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的女神》

第十七章 访问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他们从验尸所走回金波尔时,几乎没有人开口说话。温斯德走在玛柏儿小姐旁边,因为她走得很慢,便有点落在旁的人后面了。

“下一步会发生怎样的事呢?”玛柏儿终于在问了。

“你是说法律方面的?还是说我们?”

“两方面都有。”玛柏儿说:“因为一方面,当然会影响到另一方面。”

“警方会做更进一步的审问,希望证实这两个人所说的话。”

“不错。”

“那将需要更进一步的审问,因为验尸官不可能做出意外死亡的裁决。”

“不,我明白,”她说:“你认为,他们有什么证据呢?”

温斯德由竖起的眉毛下,射出锐利的一瞥。

“在这件事上,你有什么意见吗?玛柏儿小姐?”他的语气含有挑战意味。“当然,我们事先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

“不错。”

“你是说,问我对他们作何想法,他们对此事的感觉。”

“有趣,”玛柏儿说,“很有趣,那件红黑色有格子纹的套头毛衣。我认为,颇重要的。你呢?感到有点吃惊吗?”

“是的,我是这么觉得。”

他再看了她一眼。“这到底对你有何暗示呢?”

“我认为,”玛柏儿说:“这样的描述,可能给我们一个有价值的线索。”

他们到了金波尔。那时大约十二点半左右。桑德朋太太提议在进餐前先喝些饮料。喝完了白葡萄酒,番茄汁和别的酒类,桑德朋太太宣布了。

“我,”她说:“接受验尸官和道格拉斯督察长的劝告。因为医学方面的证据,已完全搜集齐全了,所以我们在明天早上十一点时,在教堂将举行一次追思礼拜。我将和当地教区牧师,寇脱纳先生做安排。最好等到第二天,再做我们的游览旅行。节目会有一点改变。因为我们已损失了三天,但我认为可以重新安排的。我听到一、两个人说,他们宁愿坐火车回伦敦。我能够了解你们内心的感觉。我不想在任何方面影响你们。这次死亡事件,是一次不幸事故。但我仍认为,邓波儿小姐的死,是一次意外事件。以前在那条特别的小径上,也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在这件事情上,似乎并没有引起这件意外的任何地质和天气上的原因。我认为,将会有更进一步的调查。当然,在做步行游览时,有些徒步旅行的人,也许非常天真的去推动大圆石头,却没想到对底下在走的人,会发生危险。如果是这种情形的话,这整个事件可能很快会获得澄清。但我同意在目前,一个人无法假定认为是这样情形的。去世的邓波儿小姐,似乎不可能有何仇家,或有任何人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我要说的是,我们别再谈论这件事了。这是当地警方的事,他们将会调查。我认为,我们可能都想参加明天教堂的追思礼拜。过后,再继续这次旅行,我希望也许会消除由这次意外事件所引起的恐惧。仍有一些很有趣和著名的庄园,和某些美丽的风景,等待着我们去游览呢。”

午餐的时间到了,这件事便被搁置没再谈论。用过了餐,他们全聚集在休息室里喝咖啡,人们便自然的分成一小伙,一小伙,谈论着他们要做的更进一步的安排。

“你要继续这次旅行吗?”温斯德问玛柏儿。

“不了。”她想着说:“发生了这样的事,使我想在此地待得久一点。”

“留在金波尔,还是在那幢古老的庄园?”

“这要看她们有没有再邀请我回到那幢古老的庄园。我不想自己说出口,因为我原是接受邀请,才在此处旅行,在庄园里住两个晚上。我想,我留在金波尔,会比较好些。”

“你不想回到圣玛丽梅德去吗?”

“我还没想到呢,”玛柏儿说:“我想,可能留在此地做一两件事。我已经做了一件。”她碰上他询问的眼色。“如果和其余的人,继续旅行下去的话,我将对你说,我会得到些什么,建议做一次也许有帮助的调查。我愿意在此地的另一个原因,我以后再告诉你。做某些调查—在当地调查一下—这就是我想做的。它们可能不会指引出什么。

所以我认为,现在还是不说的好。你呢?”

“我想回伦敦去。那里有事情等着我去完成呢。除非我在此地对你可能有帮助?”

“不,”玛柏儿说:“目前暂不需要。而且我想你自己也要进行他种调查的。”

“很高兴在这次旅行中认识了你,玛柏儿小姐。‘“你不但认识了我,而且也知道了我知道的一些事情,事实上我已全知道了。我明白,你要动手做些别的调查。不过,在你离开此地前,我想有一、两件事,呃,你帮我的话,也许会得到一个结果。““我明白了。““你记得你说过的话吗?““也许你闻到了邪恶的气味啦?““我们很难了解,在这种气氛里的某些邪恶事情的真正含义。”玛柏儿说。

“可是你真的感觉到在这气氛里,有些事情不对劲了?”

“哦,是的。这很清楚。”

“尤其因为邓波儿小姐的死,自然这不是一件意外事件,不管桑德朋太太怎么的解释。”

“不,”玛柏儿说:“这不是一件意外事件。我想对你说的是,邓波儿小姐有一次对我说,她要去朝山进香。”

“有趣,”温斯德说:“是啊,多有趣。她没告诉你,朝山进香是什么吗?到什么地方去?和对什么人?”

“没有。”玛柏儿说;“如果她能活得久一点的话,她可能已告诉我了。可是不幸的事,她死得太快了一点。”

“因此,你对那件事,便不知道了。”

“不知道。她只有说朝山进香,好象颇有自信似的。由于死得太快,便没有了结果。有人想阻止她,她要去的什么地方,或想阻止她到什么人那里去。现在我们只有希望,等待着机会来解答这个迷;或者是让上帝来指点说明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要留在此地的原因吗?”

“不仅是这件事,”玛柏儿说:“我想,多找出一些关于一个名叫诺娜勃洛德女孩子的事情。”

“诺娜勃洛德。”他有点困惑了。

“在维妮黛汉脱失踪的同一时候,另一个失踪了的女孩子。你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起过她。她有不少男朋友,我知道,她还准备有更多的男朋友呢。一个蠢女孩子,但显然很吸引男孩子们。我认为,多知道一些有关她的事情,可能对我做的事,会有帮助。”

“照你的意思去做吧,玛柏儿大侦探。”温斯德说。

第二天早上,所有来旅行的人们,全到了教堂,做礼拜。玛柏儿向教堂四周望望,有几个住在当地的人士,也到了那里。格勒尼太太,和她的姊姊,克劳蒂小姐,那个最小的妹妹,安瑟亚没有来参加。还有一两个村庄上的人,他们也许并不认识邓波儿小姐,只是由于好奇心,而来凑凑热闹。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牧师。穿了两边有宽紧带的鞋子,年纪大约有七十开外了。玛柏儿估量着他,蓄着高贵的灰白色长发,一个宽阔肩头的老人,行动不太灵活,无论蹲下和起身都很迟缓。一张很清癯的脸庞。她想知道他是谁。

可能是邓波儿小姐的老朋友,也许是从老远什么地方跑来参加礼拜的?

礼拜完毕后,他们走出教堂时,玛柏儿和这些同来旅行的人,交谈了几句。现在她知道,这位牧师是谁,来做什么的了。

白脱纳夫妇说他们要回伦敦去。

“我对亨利说,我无法再旅行下去了。”白脱纳太太说:“我始终感觉到,当我们走过一个转弯时,随时可能有人对我们攻击或投掷石头呢。也许此地有疯子呢。”

“算了吧,妈咪!”白脱纳说:“你别想得太过分啊!”

“唉!现在坏人和匪徒到处都是,我觉得任何地方都很不安宁呢!”

伦姆纳小姐和班兹姆小姐,决定留下继续这次的旅行。她们不怎么忧心。

“这次旅行,我们花了不少钱。如果为了这次不幸的事件,而错过任何的游览,似乎太可惜了。昨天晚上,我们打电话给我们一个要好的邻居,他们说会小心替我们照顾动物,所以我们尽可不用担心。”

尼斯莱波透太太,也决定继续这次的旅行。上校和华克太太认为,没有事情可以拦阻他们要做的游览,使他们错过后天要去观赏的特别珍贵的樱属植物。那位建筑师,吉米逊也希望看看特别令人感兴趣的各种建筑物。但卡斯派先生说,他要搭火车离开。柯克小姐和巴诺小姐,似乎还没有做决定。

“我们在此地附近,走了不少路。”柯克小姐说:“我认为,我们暂时要留在金波尔了。玛柏儿小姐,你也要留下吗?”

“我也是这么想。”玛柏儿说;“我觉得,持续的旅行,不太合适,若我能有一、两天的休憩,对我较有益。”

当一小伙人分散时,玛柏儿选择她自己不惹人注意的做法,她从手提皮包里,拿出记事本,撕下一页,上面记着两个人名、地址。头一个是住在朝着溪谷的那条斜路一头,一幢有花圃整洁小庄园里的勃拉克太太。一个整洁的矮小女人打开了门。

“勃拉克太太吗?”

“哦,是啊,我就是。”

“我能进来同你谈谈么?我刚做好礼拜,感到头有点晕呢。我可以歇一会儿吗?”

“哦,天啊,快请进来吧。别客气。你先坐会,歇歇。我去替你倒杯水。你想喝茶吗?”

“不用喝茶啦,谢谢你。”玛柏儿说:“一杯水就行啦。”

勃拉克太太端了一杯水回来。带着愉快的样子,谈到病痛、头晕和别的事情。

“你知道,我有一个象那样的侄儿。他必定没有那样的年龄,还不到五十岁,可是他时常会突然头痛,除非他立刻坐下歇一会。呃,你绝想不到,有时候,他会昏到在地上。

真怕人,医生们似乎一点办法也没有呢。”

“唉,”玛柏儿接过杯子,边在啜饮:“好过多啦。”

“你是为了这不幸的女士,去做礼拜的吧!有人说,她是被谋害的,也有人说是意外事故。可是那些审问的人和验尸官,总是把事情,看得象犯了罪一样。”

“哦,是啊。”玛柏儿说:“我真难过。听到过去发生象这样的事情。我听到不少关于一个名叫诺娜的女孩子的事情。我想她是叫诺娜勃洛德吧!”

“唉,是叫诺娜。呃,她是我表亲的一个女儿。事情发生在好久以前了。有一天她走掉,再也没回来。这些女孩子,真拿她们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常对我这位表亲说:‘你整天在外面工作,诺娜在做些什么呢?’你知道,她是喜欢男孩子的这种人。‘呃!’我说:‘这会有麻烦的,你也该管管她呀!’当然,我完全说对了。”

“你是说—”

“唉,我是说通常一般的麻烦。怀了孕。我认为,我那位表亲并不知道呢。我已快六十五岁了,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知道一个女孩子会怎么样;我知道那男孩子是谁,但我不能确定。也许我说错了。他继续在此地呆下去,诺娜失踪时,他真的痛心了。”

“她走掉了?是吗?”

“呃,她搭了一个陌生人的便车。那是她最后一次被人看到。很可惜我不记得这车子的型式了。在此之前,有一、两次,有人看见她坐在那辆车子里,被载走了。听人说,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也是坐在同一辆车子里,被杀害的呢。我不认为,那样的事,会发生在诺娜的身上。如果诺娜被杀害了,现在就会找到尸体了。你认为呢?”

“当然有此可能的,”玛柏儿说:“你清不清楚她在学校里或其他方面的表现,象不象一个好女孩子?”

“唉,说不上是的。她天性懒惰,对书本不感兴趣。从十二岁起,就开始在想男孩子们了,那时我就认为日后她一定会跟什么人私奔了。不过,没有人有她的消息。她从没有寄过一张明信片。我想,她一定跟什么人走掉了。我认识的另一个女孩子—那是我小时侯认识的—她跟一个非洲人走掉了。他告诉她,他父亲是一个酒徒。说起来可笑,不论怎样,这件事发生在非洲或阿尔及利亚的什么地方。不错,好象是阿尔及利亚的某处。

她会在那里遇见各种各样的怪事。她说:这男孩子的父亲,养了六头骆驼,一大群马,她将住在一幢奇怪的房子里,墙上挂满了毡毯,那似乎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她走掉了三年,后来又回来了。她经历过令人可怕的生活。他们住在泥土建造,脏兮兮的小屋子里。除了吃他们叫做可斯可斯的食物外,没什么可吃的。我常在想,那一定是象莴苣的食物,又可能不是,更有点象面粉做的布丁。到后来他说:‘你配不上我了’,并和她离异走掉了。由那里的某个团体在照料她,供给她盘缠回到英国。她就到英国去了。

唉!那大约在三、四十年前了。诺娜呢,只不过是七、八年前的事。我想,她总有一天受到了教训回来的,而且她会发觉所有的甜言蜜语的盟誓,没有一句实现。”

“除了她母亲外,还有旁的人到过此地吗?我是说,你那位表亲?”

“呃,没有。但有许多人对她很不坏。在那幢古老庄园里的人们。那时格勒尼太太不在那里。只有克劳蒂小姐,她对学校里来的女孩子,总是很好的。她送给诺娜许多漂亮的礼物,有一次还送给她一条很漂亮的围巾,和一件很美丽的衣裳。唉!她待她真好。总是想尽法子讨诺娜的喜欢。又常劝告她不要这样鬼混下去。我实在不想批评她,因为她是我表亲的孩子。可是,她常和这些男孩子们鬼混,随便哪个人都可以带她出去。我想她现在除了流浪街头以外,大概不会有任何乐观的前途了。唉!我真不愿说起这种事,可是这全是事实啊。不过,不管怎样,总比象汉脱小姐那样被杀害的好,那件谋杀案实在太残忍了。凶手实在太残酷了,在发现尸体的当时,传说纷纭,把警察们忙得人仰马翻的。”

玛柏儿同她又谈了一会,说她觉得好过多了。她谢过了勃拉克太太,说声再见走了出去。

她要去拜访的第二个人,是个种莴苣的女孩子。

“诺娜勃洛德?哦,好多年前,她就和人私奔,没住在这村子里了。在男孩子堆里,她可是个尤物呢。我总是很好奇的想知道,她会在什么地方结束她的一生。你要找她,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我收到国外友人的信,”玛柏儿说:“一个很善良的家庭,他们想打听一个名叫诺娜的小姐的事。他们只知道她嫁了一个坏蛋。可是那男人遗弃了她,和另一个女孩子跑掉了。她现在想找一个照顾孩子的工作。可是我的朋友对她是一无所知。不过,据说,她是在这村子里出生的。所以我想知道,此地是不是有人可以—呃—告诉我一些有关她的事情。你曾和她进同一学校,是不是?”

“哦,是啊,我们甚至还同班过呢!我不太喜欢诺娜的行为,她对男孩子太放浪了。我曾经警告过诺娜,说她这么随便的同那些男人鬼混,搭他们的便车和他们一起上酒吧,又在酒吧里大吹法螺,隐瞒自己的年龄,这种种行为实在是要不得。可是诺娜是个早熟、自以为是、外表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大得多的女孩,她是不会听我的话的。”

“她头发的颜色是黑的?还是浅色的?”

“哦,黑头发。好漂亮的头发。一向是蓬松松的,你知道,象一般女孩子那样。”

“她失踪时,警方在找她吗?”

“是啊!她出走时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有一天晚上,她说走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有人看见她坐在一辆车子里,以后再也没有人看到那辆车子,也没有人再见到她。也正在那时侯,发生了许多凶杀事件。不仅在这附近,国内其他地方也到处发生。警方到处搜捕年轻男人和男孩们。他们认为诺娜那时侯可能已经死了。最后,他们发现了尸体,死者却不是她。我想,她应当没事的。现在的她一定是在某个大城上当脱衣女郎,或做类似的事,来换取生活费。她就是那样的人。”

“如果真是同一个人的话,我不认为,她很适合我那个友人呢。”玛柏儿说。

“除非她改变一下自己,否则她真的不适合。”她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复仇的女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