。”

“这怎么可能!”

“您每年都去南方旅行吗?”

“几乎是这样,一、二月份的伦敦真叫人讨厌。”

“我一直住在乡下。那里冬天阳光很少。”

“您怎么突然决定去旅行了呢?”

“钱,”卡泰丽娜说,“我当了十年的养女,挣得的钱只能够买一双过冬的棉鞋。现在我突然得到了一大笔钱,当然,在您说来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

“您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卡泰丽娜笑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不知怎的,我感到您很富有。当然也可能是错误的。”

“不,”露丝说,“您没有错。”她突然严肃起来。“如果我允许的话,请问,您对我的印象如何?”

“我……”

“请您坦白地说。我对此很感兴趣。当我在伦敦站台上第一次看到您的时候,就觉得您好象看透了我的内心世界。”

“感谢上帝,我可不是个算命先生。”卡泰丽娜微笑着说道。

“尽管如此,我还是衷心地请求您,把对我的印象告诉我。”

她说得那样的真挚和诚恳,使得卡泰丽娜不得不回答她的问题。

“我想对您说,但是您不要以为我没有礼貌。我的印象是,您的内心非常空虚。”

“您说得对。完全正确。我的心情很坏。我想对您谈谈。可以吗?”

“这关我什么事”,卡泰丽娜这样想,但她还是很有礼貌地回答道:

“当然可以。”

露丝把咖啡喝完,站了起来,也不理会卡泰丽娜的咖啡还没有喝,就说道:

“走,到我的包厢去。”

旁边的一个包厢通过一道门同凯特林夫人的包厢相连,里面坐着那个女仆,手里紧握着一个小皮包,上面有r·k·的字样。凯特林女士关上了门,坐在一个枕头旁。卡泰丽娜坐在她的身旁。

“我现在犹豫的很,也得不到任何人的忠告。我爱上了一个人。特别爱他。我们从小就青梅竹马,但是被人残酷地分开了。我们现在又找到了相互的地址。”

“以后呢?”

“我们常见面,您可能从坏处看待我,但是您不了解内情。我的丈夫非常不象话,他使我蒙受着耻辱。”

“非常遗憾。”她又能说些什么呢?

“只是有一件事使我伤心:我把我父亲瞒过了。就是在火车站上和我告别的那位先生。他主张我同丈夫离婚,可是他哪里知道,我是同另外一个男人去约会。他一定以为我是个大傻瓜。”

“可是,这难道不是件傻事吗?”

露丝·凯特林瞅着自己的手,神经质地瞅着。“我不能回去了。”

“为什么?”

“一切都办妥了,否则他会心碎的。”

“不见得吧。”卡泰丽娜单调地说,“一个人的心不会那样轻而易碎的。”

“他会认为,我是个意志薄弱而没有勇气的人。”

“您的所作所为,我认为既欠考虑,也不明智。”卡泰丽娜说,“我想您自己也许知道。”

露丝用双手蒙住了脸。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整个旅程中我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这种事肯定要降临到我头上。”

她*挛地握住了卡泰丽娜的手。

“您一定认为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同您谈这些事。可是我要告诉您:要发生非常可怕的事。”

“别这样想,”卡泰丽娜说。“您要设法控制一下自己。您可以在巴黎给您父亲打个电报。他会马上到您这里来。”

露丝脸上的气色舒展起来。

“是的,我可以打电报,我爱我的老爸爸。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爱他。”她站起来擦干眼泪。

“我的确有点糊涂。非常、非常感谢您能同我聊聊。”她站了起来。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连自己也不明白,我会是那样的蠢。”

卡泰丽娜也站了起来。

“我真高兴您的心情好了起来。”她尽量用最世俗的语调说。她只知道,在一个人做过这样一种忏悔之后,会有另一种难以言传的羞愧感。她告别了露丝,回到自己的包厢里去。

这时,凯特林的女仆也离开了包厢。她是那样惊慌失措地看着卡泰丽娜走来的方向,使卡泰丽娜也情不自禁地回头望了一眼。女仆的惊慌是没有什么理由的,因为车厢空无一人。卡泰丽娜继续走向她那在另一节车厢里的包厢。当她走到那一节车厢最后一个包厢时,看到了一张女人的面孔,随后猛地关上了包厢的门。这是一张使人不能忘却的、微黑而漂亮的面孔,她很动人,但打扮得有些古怪。卡泰丽娜觉得似乎在哪儿看见过她。

“如果我阻止她从事这一次可笑的冒险,那么我将会做一件好事。”卡泰丽娜坐在自己的包厢里思索着。“可是谁知道呢?这个女人给我的印象是,几乎一生都是个冷冰冰的自私鬼。对这种人来说,要是突然对某个人开始强烈的追求,那可能更好些。此外,但愿我再也不要见到她。无论如何,我是再也没有同她见面的兴趣了。”

她躺在枕头上,突然感到浑身发软。火车快到巴黎了,缓慢地在城郊绕行,使卡泰丽娜感到很无聊。高兴的是火车在里昂站停了几分钟,可以到外面去散散步,呼吸些新鲜空气。冷空气使她觉得很舒服,因为火车里过于闷热了。她的那位新女友在列车里订了盒饭,这太好了;否则,如果在餐车里又遇上这个穿皮大衣的女人,并和她面对面的一起吃饭,那未免太可怕了。

列车又开动了。到了吃饭时间。卡泰丽娜立刻到了餐车里。这次,坐在她对面的却是个小老头,头盖骨象个鸡蛋。一小撮山羊胡须,这说明他不是英国人。卡泰丽娜从包厢里带了一本书。她发现小老头好奇地注视着她那本书的书名。

“看来,这位小姐是有看一本侦探小说。您喜欢看这一类读物吗?”

“是的,我觉得写得很神秘。”卡泰丽娜回答道。

小老头点了一下头,似乎他完全理解这种爱好。这个人身材很奇怪,脑袋稍微有点歪斜,象只金丝鸟。

“我听说,这种书的发行量非常之大,为什么呢?小姐,请问,这是为什么?”

卡泰丽娜越来越发生了兴趣。

“可能是因为这种书制造了一种幻想并把这种幻想反映到生活中去,而在生活中有可能出现类似这种幻想的东西。”卡泰丽娜说道。

小老头很郑重地点了下头。“其实,有些事可能是真实的。”

“当然生活中很少出现这种事情,这是人人皆知的事。”

“恰恰相反,小姐。我可以同您说说。我就是处理这种事的人。这种事常常发生。”

卡泰丽娜向他投以敏捷而兴味盎然的一瞥。

“谁能预料到呢,也许突然有一天您被卷到一个案子中去。”小老头继续说。“生活中许多事情的发生都带有偶然性。”

“我相信。”卡泰丽娜说,“但我永远不会经历这种事的。”

小老头向她鞠了一躬。

“您想体验一下吗?”

这一问把卡泰丽娜吓了一跳,她的心怦怦直跳,胸脯一起一伏。

“这可能是种想象。”小老头说。“可是我总觉很您仿佛要成为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的中心人物。好吧,小姐,我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而且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急切地思虑某件事,这件事就会向他扑来。谁知道呢?”他滑稽歪了一下头。“也有可能,您所经历的要比您所喜欢的更多。”

“这是预言吗?”卡泰丽娜询问着,站起身来,面带笑容。

小老头摇了摇头。

“我从来不作任何预言。”他严肃地说道,“但应该说,我的预测总是十分正确。我从来不吹牛,晚安,小姐,希望您休息得好。”

卡泰丽娜回到了自己的包厢,回忆着小老头的话,微笑在脸面上一闪而过。当她走过她那位女友的包厢的时,看到乘务员正在铺床。穿着皮大衣的女士面朝窗子向外张望,隔壁的包厢空无一人,被褥、旅行包都堆放在坐位上。女仆人没在里面。卡泰丽娜回到了自己的包厢,因为她感到很累,所以九点半就熄了灯。

她突然醒来时,一点儿也不知道,列车行驶了多长时间。她看了一下表,表肯定停了。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沉重。最后她围上披肩走出包厢。整列火车仿佛都沉浸在梦乡中。她把窗子打开,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但始终无法排除那种恐惧的心理。最后她决定到车厢尾部找一下乘务员打听一下准确的时间。但是,那里没有人。她犹豫了一会儿,又决定到下一节车厢去。她看到整个车厢的过道里闪烁着半明半暗的灯光,而且使她感到意外的是,在她女朋友的包厢旁边站着一个男人,手扶着门把手。她是否搞错了?这是另一个包厢吧?他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背朝着卡泰丽娜。他好象有点踌躇不定,然后转过身来。一种命里注定的感觉使她认出了他,即那个两次相遇的男人。一次在萨沃旅馆,一次在考瑞克旅行社。他开门走进了包厢,随手把门关上。

卡泰丽娜思忖着:他是否就是穿皮大衣的女人所追求的那个男人呢?

但是她立即就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是看错了包厢,那根本不是她那新女友的包厢。她回到了自己的车厢。五分钟之后火车放慢了速度。人们清楚地听到火车的刹车声。这时火车进入了里昂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