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庄园的一次午餐》

第二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次日,辩护人得到了交相讯问女证人的发言机会。他尖锐激烈地提出一系列问题、这时,他那宽容的态度——扫而光。

“对于这个人所共知的小葯箱,我想提出一个问题:六月二十八日,这个葯箱是否在h庄园的大厅放了一夜?”

“是的。”霍普金斯确认说。

“您是否习惯把危险葯品乱放在别人顺手可以拿到的地方?”

“当然没有。”

“哦,当然没有。可是偏偏只有这次发生了这样的事?”

“一般来说是这样。”

“这就是说,屋子里的任何——个人只要愿意就能拿到吗四月?”

“我估计是这样……”

“不要估计,是‘是’还是‘不是’?”

“是。”

“有人知道您的葯箱里有吗啡吗?”

“我不清楚。”

“您对谁说过这个吗?”

“没有。”

“这么说,埃莉诺小姐不会知道那里有吗啡啦?”

“她可以打开葯箱看一看。”

“这个可能性很小,是吧?”

“我……我不知道。”

“可是有人能够更准确地知道葯箱里有吗啡,比方说洛德医生。您不是按照他的吩咐用的吗啡吗?”

“当然是啦。”

“玛丽也知道您那里有吗啡吗?”

“不,她不知道。”

“她常到您家去吧?”

“不常去。”

“真的吗?可是我可以断言她常到您家去,而且她比任何人更清楚您的葯箱里有吗啡。”

“我不同意您的说法。”

埃德温停了一会儿。

“早晨您对奥布赖恩护土说过丢失吗啡的事了吗?”

“说过。”

“我确认,根据当时的情况,您对她说了下面的话:‘我把吗啡忘在家里了。我得回去取。”’“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难道您没推测说吗啡放在您家的壁炉台上了吗?”

“就是因为我找不到吗啡了,我才推测一定是放在炉台上了。”

“实际上连您自己也不清楚这管儿吗啡的下落。”

“不,我知道,我放到葯箱里了。”

“那么,您为什么推测说您忘在家里了?”

“因为我当时想,有可能是这么回事。”

“我应当对您说,您做事太不经心了。”

“完全不对!”

“您说话也是这样。”

“根本不是这样。我从来是不经过思考不说话。”

“您说过,七月二十七日那天,也就是玛丽死的那一天,您让玫瑰刺儿扎了?”

“我看不出这与案件有什么关系。”

法官插话问道:

“这对审理案件确实重要吗,埃德温先生?”

“是的,阁下,这是我辩护的一个重要方面:我想证实该证人的证言是不可信的,”他重提了上面的问题:

“就是说,您仍然肯定您在七月二十七日那天让玫瑰刺儿扎了?”

“是呀。”霍普金斯挑衅地回答道。

“这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

“是在我们出更房去客厅之前。”

“这是什么样的玫瑰树?”

“是爬在更房附近栅栏上的开着粉花的玫瑰。”

“您能肯定这点?”

“完全肯定。”

辩护人突然从另一方面袭击证人:

“死去的玛丽姑娘确实在七月六日写了遗嘱吗?”

“是的。”

“她写遗嘱不是因为她心情沮丧,也不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未来失去信心,您相信这点吗?”

“无稽之谈:““这就是玛丽写的,由服装商店售货员埃米莉·比格斯和罗杰·韦德作证的那份遗嘱吗?也就是决定把所有财产遗留给伊莱扎·赖利的妹妹玛丽·赖利的那份遗嘱吗?”

“完全正确。”

陪审员仍传阅了遗嘱。

2

奥布赖恩出庭作证。

“六月二十九日早晨,霍普金斯护土向您说什么了?”

“她说有一管儿盐酸吗啡从葯箱里丢失了。”

“据您所知:葯箱在夜里是放在大厅里吗?”

“是。”

“罗迪先生和被告在韦尔曼太太临终时,也就是六月二十八日的夜里,都在h庄园吗?”

“是这样。”

“请讲一讲、在韦尔曼太大死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二十九日,发生了什么事?”

“我看见罗迪先生和玛丽在一起。他向她倾诉了爱情并吻了她。”

“那时他与被告订婚了吧?”

“是的。”

“后来又发生什么事了?”

“玛丽提醒罗迪说,他与埃莉诺小姐已经订了婚,这使罗迪很狼狈。”

“您认为被告对玛丽态度如何?”

“她恨死玛丽啦。”证人肯定地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h庄园的一次午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