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之后》

第16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乔治·柯罗斯菲尔德望着一个女人的背影消失在走道上,脚步不禁暂停了下来。然后他对自己点点头,追了过去。

那是一条有着双拼门面的商店走道……一家停止营业的商店。玻璃橱窗里空空如也。店门关着,乔治敲打着。一个戴着眼镜,一脸迷糊相的年轻人打开门,瞪着乔治看。

“对不起,”乔治说。“不过我想我表妹刚走进里面。”

年轻人退后一步,乔治走进去。

“嗨,苏珊,”他说。

正拿着一把尺站在一个包装箱上的苏珊闻声转过头来,有点惊讶。

“嗨,乔治。你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我看到你的背影。我确信一定是你。”

“你真聪明。我想每个人的背部都各不相同,很好认出来。”

“比脸部好认。只要加上一把胡子,脸颊涂点东西,发型改变一下,即使面对面也没人认得出你……可是当你转身离去时可就得当心了。”

“我会记住你的话。我没空写下来,你帮我记下七尺十五寸好吗?”

“没问题。这是什么尺寸,画架的?”

“不,是立方空间。八尺十九……三尺十二……”

在一旁拘促不安的年轻人轻咳了一声。

“对不起,班克斯太太,要是你要在这里待段时间……”

“是的,”苏珊说。“如果你把钥匙留下来,我会自己把门锁上,然后回去时顺路把钥匙送到公司去还给你。这样行吗?”

“行,谢谢你。如果不是今天上午我们缺人手……”

苏珊点点头接受他这说了一半的致歉语,年轻人随即走出店去。

“很高兴我们摆脱了他,”苏珊说。“房屋经纪商真烦人。他们讲个不停害我都静不下心来算一下。”

“啊,”乔治说。“空店谋杀。路过的行人看到一具漂亮的女尸陈列在玻璃窗内该有多刺激。他们的眼睛会睁得很大,就像金鱼一样。”

“你没有任何理由谋杀我,乔治。”

“哦,我可以多分到舅舅留给你的那份遗产的四分之一。要是一个人爱财如命,这足以构成一个理由。”

苏珊停止丈量,转身看着他。她眯起双眼。

“你看起来跟以往不一样,乔治。真的……不太寻常。”

“不一样?怎么不一样。”

“就像一则广告上说的。‘这是你在次页所看到的同一个人,但是现在他吃了阿品顿健康盐’。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她在包装盒上坐下来,点燃一根烟。

“你一定非常需要老理查留给你的那笔钱,是吧,乔治?”

“时下没有一个老实人会说他不爱钱。”

乔治语气轻浮。

苏珊说:“你身陷困境,不是吗?”

“不关你的事,是吗,苏珊?”

“我只是好奇。”

“你要租下这个店面做生意?”

“我要整幢买下来。”

“买下来?”

“是的。上面两层是公寓。一层现在空着,跟这店面一样同属一个人的。另外一层有人住,我会买下来请他们搬出去。”

“有钱真好,不是吗,苏珊?”

乔治语气带着不怀好意的意味。但是苏珊仅仅深吸一口气说:

“在我看来,是太奇妙了。祈祷灵验。”

“祈祷能干掉老亲戚吗?”

苏珊不加理会。

“这个地方恰到好处。是在建筑施工严谨时期盖的。楼上可以当住家,相当独特。天花板造型可爱,房间格局更是漂亮。楼下这里已经出现裂痕的地方,我会完全加以现代化。”

“你想做什么?服装生意吗?”

“不。美容训练。葯草调配。面膏面霜!”

“全套包办?”

“老行业,赚钱。一向都赚钱。你只要再加上一点特色。这我办得到。”

乔治激赏地注视着他表姐。他爱慕她那斜俏的脸型,那大方的嘴,那光彩耀人的肤色。总之是一张不凡、鲜活的脸。而且他看出苏珊那奇特、无法形容的气质,成功的气质。

“嗯,”他说。“我想该有的你都有了,苏珊。你会收回成本,而且你会有成就。”

“这里地段正好,刚好在主要商店街旁,而且店门前就可以停车。”

乔治再度点点头。

“是的,苏珊,你会成功。你这个计划已经想了很久了吧?”

“一年多了。”

“为什么你没向老理查提出?他也许会赞助你?”

“我是向他提过。”

“他不觉得可行?我怀疑为什么。我以为他应该能在你身上看出跟他自己一样的性格。”

苏珊没有回答。乔治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一个瘦高,神经紧张,眼神狐疑的年轻人。

“那……他叫什么名字……葛瑞格……跟这个计划有什么关系?”他问道。“他会放弃原来的工作,不再一天到晚跟那些葯丸葯粉厮混了吧,我想?”

“那当然。后面会建一个实验室。我们会有自己的面霜和美容葯品配方。”

乔治忍住没笑出来。他想说:“这么一来小婴儿就有了游乐园了,”不过他没说出来。身为她的表弟,他并不在乎开个恶劣的玩笑,但是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苏珊对她先生的感情很特别,必须小心不要去触及这个敏感地带。她对他先生的感情具有危险的爆炸性。他怀疑,如同在葬礼那天一样怀疑,那个古怪的家伙,葛瑞格。那个家伙是有点古怪。外表那么难以名状……然而,就某一方面来说,又不尽如此……

他再度注视着平静、精神焕发的苏珊。

“你深得亚伯尼瑟家族真传,”他说。“所有的家人中唯一得到真传的。就老理查来说,一定深深感到遗憾你是个女的。如果你是男的,我相信他会把全部家当都留给你。”

苏珊缓缓地说:“不错,我想他会这样做。”

她顿了顿然后继续:

“他不喜欢葛瑞格,你知道……”

“啊。”乔治扬起眉头。“他的错。”

“是的。”

“噢,不管怎么样,如今一切都很顺利……一切按照计划进行。”

他说完惊讶地发现一个事实:这句话特别适用于苏珊。

一时之间,这个念头令他感到有点不自在。

他并不真的喜欢这么冷静能干的女人。

他改变话题说:

“对了,你有没有收到海伦的信?关于恩德比的?”

“有,我收到了。今天上午。你呢?”

“有。你打算怎么样?”

“葛瑞格和我想下一个周末去……如果大家都方便的话。海伦好像要我们大家一起去。”

乔治精明地大笑。

“否则有人会挑选比其他人挑选的更值钱的东西?”

苏珊也笑了起来。

“噢,我想是有适当的估价的。不过遗产估计要比市面上的价格低多了。再说我也蛮想保存一些家族财富创始人的遗物。我想在这里摆上一两件真正维多利亚时代的荒谬而迷人的东西会相当有趣。利用它们来吸引顾客!那个时期的风尚现在又渐渐流行起来了,客厅里有一张绿色孔雀石桌。你可以利用它作为主色,设计出相当不错的色彩。也许我会要一双盒装的填充蜂鸟……或是一个蜡花冠。像这一类的东西……用来作为基调可能非常有效。”

“我相信你的判断正确。”

“我想你也会去吧?”

“噢,我是会去……即使不为什么至少也要去看看分得公不公平。”

苏珊笑了起来。

“你是说会有一场架好吵?”她问道。

“罗莎蒙可能会想要你的那张绿色石桌作为舞台摆设之用!”

苏珊这下笑不出来了。相反,她皱起了眉头。

“你最近见过罗莎蒙?”

“从上次我们一起在葬礼过后搭三等车回来,我就一直没见过美丽的罗莎蒙表姐。”

“我见过她一两次……她……她似乎有点古怪……”

“她怎么啦?有什么企图吗?”

“不。她似乎……呃……心神不宁。”

“为继承一大笔钱,有能力推出某部吓坏人的戏,好让麦克登台出丑而心神不宁?”

“噢,这已经在进行。而且那出戏听起来也的确会吓坏人……不过还是有可能成功。麦克不错,你知道。他上舞台满有一套的,并不像罗莎蒙只是个漂亮的傻蛋。”

“可怜的漂亮的傻蛋罗莎蒙。”

“不过罗莎蒙也并不真的像别人所想的那样傻。有时候,她说的一些事相当精明。一些你想象不到她会注意的事情。这……相当令人困惑。”

“很像柯娜姨妈……”

“是的……”

一时之间,他们两人同时也为不安的阴影所笼罩着……似乎是因提及柯娜·蓝斯贵尼特而起的。

然后乔治有点故作轻松地说:

“谈到柯娜……她那女伴从呢?我倒认为应该将她处理一下。”

“将她处理一下?你是什么意思?”

“哦,可以说这是家人的责任。我是说我一直在想柯娜是我的姨妈你的姑妈……我想这个妇人柯娜不容易找到新工作。”

“你想到,是吗?”

“是的,人们都那么爱惜自己的生命。我并不是说他们真的会认为这个叫纪尔克莉斯特的女人会用斧头对付他们……但是在他们内心深处,他们觉得雇佣她是不吉利的。人都会迷信。”

“你会这样想真是奇怪,乔治。你怎么知道这些?”

乔治冷淡地说:

“你忘了我是个律师。我看多了人们不合逻辑的古怪面。我要说的是,我认为我们可以将她处理一下,给她一点津贴或什么的,帮她度过难关,或是帮她找个办公室的工作,如果她能做这方面的事。我觉得好像我们应该跟她保持联系。”

“你不用操心,”苏珊说。她的语气带着嘲讽的意味。“我已经办好了。她已经到提莫西和摩迪那里去了。”

乔治一脸惊吓。“我说苏珊……这是聪明之举吗?”

“这是我能想出来的最好安排……目前是如此。”

乔治表情奇怪地注视着她。

“你对自己非常有信心,不是吗,苏珊?你知道你在干什么而且你不……后悔。”

苏珊淡淡地说:

“后悔……只是徒然浪费宝贵的时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葬礼之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