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启事》

第四章 饭店觅踪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米德尔郡警察局局长乔治·赖德斯代尔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中等身材,浓浓的眉毛下长着一双精明犀利的眼睛,他习惯于洗耳恭听而不是滔滔不绝。然后他会用一种不动情感的声调下达一个简捷的命令,让属下去执行。

此刻他正在听警督德莫特·克拉多克作汇报。克拉多克已正式负责此案。赖德斯代尔昨夜把他从利物浦召回来。

后者原是被派到那里去对另一桩案子作一些调查的。赖德斯代尔对克拉多克评价颇高,因为后者不仅善用头脑、富于想象,而且严于律己,办事稳健,每一个事实都要反复核查,在案子接近结案之前,总是保持开放的思维,而赖德斯代尔更为赞赏的正是这一点。

“警佐莱格接的电话,局长,”克拉多克说,“他似乎处理得很得体,既果断又明智。处理起来一定不容易,大约十几个人都争着同时说话,其中还包括一个德国佬,这家伙一看到警察就躲得远远的,还一个劲地尖叫,简直要把那地方震塌。”

“死者身份确定没有?”

“确定了,局长。鲁迪·谢尔兹。瑞士国籍。受雇于门登罕的皇家游乐饭店,做接待员。如果您同意的话,局长,我先去皇家游乐饭店,然后再去奇平克里格霍恩。警佐弗莱彻现在已经派出去。他将去见公共汽车上的人,然后去那座宅邪。”赖德斯代尔赞同地点着头。

门开了,局长抬起头来。

“进来,亨利,”他说,“我们这儿遇到了一点儿异乎寻常的事儿。”

亨利·克莱瑟林爵土,苏格兰场前警察厅长,微微皱了皱眉头,走进屋。他个头很高,是个仪表堂堂的老人。

“这可能会使你那腻了的口味感兴趣。”赖德斯代尔接着说道。

“我从来没觉得腻过。”亨利爵土忿忿道。

“最新的招数,”赖德斯代尔说,“是事先通过启事宣布要杀人。给亨利爵士看看那则启事,克拉多克”“《本罕姆新闻及奇平克里格霍恩消息报》,”亨利爵士说,“妙极啦。”他看了克拉多克指给他的那半英寸印刷字,“畸,不错,是有点异乎寻常。”

“谁登的这则启事,有没有线索?”赖德斯代尔问。

“根据描述,局长,是鲁迪·谢尔兹本人送去的——是在星期三”“没有人提出疑问?接受的人不觉得奇怪吗?”

“我得说,局长,接受启事的金发女郎长得跟腺体似的,动不了脑子。她只管数字收钱。”

“这是玩的哪一招?”亨利爵士问道。

“让许多当地人产生好奇心,”赖德斯代尔分析道,“好让他们在特定的时间聚到特定的地点,然后把他们扣押起来,搜光现金和细软。作为一种想法,倒不是没有创新。”

“奇平克里格霍恩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亨利爵土问。

“是个散得很开而且风景如画的村子。有肉铺、面包房、杂货店,还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古董店,再就是两家茶馆。一个自成一体的风景胜地,为驾车的游客服务,同时也特别适合居家。原先由农业工人居住的小木屋经过了改装,现在住着上了年纪的老处女和退休夫妇。维多利亚时代又在周围建了一定数量的建筑。”

“我明白了,”亨利爵士说道,“殷实的老姑娘和退休的上校们。对啦,要是看到那则启事,他们都会在六点三十分赶到那儿四处打听,看看要发生什么事儿。老天爷,但愿我当时把我那位特别的老姑娘弄到这儿来,那她会非常感兴趣的。她可精干此道呢。”

“您那位特别的老姑娘是谁,亨利,一个姑姑?”

“不是,”亨利爵士叹了口气,“不是亲戚。”他怀着敬意说道,“她只不过是上帝创造出来的最优秀的侦探。在恰当的土壤里培养出来的天才。”

他转而对着克拉多克。

“可别瞧不起这个乡村里的老姑娘,我的孩子,”他说道,”说不定这是个很有来头的神秘案子。这会儿我倒不是说,一定就是这样。不过记住,那位织毛衣、种花草的未婚老妇人可比任何一个警佐都高明得多。她能告诉你可能发生了什么、应该发生什么、甚至实际发生了什么!而且她能告诉你为什么会发生!”

“我会记在心上的,长官。”克拉多克警督非常正式他说道,但没有人会猜想到德莫特·埃里克·克拉多克实际上是亨利爵士的教子,而且他与教父关系融洽、亲密。

赖德斯代尔简捷地给他的朋友大致讲了一下案情。

“他们全都在六点三十分露了面,这一点可以保证。”他说道,“可这个瑞士人知道他们会到场吗?还有一点,他们有可能带着很多现金和细软让人抢吗?”

“一两枚老式的胸针,串把小粒的珍珠,一点儿零钱,也许一两张纸钞,不会更多了。”亨利爵士若有所思他说道,“这位布莱克洛克小姐家里放着很多钱吗?”

“她自己说没有,长官。我理解是五镑零钞。”

“只有鸡饲料。”赖德斯代尔说。

“你的意思是,”亨利爵士说,“这家伙喜欢做戏——根本不是打劫,而是做游戏好玩,假装打劫。电影上的把戏?

呃?相当可能。他是如何开枪打自己的?”

赖德斯代尔把一张纸推给他。

“初步法医报告,左轮枪是近距离打的——烧焦了……

他……无法证明是事故还是自然。可能是蓄意的,也可能他被绊了一下,摔到地上,然后他拿在手中的左轮枪可能走了火……可能是后者。”他望着克拉多克,“你得非常仔细地询问证人,要保证让他们把看到的情况确切说出来。”

克拉多克警督沮丧他说:“他们看到的都不一样”“这一点从来都使我感兴趣,”亨利爵土说道,“就是人们在极度兴奋和神经极度紧张的时刻究竟真正看到了什么。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甚至更为有趣的是,他们没有看到什么”“有关左轮枪的报告在哪儿?”

“外国造的””在欧洲大陆上十分普通。谢尔兹没有持枪许可证,而且进入英国时也没有报关”“坏小子。”亨利爵士道。

“到处都是令人不满的人。好啦,克拉多克,去皇家游乐饭店看看能了解到他的什么情况”

2

到达皇家游乐饭店后,克拉多克警督被直接引到经理办公室。

经理罗兰森身材颀长,脸色红润,态度热诚。他极为亲切地接待了警督克拉多克。

“我很高兴力所能及地帮助您,”他说,“真是极其令人震惊的事情。我决不赞成这样的事情——决不。谢尔兹似乎是个非常普通、愉快的小伙子””我决不会想到他会干打家劫舍的勾当。”

“他跟了您多久,罗兰森先生?”

“您来之前我正在查记录。三个月多一点。相当不错的证书、通常必备的许可证等等。”

“您对他满意吗?”

在罗兰森回答之前,克拉多克明显微微停顿了片刻,但又显得并非是有意的。

“相当满意。”

克拉多克用起了过去行之有效的技巧。

“不,不,罗兰森先生,”他说,一面缓缓摇了摇头,“情况并非是这样吧?”

“呃——呃——”经理略微有些吃惊。

“说吧,有些不对劲吧。是些什么呢?”

“是有些不对劲。可我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但您觉得有些事儿不对劲?”

“呃——是的——我想过……可又没什么真凭实据。我不愿让我的猜想被记录下来,然后被引用来指控我。”

克拉多克和颜悦色地微微一笑。

“我明白您的意思。您不用担心。可我们得了解一下谢尔兹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您怀疑过他——是些什么呢?”

罗兰森很不情愿他说道:

“不错,是有一两次关于账单的麻烦。账单上出现了不应该收的项目。”

“您是说您怀疑他收取某些费用,而饭店的记录里并不存在,然后等客人付了账后他把差额揣了腰包?”

“差不多吧……往好里说的话,他非常粗心大意。有一两回牵涉的数目还挺大。坦率他说,我让会计查了他的账本,怀疑他——呃——作了假。可尽管有各种错误和不少账目报得马马虎虎,但实际现金数目是对的。所以我断定是我自己弄错了。”

“假定您没弄错呢?假定谢尔兹这里抽一笔小数目,那儿抽一笔小数目,那,我怀疑,他既捞了钱又掩盖了自己呢?”

“是的,如果他确实有钱的话。可是,要捞按您说的‘一笔小数目’的人通常都很拈据,所以花起来也随随便便。”

“因此,如果他需要钱来补上缺口,就地去弄钱一一要么靠抢劫,要么通过别的方式?”

“对。我纳闷这是否是他的最初企图……”

“可能吧。这当然是蹩脚的手法。他还有别的什么人可以弄到钱吗?他的生活中有没有女人?”

“烤肉厅有位女招待,名叫默娜·哈里斯。”

“我最好跟她谈谈。”

3

默娜·哈里斯是位漂亮的姑娘,一头红发使她光彩照人,只是鼻子有些大。

她很警惕,也很担心,生怕警察找她谈话会损害她的名誉。

“我对这事儿什么都不知道,长官。一点儿也不,”她抗议道,“我要是知道鲁迪是什么样的人,我决不会跟他出去。

自然啦,见他在这儿的服务台工作,我以为他不错。我自然是这样想的。我是说,饭店雇人——尤其是外国人——的时候,应该更谨慎点儿。因为同外国人打交道,你根本摸不清底细。我猜想他是你们公布的某个黑帮的成员?”

“我们认为,”克拉多克说,“他是单干。”

“奇怪——他是那么不爱说话,那么令人尊敬,真是想不到啊。尽管也丢过东西——现在我想起来了,一枚钻石胸针——还有一个金的小钱币收藏盒。我相信没错。可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是鲁迪。”

“我相信您确实想不到,”克拉多克说,“人都会上当受骗。您跟他很熟吗?”

“我不知道能不能算熟。”

“可你们相互有好感?”

“哦,我们很友好——仅此而已。根本没有认真,毕竟,对外国人我一向是很警惕的。他们总有自己的道道儿。可你根本就摸不清底细,不是吗?有些人是战时逃过来的波兰人!甚至有些美国人!根本就只字不提他们是结了婚的,等到非说不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鲁迪净说大话——可我听的时候总是打点儿折扣。”

克拉多克抓住这句话。

“他说大话,是吧?这倒非常有意思,哈里斯小姐。我能看得出您会对我们有很大帮助。他在哪些方面说大话?”

“比如他家在瑞士有多富——有多显赫。可这跟他缺钱不相符呀。他总是说,由于金融方面的规定,他没法把钱从瑞士弄到这儿来。我捉摸,那倒也可能,可他用的东西并不昂贵。我是指他的穿着,根本上不了档次。我又想起来了,他常跟我说的很多故事可牛得很哩,什么爬阿尔卑斯山啦,在冰川悬崖边儿救人的性命啦。结果呢,光是走过布尔特山的山脊他就弄得头昏眼花的。哼,还阿尔卑斯山呢!”

“您同他出去的时间多吗?”

“是的——呃——是的。他的风度可好啦,而且他懂得怎么——如何照料女孩。看电影总是最好的坐位。他甚至有时候还给我买花。而且他的舞跳得棒极啦——真棒极啦。”

“他跟您提到过布莱克洛克小姐吗?”

“她有时候也来这儿吃午饭,不是吗?她来这儿住过一次。不,我想鲁迪从来没有提到过她。我也不知道他认识她”“他提到过奇平克里格霍恩吗?”

他认为默娜·哈里斯的脸上微微露出了忧虑的神色,但他不能确信。

“我想没有……我想他确实有一次谈到过公共汽车——以及什么时候去的——可我不记得到底是去奇平克里格霍恩还是别的什么地方。那不是最近的事儿。”

从她这里他掏不出更多的东西了。鲁迪·谢尔兹似乎平平常常。前天晚上她没有见过他。她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她强调了这一点——鲁迪,谢尔兹是个骗子。

也许,克拉多克想,这是实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谋杀启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