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庄园的一次午餐》

第十二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洛德医生按照约定的时间接站了。他细心地观察着从车厢里走出来的波洛,可是什么也没看出来。年轻的医生叹了口气道:

“对您所感兴趣的问题,我已经找到了答案。第一,玛丽是七月十日从这儿去伦敦的。第二,我是单身汉,没有管家。

您说的一定是我的前任医生的管家斯莱特里太太。如果您愿意的话,今天早晨我就可以领您到那儿去。然后,您不是还想去h庄园吗?这很容易办到。说实话,我很吃惊,您至今一次还没去过那儿呢。要知道,只有在现场才能发现揭开秘密的钥匙。”

波洛温顺地微笑了。

“您对侦探小说着迷了。在机灵的警察们搜巡了庄园之后,再想到那里寻找什么就是多余的了。”

“可是您现在不是又想去那里了么?”洛德反问说。

“是呀,现在去是必要的。因为我现在知道了我要寻找什么。首先应当开动脑筋,然后再启用视觉。”

“那么,您认为那里还可能留下有什么有趣儿的东西吗?”

波洛安静地回答说,“是呀,我觉得我们在那儿能找到点什么。”

“找到能证明埃莉诺是无罪的什么东西吗?”

“我并没有说这个呀。”

洛德停下脚步一动不动地站着。

“怎么?您想说您还认为她有罪吗?”

“我的朋友,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您还得等一等。”波洛严肃地说道。

2

波洛在医生家里一问很舒适的、窗子朝向花园的方形房间里与医生共进早餐,“您从斯莱特里老太太嘴里,掏出点您想知道的东西没有?”好客的主人感兴趣地问,波洛点一下头。主人继续问道,“您指望从她那儿听到什么呢?”

“流言蜚语和对往事的谈论。某些犯罪的根源有时应当到往事中去寻找。我们所遇到的恰巧是一起这种案件。”

对方带点怒气说道,“我不明白您的用意何在?对我保密有什么必要?”

波洛摇摇头。

“暂时还是一片漆黑,连一点亮光还没透出来呢。除了埃莉诺之外,再无别人有杀害玛丽的理由,这点至今我仍然百思不解。”

“您不能相信这一点。您不要忘记埃莉诺有一段时间去国外了。”

“记得,记得……我做了一些调查,我有自己的侦探。”

“您能信得过别人吗?”

“当然能了。这样我就不必亲自到处跑,以致累得喘不过气来,也不用搞那些技术上强我所难的事情了,这类事花不了多少钱,专职人员就能完成得很漂亮。请您相信,朋友,我有一些很得力的助手,其中一个是撬门开锁的贼。”

“天哪:他对您有什么用?”

“最近,我委托他仔细地搜查了罗迪先生的房间。”

“他在那儿搜着什么了?”

波洛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神秘地说道:

“总应该确切地知道,人们在哪些事情上对你说了谎。”

“罗迪先生对您说谎了?”

“无疑是这样的。”

“还有谁对您说谎了?”

“我认为每个人都说了谎:奥布赖恩护士出于她所固有的罗曼蒂克性格而说了谎;霍普金斯护士出于固执;毕晓普太太是由于不怀好意;您自己……”

“见鬼!”对方不客气地打断了波洛的话,“您是不是认为我也在对您说谎?”

“暂时还没有。”波洛眼里闪着狡黠的目光辩解说。

他们是步行去h庄园的。在那儿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外表讨人喜欢的园丁。他彬彬有礼地向洛德医生问了好。

“早晨好。波洛,这是园丁霍利克。出事那天他在这儿。”

“当时您在哪儿干活呢?”

“主要是在菜地里,先生。”

“从那儿看不见房子吗?”

“看不见,先生。”

“那么如果有人走到房子跟前,比方说,到餐室窗前,您能看见吗?”

“不,看不见,先生。”

洛德医生参与了他们的谈话。

“您难道没看见谁也没看见什么?比方说,在庄园附近走动的人,或者是在门口停着的汽车?”

“先生,汽车?在后门那儿停的是您的车,再什么也没见到了。”

洛德吃惊地喊道,“我的车?!这完全不可能。我在那天早晨去维森伯里了,直到下午两点才回来。”

霍利克不好意思了。

“可是我当时认为看到的是您的车。”他疑虑地说。

医生匆忙地结束了谈话。

“这没关系。再见吧,霍利克。”

当他们离开园丁时,洛德先生激动地说:

“到底找到了点什么!那天早晨是谁的车停在后门口了?”

“您相信不是您的车?您没把日期搞错吗?”

医生向波洛发誓说绝不会错。

“那么,我的朋友,我们好像确实碰上实质性的东西了。

让我们调查调查,有谁能够偷偷地走到房前。”

顺着林荫道到房舍去的半路上,有一条穿过灌木丛的小路。他们沿着这条小路走去,走了几分钟后,洛德抓住了同伴的手,指着房舍的一扇窗子说:

“这就是餐室的窗子,埃莉诺就是在这里准备的三明治。”

“从这儿,”波洛接过去说道,“任何人都能看见她在屋里的行动。我记得,窗子当时好像开着?”

“窗子是大敞着的,因为那天非常热。”

波洛思索地说: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想偷看里面在做什么,他一定要在这儿为自己找到一个方便的观察地点。”

两个人开始仔细地观察周围。洛德突然大声呼喊,让离他仅几步远的波洛快点过去。

“您看这儿,树丛的后面。不久前有人在这儿站过,而且站了很长时间。您看,和周围的地方比,这儿的土被踩实了吧?”

波洛走到他跟前。

“是呀,这是个合适的地点。从林荫路上看不到他,可是他能通过敞开的窗子观察到餐室里的动静。那么我们这个不相识的朋友站在这儿做什么了?可能吸烟了?”

两个人弯下腰,拨开落在地上的残枝败叶,仔细地瞧着脚下。波洛突然嘶哑地喊了一声,年轻医生随声跑了过去。

“什么事?”

“空火柴盒,我的朋友。是一个潮湿的踩坏了的空火柴合”波洛小心地捡起了火柴盒。

“您看,火柴盒的商标上写的是外国字!”洛德惊讶地说道,“这不是德文吗?”

“玛丽不久前去德国了。”

年轻人兴奋起来。

“到底找到了!您不能否认现在我仍手头有点具体的东西了。您自己分析一下本地人中谁能有外国的火柴呢?”

然而波洛并没有分享医生的快乐。在他的目光中反映出不安的神色。

“这一切不像您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说道,“这里有个重大的‘异议’,难道您自己没看见吗?”

“我没看见,您告诉我吧……”

波洛叹口气说道:

“如果这个没引起您注意的话……那就算了,我们进屋g巴。”

洛德医生用钥匙打开了后门,把同伴领进餐室。他们在屋里四下环视一遍,医生介绍说:

“就在这张桌子上,埃莉诺准备的三明治。那块儿制葯厂商标的碎片就是在排水池下面的地板缝里发现的。”医生遇到了波洛冷静的目光、他着急了。“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埃莉诺接触过这个装着吗啡的该死的玻璃管儿。我跟您说,有人在外面从小树丛那儿窥视她。当她去更房的时候,这个人溜进来了,打开玻璃管儿,弄碎了几片吗啡,塞进三明治里了。他甚至没留意到,玻璃管儿上的商标有一小块掉进了地板缝。然后这个人急忙出去,坐上自己的汽车就逃之夭夭了。”

波洛又叹了口气,说道:

“您还是什么也没看见吗?聪明人有时也会迟钝到令人吃惊的地步。”

洛德勉强抑制住愤怒。

“怎么?您不相信有人站在树丛那儿往窗子里看?”

“不,我相信这个。”

“那么,我们应当把这个人找出来:“波洛神秘地喃喃说道:

“我认为,要找到这个人,我们不必远走。好了,我们巡视一下房舍吧。”

3

他们站在玛丽死去的房间里,洛德打开了一扇窗子,轻轻打个寒战说:

“在这儿像在坟墓里一样……”

波洛想着心事。

“唉,如果墙能说话么!应当在这儿,在这个房间里寻找这个谋杀奇案的起源。”

他在房间里默不作声地停留了几分钟,然后全身抖动一下说道:

“我们环视了整个房舍,能看的全看见了。现在您领我到更房去吧,我的朋友。”

更房里面也像主人的住宅里一样井井有条,房里空荡荡的,虽然落了些灰尘,但还算收拾得整洁。他们在那儿呆了几分钟。当他们重新走到洒满阳光的台阶上时,波洛用手温柔地模了一下爬在栅栏上的玫瑰。

“您知道吗,亲爱的医生,这种玫瑰叫什么?它的名字叫‘泽菲莲·德鲁芬’……”

玫瑰没引起医生的兴趣,他只是性急地嘟囔着说:

“从这个玫瑰能看出什么来?”

波洛继续说:

“在我探望埃莉诺的时候,她曾对我提起过有关玫瑰的事儿。正是在那一刹那,我开始看见了,不,不,还不是白昼的亮光,只不过是它的微微闪光,就像当您接近隧道的出口时那种透进来的一丝微光。”

洛德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她还对您说了些什么?”

“她谈了自己的童年,谈了在这个花园里的游戏,还谈了当她和罗迪玩红白玫瑰战时争吵的情景。罗迪喜欢白玫瑰,它清爽、冷淡,而埃莉诺,据她自己讲,喜欢红玫瑰……

它飘散着浓郁的芳香,饱含着温暖和生机。埃莉诺和罗迪之间的区别,我的朋友,就在于此。”

“难道这也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波洛点点头说道:

“这能使我们了解埃莉诺,了解这个性格热烈而傲慢的女性,她狂热地爱上了一个不可能爱她的男人……现在我们回到树丛里的那个地方呆一会儿吧。”

他们默然无语地走着。洛德医生的面容更加阴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当他们来到树丛中时,波洛沉浸在思考中,医生目不转睛地瞧着他。波洛突然懊丧而且愤怒地说:

“实际上,这最简单不过了。难道您没看到您在理论上的弱点吗?依照您的分析,是在德国有一个认识玛丽的人来到了这里企图杀害她。可是,请您看一看,我的朋友,看一看吧!如果您的智力对您已无能为力,那就请您运用自己的眼睛吧,您从这儿看到了什么?窗子,是吗?您凭窗看见了一位正在准备三明治的姑娘这就是埃莉诺。请允许我向您发问:一个窥视埃莉诺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三明治是给玛丽吃的呢?除了埃莉诺之外再没有别人,绝对没有别人知道这一点。无论是玛丽,还是霍普金斯护士都不知道。那么,如果这个人站在这儿监视着埃莉诺,后来又从窗子爬进去,把葯撒到三明治上,那么这会得出什么结论呢?这个人能考虑什么,有什么打算呢?只有一个:埃莉诺将吃掉这些三明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h庄园的一次午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