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第十二章 在候爵镇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你是刚刚受到到一桩案子的牵连了。”坦普林女士很惋惜地说道。“我的天,多大的刺激,我亲爱的!”她睁大了那两只蓝色的大眼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货真价实的谋杀!”年轻的丈夫很有感触地说道。

“丘比压根就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坦普林女士接着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警察把你叫去的原因。你知道吗?应该到用一下这个事件。”

卡泰丽娜感到有些不快。人们刚刚吃过午饭,卡泰丽娜开始端详饭桌周围的人们。坦普林女士又在考虑自己的新计划了。艾万斯先生傻气地坐在那里,雷斯诺却显得有些迷惑不解。

警察局方面并没有要求卡泰丽娜保守秘密,因此她也就没有必要向人们隐瞒事件的真相。当然,如果让她保持缄默,那就更好了。

“对!”坦普林女士突然从幻梦中清醒过来。“应该做一点事,在报上发表一篇文章,是一个证人的谈话;可以用这样的题目:‘同被害者谈过话,但不知道内情’──或者,如何?”

“胡思乱想。”雷诺斯说。

“你不相信?”坦普林女士象唱歌一样继续说道。“你知道报界肯给一篇小小的报道付多大的代价吗?当然,文章必须由一个出身高贵的人写。你当然不能承担这个任务,卡泰丽娜,我时刻准备承担这个工作。你认为如何?”

“让我去搞这套名堂,还没有这个兴趣呢。”卡泰丽娜直爽地说。

这种断然的拒绝使坦普林女士大吃一惊。她叹了一口气,但还试探着想多打听一点内情。

“你是说,这位被害的女士长得满不错,是吗?那能是谁呢?你没有记下她的名字吗?”

“有人提起过,”卡泰丽娜说,“但是我记不起了。你知道,我当时有点激动。”

坦普林女士的问题触动了自己的神经。雷诺斯同她母亲一样地敏感,她察觉到母亲的企图,因此,就邀请卡泰丽娜到自己的房间去。她们在房里呆了一会儿。在卡泰丽娜离开她的房间之前,雷诺斯很坦率地说道:“你不要怪罪我妈妈,为了拿一两个铜板,她可以去挖自己的祖坟。”

雷诺斯回到母亲房间的时候,正遇上母亲同继父在议论新来的客人。

“她长得很美。”坦普林女士说,“甚至可以说她相当漂亮,穿戴也相当得体。”

“你注意到她的眼睛了吗?”丘比问道。

“算了,你不要管她的眼睛了。丘比,现在谈谈要紧事。她看来有点不容易指使,不太听话。可是不会很小气。”

“妈妈,你将敲成一笔竹杠,你盘算的不是这样吗?”

“她是我堂妹。”坦普林女士严肃地说道。

“对,是你的堂妹,”正在打盹的艾万斯先生猛然惊醒。他说道:“你直接叫她卡泰丽娜好了。”

“你愿意叫她什么,这倒是无所谓的,丘比。”坦普林女士说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我也叫她卡泰丽娜。你看她会打网球吗?”

“没有什么迹象表明这一点。”坦普林女士说,“她不过是个养女罢了。一般说来养女嘛,只会编织点什么东西。最多也不过是捻捻毛线,给小狗洗洗澡。”

“我的天!”艾万斯先生叫起来。“她真的只会干这些事?”

雷诺斯又回到卡泰丽娜所在的房间里。

“我能帮你干点什么吗?”雷诺斯问道。卡泰丽娜婉言拒绝了。雷诺斯坐在床沿上仔细端详着卡泰丽娜。

“你到底还是到我们这里来了,这是为什么呢?”她终于问道,“你在我们这里是很不合适的。”

“我要到社会上来体验一下生活。”卡泰丽娜说。

“看来你不会这样愚蠢,”雷诺斯说。“你穿的这身衣服可真漂亮。”她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不需要漂亮的衣服,我生来就不修边幅。遗憾!可是,我喜欢看别人穿件好看的衣服。”

“我也是,但时至今日我才很少有机会穿件好看的衣服。你住在这儿,喜欢这地方吗?”卡泰丽娜问道。

雷诺斯仔细地打量着卡泰丽娜的衣着。

“我喜欢你。”雷诺斯突然说。“我终于有机会告诉你,要留神我妈妈。但看来不必要了。你是个坦率而有礼貌的人,并不笨拙……出了什么事?”

从客厅里传出了坦普林女士音乐般的说话声:

“德里克刚刚来过电话,雷诺斯,他说晚上到我们这儿吃饭。可以吗?我们不是还有火鸡吗?可是他又不爱吃那东西。”

雷诺斯把妈妈安抚平静了这后,又回到卡泰丽娜的房间,坐在床边上,有点生妈妈的气。

“我喜欢德里克来。”过了一会儿她说。“他会讨你欢心的。”

“德里克是谁?”

“劳尔德·雷康布里的儿子;同一位很有钱的美国女人结了婚。追他的女人都成群结队了。”

“为什么?”

“这是现在比较时髦的风气。他是个漂亮的花花公子,纨裤子弟,又是个没用的人。但是深得许多女人的垂青。”

“你也是吗?”

“我有时也挺喜欢他。”雷诺斯说,“但有时我又想找一个乡下的牧师结婚,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去种我的白菜。”

她沉思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同德里克在一起有趣着呢。全家同他一道喝酒,然后进行无聊的赌博,懂吗?在古代,人们可以输掉宫殿和老婆。德里克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土匪头子。真见鬼!”她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回头说道:

“你有兴趣的话,也下楼来看看。”

当屋里只剩下卡泰丽娜一个人的时候,她深思了起来。

她并没有感到是到了家里,反而觉得周围的环境使她颇受压抑。这里的人以这种方式询问她“蓝色特快”上发生的事件,使她那敏感的神经一再受到了刺激。她又认真地思索着被杀害的那位女士。她非常可怜露丝,虽然从个人感情上讲,她并不太喜欢她。那种贪得无厌的自私自利的本性使她感到很讨厌。

格蕾小姐谈完话后离开女士包厢时得到的印象是:露丝下了决心。但这种决心的确切含意,她弄不太清楚。可是,死亡把她的一切计划完全毁灭了,一切都成了泡影。多么可怕啊!这次火车上的旅行竟是如此的结局。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她也许应该报告给警察局。这件事是她偶然间想起来的。这有什么意义呢?她确信,有个男子曾到过死者的包厢。当然,也可能那个人就住在隔壁的包厢里。铁路上的强盗作案的可能性是根本不存在的。这时她又一次想起那个人,同她两次见过面的人。一次在萨沃旅馆,一次在考瑞克旅行社。莫非是她搞错了,那个男人要本就没有进过死者的包厢,而是进了他自己的包厢?这件事不向警察局报告也许更好。谁能预料,一旦报告了会惹出什么样的后果。

她要下楼到他们那里去。透过合欢树的枝叉可见地中海上的蓝色波浪。当她听到坦普林女士说话的时,感到一阵高兴:这里毕竟和丽麦德村里不一样。

她穿上金黄色的晚服,在境子前打量了一番,带着一种胆怯而害羞的心情走进了大厅。

客人们已经云集在大厅里了。因为坦普林女士的声音特别的响,所以其他人的说话声乱哄哄地混成了一片,令人难以听清。丘比赶忙跑到卡泰丽娜那里,递给她一杯酒,然后就把她带在了自己的身边。

“你到底来了,德里克!”当一位迟到的客人走进大厅时,坦普林女士尖叫了一声。“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吃点东西了,我都快饿死了。”

卡泰丽娜吓了一跳。他就是德里克!同时,她又仔细地看了一眼,为了是确认一下,是否就是他。她看到,连续三次同她邂逅相遇的那个男子,这一次又同她相遇了。他似乎也认出了她。突然他停止了同坦普林女士的谈话,心里嘀咕了几秒钟,然后又继续谈下去。吃饭的时候,他同卡泰丽娜坐在一起,并向着卡泰丽娜微微一笑。

“我知道,我们很快就会认识的。”他说。“我只是没有想到会这种场合下相遇。我现在开始相信定数了。一次在萨沃旅馆,一次在考瑞克旅行社,但诸事都是‘事不过三’,第三次最好。您现在最好别说,记不清了。您最她说:我们好象见过面。”

“您的确使我感到意外。”卡泰丽娜说,“但是我今天您想遇不是第三次,而是第四次。第三次在‘蓝色特快’列车上。”

“在‘蓝色特快’上?”他的表情突然有些变化。但是他并没有流露出一点惊慌的神色。他的声调还是那样沉着,继续说道:

“今天早晨的谣传到底是怎么回事?列车上真的死了人了?”

“是的,”卡泰丽娜慢悠悠地说,“是有人死了。”

“人真不该到列车上去死。我相信这又引起一系列的国际问题。火车又为自己的一再晚点找到了新的借口。”

“凯特林先生?”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美国胖女人,用她那特有的、证明她是个美国人的美国腔,向德里克说。“凯特林先生,看来您已经把我完全忘却了,可是我还是那样喜欢您。”

德里克很风趣地回答了胖女人的话。卡泰丽娜坐在旁边却显得目瞪口呆。

凯特林!当然这就是被害者的姓。这是多么离奇面又神秘!过去的一夜他到过自己妻子的包厢里,离别自己妻子的时候她还健在;而今天,今天他却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完全不知道他妻子的命运。这里决没有什么疑问:他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一位仆人在德里克耳边说了些什么,并递给他一封信。他说了句“原谅”之后拆开了信。一种强烈的绝望的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然后他呆滞地凝视着大厅内的太太们。

“这的确是很离奇的事。罗萨莉(罗萨莉是坦普林女士的爱称),万分遗憾,我不得不离开您。警察局长要见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你的罪行已经大白于天下了。雷诺斯大笑着说道。

“是这样,”德里克说。最大的可能是一场恶作剧。但是无论如何我得去一趟。否则这个老家伙决不会在我进行这样丰盛的晚餐的时候,来打扰我。因此,可以说是发生了比较严重的事情了。”他笑着把椅子向后一移,站起身离开了大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