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圣诞探案记》

第三章 十二月二十四日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你真的希望我住在这儿吗,父亲?”哈里问道。他的头向后仰着。“要知道,我都捅了马蜂窝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西米恩严厉地问。

“艾尔弗雷德老弟,”哈里说,“好弟弟艾尔弗雷德:他,反对我住在这儿,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

“该死的,他敢!”西米恩厉声说,“我是这个家的主人。”

“都一样,先生。我想你是相当依赖艾尔弗雷德的。我可不想惹——”

“你照我说的去做。”他父亲厉声说道。

哈里打了个哈欠。

“不知道我能不能适应足不出户的生活,对一个曾浪迹天涯的人来说这种生活会令人窒息的。”

他父亲说:“你最好先结婚,这样才能安定下来。”

哈里说:“我跟谁结婚呢?一个人不能跟他的外甥女结婚真是可惜。小皮拉尔迷死人了。”

“你注意到这一点了?”

“说到安顿下来,胖乔治看起来倒是干得不错。她是做什么的?”

西米恩耸耸肩。

“我怎么会知道?我想,乔治是在一个时装模特表演上遇见她的。她说她父亲是一个退役的海军军官。”

‘哈里说,“很可能是个近海轮船上的二副吧。乔治要是不小心的话,和她在一起是会惹麻烦的。”

“乔治,”西米恩·李说,“是个笨蛋。”

哈里说:“她嫁给他是为了什么呢——为了他的钱?”

西米恩又耸耸肩,哈里说:“好吧,你认为你可以摆平艾尔弗雷德?”

“我们很快就可以把这件事了结了。”西米思冷冷地说。

他按了一下桌子旁边的铃”霍伯里很快就出现了。西米恩说:

“叫艾尔弗雷德先生到这儿来。”

霍伯里走了出去,哈里慢吞吞地说:

“那个家伙在门外偷听。”

西米恩耸耸肩。

“也许吧。”

艾尔弗雷德急急忙忙地走进来。当他看见他弟弟时他的脸抽搐了一下。他完全不理会哈里的存在,直截了当地说:

“你找我,父亲?”

“对,坐下。我刚刚正在想我们需要把家里重新安排一下,因为现在又多了两个人。”

“两个人?”

“皮拉尔当然要在这儿安家落户,这是理所当然的。还有哈里也要在家长住下来了。”

艾尔弗雷德说:“哈里要来住在这儿?”

“为什么不呢,老兄?”哈里说。

艾尔弗雷德突然转向他。

“我认为你自己应该很清楚!”

“是吗,对不起——可我不明白。”

“在所有的这一切发生之后?你做过的不光彩的事,那可耻的行为……”

哈里轻描淡写地摆摆手。

“所有的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老兄。”

“在他为你做了那么多之后,你竟能那么恶劣地对待父亲。”

“嗨,艾尔弗雷德,我觉得这是父亲的事,不是你的。如果他愿意原谅而且忘掉——”

“我愿意。”西米思说:“说到底,要知道,哈里还是我的儿子,艾尔弗雷德。”

“是的,可是——为了父亲——我反对这么做。”

西米恩说:“哈里要住这儿,我希望这样。”他温柔地把一只手放在艾尔弗雷德的肩上。“我很喜欢哈里。”

艾尔弗雷德站起来。离开了房间,他脸都白了。哈里也站起来,跟着他走出去,笑着。

西米恩则坐在那儿,自己抿着嘴笑着。就在这时,他被吓了一跳,左右看看。“该死的是谁?噢,是你,霍伯里。别那么偷偷模摸的。”

“对不起,先生。”

“没关系。听着,我有点儿事要让你办一下,我要所有人在午饭之后都上我这儿来——所有的人。”

“是的,先生。”

“还有别的事,他们来的时候,你要和他们一起过来。当你走到走廊中间的时候,大声点儿说话,让我能听到。什么样的暗示都行,明白吗?”

“是的,先生。”

霍伯里从楼上下来。他对特雷西利安说:

“如果你问我的话,我们要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了。”

特雷西利安严厉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等着瞧吧,特雷西利安先生,今天是圣诞节前夜了,到处都是美妙的圣诞节气氛——我可不这么想!”

2

他们走进房间,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

西米恩正在对着话筒说话,他朝他们摆摆手。

“你们,都坐下,我马上就打完了。”

他接着对着话筒说下去。

“是查尔顿,霍奇金斯和布鲁斯事务所吗?是你吗,查尔顿?我是西米恩·李。对,不是吗?对……不,我想让你为我立一份新遗嘱……是的,我那份遗嘱已经有些年头了……事情有变化……噢,不,不急,不想打扰你的圣诞节,大概在节礼日(英国的一个节日,圣诞节的第二天。——译注)或之后哪天吧。到这儿来,我会告诉你我想怎样,不,这样挺好。我还不会马上就死的。”

他挂上电话,然后看看他的八位家庭成员。他笑呵呵地说:“你们看上去都灰溜溜的,出什么事啦?”

艾尔弗雷德说:“您叫我们来……”

西米恩很快说道:“噢,很抱歉——没什么特别的事。你们以为这是一次家庭会议吗?不,只是我今天很累了,你们晚饭过后就都不用过来了,就是这么回事。我要上床休息了,我希望我可以精精神神地过圣诞节。”

他朝他们咧嘴笑着。乔治恳切地说:

“当然啦……当然啦……”

西米恩说:“圣诞节是最重要的古老习俗了,它能提高家庭的凝聚力。你怎么想,马格达伦,我亲爱的?”

马格达伦跳了起来。她那相当可笑的小嘴张开又合上了。她说:“噢——噢,是的!”

西米恩说:“依我看,你原来和一个退役的海军军官住一起,”他顿了一下——“那个海军军官就是你的父亲。你们两个人是过不好圣诞节的,需要一个大家庭才能热热闹闹地过圣诞节的。”

“啊——嗯——对,也许是这样的。”

西米思的目光越过了她。

“这个时候不想说什么让人扫兴的事,可你要知道,乔治,我恐伯要减少一点儿你的生活费。我这里以后会需要更多的钱来维持开销。”

乔治的脸涨得通红通红的。

“你瞧,父亲,你不能那么做的!”

西米恩轻声说:“噢,我不能吗?”

“我的经济负担已经很重了,非常重。如果那样,我真不知道我该怎样才能两全,这需要非常严格地紧缩开支。”

“让你的妻子多想着点儿这件事。”西米恩说,“在这种事上,女人们总是很善于精打细算的。她们总是想方设法地去省钱而一个男人可能根本就想不到这上面。而且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自己做衣服,我的妻子,我记得,她的针线活做得很好,她干什么都很心灵手巧——一个好女人,就是太乏味了——”

戴维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父亲说:

“坐下,儿子,你会把东西碰翻的——”

戴维说:“我母亲——”

西米恩说:“你母亲根本没有脑子:而且看起来她也把这一点遗传给了她的孩子们。”

他突然站起身来,脸颊上现出两团红晕。他的声音变得又尖厉又刺耳,“你们都一钱不值,每一个人:我已经受够了你们了:你们不是男人:你们都是弱者——一群伤感得可笑的废物。皮拉尔一个就能顶你们俩!我对天发誓在世上的什么地方我还有一个儿子,比你们哪一个都强,你们只不过是碰巧生对了地方!”

“嘿,父亲,消消气吧。”哈里嚷道。

他已经跳起来站在那儿,他那通常富于幽默感的脸上眉头紧锁着。

西米思厉声说道:

“你也一样!你做过什么好事?从世界各地拍电报来找我要钱;我告诉你们我看见你们就难受:滚出去!”

他靠在他的椅子背上,喘着粗气。

这些人慢慢地、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出去。乔治气得脸通红;马格达伦看上去很害怕;戴维面色惨白,浑身发抖;哈里咆哮着走出了房间;而艾尔弗雷德就像做梦一样;莉迪亚则把头拾得高高的,跟在他后面;只有希尔达在门口停了一下又转身慢慢地走回来。

她盯着他,他睁开眼睛发现她站在那儿,不禁吃了一惊。她站在那儿,那种稳稳当当一动不动的样子有一种威胁的意味。

他急躁地说:“怎么啦?”

希尔达说:“你来信的时候我相信了你的话——你说圣诞节的时候想让家人陪在身边,是我说服了戴维,让他来的。”

西米恩说:“嗯,又怎么样呢?”

希尔达慢悠悠地说:“你的确想让你的家人陪在身边——但目的不是像你原来说的那样;你想要他们在这儿,是为了在他们之间挑拨离间,是不是?上帝保佑你,这竟然就是你心目中的乐趣!”

西米恩抿着嘴笑着,他说:“我的幽默感一直是很特别的,我并不指望任何人能欣赏这个玩笑,反正我是很开心的!”

她一言不发。西米恩·李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他严厉地说:

“你在想什么?”

希尔达·李慢慢地说:“我怕……”

西米恩说:“你怕——怕我?”

希尔达说:“不是怕你—是替你害怕!”

就像一个下了判决书的法官一样,她转过身去。她向前走着,脚步缓慢而沉重,就这样走出了房间……

西米恩坐在那儿注视着门的方向。

而后他站了起来,走到保险箱前。他嘟囔道:“让我来看一眼我的美人们。”

3

八点差一刻的时候门铃响了。

特雷西利安去开门。他回到餐具室里,发现霍伯里在那儿,正拿起托盘上的咖啡杯看着上边的标记。

“是谁啊?”霍伯里说。

“萨格登警监——留神,你在干什么呀?”

霍伯里把一个咖啡杯掉在地上摔碎了。

“瞧瞧这个吧,”特雷西利安惋惜地说:“我负责清洗这些杯子已经十一年了,从来都没打破过一个,可现在你却碰了你根本不该碰的东西,瞧你都干了些什么呀!”

“对不起,特雷西利安先生,实在很抱歉。”霍伯里道歉说,他的脸上全都是汗。“我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你是说有个警监来了吗?”

“对——萨格登先生。”

男仆从苍白的嘴chún里吐出一句话。

“什么——他想干什么?”

“为警方的孤儿院筹款。”

“噢!”男仆松了口气,他的声音自然多了。

“他得到什么了吗?”

“我把登记簿拿上去给李先生,他让我带警监上去,把雪利酒放在桌子上。”

“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除了要钱就——没别的事,”霍伯里说,“那个老家伙很慷慨,尽管他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我还是要为他说句好话。”

特雷西利安威严地说:

“李先生从来就是一个非常大方的绅士。”

霍伯里点点头。

“这是他最好的一点!好了,我现在要走了。”

“去看电影?”

“我想是的。回头见,特雷西利安先生。”

他从通向下房的一扇门里出去了。

特雷西利安看看挂在墙上的钟。

他走进饭厅,把热毛巾卷放在餐巾上面。

在确定一切都毫无问题之后,他敲响了大厅里通知开饭的锣。

当最后一响锣声消失以后,那个警监走下楼来。萨格登警监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

他穿着一件扣得紧紧的蓝制服、走起路来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

他和蔼地说:“我敢肯定今天晚上会有霜冻。好事儿啊,最近天气一直不太正常。”

特雷西利安摇着头说:

“潮湿对我的风湿症很有影响。”

警监说风湿症是一种很痛苦的疾病,然后特雷西利安把他从前门送了出去。

老管家把门重新闻好,慢慢地回到大厅里。他用手揉着眼睛叹了口气,接着当他看见莉迪亚穿过客厅时他就挺直了腰。乔治·李也正从楼上下来。

特雷西利安已经等候在一旁,当最后一位客人——马格达伦走进客厅时,他就站了出来,低声说:

“晚餐准备好了,”对于女土们的着装,特雷西利安是一个有着自己看法的鉴赏家。当他绕着桌子,手里端着倒酒的酒蹲的时候,他总是要注意女士们的长抱晚装,而且还要暗自品评一番。

他注意到,艾尔弗雷德夫人穿上了她那件黑白相间而且有花的波纹绸新衣。醒目的设计,非常引人注目,虽然很多女士穿上都不好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十二月二十四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波洛圣诞探案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