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海》

第03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闵顿小姐正在外面那个有棚的阳台上织东西。

这位小姐瘦得皮包骨,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她穿一件浅天蓝色套头的短衫,戴一串珠子项链。她的裙子是苏格兰呢的,裙子的后面拖在地上。她一看到秋蓬,就马上招呼她。

“早安,布仑肯太太,昨晚上一定睡得很好罢。”

布仑肯太太对她说,她换一个生地方,头一两夜总是睡不好的。闵顿小姐说:“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也是一样。”

布仑肯太太说:“真是巧合!你织的花样真美。”闵顿小姐听了满心欢喜,脸都红了。“是的,这种针脚倒是有点不普通,可是,其实是很简单的。你要是喜欢,我给你一说,就明白了。”

“啊,闵顿小姐,你真好!我很笨,实在织得不好。我是说,我不善于学织人家的花样。我只会织简单的,像登山帽一类的东西。就是这个,我现在恐怕也织错了。不知道怎么样,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织得不对,你说是不是?”

闵顿小姐熟练的望望那堆浅绿的毛活,然后,她轻轻指出什么地方有毛病。秋蓬千恩万谢地将那顶织坏了的帽子递给她,闵顿小姐流露出无限亲切和爱护的意味。“啊,没关系,一点儿也不麻烦。我已经织了许多年了。”

“在这次大战以前,我还没织过。”秋蓬说。

“但是,我们总觉得应该做些事,你说是不是?”

“啊,是的,实在的!你真的有一个儿子在海军吗?我记得你昨晚上说过的。”

“是的,那是我的大儿子。他是个出色的孩子——不过做母亲的恐怕不该这么说。我还有个儿子在空军;小儿子在法国。”

“啊,啊!那么,你一定很担心了。”

秋蓬暗想:

“啊,德立克,我的宝贝儿子!……他在外面受罪——而我呢?却在这儿扮一个傻瓜——我所扮的,其实就是我实在感觉的啊……”

于是,她用一种最真挚的语调说:

“我们都要勇敢些,你说是吗?我们希望这场大战不久就过去了。有一天,我由最可靠的方面听说,德国人不能再支持两个月了。”

闵顿小姐拼命点头,脖子上的项链摇得直响。

“是的,的确的——”说到这里,她故作神秘的放低喉咙。“的确,希特勒已经病倒——绝对是不治之症——至迟到八月,他就要神智昏迷了。”

秋蓬连忙回答道:

“这种闪击战不过是希特勒的最后挣扎。我想德国方面的物资一定很缺乏,他们工厂里的工人非常不满。纳粹政府不久就会崩溃的。”

“你们说什么?你们说什么?”

凯雷夫妇也到阳台上来了。凯雷先生问这话的时候很急躁,他找一张椅子坐定了,他的太太用毛毯盖住他的腿。他又急躁的问:

“你们方才在说些什么?”

“我们正在说——”闵顿小姐说。“这场战争至迟到秋天就要结束了。”

“胡说,”凯雷先生说。“这场战争至少还会继续六年。”

“啊,凯雷先生,”秋蓬说。“你不会是真的这么想法罢?”

凯雷不放心地四下张望一下。

“是不是,”他低声说。“是不是有风?也许把椅子移到墙角好些。”

于是,重新安顿凯雷先生的工作开始了。他的太太是一个满面忧虑的女人。她的生活目标,可以说完全是看护凯雷先生,此外,可以说没有别的。她一会儿拿椅垫,一会儿盖毛毯,并且不时的问:“阿弗烈,现在这样子舒服吗?你觉得这样可以吗?你恐怕还是戴太阳镜好些罢?今天早上的阳光太烈了。”

凯雷先生急躁的说:

“不,不,伊丽莎白啊,不要罗唆!我的围巾在你那儿吗?不是,不是!我要那个丝制的。啊,也没关系,我想这样也行了。这一次就算了。但是,我可不愿意把喉咙暖得太过火。这样大的太阳,羊毛的围巾——啊,你还是把另外一个拿来罢。”现在,他才把注意力转向世界大势上面。“是的,”

他说。“这个仗,我说还要打六年。”

于是,那两位女士反驳他了。他很感兴趣的倾听她们的议论。

“你们女人太喜欢打如意算盘了。我了解德国,也可以说,我对德国的了解非常彻底。我在退休以前,由于做生意的关系,不断到处跑跑,柏林、汉堡、慕尼黑,我统统熟悉。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德国能够无限期的支持下去。还有苏俄会作后盾——”

凯雷先生很得意地,滔滔不绝地讲下去。他的声音时而高,时而低,亦喜亦忧。只有当他的太太将丝围巾拿来的时候他才停顿了一下。他把围巾拿过去,围在脖子上,然后接着说。

斯普若太太把白蒂抱出来,让她坐下来玩。她递给她一只缺一只耳朵的毛制玩具狗,和一件木偶穿的夹克。

“乖乖的,白蒂,”她说。“你给狗狗穿好衣服,好去散步。让妈妈准备一下,我们再出去。”

凯雷先生的声音单调而低沉,不住地讲下去,他不住地背出一些统计数字,都是非常乏味的。他的独白,不时的夹杂着白蒂的吱吱喳喳。她在用她自己的语言,对她的小狗说话。

白蒂说:“绰克——绰克利——拍巴特!”然后,一只小鸟落在她跟前的时候,她把那只可爱的手伸出来,想捉它,一边咯咯的笑着。那只鸟飞跑了。白蒂回头望望在座各人,很清楚地说:

“狄基!”然后非常满意的点点头。

“这孩子在学着说话了,真了不起!”闵顿小姐说。“白蒂说:塔!塔!”

白蒂冷冷的瞧着她,然后说:

“格拉克!”

于是,她把那只玩具狗的一只前腿硬放在它的毛披肩里。然后,她摇摇慾倒的走到一把椅子前面,拿起一个垫子,把玩具狗阿胖推到垫子后面。于是,她欢喜得咯咯直笑,一面还吃力的说:

“藏!宝——五——藏!”

闵顿小姐权作翻译,很得意地说:

“她喜欢玩捉迷藏,她老是喜欢把东西藏来藏去的。”

然后,她忽然露出夸张的惊讶神气说:

“阿胖呢?阿胖到那里去了?阿胖会到什么地方去?”

于是,白蒂忽然倒在地上,高兴得哈哈大笑。

方才凯雷先生正津津有味地谈论德国人的原料代用品,现在发觉到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目标了,便露出很生气的样子,故意咳嗽一声。

斯普若太太戴好帽子出来了,她把白蒂抱起来。

于是,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凯雷先生身上了。

秋蓬说:“凯雷先生,你方才谈到那里了?”

但是,凯雷先生觉得受到极大的侮辱,他冷冷的说:“那个女人老是爱把那孩子丢下来,希望人家替她照顾。太太,我想,还是把那个羊毛围巾围上罢。太阳又没有了。”

闵顿小姐求他说:“啊,凯雷先生,快继续说下去罢,你说得真有趣。”

凯雷先生这才感到宽慰,便很起劲地恢复了他的高谈阔论,同时,将他那瘦脖子上的围巾拉得更紧些。

“我方才讲到德国人完成了——”

这时候秋蓬转过脸来问凯雷太太:

“凯雷太太,你对于这场大战作何想法?”

凯雷太太大吃了一惊。

“啊,作何想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会拖六年之久吗?”

凯雷太太犹豫地说:

“啊,但愿不会。六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是不是?”

“是的,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你实在以为怎么样?”

凯雷太太经她这一问,似乎吃了一惊。她说:

“啊——我—我不知道。我一点儿也不知道。我的先生以为会的。”

“可是你不以为然,对吗?”

“啊,我不知道。这是很难说的,你说对吗?”

秋蓬觉得有些光火了。她想:瞧那个吱吱喳喳的闵顿小姐,那个专横的凯雷先生,还有那愚蠢的凯雷太太——这些人能代表她的同胞吗?再看看那个无表情,眼睛暗灰色的斯普若太太,她会比他们高明吗?秋蓬又反问自己:她在这里又能调查出什么来呢?毫无疑问,这些人当中,没一个——

她的思路忽然打断了,她感觉到有一个人影,那是背后的阳光将她身后的人影投过来的。她连忙转过头来。

原来是普林纳太太站在她背后,她的眼睛注视着在座的各人,在她那两只眼睛里有一种表情——是嘲笑,对不对?

是一种使人畏缩的轻视的神气。秋蓬想:

我得多发掘一些有关普林纳太太的资料。

唐密正在和布列其雷少校拉交情,已经谈得很投机了。

“麦多斯,你带高尔夫球棒来了没有?”

唐密连连认罪,说忘记带了。

“哈!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眼睛所看到的,可以说是八九不离十,妙极了!我们一定得一块儿打次球。你在此地的高尔夫球场打过球吗?”

唐密的回答是否定的。

“这里的场子不坏——一点儿也不坏。只是稍微短了些。可是,那里可以眺望海景,风景很美,而且人并不多。我告诉你,今天早上去看看如何?我们也许可以打一场。”

“多谢美意,当然乐意奉陪呀。”

“你来了,我真高兴。”他们爬上山的时候,少校这样说。“那地方女人太多了,让人受不了。现在另外有个男客人,可以替我撑撑面子,凯雷不能算数,那个人好像是个活葯铺,谈起话来,不是谈到他的健康,就是他试过什么疗法,吃过什么葯。除了这些,什么也不懂。他要是把葯盒子扔掉,每天跑出来,走上十里路,情形就不同了。另外一个有男子味的人是德尼摩。不过,说老实话我对这个人不大放心。”

“真的吗?”

“是的。相信我的话,我们这种容纳难民的勾当是危险的。要是照我的意思,我就要把他们统统拘留起来,你知道,安全第一呀。”

“要是这样办,也许有点太激烈了。”

“一点儿也不激烈。战争到底是战争。对于这位卡尔少爷我有种种的怀疑,譬如,他明明不是犹太人。还有,他到这里来只有一个月——你要注意,只有一个月——他来的时候,战争还没有爆发。这一点是多少令人可疑的。”

唐密套他的话道:

“那么,你以为——”

“间谍——这就是他的小把戏!”

“但是,这一带地方在军事上并没有什么重要呀。”

“啊,老兄!这正是他的手段。他要是在普里茅斯或朴次茅斯一带的话,就要受到监视了。在这么一个幽静的小地方,谁也不去注意他。但是,地方虽小,也是在海岸上,是不是?事实上政府对这些外国人太宽容些。谁高兴都可以到这儿来,愁眉苦脸,谈那些关在集中营的弟兄。瞧那个青年,他的脸上一脸傲慢的神气,他是纳粹党人——他就是那样的人——纳粹党人。”

唐密和悦地说:

“我们这里所需要的是一两个巫医。”

“啊,你说什么?”

唐密严肃的说明道:“要巫医来闻闻,看谁是间谍。”

“哈哈!这种说法很好——很好。闻出来——是的,当然是的。”

他们的谈话就此终止,因为已经到俱乐部了。唐密以临时会员的身份,将他的名字登记下来,会员费也照交了。少校并且介绍他认识俱乐部的总干事。这位先生是一个神色茫然的老头儿。然后,他们两人便到高尔夫球场了。

唐密的高尔夫球打得并不高明。不过,他发现,他这种本领,陪少校打,差不多正合适。少校领先一分,结果,非常圆满。

“好对手!好对手!你那一下猛球,运气太差,到最后关头,又转到别的方向了。我们该常来练练。来,我给你介绍认识几个朋友。大体上说,都很不错;不过,有的不如说是老太婆,还恰当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啊,这是海达克,你会喜欢他的,他是个退休的海军军官。山上面我们宾馆隔壁的房子就是他的。他还是我们这里的防空监视员。”

海达克中校身材高大,是个乐天派的人。他有一副饱经风霜的面孔和碧蓝的眼睛。他说话的时候,有高声大喊的习惯。

他和唐密友善地打招呼。

“啊,你原来是要在宾馆替布列其雷撑门面的?有个男客人陪陪他,他一定很高兴的,那儿娘儿们太多了,是不是?布列其雷?”

布列其雷少校说:“我不大会伺候太太小姐。”

“什么话,”海达克说。“老兄,不过那儿住的不是你所喜欢的那一类女人罢了。那儿住的都是长住公寓的老太婆。除了谈天、织毛活以外什么都不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谍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