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牌》

第07章 第四位凶手?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德斯帕以敏捷轻快的步伐走进房间──使白罗想起某一种动物或者某一个人。巴特说:“德斯帕少校,让你久等真抱歉。不过我要让太太小姐们尽速离开。"”别道歉,我了解的。"他坐下来,以询问的目光看看探长。

“你跟夏塔纳先生相熟到什么程度?"后者问道。

“我见过他两次,"德斯帕爽爽快快说。

“只有两次?”

“只是这样。”

“在什么场合见面的?”

“大约一个月之前,我们同赴某家人的餐宴。过了一个星期,他请我参加鸡尾酒会。”“在这儿举行鸡尾酒会?”“是的。”“在什么地方──这个房间还是客厅?“"所有的房间都利用到了。”“有没有看到这个小东西摆在一处地方?"巴特再度抽出小剑。

德斯帕少校略微歪歪嘴chún。

他说:“不,我那回并没有记下此物的位置,以备日后使用。”“德斯帕少校,用不着进一步推测我话里的意思。”“对不起。推演过程很明显嘛。"侦询中断片刻,接着巴特继续发问。

“你有没有理由讨厌夏塔纳先生?”

“动机多得很。”

“呃?"探长似乎很惊讶。

德斯帕说:“是指讨厌他──不是杀他的动机。我一点都不想杀他,可是我真想踢他几脚。真遗憾。现在来不及了。”“德斯帕少校,你为什么想踢他?”“因为他正是那种需要狠狠踢几脚的鼠辈。他常常害得我脚趾发痒。”“对他有多少认识──我是指有损他名声的一面?”“他的衣着太考究;头发太长,身上有臭味。"巴特指出:“然而你应邀来他家吃饭。"德斯帕淡然说:“巴特探长,如果我只到自己赞许的东道主家吃饭,那我出去赴宴的机会恐怕不多。"探长暗示说:“你喜欢社交,却不赞成这样?”“我喜欢短时间内多交际。由蛮荒地区回到灯火通明的室内,见见衣着迷人的女性,跳跳舞,吃吃好饭菜,谈谈笑笑──是的,我一度喜欢。接着我厌倦了那种缺乏诚意的气氛,又想再度远行。”“德斯帕少校,你在蛮荒地区流浪,那种生活一定很危险。"德斯帕耸耸肩,泛出笑容。

“夏塔纳先生的生活不危险──可是他死了,我却活着!"巴特意味深长说:“他过的生活也许比你想象中危险多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已故的夏塔纳先生有点好管闲事,"巴特说。

对方的身子往前倾。"你是说他介入别人的生活──发现了──什么?”“我是说,他也许爱跟──呃──女性胡来。"德斯帕少校仰靠在椅子上。他笑了,似乎觉得很有意思却又漠不关心。

“我想女人不会对这种骗子太认真。”

“德斯帕少校,你推想是谁杀他?”

“噢,我知道不是我干的,也不是梅瑞迪斯小姐干的。我无法想象洛瑞玛太太做这种事──她叫我想起某一位敬畏上帝的姑妈。年就只剩医生了。”“你能不能描述你自己和别人今夜的活动?”“我站起来两次──一次去那烟灰碟,还拨了炉火──另外一次去拿饮料。”“什么时间?”“我不敢确定。第一次大概是十一点,不过都是瞎猜的。洛瑞玛太太曾经走到炉边一次,跟夏塔纳先生说了一句话。我没听见他回答,不过当时我没注意,不过保证他没开口。梅瑞迪斯小姐在屋内逛来逛去,可是我觉得她没走近壁炉。罗勃兹医生老是跳起跳落──至少三四回。“巴特微笑说:“我要问你一个白罗先生想出来的问题。你认为他们的牌技如何?“"梅瑞迪斯小姐打得不错。罗勃兹叫牌叫得太高,简直丢人。他该败得比实际上更惨。洛瑞玛太太的牌技棒极了。"巴特转向白罗。

“白罗先生,还有没有话要问?”

白罗摇摇头。

德斯帕把阿本尼地区的地址说出来,祝他们晚安,就踏出门外。

他关上门以后,白罗略微动一下。巴特问他:“怎么?"白罗说:“没什么。我只是突然觉得他走路象老虎──是的,柔软、轻松,老虎就这样往前走。"巴特说:“哼!"他环顾三位同伴,"喏,究竟是其中的哪一个干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底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