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之后》

第14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赫邱里·波洛对一脸不悦的珍妮说:

“非常感谢你。你真是太好了。”

珍妮噘着嘴chún,走出房去,这些外国人!他们所问的问题,真是没规矩!说什么他是个专家,对没有人怀疑的亚伯尼瑟先生的心脏病感到兴趣,主人一定是心脏病突发死的……非常突然的就走了,医生也感到意外。但是这关这个外国医生什么事,跑来问东问西的?

里奥太太可好,说什么:“请回答潘达礼尔的问话,他有充足的理由问。”

问话,老是问话,有时候是要你尽可能回答一张表上的问题……到底政府或其他人要知道你的私事作什么?竟然在普查问卷中问你的年龄……真是没规矩,她也没老实告诉他们!她自己少报了五岁,有什么不可以?如果她觉得自己只有54岁,那她就可以自称54岁!

不过潘达礼尔先生倒是没问她年龄。他还算蛮高尚的,只是问主人吃些什么葯,葯放在什么地方,以及要是他觉得不太舒服,可不可能服用过量……或是他忘了已经吃过了又再吃,好像她应该记得这些芝麻小事似的……主人自己知道他在干什么!还问说他吃过的葯还有没有剩下来,当然早就丢光了。心脏病……他还说了一些长长难懂的医学名词,总是想出些新名堂来,这些做医生的,看他们告诉老罗哲士说他脊髓骨长了个什么奇奇怪怪的瘤之类的就知道了,其实他的毛病,根本就是腰痛而已。她父亲也是个园丁,就是常受腰痛的折磨。什么医生嘛!

自称为医生的男人叹了一口气,下楼去找蓝斯坎伯。他没从珍妮身上问出多少来,不过他没指望能问出什么来,他真正的目的只是想查对一下海伦·亚伯尼瑟所提供给他的资料,而海伦·亚伯尼瑟所提供给他的资料也是来自同一源头……不过她比较容易得到,因为珍妮认为里奥太太有权问她,而且珍妮自己也喜欢对她主人最后几个星期的生活发表长篇大论,生病和死亡的话题很对她的胃口。

波洛心想,他是可以依赖海伦所提供给他的资料。他也真的这样做,不过基于他的本性和长久养成的习惯,他在印证之前是不信任任何人的。

不管怎么说,证据很少而且令人不满意。总之只有一个事实,那就是理查·亚伯尼瑟的葯方里有维他命胶囊,这些胶囊装在一个大葯瓶里,到他死去时瓶子里的葯已所剩无几,任何有心人,都可以在这些胶囊上动手脚,只要用一根皮下注射器就成了,而且可以重新安排一下葯瓶里的胶囊,让那颗注射过致命毒剂的胶囊在动手脚的人离开几星期之后,才会被吃掉。或是某人可能在理查·亚伯尼瑟死去前一天溜进屋子里,在葯瓶里放进一颗致命的胶囊……或者,更可能的是……掉换一颗放在床头柜上的安眠葯,或者更直截了当的是在他的食物或饮料中动手脚。

赫邱里·波洛自己做过了实验,前门一直上锁,不过靠花园有道侧门,入晚之前不加锁。大约一点过一刻,园丁和所有的家人都去吃午饭时,波洛走进花园,来到侧门,上楼到理查·亚伯尼瑟的卧房,没有遇见任何人。他换另一种方式,推开一道纱门,溜进食物贮藏室,他听得到走道尽头厨房里有人讲话的声音,但是没有人看到他。

不错,是办得到,但是事实是不是这样?并没有任何线索显示事实就是如此,波洛真正的用意并不是在找证据……他只是想印证一下各种可能性,理查·亚伯尼瑟被人谋杀可能仅仅是假设而已,真正需要证据的是柯娜·蓝斯贵尼特的谋杀案,他的目的在于研究那天聚集在葬礼上的那些人,然后归纳出自己的结论,他心中已有了腹案,不过他想先跟老蓝斯坎伯谈一谈。

蓝斯坎伯态度谦恭,但却保持相当距离,不像珍妮那样易怒,然而却把这位有如暴发户一般的外国人看成是圣经旧约但以理第五章“山雨慾来风满楼”的形象化,看来真是在劫难逃!

他放下一块他用来擦拭一只乔治王时茶壶的皮革,挺直腰背。

“有事吗,先生?”他礼貌地说。

波洛慎重其事地在一张圆凳上坐下来。

“亚伯尼瑟太太告诉我你退休后希望住到北门那边的那幢小屋子里去?”

“是这样没错,先生。当然现在一切都改变了。这里卖掉之后……”

波洛巧妙地打断他的话:

“那还是有可能,园丁有小平房可住。那间小屋子用不上,还是可以设法安排一下。”

“噢,谢谢你的提示,先生。但是我不敢想……未来住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国人是吧?”

“是的,是外国人。大部分由欧洲其他地区逃奔这里的都是年老体弱的人。如果他们回到自己祖国去,不可能有前途,因为这些人,你知道,他们留在自己祖国的亲友都已死光了。他们在这里又无法像一般人一样谋生,因此便设立了一个基金会,由我所代表的机构来管理,到各地乡下去替他们找安身之所。我想,这个地方非常合适,这件事实际上已成定局。”

蓝斯坎伯叹了一口气。

“你能了解,先生,我一想到这个地方不再是私人住家就感到伤心。不过我也知道时下的情况,没有人能担负得起住这么大的房子……而且我也不认为年轻的一代想住这种地方,时下佣人太难请了,而且即使请得到也很贵,而且水准令人不满意,我相当了解这些美好的大宅都该功成身退了。”蓝斯坎伯又叹了一口气。“如果它不得不成为一种机构用地,我倒很高兴是你提到的那种。我们这个国家的人幸免于难,先生,是由于我们海空军的力量和我们勇敢的青年,还有幸好我们国家是个海岛。如果当年希特勒在这里登陆,我们早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我的眼力不太好,开枪瞄不准,但是我会用草耙,先生,而且我当时也下定决心如果必要时要这样做,我们这个国家一向欢迎遭逢不幸的人,先生,这是我们的骄傲。我们会一直保持这样。”

“谢谢你,蓝斯坎伯,”波洛和善地说:“你家主人去世对你来说一定是一大打击。”

“是的,先生。我从我家主人还很年轻时就跟随他。我真是非常幸运,先生。没有人能服侍比他更好的主人。”

“我跟我的朋友……呃……同事赖拉比医生说过。我们怀疑你家主人在去世前一天有没有可能有任何令他格外担心的事……或跟任何人有过不愉快的谈话?你不记得那天有任何访客来过吧?”

“我想是没有,先生。我想不起来。”

“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来访?”

“那天牧师来喝过茶。其他的……一些修女来募捐……还有一个年轻人到后门去想卖给玛娇娜一些刷子和洗锅盘的用具。他非常缠人,除了这些人外便没有了。”

蓝斯坎伯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波洛没再追问下去,蓝斯坎伯已经把一切告诉安惠所先生了。他对赫邱里·波洛到底还是存有戒心。

波洛在玛娇娜方面倒是很成功。玛娇娜没有传统佣人的“死忠”。她是个一流的厨师而要打动她的心必须由烹调着手。波洛到厨房去找她。别具慧眼地赞赏她做的几道菜,这么一来,玛娇娜马上了解这是个言之有物的行家,倾心跟他交谈。他不必费多少工夫就问出了理查·亚伯尼瑟死前一晚吃的是些什么东西。玛娇娜一点也没怀疑他的居心,说“亚伯尼瑟去世的那天晚上我做了巧克力蛋白奶酥。我特地留了六个蛋,送奶品的是我的朋友,我也弄到了一些奶油。最好不要问是怎么弄到的。亚伯尼瑟先生吃得津津有味。”其他的餐点也是描述得历历如绘。餐厅没吃完的都端回厨房里由厨房里的人吃完。玛娇娜话匣大开,波洛却从她身上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资料来。

他回去披上大衣和一条围巾,迎着北地的凉风,走出门去找正在剪下一些迟开的玫瑰的海伦·亚伯尼瑟。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新鲜的?”她问道。

“没有。不过我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

“我知道。自从安惠所先生告诉我你要来的消息,我便一直到处探问,不过真的没什么成果。”

她顿了顿,然后满怀希望地说:

“也许只是空穴来风?”

“被斧头杀害会是空穴来风?”

“我指的不是柯娜。”

“但是我想的是柯娜。为什么有人非杀她不可?安惠所先生告诉过我,那一天,她突然说出那句语惊四座的话来的那一刻,你自己感到有某个地方不对劲。是这样没错吧?”

“哦……是的,但是我不知道……”

波洛紧紧追问下去!

“怎么不对劲?出人意料?惊讶?或是……我们该怎么说……不安?不祥?”

“噢不,不是不祥?只是有某个地方不……噢,我不知道,我记不起来而且这并不重要。”

“但是你为什么记不起来……因为其他的事把它挤出了你的脑海……更重要的事?”

“是的……是的……我想你说对了。我想,是提到谋杀的那些话,把其他的一切都扫除掉了。”

“也许,是某一个人听到‘谋杀’时的反应吧?”

“也许……但是我不记得当时我特别看着某一个人,我们大家都瞪着柯娜。”

“也许是你听到什么……也许某一样东西掉了……或是破了……”

海伦皱起眉头尽力想着。

“不……我不认为是这样……”

“啊,算了,总有一天会想起来。而且可能没有什么重要性。现在请告诉我,这里的人,谁跟柯娜最熟?”

海伦想了想。

“我想是蓝斯坎伯,他还记得她小时候的情形,珍妮是在她出嫁离去后才来的。”

“再来呢?”

海伦若有所思地说:“我想……是我。摩迪几乎可以说不认识她。”

“那么,姑且把你当作是最了解她的人,你认为她为什么会问那个问题?”

海伦微微一笑。

“那跟柯娜的个性非常吻合!”

“我的意思是,那是不是纯粹只是恶作剧?她是不假思索地就冒出那句话来?或是她心怀不轨--想要令每个人不安而自得其乐?”

海伦回想着。

“你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不是吗?我从不知道柯娜究竟是真的天真无邪……或是她有意制造某种效果。你的意思是指这个,不是吗?”

“不错,我在想:假如这位柯娜太太对自己说,‘问他们理查是不是被人谋杀的,然后看看他们的表情该是多么有趣的事!’这像是她会做的事吗?”

海伦一脸疑惑。

“有可能。她的确具有孩子般顽皮的幽默感。但是这有什么不同?”

“这强调了一点,那就是拿谋杀来开玩笑的话题是不智之举,”波洛冷冷地说。

海伦不寒而栗。

“可怜的柯娜。”

波洛改变话题。

“葬礼过后提莫西·亚伯尼瑟太太留下来过夜?”

“是的。”

“她有没有跟你谈过柯娜所说的话?”

“有,她说那真是要不得,而且只有柯娜才会那样!”

“她没把它当真?”

“噢,没有。没有,我确信她不……”

第二句“没有”,波洛心想,让人听起来觉得她有点怀疑。但是,这不正是当你回想某件事时常有的现象吗?

“你呢,你有没有把它当真?”

海伦·亚伯尼瑟在一头灰发下的双眼看起来湛蓝深邃,而且显得出奇的年轻,她满腹心思地说:

“是的,波洛先生,我想我是把她的话当真。”

“因为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也许。”

他等着……但是她并没有再说下去,他继续说:

“蓝斯贵尼特太太和她娘家的人,疏远了好几年是吧?”

“是的,我们没有人喜欢她先生,她很愤怒,所以就疏远了。”

“然后,你大伯突然去见她。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想大概他知道,或是猜测,他活不长久了,想要跟她和好……不过我真的不知道。”

“他没告诉你?”

“告诉我?”

“是的。你在这里,跟他在一起,就在他去见她之前。他甚至没对你提过他的用意?”

他看出她的态度有所保留。

“他告诉我他要去见他弟弟提莫西……他真去了。他从没提过柯娜。我们进去吧?快吃午饭了。”

她捧着剪下来的花朵,走在他身旁。他们走进侧门时,波洛说:

“你确信,十分确信,你来这里做客时,亚伯尼瑟没有对你提过任何可能有所关联的家人?”

海伦有点愤慨地说:

“你的语气就像个警察一样。”

“我是个警察……曾经是。我没有资格……没有权力质问你。但是你想知道真相……我有这种感觉,不是吗?”

他们进入绿色调的客厅。海伦叹口气说:

“理查对年轻人的一代感到失望。老一辈的人通常都是如此。他多方贬抑他们……但是并没有什么……完全没有,你知道吗……可能引起谋杀动机的。”

“啊,”波洛说。她走到一只中国花盆前,开始插起玫瑰来。直到自认为满意后,她四周找寻摆置的地方。

“你的插花技术真令人羡慕,太太,”赫邱里说。“我想你不管做什么事,都能做得尽善尽美。”

“谢谢你。我喜欢花。我想这盆花摆在那张绿色孔雀石桌上会很好看。”

那张孔雀石桌原来有一束玻璃罩着的蜡制花。她把那束花移走时,波洛不经意地说:

“有没有任何人告诉亚伯尼瑟先生说他的侄女苏珊的先生有一次差点配葯毒死一个顾客?啊,真是对不起!”

他跃向前去。

那维多利亚时代的装饰品从海伦手中滑落。波洛动作不够快。那束蜡制花掉落到地上,玻璃罩破碎了。海伦一脸懊恼。

“我太不小心了。还好,花没伤到。我可以订做一个玻璃罩。我先把它放到楼梯底下的大橱子里去。”

波洛帮她把那束蜡花放进那个黝暗的壁橱里。回到客厅后,他说:

“是我的错。我不该吓着了你。”

“你刚刚问我什么?我忘了。”

“噢,不需要重复我的问题。真的……我自己也忘了。”

海伦走向他,一只手搁在他臂上。

“波洛先生,有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生活真的经得起严密的调查?人们的私生活有必要被这样追根问底,在他们跟……跟……”

“跟柯娜·蓝斯贵尼特之死毫无瓜葛时?不错。是有必要。因为不得不彻底调查。啊!没错……这是一个老格言……每个人都有所隐藏。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句实话……也许对你来说也是,太太。但是我告诉你,没有什么可以忽视的。这就是我的朋友,安惠所先生,他找上我的原因。因为我不是警察。我小心谨慎而且我所知道的跟我无关。但是我必须知道。而且既然这件事的主要证据是在于人……那么我就从人身上着手。我需要,太太,见葬礼那天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而且如果我能在这里见他们……那将是一大方便……而且符合我的策略。”

“这,”海伦缓缓地说,“恐怕太难……”

“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难。我已经想好一个办法。房子,已经卖出去了。安惠所先生可以对他们这样宣布。邀请他们聚集在这里,在家具摆设等等拍卖出去之前,各自挑选他们自己喜爱的东西。可以挑个大家方便的周末。”

他顿了顿然后说:

“你看,这不是很容易吗?”

海伦注视着他。她的一对蓝眼显得冰冷……几近于结冻。

“你是在为某人设下圈套吗,波洛先生?”

“啊呀!我真希望我知道的已经够多了。不,我仍然在虚心求证中。”

“可能,”赫邱里·波洛若有所思地说,“会作某些考验……”

“考验?什么样的考验?”

“我还没有想好。再说不管怎么样,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那我才能也接受你的考验?”

“你,太太,已经被剔除到幕后。现在有一点不能确定,我想,年轻的那些都会来,但是很难保证提莫西·亚伯尼瑟先生一定会来,不是吗?我听说他从没离过家。”

海伦突然微微一笑。

“我想这一点你倒是很幸运,波洛先生。我昨天听摩迪说,她们家正有工人在油漆,而提莫西非常受不了油漆的味道。他说那很严重伤害到他的健康。我想他和摩迪会乐于到这里来……也许待个一两星期。摩迪还不太能走动……你知道她的脚踝断了?”

“我没听说过。真是不幸。”

“幸好他们有柯娜的伴从纪尔克莉斯特小姐帮忙。好像她已成了他们一项珍宝。”

“那是怎么一回事?”波洛突然面向海伦。“他们要纪尔克莉斯特小姐去的?谁提议的?”

“我想是苏珊安排的。苏珊·班克斯。”

“啊哈,”波洛很有兴味地说,“原来是小苏珊出的点子。她倒很喜欢替人安排。”

“苏珊是个非常能干的女孩,我很惊讶。”

“不错。她是能干。你有没有听说纪尔克莉斯特小姐差一点被一块下过毒的结婚蛋糕毒死?”

“没有!”海伦一脸惊吓。“我现在想起来了,摩迪是在电话中说过纪尔克莉斯特小姐刚出院,不过我没想到她为什么住院。中毒?可是,波洛先生……为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吗?”

海伦突然激动地说:

“噢!把他们都找来这里!找出真相!不能再有任何谋杀了。”

“这么说你愿意合作?”

“是的……我愿意合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葬礼之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