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第二十八章 波洛如松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波洛提前三刻钟离开了旅馆去赴宴。汽车没有直奔蒙特卡洛,而是开到了坦普林女士的别墅。雷诺斯在客厅里欢迎了他。

“卡泰丽娜正在换衣服。”她说道。“是不是让我去通报一下?还是您在这里等她下楼来?”

“不,”波洛考虑了好一阵子说道,“还是不等为好。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她,可惜不是好消息。”

雷诺斯毕恭毕敬地等着他说下去。

“凯特林先生将在今晚被捕,罪名是他暗杀了自己的妻子。”

“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卡泰丽娜吗?”雷诺斯问道。她喘吁起来,出气有点急促。

“请您转告她。”

“您不认为,这个消息会挫伤卡泰丽娜的情绪吗?她已经垂青于凯特林先生,您不是这样认为吗?”

“我不知道。一般地说,我什么都知道,但是任何一条规矩都会有例外。您可能会更好地加以判断。”

“是的,”雷诺斯说,“我知道,但我不告诉您。”

她沉默起来,两道黑眉毛皱在一起。

突然她又问道:“您相信,这是他干的?”

波洛耸了一下肩。“警察方面相信是他犯罪。那些先生们可能在他身上找到犯罪的动机。他妻子的死亡的确使他得到了很大一笔钱。”

“他继承了二百万镑。”

“可是,要是凯特林夫人还活着,他就会完全破产。”

“完全正确。”

“可是,就凭这一点可构不起诉的条件。当然,他又乘了同一列车。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有一个带k字母的烟盒,它不是凯特林女士的,但又是在她的包厢里拾到的。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证人,在火车快到里昂时,看到他走进了夫人的包厢。”

“这两个证人是谁?”

“您的女友格蕾小姐和舞女米蕾。”

“就在火车快到里昂时?可是,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

“医生当然不能断定准确的时间。”波洛说道。“他们的意见是:死亡不是在火车停在里昂的时候发生的。我们也认为,凯特林夫人是在火车刚离开巴黎的里昂站不久就死了。”

“您是怎么知道的?”

波洛自恃地一笑。“有人进了她的包厢,看到她已经死去了。”

“可是为什么不拉遇难信号阀?”

“没有拉。”

“为什么不拉?”

“当然有他的理由。”

雷诺斯死死地盯着他。“您知道这些理由吗?”

“我相信我知道。”

雷诺斯企图把刚才听到的一切理出个头绪来。波洛沉默不语地看着她。最后她抬起头来,双颊通红,两眼炯炯发光。

“您总是想,凶手是列车上的一位乘客。可是,谁也证明不了这一点。您怎么知道,火车停在里昂的时候不会有人偷扒上车,直奔她的车厢,把她勒死,拿走了宝石,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跳下了车厢,把她勒死,拿走了宝石,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跳下了车?火车停在里昂的时候她可能已经被杀了。如果不是这样,德里克走进她的包厢时,她还活着;而有人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波洛把身子仰在靠背椅上。他深深化地吸了一口气,看着女疯子,连连点了三次头,叹了一口气。

“小姐,”他说道,“您的话有许多可取之处。我在黑暗中摸索道路;而您给我一线光明。其中有一点我还不太清楚,可是现在已经豁然开朗了。”他站起来。

“德里克怎样?”雷诺斯问道。

“谁知道?有一点我想说,我不满意。我,赫库勒·波洛,并不满意啊!”

他起身要走。雷诺斯把他送到了门口。

“我要是多少帮了您一点忙,我将很高兴。”年轻的姑娘说道。

“您已经帮了我的忙。当一切都模糊不清的时候,您却没有忘记某些要素。”

他准时到达了吃晚饭的地点。帕波波鲁斯和他的女儿已经到了。这个希腊人今天看来特别庄重而尊严。比父系社会的长老还要庄严。齐娅那种深沉的美今天显得尤为适度。晚宴极为活跃。波洛特别活泼,不时地打趣,眉开眼笑。他讲着自己经历过的一些故事和趣事,有时还多情地看着齐娅。菜是名贵的,酒都是上等的。

当晚饭快要结束的时候,帕波波鲁斯彬彬有礼的询问道:

“我上次给您的那个暗示怎么样?您已经骑上那匹马了吗?”

“我正在同我那赛马场上的主人取得联系。”波洛回答说。两人的目光相遇在一起。

“是匹有名的马吧?”

“不是,”波洛说,“用赛马界的行话说,那是一匹‘昏马’。”

“噢,噢,”帕波波鲁斯思忖地答应着。

“现在我们再到赌盘上碰碰运气,先生和小姐,你们觉得怎样?”波洛建议道。

在赌盘前他们分开坐着。波洛只顾看齐娅,帕波波鲁斯只顾抖他的腿。

波洛很不走运。齐娅正相反,不声不响地已经把几张一千法郎的钞票弄到了自己的面前。

“我不想再玩下去了。”她无精打采地说道。

波洛的小眼睛眨巴了两下。

“妙极了!”他叫道。“您真不愧是帕波波鲁斯的女儿,齐娅小姐。能够适时地停止玩牌是一门最高的生活艺术。”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您父亲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他无所谓地说道。“如果您方便,我去取您的大衣,咱们一起到花园里散散步。”

但是他没有直接去更衣室。。老姦巨滑的希腊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他对此很感兴趣。他穿过大厅,在前厅门外的棕榈树叶下,他看到帕波波鲁斯正同一个刚来的女客人谈得火热。这个女士就是米蕾。波洛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他同来的时候一样,不声不响地又回到了大厅,把大衣披在齐娅的肩膀上。然后,两个人漫步在夜晚的花园里。

“就是在这个地方,经常有人被弄死。”齐娅说道。

波洛耸一下肩。“人本身还不是偶尔制造出来的?这不是很好嘛?吃点、喝点、呼吸点新鲜空气。把生活中这些美好的东西都抛弃那是傻瓜。可能是因为没有钱,也可能是因为失恋。爱情所要求作出的代价,同金钱所要求的一样大。”

齐娅大笑起来。

“您不要嘲笑爱情,”波洛用举起的食指点着说,“您,年轻又漂亮……”

“您可要知道,我今年三十三岁了,波洛先生,正象你同爸爸讲得那样,整整十七年了,那时您在巴黎帮助爸爸解脱困境。”

“若是让我来看您,简直看不出您有那么大年龄。”波洛温情地说道。“您现在的外貌同当年一样。只是有点瘦弱,有点苍白,有点严肃。您那时才十六岁,刚读完中学。不完全象是个少女,也不完全是个青年女子。您当时就很迷人、很甜,齐娅小姐。”

“那时才十六岁。”齐娅说道,“象个傻鹅。”

“这可能。”波洛说道,“不管怎么说,人在十六岁的时候容易轻信。不管谁说点什么,都相信,是吗?”

他可能已经发觉这位古玩商的女儿斜瞅过来的敏锐的目光,但他却仍然没看她一眼。他象说梦话似地继续讲述着。“当时,那是一段非常有趣的故事。您父亲一直到今天也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不知道?”

“当他向我询问此事细节的时候,我回答他说:我会把您丢的东西平平安安地给您送回。请不要问得太多!您知道吗?为什么我要对他这样说?”

“我不知道。”齐娅冷冰冰地回答道。

“那么我就告诉您。因为那个苍白的、瘦弱的和严肃的少女占去了我的心。”

“我真不懂您在说些什么?”齐娅有点烦恼了。

“真的不懂?难道您忘记了安东尼奥·皮勒齐奥?”

他感到齐娅刹时间屏住了呼吸。

“他当时是您父亲的助手。一个助手不能把眼睛总盯着师傅的女儿,对吗?特别是这个助手既年轻又漂亮,那就更不能这样。因为人们总是无休止地谈论爱情,所以我们也该谈谈别的什么,比如说谈谈您父亲当时负责保管的那件吸引人的首饰。正象您自己十分恰当地评价的那样,由于一个年轻的女郎的愚蠢和轻信,所以在向她的长辈显示这件无价之宝的下落的时候,她也就不会产生什么其它的想法。而后,这件宝贝突然失踪了,那真是祸从天降!可怜的小姑娘!她骇怕了,十分骇怕!说还是不说呢?这时来了一个小伙子,来了一个名叫赫库勒·波洛的人。就象变魔术一样,又回来了,可是接着却向那位少女提出了一连串的棘手问题。”

“您都知道了?是谁告诉您的?是不是安东尼奥?”

波洛摇摇头。

“谁也没有告诉我,”他心平气和地说道。“是我猜着的!我猜得很准吧?是吗?假如一个侦探没有猜谜的本领,那么这个侦探就不会有大作为。”

齐娅沉默不语地在他的身旁漫步。然后傲慢地问道:

“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要求?”

“我希望得到您的帮助。”

“您怎么知道我会帮您的忙?”

“我不知道,这只是我的希望。”

“可是,如果我无能为力呢?您会在我父亲面前揭发我吗?”

“毫无此意。我可不是个勒索者。”

“但是,如果我拒绝帮您的忙……”齐娅拉长了腔调说道。

“那么您尽管拒绝好了。事情就这样吧。”

“为什么您要我……”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将向您说明。女人都是宽宏大量的。如果有人为她们做了点什么事,假如能够报答的话,她们就尽量去报答。”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齐娅说道:“我父亲已经给您提示过了。我不相信我还能对此作什么补充。”

波洛虽然感到失望,但却没有表露出来。

“那么好吧。”他爽快地说道。“让我们谈点别的事吧。”

他又继续谈起来了,唠唠叨叨,没完没了。齐娅却相反,心情很沉闷,只是机械地答应两句。当他们又走近赌场的时候,看得出她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

“波洛先生。”

“齐娅小姐?”

“我想帮助您。”

“您真是太好了!”

又是一阵沉默。波洛并不急于催促她。他耐心地等待着。

“唉,真是,”齐娅说道,“为什么我不能对您说呢?我父亲是很小心的,过于小心了。可是您对我说过,您是在寻找凶手,而不是在寻找首饰。我相信您。您完全猜对了,我们正是为了宝石才到尼扎来的。有人同我父亲约妥了,要在这里交货。宝石就在那个人的手里。另外,我还可以向您暗示,是谁同我父亲作交易的。”

“是侯爵?”波洛低声问道。

“是的,是侯爵。”

“您见过这位侯爵吗,小姐?”

“就见过一次,但很不清楚。是从钥匙缝里看的。”

“用这样方式看,是不大容易。”波洛同情地说道。“不过您总算见过他了。如果您再见到他,能认出他来吗?”

齐娅摇摇头。

“他戴着假面具。”

“年轻的,还是老头?”

“他有一头白发。可能是假发,也可能不是。我不相信他很老。他走路的姿态显得很年轻,声音也是一样。”

“他的声音?”波洛若有所思地问道。“嗯,他的声音。您能听得出他的说话声音吗,齐娅小姐?”

“我相信,我能听得出来。”

“您对他很感兴趣,是吗?因此您才从钥匙孔里去看他。”

齐娅点点头。

“是的,我当时很好奇。我听到过好多有关他的事。他可不是一般的小偷。他可以称得上是一部冒险小说的主人公。”

“可以称得上。”波洛思忖着答道。

“但是,我要对您讲的还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一个事实,它可能对您更为有用。”

“那是什么呢?”波洛催促地问道。

“正象我对您说过的那样,宝石在尼扎已交到了我父亲的手中。交货人我没有见过,但是……”

“什么?”

“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交货人是个女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蓝色特快上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