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启事》

第十七章 影集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马普尔小姐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站在牧师住宅的大门口,从本奇的手里接过一张便条。

“跟布莱克洛克小姐说,”本奇说道,“朱利安不能亲自去,表示十分抱歉。洛克村有个教民处在弥留之际。如果布莱克洛克小姐愿意见他的话,午饭后他将赶来。便条是关于安排葬礼事宜的。如果调查是在星期二,他建议葬礼定在星期三。可怜的老邦尼,不知怎么的,拿了下了毒的阿斯匹林,那本来是给别人预备的,这就是典型的她。再见了,亲爱的,希望这段路对您不算太远。但我实在不得不马上把那孩子送医院。”

马普尔小姐说这段路对她不算太远,然后本奇跑掉了。

等待布莱克洛克小姐的当儿,马普尔小姐环顾着客厅的四周,一面在想那天上午多拉·邦纳在“蓝鸟”屋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当时邦纳说她相信帕特里克“给台灯做了手脚”好“把所有的灯弄熄”。什么台灯?他又是如何“做的手脚?”

马普尔小姐断定,她指的肯定是放在拱门边桌上的那盏台灯。她还提到牧羊少女或是牧羊少年——这实际上是德累斯顿出产的一件精细的瓷器,一个身披蓝衫、下穿红裤的牧羊少年手持一盏灯——原来是烛台,如今变成了电灯。

灯罩是用纯羊皮纸做成的,有些偏大,几乎遮住了陶瓷的人体。多拉·邦纳还说了些什么?“我清楚记得原来是牧羊少女,可是到了第二天——”现在自然是牧羊少年。

马普尔小姐记得她跟本奇去喝茶时,多拉·邦纳说过台灯是一对。可不——牧羊少年和牧羊少女。抢劫发生的那天还是牧羊少女,到了第二天就变成了另外一盏台灯——就是现在的这一盏,即牧羊少年。台灯夜里被调换了。

而多拉·邦纳有理由(或者并没有理由)相信调包的是帕特里克。

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如果检查一下原来的台灯,就能发现帕特里克设法“把所有的灯弄熄”。他又是如何设法的呢?

马普尔小姐仔细瞧着面前的台灯。电灯的花线是顺着桌沿牵的,插进了墙壁。花线的中段有一个梨形的开关。这一切对马普尔小姐并没有任何提示,因为她对电一窍不通。

牧羊少女的那盏台灯现在何处?她纳闷。在储藏室或者被扔掉了——多拉·邦纳撞见帕特里克·西蒙斯拿着一片羽毛和装油的杯子时是在什么地方?马普尔小姐决定把这些疑点留给克拉多克警督。

起初,布莱克洛克小姐匆匆下结论,以为登那则启事的幕后人就是她侄子帕特里克。这种来自直觉的坚定的看法常常被证明是正确的,或者马普尔小姐相信是这样。因为,如果你相当了解别人,你就知道他们心里都想着哪一类事情……”

帕特里克·西蒙斯……

一个仪表堂堂的年轻人,一个迷人的小伙子,一个女人喜爱的年轻人——而且不论是少女还是老抠。也许就是兰德尔·戈德勒的妹妹嫁的那种男人。帕特里克·西蒙斯有可能是‘皮普’吗?可战时他在海军。这一点警方很快就能查实。

只不过——有时候——最令人惊讶的冒名顶替的事的确是发生过的。

只要你有足够的胆量,你就能大捞一把,然后逃之天天门开了,布莱克洛克小姐走进来。马普尔小姐觉得她看上去老了好几岁,一切生命的活力与精力在她身上已不复存在。

“这样打扰您,我感到非常抱歉。”马普尔小姐说,“但牧师去照料一个弥留之中的教民,而本奇又急急忙忙送孩子到医院看病。牧师有张便条给您。”

她递上便条,布莱克洛克小姐接过去,打开来。

“快请坐,马普尔小姐,”她说,“烦您送便条来,真是万分感谢。”

她把便条看了一遍。

“牧师是个非常体谅别人的人,”她平静地说,“他并不为别人奉献愚蠢的安慰……请转告他这个安排非常合适。

她——她最喜欢的赞美诗是《照亮仁慈之光》。”

她的声音突然哽咽起来。

马普尔小姐轻声说道:

“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我感到非常非常难过。”

利蒂希亚·布莱克洛克小姐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这是令人同情的强烈的悲励,其中还夹杂着一种绝望。马普尔小姐一动不动地坐着。

布莱克洛克小姐终于坐直了身子。她哭肿了脸,泪痕满面。

“我很抱歉,”她说道,“我——我实在抑制不住。我的损失太大了。您瞧,她——她是我与过去的惟一联系。她是惟一记得往事的人。现在她走了,孤零零地撇下我一个人。”

“我明白您的意思,”马普尔小姐说,“当最后一位记得往事的人离去以后,人确实变得孤独。我有侄儿侄女和好心的朋友,可没有一个人了解我小姑娘时候的事情,没有一个人属于过去的岁月。我如今已孤独了好长一阵。”

两个女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您真是善解人意,”利蒂希亚·布莱克洛克说,她起身走到写字台前,“我必须给牧师写几个字儿。”她的手不听使唤地拿起笔,慢慢写着。

“是因为风湿,”她解释道,“有时候我几乎什么都写不了。”

她封了信封,然后写下收信人的姓名。

“如果您不介意捎上的话,我将不胜感激。”

听到过厅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很快地说道:

“是克拉多克警督。”

她走到壁炉台的镜子前;往脸上扑了一点儿粉。

克拉多克挂着一张阴沉沉、气冲冲的脸走进来。

他不满地望了一眼马普尔小姐。

“哦,”他说,“原来是您在这儿。”

布莱克洛克小姐从壁炉前转过身来。

“马普尔小姐是好心来送牧师的便条的。”

马普尔小姐慌慌张张地说道:

“我这就走。请千万别让我干扰您工作。”

“昨天下午您参加了这儿的茶会吗?”

马普尔小姐怯生生地回答说:

“不,不,我没有。本奇开车送我拜访一些朋友去了。”

“这么说您没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了。”克拉多克毫不客气地拉开门,马普尔小姐尴尬地溜之大吉。

“爱管闲事的好事之徒,这些老太婆。”克拉多克说。

“我看您对她不公平,”布莱克洛克小姐说,“她确实是来送牧师的便条的。”

“这我敢打赌。”

“我想不是闲极无聊的好奇心。”

“呢,也许您说的不错,布莱克洛克小姐,可我自己的诊断是好事症的严重发作……”

“这个老太婆决不会伤害别人。”布莱克洛克小姐道。

“但愿你明白她跟响尾蛇一样危险。”警督心里恶毒地想。但他并不打算非叫别人相信他不可。既然他已经肯定有一个杀手正逍遥法外,他觉得还是少说为佳。他可不愿意下一个被干掉的人是简·马普尔。

什么地方有一个杀手……在哪儿呢?

“我就不浪费时间说同情的话了,布莱克洛克小姐,”他说,“事实上,我对邦纳小姐的死感到非常内疚。我们本来应该能够阻止的。”

“我不明白您如何能阻止。”

“是的,呢,是不容易。但现在我们得加紧工作了。这是谁干的,布莱克洛克小姐?是谁朝您开了两枪?而且如果我们不抓紧破案的话,这个人不久可能还会杀别人。”

利蒂希亚·布莱克洛克战栗着。“我不知道,警督,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跟戈德勒太太核实过了,她尽可能为我提供了全部帮助。了解到的情况不多。只有几个人肯定会从您的死获得利益,首先是皮普和艾玛。帕特里克和朱莉姬符合那个年龄,但他们的背景似乎又是够清白的。不管怎么说,我们不能只把精力集中在这两个人的身上。请告诉我,布莱克洛克小姐,如果您看见索妮娅·戈德勒,您能认出她来吗?”

“认出索妮娅?奇怪了,当然——”她突然停下来,“不,”她慢慢说道,“现在认不出了。都过了这么久了,三十年啊……她现在一定变成个老太婆了。”

“您还记得她过去是什么样子吗?”

“索妮娅?”布莱克洛克小姐思索了片刻,“她个儿挺小,很黑……”

“有什么特征吗?举止标志呢?”

“不,不,我想没有。她生性乐观——乐呵呵的。”

“现在可能不那么乐观了,”警督说道,“您有她的照片吗?”

“索妮娅的?让我想想,不算张照片,我有些旧的快照——放在什么地方的影集里——我想至少应该有她的一张。”

“啊,我能看看吗?”

“当然可以。可我把影集放在哪儿了呢?”

“告诉我,布莱克洛克小姐,您是否隐约觉得斯威腾汉姆太大可能就是索妮娅·戈德勒?”

“斯威腾汉姆太大?”布莱克洛克小姐万分惊讶地看着他,“可她丈夫过去是政府的公务员——我想先是在印度,后来在香港。”

“这只是她跟您说的。按我们在法庭的说法,您并不是自己了解到的,对吧?”

“对,”布莱克洛克小姐缓缓说道,“您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确实不知道……可斯威腾汉姆太大?噢,这真荒唐!”

“索妮娅·戈德勒过去演过戏吗?业余话剧的演出?”

“哦,是的。她演得挺棒。”

“这就对啦2还有一点,斯威腾汉姆太太戴着假发。至少,”警督纠正道,“哈蒙太太说她戴假发。”

“是的,是的,我想那可能是假发,那些个灰色的小卷儿。可我仍然认为这很荒唐。她实际上很不错,而且有时候逗人权了。”

“然后还有欣奇克利夫小姐和默加特洛伊德小姐。她们两人当中谁可能会是索妮姬·戈德勒呢?”

“欣奇克利夫小姐太高。她同男人一般高。”

“那么默加特洛伊德小姐呢?”

“唤,可——噢,不,我相信默加特洛伊德小姐不可能是索妮娅。”

“您的视力不太好,是吧,布莱克洛克小姐?”

“您是说我是近视眼吧?”

“对。我想看看这个索妮娅·戈德勒的快照,即便是很久以前照的,而且很可能与现在不相像。您知道,我们接受过专业训练,有办法找出相像之处,而这一点外行是绝对做不到的。”

“我会尽量给您找的。”

“就这会儿行吗?”

“什么,马上?”

“我宁愿现在。”

“好吧。那么让我想想。那柜子里有好多书。清理书时,我见过那本影集。当时朱莉姬帮着我清理。我记得她还笑我们那个年代穿的衣服……我们把书搬到了客厅的架子上。我们把那些影集和一大捆《艺术杂志》放哪儿了?我这记性简直糟透了!也许朱莉娅会记得,她今天在家。”

“我会找她的。”

警督结束了询问。他在楼下的任何一个房间都没有找到朱莉姬。问米琪西蒙斯小姐去了哪儿,她气呼呼地说这不关她的事。

“又是我:我呆在我的厨房里,关心的是午饭。我吃的没有一样不是我自个儿做的。没有一样不是。你听见了吗?”

警督朝楼上喊:“西蒙斯小姐。”但没有回音,于是便上了楼。

在楼梯的转拐处他几乎跟朱莉姬撞了个满怀。她刚从一扇门里出来,门后是一道转弯抹角的小楼梯。

“我在阁楼里,”她解释说,“什么事儿?”

克拉多克警督作了解释。

“那些旧影集?对啦,我记得很清楚。我想,我们把影集放到了书房的一个大柜子里。我去给您找。”

她带着他下楼,推开书房的门。靠窗的地方有一个大柜子。朱莉娅拉开柜子门,里面推放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破烂,”朱莉娅说,“全是破烂。可上了年纪的人就是不愿把它们扔掉。”

警督跪在地上,从最下面的一格拿出两本老式的影集。

“是这些吗?”

“对。”

布莱克洛克小姐走进来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啊,原来咱们把影集放到了这儿呢,我都不记得了。”

克拉多克将影集摆到桌上,一页一页翻起来。

戴着大车轮帽的女人,穿着裙摆深齐脚乃至无法走路的裙子的女人。照片下整整齐齐写有说明,只是墨迹年久日深,褪了色。

“应该在这一本里,”布莱克洛克小姐说道,“大概在第二十三页。另一本是索妮姬结婚并出走后才照的。”她翻到一页,“应该在这儿。”她停止翻动。

页面上有几处空白。克拉多克低下头念着褪了色的字:

“索妮娅……自己……兰德尔·戈德勒。”接下去是“索妮娅与蓓尔在海滩”。对面的一页写着“斯凯恩的野餐”。他翻到下一页,“夏洛特、自己和兰德尔·戈德勒。”

克拉多克站起来,他的嘴chún瘪得很难看。

“有人把照片拿走了——我得说,是不久前才干的。”

“那天我们看的时候并没有空白。对吧,朱莉娅?”

“我没细看——只注意她们的衣服去了。可不……您没说错,利蒂姨妈,是没有空白。”

克拉多克的表情愈发冷酷了。

“有人,”他说道,“把这本影集里所有索妮娅的照片都拿掉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谋杀启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