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牌》

第20章 鲁克斯摩尔太太的证辞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到了鲁克斯摩尔太太南坎辛顿住宅,开门的使女用不以为然的目光望着赫邱里·白罗,不想放他进去。白罗神色自若,给她一张名片。

“交给你家女主人,我想她肯见我。”

这是他最浮华的名片,一角印着"私家侦探"等字眼,是为了求见女性而特别刻上去的。女性无论自觉清白与否,几乎都很想见见私家侦探,看他来干什么。

白罗屈屈辱辱站在门垫上,以厌恶的眼神打量未经擦洗的门环。他自言自语说:“啊,脏兮兮。"使女兴奋得气喘吁吁,回来叫白罗进去。

他被请入一楼的房间──室内相当暗,有腐花和烟灰缸未倒的臭味。异国色调的丝垫子很多,全都有待清洗。墙壁呈翠绿色,天花板是假铜做的。一位高大俊秀的妇人站在壁炉架旁边。她上前以沙哑的嗓音说:“赫邱里·白罗先生?"白罗一鞠躬。他的仪态和往日不同,非但象外国人,而且象虚浮的外国人;姿势古怪极了,略微象已故的夏塔纳先生。

“你找我有什么事?”

白罗再鞠躬。

“我能不能坐下来?这事需要一点时间──"她不耐烦地挥手叫他坐下,自己也在沙发边缘坐下来。

“好啦,怎么?”

“夫人,我来查访──私人性的查访,你懂吧?"他愈从容,她就愈急切。"嗯──嗯?”“我要询问鲁克斯摩尔教授的死因。"她张口喘气,显得很惊慌。

“为什么?你是什么意思?跟你有什么关系?"白罗自信打量她才开口。

“你知道,有人正在写一本书,是令夫婿的传记。作者想确知他的一切事实。譬如你丈夫的死因──"她立刻插嘴。

“先夫发烧去世──在亚马逊流域──”

白罗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地,很慢很慢地摆摆头──动作单调,叫人发狂。

“夫人,夫人──"他抗辩说。

“我知道!当时我在常”

“啊,是的,你在常是的,我的情报是这么说的。"她嚷道:“什么情报?"白罗密切打量她说:“已故夏塔纳先生提供给我的情报。"她往回缩,活像被人打了一鞭子。

“夏塔纳?"她喃喃地说。

白罗说:“此人的学识甚丰。了不起的人。知道很多秘密。"她以舌头舐舐干燥的嘴chún,低声说:“我猜他知道。"白罗的身子向前倾。他拍拍她的膝盖。"譬如他知道你丈夫不是发烧死的。"她瞪着他,眼神疯狂又绝望。他向后仰,观察他的话有什么效果,她努力打起精神。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她的口吻很难叫人信服。

白罗说:“夫人,我就明说吧。我要亮出我的底牌。你丈夫不是发烧死的。他是中弹死亡!""噢!"她惊呼道。

她双手掩面,身子晃来晃去,痛苦极了。可是她内心深处好象正在享受自己的情绪。白罗能确定这一点。

白罗以平淡的口吻说:“因此,你不如把事情完完整整告诉我。"她露出面孔说:“跟你想象的完全不同。"白罗身子往前倾,又拍拍她的膝盖。他说:“你误会我的意思;你完全误会了。我知道不是你射杀他。是德斯帕少校。不过你是主因。“"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想是吧。太可怕了。有一种孽根老是追着我不放。"白罗嚷道:“啊,真对。我不是常看到这种情形吗?有些女人就是如此。无论走到什么地方,悲剧总是跟着她们。错不在她们。事情发生是身不由己的。"鲁克斯摩尔太太深深吸一口气。"你了解。我知道你了解。一切发生得好自然。”“你们一起到内陆旅行,对不对?”“是的。先夫正在写一本有关稀有动物的书。有人把德斯帕少校介绍给我们,说他知道情况,会安排必要的行程。先夫很喜欢他。我们出发了。"她停顿片刻。白罗任由现场静默一分半钟,才仿佛自言自语说:“是的,一切不难想象。蜿蜒的河流──热带的夜晚──昆虫的嗡嗡声──强壮的军士型男子──美丽的妇人──"鲁克斯摩尔太太叹了一口气。"先夫比我大许多岁。我出嫁时还象个孩子,不知道自己干什么。"白罗凄然摇摇头。

“我知道。我知道。这种事常常发生的。"鲁克斯摩尔太太继续说:“我们俩都不承认有感情。约翰·德斯帕从来没说过什么。他是君子。”“可是女人总会知道的,"白罗怂恿道。

“你说得真对。是的,女人知道。不过我从来没向他表示我知道。我们自始至终以”德斯帕少校”和”鲁克斯摩尔太太”相称。我们都决心要光明正大。"她沉默下来,一心瞻仰那份高贵和情操。

白罗呢喃道:“对,人必须光明磊落。贵国有位诗人说得好:”我若不更爱公正,就不会如此爱你。”"鲁克斯摩尔太太皱眉纠正说:“荣誉。”“当然──当然--荣誉。”我若不更爱荣誉……”"鲁克斯摩尔太太低声说:“这些话简直是为我们写的。无论我们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都决心不说出那致命的字眼。后来──"”后来──"白罗催促道。

“一个可怕的晚上,"鲁克斯摩尔太太打了个寒噤。

“怎么?”

“我猜他们吵过架──我是指约翰和提摩太。我走出帐篷──我走出帐篷──“"怎么──怎么?"鲁克斯摩尔太太的眼睛又大又黑。往事仿佛重现在面前。她说:“我走出帐篷,约翰和提摩太正──噢!"她打了个冷颤。"我记不清楚,我走到他们中间说,”不──不,这不是真的!”提摩太不肯听。他威胁约翰,约翰只得开枪──自卫。啊!"她大叫一声,双手掩面。"他死了──象石头一动也不动──心口中枪。”“夫人,对你而言太可怕了。”“我永远忘不了。约翰真高贵,一心要自首,我不肯听。我们吵了一夜。我一再说”为了我”。最后他明白了。他不能让我受罪。想想此事公开的后果,想想新闻的标题。两男一女在丛林中。原始的情慾。

“我说给约翰听,最后他让步了。小伙子们没看到也没听到什么。提摩太发高烧。我们说他是发烧死的,将他葬在亚马逊河边。"她痛苦叹息,浑身摇动。

“然后──回文明世界──永远分开。”

“夫人,有必要吗?”

“是的,是的,以前我们之间有提摩太,如今他死了,阻力更深。我们互相道别──永远。偶尔在社交场合遇见约翰·德斯帕。我们笑咪咪,客客气气交谈;谁也猜不出我们之间有过往事。不过我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看我的眼睛就知道──我们永远忘不了。"话题停顿好一会儿。白罗观赏窗帘,未打破寂静。

鲁克斯摩尔太太拿出粉盒,在鼻子上敷粉。魔咒解除了。

白罗以家常口吻说:“真是大悲剧。”

鲁克斯摩尔太太恳切地说:“白罗先生,你明白,真相永远不能说出去。”“大概有困难──”“不可能。你这位朋友,这位作家──他一定不想损害一位无辜女子的生活吧?"白罗咕哝道:“甚至害一个无辜的汉子上绞架?”“你的看法如此?我很高兴。他是无辜的。情杀不算犯罪──反正是自卫,他非开枪不可。白罗先生,那么你了解喽?世人依旧得认为提摩太是发烧死的。"白罗喃喃地说:“作家有时候狠心得出奇。”“你的朋友恨女人?他要害我们受罪?不过你千万别让他这么做。我不容许。必要时我会把罪过揽在自己身上。我会说是我开枪打提摩太的。“她已站起身,脑袋向后仰。

白罗也站起来。他拉起她的手说:“夫人,不必如此壮烈牺牲。我会尽量不让实情公诸于世。"鲁克斯摩尔太太脸上悄悄泛出甜蜜娇柔的笑容。她轻轻举起手,无论白罗愿不愿意,都只得吻了一下。她说:“白罗先生,一位不幸的女人向你致敬。"真象一位受迫害的女王对心爱的臣子说出最后一句话──显然是退场的对白。白罗及时退常来到街上以后,他吸了一大口新鲜的空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底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