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潮时节》

第15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绫恩走到屋外,抬头看看天空。太阳阴沉沉的,天空中没有红色,只有一抹不大自然的光芒,是个宁静的黄昏,但却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她想:晚一点一定会有一场暴风雨。

现在,时间终于到了,不能再拖延了,她必须到长柳居去告诉罗力。至少,她应该亲口告诉他,而不应该选择比较轻松的方式——写信告诉他。

她告诉自己——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心里却又好像有点奇怪而不情愿。她看看四周,想道:“就要向这一切告别了——这里有我的世界、我的生活方式。”

她对未来并不抱着幻想,和大卫一起生活是一种冒险——可能会变得很好,也可能会变得很坏,他早就警告过她就是发生谋杀案的那一晚,他在电话中警告她的。

此刻……几小时之前,他对她说:’我一心想走出你的生活圈子,可是我实在是个傻瓜——以为自己能完全忘了你。我们到伦敦去结婚……对,我不能给你犹豫的机会。这里有你的根,会把你牢牢拴住。我一定要把你连根拔起。”又说:“等我正式成为大卫·汉特夫人的时候,我们再告诉罗力。可怜的家伙,只有这样告诉他最好。”

她不同意他的主张,但却没有马上说出来。

不,她一定要亲口告诉罗力。

现在,她就是在往罗力家的路上。

绫恩敲响长柳居大门时,暴风雨刚刚来袭,罗力开门时,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嗨,绫恩,为什么不先打电话告诉我一声?万一我出去了怎么办”

“我有话跟你说。”

他站在一旁,让她进来,然后跟着她走进大厨房。餐桌上还残留着他的晚餐。

“我准备在这里增加一点设备,”他说:“你会比较方便。还有新水槽……钢的……”

她打断他的话。

“不要计划什么了,罗力。”

“是因为那个可怜的孩子还没埋葬?好残忍!不过我从来都不觉得她很快乐,我想是因为那次该死的空袭。无论如何,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她已经死了,对我……或者说对我们……来说,唯一的不同……”

绫恩倒吸一口气。

“不,罗力,以后没有什么‘我们’了,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

他瞪着她,她一边在心里恨着自己,一边平静却坚决地说:“我决定嫁给大卫·汉特,罗力。”

其实她也不十分知道自己到底期望什么——罗力会反对,也许是生气——但是罗力的反应却绝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两分钟,然后走过去拨拨炉火。最后才心不在焉似地转过身来。

“好,”他说,“我们把话说清楚。你说你要嫁给大卫·汉特,为什么?”

“因为我爱他。”

“你爱的是我。”

“不,我从前的确爱过你——我出国之前,可是已经过了四年,我……我变了,我们都变了。”

“你错了,”他平静地说,“我没有变。”

“也许……你改变得极少。”

“我根本没交,因为没什么机会让我改变.我一直在这儿耕田,没有从降落伞上跳下来,没有在晚上翻山越岭,在黑暗中用手臂搂着男人,然后刺伤他……”

“罗力……”

“我没有上战场,没有打仗,根本不了解战争是什么!只是一直在农场上舒服安全地过日子,幸运的罗力!可是如果嫁给这种丈夫,你会觉得很没面子!”

“不,罗力……不!根本不是这样!”

“我是说!”他走近她,颈上的血管都鼓胀了,额上也浮现着青筋。他那种眼神——有一次她在田里也看过一头公牛露出同样的眼神,那头牛用力扬起头、踩着脚,头上那对大角缓缓地摆下去,被一股无名怒火刺激着。

“你给我安安静静地听着,听我的改变。我已经错过了自己应该有的东西,失去为国作战的机会,眼看着我的好朋友在战场上送了命,眼看着我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穿上制服到国外去,她把我丢在后面。我的生活痛苦极了……你难道不知道吗?绫恩,我真是痛苦透了。后来,你回业了……可是我反而变得更痛苦……从凯西婶婶宴会那晚,我发现你盯着桌子对面的大卫·汉特,就更痛苦了。可是他不会得到你的,你听到了吗?要是我得不到你。任何人也都别想得到。你以为我是什么东西?”

“罗力……”

她站起来,向后退一步,心里非常害怕,跟前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人,面是一头凶猛的野兽。

“我已经杀了两个人,”罗力·柯罗德说:“你以为我会在乎再杀一个人吗?”

“罗力……”

现在,他已经站在她面前,双手扼住她的颈子……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绫恩……”

她颈子上那只手加紧了力,房间在旋转,黑漆漆的,旋转,窒息……到处一片漆黑……

接着,忽然传来一声咳嗽声——一本正经,有点矫揉造作的咳嗽声。

罗力停下来,双手也松垂下来,无力地垂在身旁。绫恩则在地板上卷成一团。

赫邱里·白罗站在门口,抱歉似地咳嗽着。

“希望我没有打扰两位吧?”他说:“我敲过门了、真的,我的确敲过门,可是没有来开。两位大概忙吧?”

有一会儿,气氛十分紧张,罗力用力瞪着赫邱里,仿佛很不得扑到他身上似的,但是他最后还转身走开,并且用平板空洞的声音说:“你来得——正是时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涨潮时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