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第十三章 电告冯·阿尔丁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二月十三日下午伦敦下着大雾,在这天出门,心情是不会好的。鲁夫斯·冯·阿尔丁在种天气里不顾医生的嘱咐,竭力干着自己的工作。奈顿对此十分高兴。百万富翁这几天总是不能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当秘书有什么重要的事向他报告时候,他虽听着也心不在焉。可是,今天这位美国佬却加倍地工作着。

但总是觉得有点什么使他安不下心来。他的秘书偶然间发现了这一点。看来,美国佬好象是聚精会神地听着秘书的报告,而实际上,他几乎一个字也没听清。他只是机械地点着头。秘书正要拿另外一个卷宗,主人说道:

“你能不能再同我讲一下,奈顿?”

秘书好象没有完全听懂是指什么事。

“您是指这个事情吗,先生?”他指着一个业务卷宗说道。

“不,不,”冯·阿尔丁说,“我是说,您说过,昨天您曾在巴黎看到露丝的女仆,昨天晚上。这一点我有点不理解。您弄错了吧?”

“我没有弄错,先生,我同她当面谈过话。”

“请您再讲一下整个见面的过程。”

奈顿倒是很听话,他说道:“我同巴尔特梅公司会谈结束之后就到里茨去了,到那里去取一件东西。当时我想吃完晚饭就去北站乘诺依列车回来。在饭店的大厅里我看到一个女人,马上就认出了她就是凯特林女士的女仆。我当时还问她凯特林女士是否也在这里下了车。”

“噢,”冯·阿尔丁说,“然后女仆就告诉您说,露丝继续乘火车去利维埃拉,把她留在里茨,等着主人的新指示。”

“对,就是这样,先生。”

“真奇怪!”冯·阿尔丁说,“真是奇怪得很啊。也许这个女人在火车上的行为不端,使我女儿不愿意同她一起旅行。”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奈顿插话说,“那么凯特林女士就会给她钱让她回英国了。让她呆在里茨饭店,对她可不太合适。”

“可是她并没有这样做。”百万富翁嘟哝了一句。“您说得有理。”

他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他很相信奈顿,但无论如何不能把女儿的私事讲给秘书听。露丝对他隐瞒了一些事情,这早就伤了他的心,这个意外的消息使他更为烦恼。

为什么露丝把女仆留在了巴黎?有些事是多么的蹊跷!露丝当然怎么也不会想到,同女仆第一个见面的竟是父亲的秘书。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凑巧,人们就是这样搞阴谋的。

他怎么也摆脱不了这种想法。真会是一种阴谋?他尽可能想独自找出一个答案来。答案就是阿尔曼特·德·拉·罗歇。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对冯·阿尔丁来说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正是他的女儿被这样一种人愚弄了。他知道,他的女儿出身高贵,不会象别的女人那样容易受伯爵的欺骗,但是,她很容易看透一个男人,对女人她却没有这种能力。

他想找个借口来消除秘书的怀疑。“露丝总是这样,经常改变自己的计划。”他说道。“为什么她要突然改变自己的旅行计划?这一点女仆没有对您提起过?”

奈顿尽量控制自己说话的声调,显得自然一些,他回答说:

“女仆说,凯特林女士偶然遇到了一个熟人。”

“噢,遇到了一个熟人。她是说遇到了一个女熟人?”

“据我所知,她说的是一位先生。”

冯·阿尔丁点了一下头。他心里充满了恐惧。他站起来,如同往常在情绪激动时那样,在屋里来回走动。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终于脱口说出:“难道一个女人就是这样难以理解吗?人们经常谈论着,女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完全是胡说八道。她竟会完全投入这个坏蛋的怀抱。这个恶棍的本事就是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表演一点骗人的把戏。如果他到我这里来……”

他收住了话头。这时有一个小佣人拿来一封电报。冯·阿尔丁看着电报,脸面刷地一下子变得惨白。他扶住了椅子背,免得跌倒在地,向小佣人一挥手,让他出去。

“发生了什么事?先生?”

奈顿很关心地看了他的主人一眼。

“露丝!”冯·阿尔丁的嗓子有些噎住了。

“凯特林女士遇到了什么不幸?”

“死了!”

“太可怕了,是火车出了事?”

冯·阿尔丁摇了一下头。

“不是,我的孩子被人谋杀了。”

“简直是天晓得!”

电报从冯·阿尔丁的那只似乎已经瘫痪的手中飘落到地面上。

“电报是从尼扎警察局打来的,我必须……马上……”

他没有告诉奈顿必须干什么,可是奈顿却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五点整,从维多利亚火车站发车。”

“好!你陪我去,奈顿,你向下面的人员交待一下,给我整理一下箱子。把急着要办的事先办一下;我要到我女儿的房间里去一趟。”

电话铃响了,奈顿拿起了听筒。

“谁啊?”

然后他向冯·阿尔丁说道:

“是戈比,先生。”

“戈比?我现在不想见他。不,等一下,我们还有时间。让他来吧。”

冯·阿尔丁是个坚强的人,现在他已经镇静下来。当他同戈比握手时,他的话音同平时一样。

“我现在很忙,您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戈比咳嗽了一声。

“您不是要听一下关于凯特林先生的情况吗,先生?”

“是的,怎样?”

“凯特林先生昨天上午到利维埃拉去了。”

“您说什么?”

他的声音几乎使戈比晕了过去。这个经验丰富的老滑头在同对手谈话时从不看对方,这次却斜眼看了看百万富翁。

“他乘的是哪一次车?”冯·阿尔丁问道。

“‘蓝色特快’!“戈比又咳了一声,望着壁炉上面的挂钟说道:

“米蕾小姐,就是那位帕泰农的舞女也同车前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