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潮时节》

第06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那个姓马区蒙的女人来干什么?”大卫一进门就这么问。

“呃,大卫,她急着要用钱,我从来没想到……”

“我想你一定给她了吧?”

他半带幽默、半带失望地说。

“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实在投办法叫人放心,罗莎琳。”

“噢,大卫,我拒绝不了,而且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什么?你给了她多少?”

罗莎琳小声地喃喃道:“五百镑。”

想不到大卫却意外地笑了。

“就这么点儿!”

“喔,大卫,钱不少啊!”

“现在对我们根本算不了什么,罗莎琳,你好像一直不了解,你已经是个很有钱的女人。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她向你借五百镑,只要能借到两百五十镑,她也会很满意了。你应该学会借钱给人的技巧!”

她喃喃说:“对不起,大卫。”

“亲爱的女孩,那到底是你自己的钱啊!”

“不是,不能真的算是。”

“好了,别又从头说起了。戈登·柯罗德来不及立新遗嘱就死了,这是我们运气好。你和我胜利了,可是其他人却输了。”

“这样……不大应该。”

“算了,我亲爱的罗莎琳妹妹,你不是也很喜欢享受这一切吗?有大房子住,有佣人,还有那么多珠宝,不是像做梦一样吗?感谢上帝!有时候我真怕自己会一觉睡醒之后,发现这只是个梦。”

她也跟着他笑起来,他用眼角悄悄地看着她,觉得很满足。他知道怎么安抚他的罗莎琳。她有良心,使他多少有些不便,可是有就是有,他也奈何不了。

“真的,大卫,真的像在做梦——或者看电影一样。我好喜欢这些,真的好喜欢。”

“可是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现有的东西,”他警告她,“别再送柯罗德家任何礼物了,罗莎琳。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比以前的你、我有钱。”

“嗯,我想是。”

“绫恩今天早上到什么地方去了?”他问。

“我想是到长柳居去了。”

到长柳居去——去看罗力——那头中——那个乡巴佬!他的幽默消失了——她准备跟那家伙结婚了,是吧?

他闷闷不乐地跨着大步走到屋外,穿过杜鹃花丛和山丘上的小门,下面那条步道可以通往罗力的农场。

大卫站在那儿时,看到绫恩·马区蒙从下面的农场走上来,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挑衅地指起下巴,大步上前迎向她。他们在半山的阶梯上相遇。

“早啊!”大卫说,“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你不是问过了吗?”她反驳道,“你明明知道是六月。”

“你就这么接受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大卫。”

“不,你知道,”他轻蔑地笑笑说,“罗力!罗力是什么东西?”

“是个比你好的男人,要是你敢碰他,你就小心点。”她轻描淡写地说。

“我相信他的确比我好,可是我也的确敢碰他。为了你,我敢做任何事,绫恩。”

她沉默了一两分钟,最后说:“你不懂,我爱罗力。”

“我很坏疑。”

她生气地说,“我爱他,告诉你,我爱他。”

大卫用搜索的眼光凝视着她。

“每个人都会看到自己的影像——我们心目中希望自己成为的模样。你所看到的是深爱着罗力,打算定居下来,心满意足地和他佐在一起,再也不离开这儿的你。但是那却不是真正的你,对吗?续思。”

“喔?那真正的我又是怎样?真正的你又是怎样呢?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应该说我想要完全,想要暴风雨之后的宁静,巨浪狂涛之后的安定。可是很难说,有时候我怀疑你和我都想——找麻烦。”他不高兴地说,“真希望你从来没在这里出现过。一直到你回来之前,我都过得非常快乐。”

“你现在不快乐?”

他盯着她,她觉得兴奋起来,呼吸也加挟了。她从来没有那么强烈地感受到大卫的吸引力。他伸出手,用力抓着她肩膀,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

但是忽然之间,他的手又放松了,望着她肩后的山丘。她转头看是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富拉班”的小门里刚走进一个女人。大卫激烈地问“那是谁?”

绫恩说:“好像是佛兰西丝。”

“佛兰西丝?”他皱眉道,“她想干什么?”

“也许只是顾路看看罗莎琳。”

“亲爱的绫恩!只有有特殊目的的人才会去看罗莎琳,令堂今天早上刚刚去过。”

“我妈?”绫恩猛然倒退一步,皱眉道,“她想要什么?”

“你不知道?钱!”

“钱?”绫恩全身都僵硬了。

“已经拿到手了。”大卫微笑着说——那种冷淡又无情的微笑,在他脸上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一、两分钟之前,他们曾经很接近,但是此刻却仿佛被敌意隔开了好几哩。

绫恩喊道:“喔,不,不,不。”

他模仿她的口气说:“喔,对,对,对。”

“我不相信!多少钱?”

“五百镑。”

她猛然吸了一口气。

大卫似乎很高兴地说:“不知道佛兰西丝打算要多少?让罗莎琳一个人留在家里五分钟都不安全!可怜的女孩,她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

“还有——别人去过吗?”

大卫嘲弄地笑笑。

“凯西婶婶欠了点债……喔,没多少,只要两百五十镑就可以解决……可是她担心会传到柯罗德医生耳里!那些负债是灵媒引起的,所以他可能不会同情她。不过,她当然不知道……”大卫顿一顿,接着说:“医生自己也向我们借了钱。”

绫恩低声说:“你会把我们想象成什么样!你会把我们想象成什么样〕”然后,她忽然意外地拼命向山脚下的农场跑去。

他皱着眉头送她离开。她是去找罗力,像一只飞回窝巢的鸽子一样飞向他,这一点使他感到很不悦。

他又抬头看看山丘上,皱皱眉。

“不行,佛兰西丝,”他低声自语道,“我想不行,你选错了日子。”然后大步走向高处。

他穿过小门,经过杜鹃花丛和草坪,一声不响地走进起居室,佛兰西丝正在对罗莎琳说:“我真希望能一一说清楚,可是你知道,罗莎琳,事情实在很难解释……”

她身后有了声音说:“是吗?”

佛兰西丝·柯罗德猛然转过身,她不像亚黛拉·马区蒙那样、故意趁罗莎琳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来。她需要的款项很大,罗莎琳不会不问她哥哥擅自作主。事实上,佛兰西丝宁可和他们俩人一起讨论这件事,面不愿让大卫觉得她想趁他不在时,从罗莎琳身上弄到钱。

她为了专心把事实说清楚,所以没听到他进来的声音。他的话吓了她一跳,她也发现他此刻心情非常坏。

“喔,大卫,”她安样地说,“真高兴你回来了。我刚刚在跟罗莎琳说,戈登一死,杰若米就像掉进一个无底洞一样,所以我想问问她能不能帮忙。事情是这样的……”

她迅速地倾诉着——有关的那一大笔钱——戈登的支持——口头上的承诺——政府的限制——抵钾一—

大卫内心深处起了一种欣赏的感觉。这个女人真会说谎!整个故事听起来像真的一样!可是,这当然不是事实!他猜想:事实不知道究竟如何?杰若米欠了馈?如果他让佛兰西丝来玩这套把戏,一定是相当迫切的事。她也是个骄傲的女人……

他问道:“一万镑?”

罗莎琳惊讶地喃喃说:“好大一笔钱。”

佛兰西丝迅速说:“对,我知道,如果不是这么难筹措的一笔钱,我也不会来找你们了。可是如果没有戈登支持,杰若米绝对不会参加这笔生意。戈登死得那么突然,真是太不幸了。”

“害得你们都从温暖安全的窝巢掉下来,失去了庇护?”大卫的声音很不愉快。

佛兰西丝眼里闪过一抹微弱的光芒,说:“你把事情说得像图画一样!”

“你知道,罗莎琳不能动用本金,只能用那些收入,而且她还要付一千九百零六镑所得税。”

“喔,我知道,现在税金高得伯人。可是你们可以想办法,不是吗?我们会……”

他打岔道:“是可以想办法,可是我们不愿意!”

佛兰西丝迅速转身对罗莎琳说:

“罗莎琳,你真是个慷慨的……”

大卫打断了她的话。

“你们柯罗德一家子以为罗莎琳是什么?是头rǔ牛吗?在她面前,你们全都对她——暗示,要求,乞伶,可是在她背后呢?耻笑她,憎恨她,仇视她,希望她死掉……”

“没有这种事。”佛兰西丝喊道。

“是吗?告诉你,我对你们烦透了!她也一样。你们别想从我们身上得到钱,以后也不用再来诉苦了。你懂了吗?”

他气得脸都变黑了。

佛兰西丝站起来,脸上木然没有任何表情。她心不在焉地拿出一付软皮手套,但却很郑重,仿佛代表了什么意义似的。

“你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大卫。”她说。

罗莎琳喃喃低语道:“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佛兰西丝没有注意她,就像她并不在房里似的。

她向门口走了一步,停下来,看着大卫说:

“你说我恨罗莎琳,你错了,我并不恨她一—可是我恨——你!”

他皱着眉头看看她,她又说:

“女人总要想办法活下去,罗莎琳嫁了——个比她大很多的男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可是看看你!你必须依赖自己的妹妹过日子,舒舒服服地靠她——一—吃软饭!”

“我只是替她赶走那些贪心的人。”

他们彼此站着凝视对方。他知道她在生气,也忽然发觉佛兰西丝·柯罗德是个危险的敌人,她会表现得很不客气,什么都不在乎。

她又开口说话时,他觉得有点不安,但是她说得并不明显。

“我会记住你的话,大卫。”

然后,她经过他身边走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她的话是种威协。

罗莎琳在哭泣。

“喔,大卫,大卫——你不该对她说那种话。他们那些人当中,她对我最好了。”

他生气地说:“闭嘴,你这个小傻瓜!你难道要他们把你踩在脚底下,再把你的血吸干吗?”

“可是那些钱……如果……如果不应该属于我……”

他的眼光使她畏缩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卫。”

“希望不是。”

他想:良心,是最大的魔鬼!

他不赞同罗莎琳的良心,那会使将来处理事情很困难。

将来?他一边皱眉看着她,一边让思绪飞驰。罗莎琳的未来——他自己的未来——他一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现在更知道,可是罗莎琳呢?她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

他的脸色黯淡下来时,她尖叫起来,忽然颤抖地说:“喔!有人想要我死!”

他好奇地看着她,说:“原来你也看出来了?”

“你指的是什么?大卫。”

“我是说有五个——六个——七个人恨不得早点送你进棺材!”

“你不会是说……谋杀……”她吓坏了,“你觉得那些人会杀人?……不,像柯罗德家人那么好的人,绝对不会杀人。”

“我不知道像他们那种‘好’人是不是真的不会杀人,可是只要有我照顾你,他们就绝对没办法得手,他们一定要先想办法除掉我才行。万一他们真的杀了我,哈,那你就只好自己多小心了!”

“大卫……别说得那么可伯。”

“你听清楚了,”他抓住她的手臂,“万一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罗莎琳。记住,生活并不安全——很危险,危险透了,尤其是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涨潮时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