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幕悲剧》

第三章 谁是凶手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当他们沿街走的时候,查尔斯爵士说:

“有什么想法吗,萨特思韦特?”

“你呢?”萨特思韦特先生问道,他喜欢保留自己的判断,直到最后适当的时机才会说出来。

查尔斯爵士却不同。他明确地说。

“他们错了,萨特思韦特.他们完全错了.他们老是盯着管家。这不对,这不合情理。这事不能与另外那次死亡事件分离开来看-就是在我那儿发生的那一次。”

“你还是认为两次案件有联系?”

萨特思韦特先生的心里虽然已经作了肯定的答复,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的朋友,它们绝对有联系.从各个方面都可以得到证实。我们得找出共同点-找出两次宴会都出席的那个人。”

“是的,”萨特思韦特先生说,“但从表面看,事情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筒单.其中的共同因素太多。卡特赖特,你意识到了吗?在你家里出席招待会的人,也在这儿出席了招待会。”

查尔斯爵士点点头。

“当然,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我们能从中作出什么推论呢?”

“我听不懂你的话,卡特赖特。”

“你真够呛,老兄!你看出两者的巧合吗?不,这是有人故意干的。为什么第一次死亡事件所有在场的人,发生第二次事件时也都在场.事故吗?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故.这是阴谋,是精心设计的,是托利的策划。”

“啊!”萨特思韦特先生说,“对,是有这个可能.……”“肯定是这样.你对托利的了解不像我了解得这么深,萨特思韦特.他是一个审慎而深思熟虑的人,一个有耐性的人.我认识他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听见过他直抒己见。

“你应当这样看,巴宾顿被谋杀了—是的,是被谋杀的.我不回避问题,也不转弯抹角.他是那天晚上在我的家里被杀害的.当时托利嘲笑我对事故的怀疑.后来他自己也一直在怀疑.但是他没有讲出自己的看法—他不该这样做.而是在悄悄设想一个案子。我不知道他的根据是什么。

我想,它不会是针对某一个人的,但他相信,客人当中有一个人是作案的罪犯.于是他制定了一个计划,实际上是一次试探.以便发现凶手是谁。”

“那为什么还请其他客人呢?比如伊登一家和坎贝尔一家。”

“那是幌子。这就使得事情不至于显而易见。”

“你认为那是什么样的计划?”

查尔斯爵士耸耸肩头,这是一种夸张了的外国人的姿势。他似乎变成了情报局头面人物阿里斯蒂德.杜瓦尔.他的右腿定路时有点儿瘸。

“我们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魔术师.也猜不出.但是他肯定有一个计划……后来失败了。凶手比托利想象的技高一筹……他先下了手……”“一个男人?”

“也许是个女的.女人也像男人一样能用毒物作武器,甚至更胜一筹。”

萨特思韦特先生不言不语。查尔斯爵士说“说吧,你不同意吗?也许你跟大家的意见一样,认为凶手是那个管家。是他干的吗?”

“你怎么解释管家的出走?”

“我没有想到这事。在我看来,他是无关紧要的人……

我可以提出一种解释。”

“举个例子……”“好吧。比如说.按警察说的,埃利斯是个职业罪犯,这次是一帮强盗参与行凶。埃利斯接受的任务是制造伪证.就这样,托利被谋杀了.埃利斯的作用是什么呢?有人被杀害,屋里又有一个男仆,他的指纹在伦敦警察局备案,警察对他了如指掌。自然他会惊惶失措,最后逃之夭夭。”

“经过秘密通道?”

“什么莫名其妙的通道.当时一个肥头大耳的警察在屋里站岗,一眨眼工夫,他就从大门逃出去了。”

“看来这种可能性更大。”

“那么,萨特思韦特,你的观点是什么?”

“我的观点吗?”萨特思韦特先生说,“哦,跟你的一样。

我们始终是一样。在我看来,管家是一个笨手笨脚的家伙。

我相信,巴塞罗缨爵士和可怜的老巴宾顿都是由同一个人杀害的。”

“别墅招待会里的一个人?”

“别墅招待会里的一个人。”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萨特思韦特先生随便问了-句“你认为是客人中的哪一个?”

“我的上帝,萨特思韦特,我怎么能说呢?”

“当然,你不能说。”萨特思韦特先生和善地说,“我只是想,你可能已经有了某种设想。你知道,所有的设想都没有科学根据,也不合情理,只是一般的猜测。”

“这个,我还没有……”他想了一会儿,突然冒出一句,“你知道,萨特思韦特,你开始思考的那一刻,你会认为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行凶。”

“我想.将所有的怀疑结合起来考虑,你的观点是对的。”萨特思韦特先生陷人了沉思.“我们现在必须思考的是,要明确地排除其中某些人员.比如说,你和我,巴宾顿。

还有小曼德斯,他不在作案现场。”

“曼德斯?”

“是的,他到场只是因为出了事故。他没有被邀请,没有人想到他会来.那就是说,他不在嫌疑人圈内。”

“那个女剧作家也不在圈内。她笔名叫安东尼.阿斯特。”

“不,不,她当时在场.她就是图廷市的穆里尔·威尔斯小姐。”

“原来她也在场.我忘了那女人姓威尔斯。”

他皱起眉头。萨特思韦特先生最善于判断别人的思想。

他准确地分析了演员的思路.查尔斯在说话时.萨特思韦特先生就暗暗鼓励自己继续观察他。

“你瞧,萨特思韦特先生,你说对了.并不是所有被邀请的人都是嫌疑人。毕竟玛丽夫人和蛋蛋姑娘也在场……不,也许他是想让第一次事件重演……他也许怀疑了某个人,他需要可以作证的其他目击者.诸如此类的事……”“对,诸如此类的事。”萨特思韦特先生表示赞同,“人们只能通过像舞台上那样的表演,才会形成概念。很好,利顿.戈尔一家不是嫌疑人.你和我,巴宾顿和奥利弗·曼德斯也不是嫌疑人。还剩下谁呢?安吉拉·萨克利夫?”

“安吉拉?我亲爱的伙计,她多年来一直是托利的好友。”

“那么,事情就归结到戴克斯一家……”实际上,查尔斯,你怀疑戴克斯一家人.我过去问你时,你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

查尔斯爵士看着他.萨特思韦特先生流露出一种友好的胜利者的神情。

“我想,”查尔斯爵士慢吞吞地说,“我说过一些话.至少.我不是怀疑他们……他f门看起来只是比其他人更有可能性。再说,我不太了解他们.但是,要我的老命也看不出,一生沉溺于赛马的弗雷迪.戴克斯先生,-辈子为妇女设汁高价服装的戴克斯太太,竞然会企图除掉一个和蔼可亲而又无足轻重的老牧师……”他摇摇头,然后脸上显得兴奋起来。

“还有那个威尔斯小姐.我又差点忘记了她。到底是什么原因使我老是忘记她?她是我所见过的最没有特征的人。”

萨特思韦特先生笑了。

“我只是认为她体现了彭斯的名句—在你们中间一位作笔记的青年.我总是想象威尔斯小姐整天都在作笔记.在她的眼镜后面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我想,你会发现,如果这次事件中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话,威尔斯小姐都已经注意到了。”

“你是这样看的吗?”查尔斯爵士将信将疑地说。

“下一步要办的事,”萨特思韦特先生说,“就是吃饭.然后,我们要去修道院,看看在现场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看来你已经迷上了这件事,萨特思韦特。”查尔斯爵士说,言语中充满了喜悦。

“对凶杀案的调查,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新鲜事了。”萨特思韦特先生说,“有一次我的车抛锚了,我呆在一个孤零零的小旅店里……”他没有说下去。

“我记得,”查尔斯爵士用他高亢而清晰的演员嗓子说道,“当我在一九二一年旅游时……”查尔斯爵士赢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幕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