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时》

第一章 一开门,所有的人都在那里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一月十一日

躺在病床上的人微趴转动身子,闷哼了一声。

负责这个病房的护士从她的办公桌那里站了起来,向他走过来。她帮他调整一下垫枕,同时帮他移动一个较舒适的姿势。

安德鲁·马克怀特咕咯一声以示谢意。

他正处于满腔悲痛与反抗情绪的状态中。

本来这个时候一切都该已成为过去。他该早已解脱了才是!他妈的那棵悬崖边冒出来的鬼树真是该死!那些冒着冬夜的酷寒在悬崖边幽会的情侣也是他妈的该死。

要不是他们(还有那棵树),一切早就过去了——投入那冰冷的深水里,也许挣扎一下,然后就一切湮没——一条无用的生命结束。

如今他在什么地方,肩骨折断,荒谬地躺在医院病床上,等着被警方控以“自杀未遂”的罪名。

真他妈的,命是他自己的,不是吗?

要是他自杀成功,他们就会虔诚地把他当做精神失常而自杀的人埋葬掉!

精神不正常,真是的!他从来就没有那么清醒过,像他那种处境的人自杀是最合理、最合逻辑不过的事。

落魄、倒霉到了极点,健康情况长年不佳,太太离他而去,跟别的男人跑了。没有工作,没有温情,没有钱财、健康或希望,了结生命当然是唯一可行的解脱之道吧?

然而如今他却躺在这里,落入这种啼笑不得的苦境。不久他将因为企图了结自己的生命而遭假装神圣的治安推事训戒一顿。

他气得鼻子连吼几声,身子一阵燥热。

护士再度到他身边。

她年轻,一头红发,一张和善、有点茫然的脸。

“很痛吗?”

“不,不痛。”

“我给你点葯吃吃好睡一觉。”

“不用了。”

“可是——”

“你以为我忍受不了这一点痛和睡不着觉吗?”

她有点高傲地微微一笑。

“医生说你可以吃点安眠葯。”

“我不管医生怎么说。”

她帮他拉拉被子,同时把一杯柠檬汁移近他一点。他有点不好意思他说:“抱歉,我这么无礼。”

“噢,没关系。”

她完全不受他坏脾气的干扰,这令他感到不安,他的无理取闹无法渗透她那层身为护士的“冷漠”盔甲。他是个病人——不是人。

他说:

“他妈的多管闲事——这全是他妈的多管闲事……”

她以谴责的口吻说:“嗳,嗳,这可就非常不乖了。”

“乖?”他问道。“乖?我的天。”

她平静地说:“明天一早你就会感到好过些。”

他吞了一口气。

“你们这些护士。你们这些护士!你们根本就不是人!”

“我们知道什么对你最好,你知道。”

“这正是叫人生气的地方!你,医院,全世界,不断地干涉!知道什么对别人最好。我企图自杀,你知道吧?”

她点点头。

以我跳不跳崖那是我自己的事,不干别人的事,我受够了。我落魄、倒霉到了极点!”

她的舌头弄出一点声响,表示抽象的同情。他是个病人。地正让他出气发泄。

“如果我想自杀那有什么不可以?”他问。

她相当严肃地回答他这个问题。

“因为那是不对的。”

“为什么不对?”

她以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她自己的信仰没有受到干扰,但是她对自己的观感颇有“不可言传”之感。

“这——我是说——自杀是不道德的。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得继续活下去。”

“为什么?”

“哦,总得考虑到别人,不是吗?”

“我没什么好考虑的。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一个人会因为我不在而丝毫受损。”

“你没有任何亲人吗?没有母亲、妹妹或什么的?”

“没有,我曾经有个太太,但是她离开我了——她走得对!她知道我没有用。”

“可是你总有些朋友吧?”

“没有,我没有。我不是个交得上朋友的人。听我说,护士小姐,我来告诉你。我曾经是个快乐的家伙,有份好工作,一个漂亮的太太。后来出了次车祸,我的老板开的车,我在车子里。他要我说车祸发生时他开车的车速是三十哩。其实不然。他开到将近时速五十哩。没有人受伤死掉。事情不是这样,他只是想向保险公司索赔。我没照他的要求做。那是说谎。我从不说谎。”

护士说:“我想你是对的,相当对。”

“你真这样想,是吗?可是我的固执已见却让我丢了差事我的老板气坏了。他炒了我的鱿鱼而且还设法让我找不到其他的工作。我太太受了看我一天到晚到处低声下气的找不到任何工作。她跟我的一个朋友跑了。他闯得很好,出人头地。我却越走越往下坡去。我开始嗜酒,可是光喝酒并不就能找到工作,最后我染上了酒瘾——伤了内脏——医生告诉我永远没有办法复原了。到了那种地步也没什么好再活下去了,最简单,也是最干净利落的方法就是一死百了,我的生命时我自己或对任何其他人都没什么好珍惜的。”

小护士喃喃说:“这可难说。”

他笑出声来。他现在情绪比较好了。她那天真无邪的固执令他觉得有趣。

“我的好女孩,我对任何人有什么用处?”

她慌乱他说:“这可难说。你可能会有用——有一天……”

“有一天,不会有这么一天了。下一次我会有把握。”

她断然地摇摇头。

“噢,不,”她说,“如今你不会再自杀了。”

“为什么下会?”

他会再来一次吗?他真的想自杀吗?

突然之间,他知道他不会再做。不为了任何理由,也许确的理由是她出自她特殊的知识所说的那个,一个人是不会重复自杀的。

然而如此一来,他更感到决心想逼她承认在道德方面说他是有权自杀的。

“不管怎么说,命是我自己的,我高兴拿它怎么样就有权拿它怎么样。”

“不——不,你没有这个权利。”

“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我亲爱的女孩,为什么?”

她脸红起来;她的手指玩弄着挂在颈间的黄金小十字说:

“你不了解。上帝可能需要你。”

他睁大双眼凝视——吃了一惊。他不想扰乱她孩手般的信念。他嘲讽他说:

“我想有一天我可能阻挡住一匹狂奔而逃的马,救了马上一位金发小孩一命——是不是这样?嗯?”

她摇摇头。她尽力力试着说出心中十分鲜明但却难以言传的想法。

“也许只是在某一地方——不做什么——只是正好某一时节在某一地方——哎,我无法说出我的意思,但是你可能正好——正好有一天走在街上,而且因此正好完成了某件非常重要的事——也许甚至不知道是什么事。”

这位红发小护士来自苏格兰的西海岸,她的一些家人具有“透视力”。

也许,她隐隐约约预见了一幅景象,一个男人在九月天的夜晚里,走在一条路上,因而挽救了一条人命,使之免于惨死……

二月十四日

房里只有一个人,而且一片静寂,唯一能听见的声响是这个人手上的笔在纸上一行行划过的声响。

没有别人看见纸上所写的,如果有,他们几乎不会相信他们眼睛所看到的。因为这个人正在书写的是个周详的谋杀计划。

有些时候肉体知道心灵在控制着它——它听命于那控制着它行动的异样东西。有些时候则是心灵知道它拥有且控制着肉体,同时利用肉体达到它的目的。

坐在那儿书写着的人是处在第二种状态中,这是个冷静、聪慧、控制自如的心灵。这个心灵只有一个想法和一个目的——毁灭另一个人。为了达成他的目的,他正在纸上严密地演练他的计划。每个偶发性、每个可能性都考虑到。这件事非得做到完美无缺不可。这个计划,就如同所有的好计划一样,并非一成不变的,在某些阶段有某些变通的行动可供选取。而且由于这是个顶尖的心灵,它了解必须为不可预见的事物预作心理准备。不过主线已经清清楚楚地抓出来而且严密地审核过,时间、地点、方法、对象……

这个人抬起头来,拿起写好的计划,仔细地看过一遍。嗯,一清二楚。

一抹微笑掠过严肃的脸庞,神智不太健全的微笑。这个人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男人真是由造物者依照他自己的形象而造的,那这就是个非常可怕的拙劣品。

嗯,一切都已计划好了——每个人的反应都已预测、斟酌过,每个人的善恶都加以利用上,同时一起导向一个邪恶的目的。

然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书写计划的人微笑着写下一个日期——九月的某一天。

然后,一声大笑,纸张被撕得粉碎,碎片被丢进熊熊燃烧的炉火里。毫不疏忽,每一小碎片都被烧得精光。这个计划如今只存在计划者的脑里。

三月八日

巴陀督察长正坐在早餐桌上。他的下巴一副粗野的样子。他正慢慢他仔细看着一封他太太刚刚含着眼泪交给他的信。他面无表情,因为他的脸上从来就不带任何表情。有如木雕的一张脸,坚固、耐久,而且就某一方面来说,给人深刻的印象。巴陀督察长一向就不让入觉得他出色;他的确不是个出色的人,但是他具有其他某些气质,难以言明,却给人强烈感觉的气质。

“我简直不敢相信,”巴陀大大哭诉着,“西维亚!”

西维亚是巴陀督察长夫妇五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她十六岁,就读于麦石附近的一所寄宿学校。

信是那所学校的校长安夫瑞小姐写来的。一封明白、客套、极为圆滑老练的信。上面写得一清二楚,学校当局许久以来一直为一些小小的偷窃案件所困扰,最后终于澄清,西维亚·巴陀已经招供。安夫瑞小姐想尽可能早一点见见巴陀先生和夫人,好“商讨一下这种局面”。

巴陀督察长折好信,塞进口袋里,说:“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玛丽。”

他站了起来,绕过餐桌,摸摸她的面颊说:“不用担心,亲爱的,不会有事的。”

他安慰他太太一番,然后出门而去。

这天下午,巴陀督察长四平八稳地坐在安夫瑞小姐现代化的个别会客室里,他的一双木头似的大手搁在膝头上,面对着安夫瑞小姐,看起来比平常更是十足的警察相。

安夫瑞小姐是非常成功的一校之长。她有个性——很有个性,作风开明、跟上时代,她的管理纪律结合现代的一些观念。

她的房间是校风的代表。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清凉的燕麦色——大大的花瓶插着水仙花,还有一盆盆的郁金香和风信子。一两件希腊古器的仿制品,两件现代前进雕列作品,墙上挂着两幅意大利文艺复兴前的画作。在这一切之中,坐着安夫瑞小姐本人,身穿深蓝色衣着,一张热心急切的脸,让人感到有如一只诚实的灰狗,厚厚的镜片底下是一对看起来严肃的清澈蓝眼。

“重要的是,”她以清晰、悦耳的声音说:“这件事必须妥善处理。我们的着眼点得放在女孩本身,巴陀先生。西维亚本身!更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生命不能沾上任何污点。不能让她有任何罪恶的心理负担——如果要加以责怪,必须非常非常小心,我们必须找出这些小小偷窃行为的幕后原因。也许,是自卑感作祟吧?她的运动项目不好,你知道——一种想要在其他方面出出风头的暧昧意愿——肯定她的自我的慾望?我们必须非常小心处理。这就是我想先单独见见你的缘故——让你晓得对西维亚必须非常非常小心。我再重复一下查出幕后原因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安夫瑞小姐,”巴陀督察长说,“这正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他的声音平静,他的表情平板,而他的两眼打量着这位女校长。

“我对她非常宽宏,”安夫瑞小姐说。

巴陀简洁的说:“谢谢,校长。”

“你知道,我真的了解而且喜爱这些小家伙。”

巴陀没有直接回话。他说:“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现在见见我女儿,安夫瑞小姐。”

安夫瑞小姐再次强调,告诫他要小心——慢慢来——不要招致一个刚要步人成年的小女孩的敌对。

巴陀督察长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他只是不带任何表情,一脸平白。

他终于带他去她的书房。他们在走道上遇见一两个女孩。他们彬彬有礼地立正致敬,但是眼中充满了好奇的神色。安夫瑞小祖把他引进一个不如楼下那间那么令人觉得具有个性的小房间之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一开门,所有的人都在那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零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