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之后》

第22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十一点正,赫邱里·波洛在书房召集一次非正式的会议。每个人都到场,波洛满腹心思地看着围成一个半圆圈的脸孔。

“昨天晚上,”他说,“雪安太太向你们宣布我是个私家侦探。当时我自己希望能保持我的……我们姑且说是‘伪装’吧?……多保持一点时间。但是这没什么关系!今天……最迟是明天……我会告诉你们实情。现在请仔细听我不得不说的一些话。”

“我在我自己的行业里是个名人……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事实上,我的能力,是无人能及的!”

乔治·柯罗斯菲尔德露齿一笑说:

“少来,庞德先生……不,是波洛先生,对吧?可笑的是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

“不是可笑,”波洛尖刻地说。“是可悲!时下的教育可真是糟糕。显然除了经济学……还有如何应付智力测验之外,什么都学不到!我们姑且不谈这个,继续下去。我是安惠所先生多年的朋友……”

“原来是这老小子干的好事!”

“随你怎么说,柯罗斯菲尔德先生。安惠所先生因他老友理查·亚伯尼瑟先生的死而感到心神不安。他特别感到困惑的是葬礼那天亚伯尼瑟先生的妹妹,蓝斯贵尼特太太所说的一些话,就在这个房间里所说的话。”

“很可笑……柯娜就是那样。”摩迪说,“安惠所先生应该聪明一点,不要理会那些话!”

波洛继续:

“安惠所先生在……我该说是巧合吧?……蓝斯贵尼特太太死后,更感到困惑不安。他只有一个要求……确定她的死只是巧合。换句话说,他想要确定理查·亚伯尼瑟是自然死亡。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委托我代为做一些必要的调查。”

他暂停了下来。

“我做了……”

他再度停顿了下来。没有人出声。

波洛的头往后一仰。

“你们会乐于听到,根据我调查的结果……完全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亚伯尼瑟先生不是自然死亡。完全没有理由相信他是被人谋害!”他微微一笑。他摊开双手,作出胜利的姿态。

“这是好消息,不是吗?”

依他们的表情看来,似乎并不然。除了一个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凝视着他,眼神中似乎带着怀疑的意味。

这个例外的人是提莫西·亚伯尼瑟,他正同意地猛点着头。

“当然理查不是被人谋害的,”他气愤地说。“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任何人会曾经有过这种念头!那纯粹只是柯娜的恶作剧,想要吓吓你们,她好乐一乐。虽然她是我妹妹,但我不得不说实话,她一向就有点神经病,可怜的女孩。好了,不管你是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很高兴你还够聪明,得到正确的结论,虽然如果你问我,我会说安惠所可真不要脸,胆敢委托你来调查。而且如果他以为他能把雇佣你的费用转到我们身上来,我可以告诉你,他门儿都没有!真他妈的厚脸皮,不知道该怎么骂他才痛快!他算什么东西?如果一家人都满意……”

“但是家人并不满意,提莫西舅舅,”罗莎蒙说。

“喂……这话是什么意思?”

提莫西扬起双眉,很不高兴地注视着她。

“我们不满意。再说海伦舅妈今天早上的事你怎么说?”

摩迪突然尖刻地说:

“海伦只是到了会中风的年纪,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明白,”罗莎蒙说。“你认为,又是一次巧合?”

她看着波洛。

“巧合未免太多了一点吧?”

“巧合,”赫邱里·波洛说,“的确是会发生的。”

“胡说,”摩迪说,“海伦是感到不舒服,下楼打电话找医生,然后……”

“但是她并不是打电话给医生,”罗莎蒙说。“我问过她……”

苏珊突然说:

“她打给谁?”

“我不知道,”罗莎蒙说,脸上掠过一阵苦恼之色。“但是我敢说我能查出来,”她满怀希望地加上一句。

赫邱里·波洛坐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凉亭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大表来摆在面前的桌上。

他宣布他要搭十二点的那班火车离去。时间还有半个钟头。半个钟头让某个人下定决心来找他。也许不只一个人……

从屋子里的大部分窗口,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这座凉亭。不久,一定会有某一个人来吧?

如果不然,他对人性的了解便不足,而他的主要前提便下得不正确。

他等待着……在他头顶上,一只蜘蛛守在它织好的网里,等着苍蝇自投罗网。

先来的是纪尔克莉斯特小姐。她面红过耳,心烦气躁,而且有点语无伦次。

“噢,潘达礼尔先生……我记不得你的另一个名字,”她说。“虽然我不喜欢,但是我不得不来跟你谈谈……我真的感到必须来。我的意思是,在可怜的里奥太太今天早上出事之后……我心想雪安太太说的相当对……不是巧合,当然也不是中风……如同提莫西太太所暗示的,因为我父亲就中过风,脸上表情相当不一样,而且不管怎么说,医生明明说是脑震荡!”

她停顿下来,吸了一口气说,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波洛。

“是的,”波洛温和地鼓励她说下去。“你是想要告诉我什么吧?”

“如同我所说的,我不喜欢这样做……因为她对我那么好。她替我安排在提莫西太太家做事等等。她人真的很好。所以我才感到这么为难,忘恩负义。她甚至把蓝斯贵尼特太太的麝香鼠皮外套送给我,真的非常好看,而且很合身,因为毛多一点并没有关系。而且我要把石榴石胸针还她时她连听都不听……”

“你是在说,”波洛温和地说,“班克斯太太?”

“是的,你知道……”纪尔克莉斯特小姐低下头,闷闷不乐地搓弄着手指。她抬起头来突然咽下一口气说:

“你知道,我听到!”

“你的意思是你碰巧旁听到一些谈话……”

“不,”纪尔克莉斯特小姐如女英雄一般果断地摇遥头。“我宁可实话实说。告诉你比较不那么为难,因为你不是英国人。”

赫邱里·波洛了解她并没有什么恶意。

“你的意思是对外国人来说,偷听人家讲话,偷拆人家的信件,偷看人家随手放着的信件,是稀松平常的事?”

“噢,我从没偷拆别人的信件,”纪尔克莉斯特小姐以震惊的口吻说。“不是这样,不过那天我那天是听到了……理查·亚伯尼瑟先生去见他妹妹的那一天。你知道,我对他那么多年了突然去见她感到好奇。而且我的确怀疑为什么……而且……而且……你知道当你没有多少私生活或多少朋友时,你是会变得有兴趣……我是说,当你跟别人住在一起时。”

“很自然的事,”波洛说。

“不错,我确是认为自然……虽然,当然啦,这不太应该。但是我做了!而且我听到他说的话!”

“你听到亚伯尼瑟先生告诉蓝斯贵尼特太太的话?”

“是的。他好像是说……‘跟提莫西谈是没有用的。什么事他都嗤之以鼻,根本不听你的。但是我想要把它告诉你,柯娜。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而且虽然你一向喜欢装作天真无知,其实你很有见识,因此告诉我,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我听不太清楚蓝斯贵尼特太太说什么,但是我听到她说‘警察’……然后亚伯尼瑟先生笑得相当大声,说,‘我不能这样做。不能对我的亲侄女这样。’然后我不得不跑到厨房去,因为有东西滚冒出来了,当我再回到原来的地方去时,亚伯尼瑟先生正在说,‘即使我不得好死,我也不想找警察,能避免就尽量避免。你了解的,不是吗,我的好女孩?不过,不用担心。现在既然我知道了,我会采取所有可能的预防措施。’然后,他接着说他立下了新遗嘱,她,柯娜会没事的。然后他说她跟她先生在一起很快乐,还有他过去真是看错了。”

纪尔克莉斯特小姐停顿了下来。

波洛说:“我明白……我明白……”

“可是我从不想说……告诉别人。我不认为蓝斯贵尼特太太会要我说……可是现在……在里奥太太今天早上受到攻击之后……而你又那么平静地说那是巧合。噢,潘达礼尔先生,那并不是巧合!”

波洛微微一笑。他说:

“不,不是巧合……谢谢你来见我,纪尔克莉斯特小姐。你很有必要来见我。”

他费了不少工夫打发掉纪尔克莉斯特小姐,而且他急需摆脱她,因为他希望别人再来。

他的直觉是正确的。纪尔克莉斯特小姐才刚一走,葛瑞格·班克斯就大步迈过草坪,匆忙走进凉亭。他的脸色苍白,前额贴着几颗汗珠。他的眼神格外激动。

“好不容易!”他说。“我还以为那个笨女人永远不走了。你今天早上说的全错了,你完全错了。理查·亚伯尼瑟是被人杀害的。我杀了他。”

赫邱里·波洛让他的眼光在这位激动的年轻人身上上下流动。他没有惊讶的表情。

“原来你杀了他,是吗?怎么杀的?”

葛瑞格·班克斯微微一笑。

“在我来说不难。你当然知道这一点。我有十几二十种不同的葯可以派上用场。至于要怎么下手就需要多花点脑筋,不过最后我想出了一个妙方。美妙的是我当时并不需要在现场附近。”

“聪明,”波洛说。

“是的。”葛瑞格·班克斯谦虚地低下头。他似乎感到高兴。“是的……我的确认为是聪明的办法。”

波洛感兴趣地问:

“你为什么要杀害他?为了会留给你太太的钱?”

“不,不,当然不是。”葛瑞格突然气血沸腾。“我不是个吃软饭死要钱的人。我不是为了钱才娶苏珊!”

“不是吗,班克斯先生?”

“那是他认为的,”葛瑞格突然恶毒地说。“理查·亚伯尼瑟!他喜欢苏珊,他欣赏她,他以她为荣,亚伯尼瑟血统的榜样!但是他认为她屈身下嫁……他认为我不好……他轻视我!我知道我的英语腔调不纯正……我的衣着不得体。他是个势利鬼……令人恶心的势利鬼!”

“我倒不认为,”波洛温和地说。“就我所听说的,理查·亚伯尼瑟并不势利。”

“他势利,他势利,”年轻人几近于歇斯底里地说。“他一点都瞧不起我。他嘲笑我……表面上装得很客气,其实我知道他根本不喜欢我!”

“有可能。”

“那样对待我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他们以前就尝过苦头了!有个女人常去配葯。她对我粗鲁无礼。你知不知道我对她怎么样?”

“知道,”波洛说。

葛瑞格吓了一跳。

“原来你知道那件事?”

“是的。”

“她差一点死掉。”他满意地说。“这显示出我不是那种人家随便可以轻视的人!理查·亚伯尼瑟轻视我……结果他怎么了?他命都没有了。”

“非常成功的谋杀,”波洛语气沉重地恭贺他说。

他又说:

“但是为什么要对我……招供?”

“因为你说你已经调查完毕了!你说他不是被谋杀的。我得让你知道你并不像你自己认为的那样聪明……而且……而且……”

“是的,”波洛说,“而且什么?”

葛瑞格突然瘫坐在长条椅上。他的脸色改变,突然带有失神昏迷的迹象。

“那是错的……邪恶的……我必须受到惩罚……我必须回到那里……回到惩罚之地……去赎罪!忏悔!报应!”

他的脸现在布满心醉神迷之色。波洛好奇地审视了他一会儿。

然后他问:

“你急于离开你太太到什么程度?”

葛瑞格脸色兀自一变。

“苏珊?苏珊好极了……好极了!”

“是的。苏珊是好极了。这是一大负担。苏珊太爱你了。这也是一项负担吧?”

葛瑞格直视着前方。然后有点像是个生气的小孩子,说:

“为什么她不能不管我?”

他跳了起来。

“她现在来了……走到草坪上了。我要走了。但是,你会告诉她我所告诉你的吧?告诉她我已经到警察局去了。去自首。”

苏珊气急败坏地走进来。

“葛瑞格呢?他刚刚在这里!我看到他。”

“不错。”波洛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他来告诉我毒死理查·亚伯尼瑟的人是他……”

“真是一派胡言!我希望,你不会相信他吧?”

“为什么我不该相信他?”

“理查伯伯死时他根本连这附近的地区都没来过!”

“也许是没有。柯娜·蓝斯贵尼特死时他在什么地方?”

“在伦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葬礼之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