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海》

第10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布仑肯太太,你是说三个黑桃吗?”

是的,布仑肯太太是说三个黑桃的。斯普若太太刚去接过电话,上气不接下气的赶回来说:“他们把a.r.p.考试(防空措施考试)时间更改了,真是讨厌。”然后,她说该她叫牌了。

闵顿小姐又是老毛病,反来复去说个不停,因此耽搁不少时间。

“我是说两个梅花吗?你记得清楚吗?我倒还以为是说‘没王牌’呢。啊,对了,我现在记得了。凯雷太太说一个红心,对不对?我虽然还没十分算好,还是准备说没王牌的。不过,我们打牌的时候,总得有勇气。后来,凯雷太太说一个红心,因此,我不得不出两个梅花。我始终以为要是手里有两个短牌的时候,是很难办的——”

秋蓬想:有的时候,闵顿小姐要是干脆把她手里的牌放在桌上给大家瞧瞧,反而会节省不少时间。但是,要她不把手里有什么统统说出来,那可办不到。

“那么,现在搞清楚了。”闵顿小姐得意的说。“一个红心,两个梅花。”

“两个梅花。”秋蓬说。

“我说派司的,是吗?”斯普若太太说。

他们望望凯雷太太。这时候,她正向前屈身,静静的听。

闵顿小姐又接着说下去。

“后来凯雷太太说两个红心,我说三个方块。”

“我说三个黑桃,”秋蓬说。

“派司!”斯普若太太说。

凯雷太太静静坐着。最后她才似乎发觉到大家都在望着她。

“哎呀,”她的脸红了。“我真抱歉。我想,也许凯雷先生现在需要我照顾,希望他在阳台上没事。”

她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

“也许,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还是去看看好些。我好像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也许是他的书掉到地上了。”

她慌慌张张由落地窗口走出来。于是,秋蓬气得叹了一口气。

“她应该在腰里挂一根绳子,”她说:“那么,他要是叫她的时候,只要一拉就好了。”

“真是个忠实的妻子。”闵顿小姐说。“看到这种情形,让人很舒服,你说是不是?”

“是吗?”秋蓬这时候的脾气可不大好。

这三个女人静静坐在那儿,过了一两分钟。

“今晚上雪拉到那儿去了?”闵顿小姐问。

“她去看电影了。”斯普若太太说。

“普林纳太太到那儿去了?”秋蓬问。

“她说她要在房里算帐,”闵顿小姐说。“可怜,在房里算帐,太劳累了。”

“她今儿晚上并不都在算帐。”斯普若太太说。“因为,我方才去厅里接电话的时候,她刚刚回来。”

“不知道她到那里去了。”闵顿小姐一天到晚老是忙着问东问西,她的生活完全让这种事情占据了。“不会是去看电影,因为这时候还没有散场。”

“她没戴帽子,”斯普若太太说。“也没穿外套,但是,她的头发很乱。我以为她一定跑了不少路,因为她喘得很厉害。她一句话也没说,便跑上楼,并且对我瞪眼睛。确实是对我瞪眼,可是,我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呀。”

这时候,凯雷太太又在窗口出现了。

“你们想不到罢,”她说。“凯雷先生独自一个人把花园都走遍了,他说走得很高兴,今儿晚上天气很温和。”

她又坐下来。

“我想想看。哦,你们以为我们重新叫牌如何?”

秋蓬忍住一声表示反对的叹息,她们已经重新叫过牌了,当时是该她出三个黑桃了。

她们刚在倒牌,准备发牌的时候,普林纳太太进来了。

“你去散步,觉得很痛快吗?”闵顿小姐问。

普林纳太太瞪着眼睛望望她,那种眼神非常凶、非常令人不快。她说:

“我没有出去呀。”

“啊——啊——斯普若太太仿佛说她刚才看见你进来的。”

普林纳太太说:

“我只是出去看看天气如何。”

她的语调很不客气,并且向那个温顺的斯普若太太投射一种敌意的眼光。斯普若太太的脸马上红了,露出害怕的样子。

“真想不到,”凯雷太太也贡献一条新闻。“凯雷先生在花园里到处都走过了。”

普林纳太太突然说:

“他干吗要起来走呢?”

凯雷太太说:

“今儿晚上天气很好,他甚至于没多加一条围巾呢。现在,他还不想进来呢,我实在希望他别着凉。”

普林纳太太说:

“还有比着凉更难受的事呢。现在,随时随地都可能掉下一枚炸弹,将我们大家炸得粉粹!”

“哎呀!希望不要有这样的事。”

“你希望不这样吗?我倒但愿如此!”

普林纳太太走出落地窗口。那四个打桥牌的人目不转晴地在后面望她。

“她今儿晚上似乎很奇怪。”斯普若太太说。

闵顿小姐的身子向前一屈。

“你们难道不以为——”她向左右望了望。大家都把脑袋凑在一起,于是,闵顿小姐就低声地说:

“你们难道没觉出她喝酒了吗?”

“哎呀,”凯雷太太说。“现在想起来是很奇怪。原因大概就是为此。有的时候,她实在是非常——非常奇怪。布仑肯太太,你觉得怎么样?”

“唔,我实在并不这么想,我以为她在担心一件事。嗯,斯普若太太,该你要求摊牌了。”

“哎呀,我说什么呢?”斯普若太太考虑手里的牌,这样说。

这时候,谁也没有自告奋勇替她出主意,不过,闵顿小姐一直都在毫不觉得难为情地偷看她的牌,她倒是有资格为她出主意。

“那不是白蒂罢,是不是?”

斯普若太太抬起头来,这样问。

“不,不是的。”秋蓬肯定地说。

她觉得,她们要是不继续打牌,斯普若太太要叫出来了。

斯普若太太茫然地望望她手里的牌,她心里显然还在惦记着她的宝贝女儿。然后,她说:

“唔,我想,就一个方块罢。”

于是大家依次要求摊牌,凯雷太太首先打出一张。

“大家都说:每逢不知道出什么牌好的时候,就先打出一张王牌。”她嘁嘁喳喳地说,一面摊出一张方块八。

这时候她们听到一个洪亮而爽朗的声音道:

“方块九!”

原来是欧罗克太太站在窗口。她正在喘息得很厉害,两眼发光,她的样子有些阴险,不怀好意。现在,她往前走过来。

“你们在此安安静静地打牌,是吗?”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斯普若太太很注意地这样问。

“是一把锤子,”欧罗克太太和蔼地说。“我看见它放在车道上,一定是什么人忘在那儿的。”

“怎么会把锤子忘在那种地方,真奇怪。”斯普若太太怀疑地说。

“是的。”欧罗克太太也是这样想。

她今天晚上似乎兴致特别高。她握着锤柄,不住的摇着,便走出去,到厅里去了。

“我想想看,”闵顿小姐说。“什么王牌?”

她们的牌继续打了五分钟,没有人再打断。后来,布列其雷少校进来了,他看了一场电影,名字叫“吟游诗人”,是李查王一世朝代的故事。现在,他就源源本本地把情节讲给大家听,因为少校是军人,他还相当详细的批评十字军的战争场面。

她们的桥牌最后决定胜负的一场并未打完,就散了。因为凯雷太太一看表,发现时候已经不早,吓得尖声叫起来,连忙跑出去找凯雷先生。凯雷先生虽然是个病人,因为有一阵子没人管他,所以一个人玩得很高兴。现在,他咳得虽然吓人,而且抖得很厉害,可是,他仍然说:

“亲爱的,一点儿也不要紧。牌打得很高兴罢?我才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呢。即使是重伤风,又有什么关系?现在是作战时期呀!”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秋蓬马上觉察出气氛相当紧张。

普林纳太太的嘴chún绷得紧紧的,她说话很少,但是句句都很尖刻。她离开时的态度,只有用“拂袖而去”四个字来形容才恰当。

布列其雷少校把果酱厚厚地涂在吐司上,发出一阵宏亮的笑声。

“这里的气氛有点儿冷冰冰的嘛,”他说。“啊,这也是意料中的事。”

“怎么,出了什么事?”闵顿小姐向前欠欠身,急切地问。由于非常希望明白究竟,她那瘦脖子直抽动。

“不知道该不该乱讲人家的事。”少校的话更加激起大众的好奇心。

“啊,布列其雷少校!”

“你一定得告诉我们呀。”秋蓬说。

布列其雷少校若有所思的望望他的观众:闵顿小姐,布仑肯太太,凯雷太太和欧罗克太太,斯普若太太带着白蒂刚刚走开。于是,他决心讲了。

“是麦多斯呀,”他说。“他一整夜都在外面游荡,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什么?”

布列其雷少校带着满意的不怀好意的态度望望大家。他这人专门幸灾乐祸。他看到那个有心机的寡妇那副失望的样子,觉得很好玩。

“麦多斯这个人有点儿放荡,”他哈哈笑着说:“普林纳太太自然是很生气了。”

“哎呀!”闵顿小姐的脸红得很难受。凯雷先生面露吃惊的样子。欧罗克太太只是嘻嘻的笑几声。

“普林纳太太已经告诉我,”她说,“啊,男人总是男人呀。”

闵顿小姐急切地说:

“啊,可是——麦多斯先生遇到意外了。你知道,是在灯火管制的时候。”

“灯火管制!”布列其雷少校说。“责任实在重大。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义勇军巡逻队服务,可以看到不少令人惊奇的事。像是拦住过往车辆,盘查行人啦,等等。什么奇怪的事都会遇到。有多少太太们‘送先生回家’。同时,在他们的身份证上,也可以看到不同的姓名。并且,过不了几小时,他们方才过去的丈夫或者太太,又独自由原路回来了。哈哈!你说奇怪不奇怪?”

他又哈哈大笑起来,但是,他忽然看见布仑肯太太已不以为然地瞪着他,便连忙敛起笑容。

“人的本性——实在有点儿好笑,你说是吗?”他现在的语气缓和了。

“啊,麦多斯先生!”闵顿小姐的声音发抖。“他也许真的遇到意外,或许让汽车压伤了。”

“我敢说,他一定会这么说的,”少校说。“他会说:他让汽车压伤了,但是,到明天就没有事了。”

“他也许已经送到医院了。”

“这个,警察局会告诉我们。反正他身上带有身份证,是不是?”

“哎呀,”凯雷太太说,“不知道凯雷先生会怎么说?”

这句做作的话一直没有反应。秋蓬假装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样子,站起来离开餐厅。

等她带上门以后,布列其雷少校哈哈大笑。

“可怜的麦多斯,那漂亮的寡妇烦恼起来了。本来,她以为他已经上钩了呢。”

“啊,布列其雷少校。”闵顿小姐的声音仍然发抖。

布列其雷少校眨眨眼儿。

“记得狄更斯的小说里有个叫山姆的人物。有人对他说:‘山姆,当心寡妇啊!’”

唐密事先没有通知她便出去了。秋蓬觉得很担心。但是,她竭力安慰自己:他也许有了新的线索,出去查了。他们两人早就预料到,在这种情况之下互通消息是很难的。所以彼此早已约定,如果他们两人有一个忽然事先不通知就不在宾馆了,千万不可瞎担心,并且,对于这种紧急的事变,他们也未雨绸缪,安排好联络的方式。

据斯普若太太说,普林纳太太昨天晚上出去过,但是她本人竭力否认,这件事是很值得注意的。

唐密很可能在钉她的梢,看她暗中做些什么勾当,或许已经找到一些值得追究的线索。

他必定会用他的特别方式和秋蓬联络,否则,不久就会露面。

虽然如此,秋蓬仍免不了感到不安。她认为,就她扮演的那个角色而论,她要是表示好奇,或者甚至于表示担忧,都是很自然的事。所以,她立即找普林纳太太。

普林纳太太谈起这件事来,似乎很不愉快。她表明:她的房客之中要是有这种荒唐的行为,是不可宽恕的,大家也用不着替他掩饰。

秋蓬紧张地大声说:

“啊,可是他也许是出了什么意外啊,我相信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他并不是终宵在外游荡的人,他的头脑并不是随便的,一定是让汽车撞倒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不久就可以知道了。”普林纳太太这样说。

但是,这一天的时光不知不觉过去,根本不见麦多斯先生的影子。

到了晚上,由于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谍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