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之后》

第05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这下可累坏了吧,"安惠所小姐心疼又气愤的说。"你这一大把年纪实在不应该再这样。我倒真想知道,那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下你可真累倒了,不是吗?”

安惠所先生柔和地说理查·亚伯尼瑟是他的老朋友。

“或许是吧。可是理查·亚伯尼瑟已经死了,不是吗?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卷入跟你无关的事里,而且在那鬼火车里感染到要命的感冒。还有谋杀案!我真不明白他们找你干什么。”

“他们联络上我是因为在那幢房子里有一封我要柯娜参加葬礼的信。”

“葬礼?一个接一个的葬礼,这倒使我想起来了,另外一位宝贝亚伯尼瑟打过电话给你――提莫西,我想他是这样说的。从约克郡某个地方打来的――也是有关葬礼的事!他说晚一点会再打来。”

那天晚上电话铃响起,是找安惠所先生的叫人长途电话。他接过电话,马上听到摩迪·亚伯尼瑟的声音。

“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你了!提莫西先生情况糟透了。柯娜的事令他担心死了。”

“那可想而知,"安惠所先生说。

“你说什么?”

“我说那是可想而知的事。”

“我想也是。"摩迪的语气十分怀疑。"你是说那真的是谋杀?”

("是谋杀,不是吗?"柯娜说过。但是这次答案绝对是肯定的,毫无怀疑的余地。)

“不错,是谋杀。"安惠所先生说。

“用一把手斧,报上这样说的?”

“不错。”

“在我看来似乎不可思议,"摩迪说,"提莫西的妹妹――他的亲妹妹――竟然被人用手斧谋杀掉!”

在安惠所先生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提莫西先生的生活圈子是那么远离暴力范围,不禁令人觉得他的亲戚应该也是这样才对。

“恐怕得面对现实,"安惠所先生和善地说。

“我真的非常担心提莫西。那对他可真不好!我现在已经把他弄上床了,但是他坚持要我说服你上来看他。他想知道的事太多――有没有侦查庭,谁应该参加,还有侦查庭过后多久才能举行葬礼,还有在什么地方举行,还有费用要动用什么基金,还有柯娜有没有表示过要火葬或什么意思,还有她有没有立遗嘱――”

安惠所先生打断她的话,免得没完没了。

“有,有遗嘱。她选定提莫西做她的遗嘱执行人。

“噢天啊,提莫西恐怕没有办法担当――”

“我们公司会负责一切。遗嘱相当简单。她把她的写生画和一个石榴胸针留给她的伴从纪尔克莉斯小姐,其余的都留给苏珊。”

“苏珊?我可奇怪为什么给苏珊?我相信她根本没见过苏珊――打从她还是个小婴儿开始就没见过。”

“我想那是因为一家人都不满意苏珊的婚姻。”

摩迪哼了一声。

“即使是葛瑞格也比皮尔瑞·蓝斯贵尼特强多了!当然嫁给一个男店员是我那个年代听都没听过的事――不过一家葯房总比杂货店好多了――而且至少葛瑞格好像还蛮值得尊重的。"她暂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这是不是说苏珊也得到了理查留给柯娜的那份收入?”

“噢不。她的那份将依照理查的遗嘱指示分配。不,可怜的柯娜只留下几百英镑和一些家俱。等该还的债还掉,家俱卖掉之后,我怀疑全部加起来最多有没有五百英镑。”他继续:“当然,会有侦查庭。已经订在下个星期四。要是提莫西同意,我们会派年轻的罗伊德代表去参加。"他抱歉地加上一句话:“这件事恐怕会引起非议,由于――呃――那种情况。”

“真是非常令人感到不愉快!他们逮到凶手了吗?”

“还没有。”

“我想可能是某个不大不小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干的。警方也太无能了。”

“不,不,"安惠所先生说。"警方一点也不无能。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

“唉,在我看来似乎很不寻常。对提莫西的健康很不好。我想你不可能来吧,安惠所先生?如果你能,我会非常感谢尼。如果你来这里我想提莫西就会安心多了。”

安惠所先生沉默了一下。这并不是项不受欢迎的邀请。

“你说的有理,"他承认。"而且我也需要提莫西在一些文件上签名。好,我想这可能是件可行的事。”

“那太好了。我心情轻松多了。明天来?在这里过夜?最好的一班火车是十一点二十分从圣潘可拉斯开出。”

“恐怕得搭下午的火车。我――"安惠所先生说,"上午还有其他的事……”

乔治·柯罗斯菲尔德热忱地欢迎安惠所先生,不过显得有一点惊讶。

安惠所先生有点像是在解释,虽然适时事实上是什么也没解释地说:

“我刚从里契特·圣玛丽来。”

“这么说那真的是柯娜阿姨了?我在报纸上看到而我根本无法相信是她。我以为一定是某个跟她同名的人。”

“蓝斯贵尼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名字。”

“不,当然不是。我想不相信自己的家人会被人谋杀也是很自然的反应。在我看来有点像上个月在达特摩尔发生的那个案子。”

“是吗?”

“是的。情况一样。孤立的小屋子。两个老妇人住在一起。而被抢走的现金数目小得让人不禁觉得很不值得。”

“钱的价值向来都是相对的,"安惠所先生说。"重要的是看你当时的需要。”

“是的――是的,我想你说的对。”

“如果你非常需要十英镑――那么十五英镑就绰绰有余了。反之亦然。如果你需要的是一百英镑,那么有了四十五英镑比没有还糟糕。而且如果你需要的是几千英镑,那么几百英镑就差得更远了。”

乔治突然眼睛一亮说:“我敢说时下任何一块钱都有用。每个人的日子都很难过。”

“可是还不到绝望的时候,"安惠所先生指出。"人只有到绝望的时候才会无所不为。”

“你这话是不是有数目特别的意思?”

“哦没有,绝对没有。"他暂停了下来,然后继续说:“遗嘱还要一点时间才能处理好,你需不需要先预支一点比较方便?”

“老实说,我正想提这件事。然而,我今天上午到银行去向他们提起你,他们相当不乐意让我透支。”

乔治的眼睛又是一闪,安惠所先生经验老到地看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确信,乔治即使还没到绝望的地步,也是非常需要钱。他立即知道他一直在潜意识里感觉到的,他绝对在金钱方面信不过乔治。他不知道同样对看人很有经验的老理查·亚伯尼瑟是不是也有同样的看法。安惠所先生相当确信莫提墨死后,理查·亚伯尼瑟曾经有意选出乔治当他的继承人。乔治并不姓亚伯尼瑟,不过他是年轻一代唯一的男性。他是莫提墨的当然接班人。理查·亚伯尼瑟找过乔治,让他在家里住了几天。很可能后来那个老人对他不满意。他是不是像安惠所先生一样,直觉的感到乔治不正直?一家人都认为萝拉嫁给乔治的父亲是错误的选择。一个还有其他神秘活动的股票经纪人。乔治像他父亲而不像是个亚伯尼瑟家族的人。

也许是误解了老律师的意思,乔治不安的笑笑说:

“老实说,我最近的投资运气不是很好。我冒了点风险结果很不顺利,几乎把我所有的钱都赔光了。不过我现在就可以东山再起了。一个人所需要的只是一点资金。阿登斯联合公司的股票行情相当看好,你不觉得吗?”

安惠所先生不表意见。他正在想乔治可不可能挪用客户的钱去作投机的事?如果乔治面临被控诉的危险――

安惠所先生单刀直入地说:

“葬礼过后第二天我试着打电话给你,不过我想你并不在公司里。”

“是吗?他们并没告诉我。老实说,在听过那个好消息之后,我想我值得为它休一天假!”

“好消息?”

乔治脸红了起来。

“噢,听我说,我不是指理查舅舅去世。不过知道有了一笔钱是会让人有点兴奋,让人感到必须庆祝一下。老实说我到哈斯特公园去,买了两张马票,结果都是赢家。不下雨则已,一下就是倾盆大雨!运气来了谁也挡不住!只不过小赢了五十英镑,却挺好用的。”

“噢是的,"安惠所先生说。"是挺管用的。而且现在你柯娜姨妈死了,你又可以多分一点了。”

乔治一付不安的样子。

“可怜的老女孩,"他说,"看来真是倒霉透了,不是吗?就在她也许正准备好好享受一下的时候。”

“但愿警方能找到该为她的死负责的人,"安惠所享受先生说。

“我想他们会逮到他的。他们不错,我们的警察。他们把附近所有的不良分子都包围起来,一个个过滤――叫他们说出事情发生时的行踪。”

“如果稍微耽搁一点时间就不容易为了,"安惠所先生说。他冷冷地微微一笑,这表示他正要开个玩笑。"事情发生的那天三点半时我自己是在哈契德书局里。如果过了十天警方问我我会不会还记得?这我倒很怀疑。而你,乔治,你是在哈斯特公园。你会不会还记得你是在那一天去赛马――比如说――过了一个月后?”

“噢,我会从葬礼想起――葬礼后第二天。”

“不错――不错。而且你买了两个赢家。这也能帮你记起来。很少有人会忘掉替他赢钱的马的名字。顺便一问,是那两匹?”

“我想想看。格马克和弗若格第二。不错。我不会这么快忘记它们。”

安惠所先生干笑了一声,告辞离去。

“见到你真好,当然啦,"罗莎蒙不太热忱地说。"不过现在还这么早。”

她打了个大哈欠。

“已经十一点了,"安惠所先生说。

罗莎蒙又打了个哈欠。她道歉地说:

“我们昨晚开了个舞会疯了一夜,酒喝太多了。麦克还宿醉未醒呢。”

这时麦克出现了,也是连打着哈欠。他手中端着杯浓咖啡,穿着一件很帅的外袍。他看起来一脸病容,却很吸引人――他的笑就像往常一般迷人。罗莎蒙穿着一件黑裙子,一件有点脏的黄色套头衫,安惠所先生判断里面一定是空空如也。

这位严谨、挑剔的大律师一点也不赞同这对年轻夫妇的生活方式。这伦敦西南区的公寓一楼――酒瓶、玻璃杯和烟蒂到处都是,一片狼藉――一股陈腐的味道,到处都是灰尘,零乱不堪。

在这种叫人提不起精神的环境里,罗莎蒙和麦克美丽的容貌像两朵盛开的花朵。他们确是非常漂亮的一对,而且他们似乎,安惠所先生心想,彼此非常喜欢对方。罗莎蒙的确是非常喜欢麦克。

“亲爱的,"她说,"你想不想喝一点香槟?只是用来提提神同时向未来致敬。啊,安惠所先生,理查舅舅留给我们那些可爱的钱,实在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安惠所先生注意到麦克很快地,近乎阴晦地皱了一下眉头,可是罗莎蒙并没注意到,她继续沉着说:

“因为有一出戏很有希望成功。麦克有优先权买下来。他可以演一个最好的角色,甚至我也有个小角色可演。是有关一个年轻罪犯的故事,你知道,他真是圣人――充满了最摩登的创意。”

“也许是吧,"安惠所先生僵硬地说。

“他抢劫,你知道,他杀人,警方还有整个社会都在追捕他――然后到了最后结尾时,他创造了奇迹。”

安惠所先生愤愤地默默坐着。这些年轻的白痴散播的荒谬、有毒的言论!而且竟然还写成剧本。

麦克·雪安话很少。他的脸仍然有点阴沉沉的。

“安惠所先生并不想听我们的狂想曲,罗莎蒙,"他说。"你闭闭嘴好让他告诉我们为什么他来找我们。”

“只有一两件小事,"安惠所先生说。"我刚从里契特·圣玛丽回来。”

“这么说来被谋杀的真是柯娜阿姨?我们在报纸上看过。我就说一定是,因为那是一个很稀有的名字。可怜的老柯娜阿姨。葬礼那天我看着她,心想她真是没见过世面,如果像她那样还不如死了好――而现在她真的死了。昨天晚上我告诉他们报上登的斧头谋杀案死者就是我的姨妈,他们还一点都不相信!他们只是大笑,不是吗,麦克?”

麦克·雪安没有回答,而罗莎蒙兴高采烈地说:

“两件谋杀案接踵而来。简直太过分了,不是吗?”

“别傻了,罗莎蒙,你的理查舅舅并不是被谋杀的。”

“哦,柯娜认为他是。”

安惠所先生插嘴问:

“你们葬礼过后就回伦敦来。是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葬礼之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