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球场的疑云》

第二十二章 我找到了爱情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有这么一两分钟,我呆坐着,一手仍拿着那张照片。然后我鼓足了勇气,保持着不动声色的样子,递还了照片。同时,我偷偷地瞥了波洛一眼。他注意到了吗?我心头一松:

看来他没有留心我,显然他并未注意到我的任何反常的举止。

他敏捷地站起身来。

“时间不多啦,我们得赶紧动身。一切顺利,海面一定很平静哩。”

在匆匆离去的当儿,我没有时间思索,但是一上了船,因为不受波洛的监视,我鼓起劲来,把各项事实冷静地逐一加以分析。波洛了解到什么程度?为什么他一心一意地要找到那姑娘?难道他怀疑杰克·雷诺下毒手时她看到了?再不然他怀疑……不过那是不可能的,那姑娘对老雷诺无冤无仇,没有要置他于死地的动机。又是什么使她来到谋杀的现场呢?我仔细地回顾着这些事实。那天我同她在加来分手时,她一定是下了火车的。怪不得在船上我没有找到她。

如果她在加来吃饭,然后乘车到梅兰维的话,她正好在弗朗索瓦说的时候到达热内维芜别墅。刚过十点她离开那邱宅后,又干了些什么?估计不是上旅馆,就是回加来去。后来呢,凶案是在星期二夜间发生的。星期四早晨她又在梅兰维出现。她到底离开过法国没有?我很怀疑。是什么使她呆在这儿呢——希望看到杰克·雷诺吗?我对她说过他正飘洋过海去布宜诺斯文利斯,因为当时我们是这样认为的。也许她知道安查拉号并未出海。可是要知道这一点,她一定得先看到过杰克才行。波洛在寻找什么?难道杰克·雷诺回来看玛塔·多布勒尔时,相反正好面对面地碰上了贝拉·杜维恩这个被他无情抛弃了的姑娘?

我开始看到了一些端倪。如果事实果真是这样,那倒给杰克提供了他所需要的不在犯罪现场的时证。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沉默似乎就难以解释了。干吗他不胆子大一点全都说出来呢?是不是他怕玛塔·多布勒尔听到他过去的爱情纠葛?我摇摇头,对这个解答感到不满意。这事无伤大雅,仅是青年男女之间一时的胡闹。我冷眼旁观地思忖着,一个身无分文的法国姑娘如果没有更为严重的原因,总不会把一个百万富翁的儿子抛弃吧?何况她又是衷心地爱着他的呢。

到达多佛时,波洛又露面了,显得轻松,笑眯眯的。我们到伦敦的旅途是顺利的。九点过后,我们抵达伦敦。我原以为我们会直接回寓所,到翌晨再行动。

但波洛却另有打算。

“时不可失呀,moinam①!杰克·雷诺被捕的消息虽说要到后天才在英国见报,我们仍然得抓紧时间。”

我不十分理解他的推理.仅仅问他打算怎样去寻找那姑娘。

“你记得那剧院代理人约瑟夫·艾伦吗?不记得:我在一个日本摔跤者的小小事件中帮了他一些忙。一件动人的小事,有机会一定讲给你听听。他一定会帮助我们找到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

寻找艾伦先生可花费了不少时间。时过午夜,我们总算找到了他。他非常热情地跟波洛打招呼,答应准备尽力效劳。

“要说到这一行,我是无所不知的。”他亲切而笑嘻嘻地说。

“eh bien②,艾伦先生,我想要找到一个名叫贝拉·杜维恩的年轻姑娘。”

“贝拉·杜维恩。这名字我知道,可是一下子对不上号。

她干的哪一行?”

“那我可说不上,不过这儿有她的照片。”

艾伦先生对那照片端详了一会,脸上一亮。

“对啦,”他拍着大腿,“天哪,就是杜尔西贝拉娃娃。”

①法语:我的朋友。——译注。

②法语:好哇。—一译注。

“杜尔西贝拉娃娃?”

“正是呀,是姊妹俩,杂技演员、舞蹈家、歌唱家。演出节目可不坏。如果她们不在休息的话,我想,她们或许在别的什么地方演出。最近两三个星期她们在巴黎演出过。”

“你能替我找到她们的确切地址吗?”

“那再容易不过啦。你先回去,我早晨会把情报给你送去的。”

他答应后,我们就向他告辞了。他很守信用,翌日约莫个一时许就给我们送来了一个草草的便条。

“杜尔西贝拉姊妹在考文垂①皇家戏院演出,祝你好运。”

我们立刻动身去考文垂。在戏院里波洛也不作询问,只是订了那天晚上杂耍演出的两个前座的位于。

演出令人厌倦到了极点,也许是因为我心情不好的缘故。——些日本人危险地演着叠罗汉,时髦的男人穿着绿色的夜礼服,头发梳得溜光,连续说着不着边际的废话,跳着动作奇异古怪的舞蹈,胖乎乎的歌剧女歌手拼命提着嗓子直喊,一个喜剧演员模仿着乔治·罗贝先生②,可悲的是没有学到家。

①英国中部城市。在伯明翰南二十七公里处。——译注。

②英国著名喜剧演员。——译注。

最后宣布杜尔西贝拉姊妹的节目上场了。我的心跳动得要进出来似的。嗳,那就是她,两个都上场啦,一对儿,一个黄头发,一个黑头发,衣服的式样一模一样,穿着蓬松的短裙,戴着巨大的巴斯特·布朗①式的蝴蝶领结。她们非常像一对淘气的孩子。两姊妹开始歌唱,歌声清脆,调子正确,但欠浑厚,有些杂耍的味道,可还是挺动人的。

这是一个精彩的小节目。舞蹈动作利索,一些杂耍的技艺也不坏,歌词干脆利落,容易上口。谢幕时,掌声非常热烈。显然杜尔西贝拉姊妹的演出很成功。

突然,我感到我再也不能呆下去了,我必须到外面去。

我对波洛说了我要离开一下。

“请便吧,monami②。我自己会作乐的,我想把节目看完。我以后来找你。”

从戏院到旅馆不消几步路。我上楼进了起居室,要了一杯威士忌苏打,然后坐下来喝着,两眼沉思地直视着空洞洞的壁炉。我听到有人开门,就回过头去,以为是波洛。我随即跳了起来,站在门口的却是灰姑娘。她说话断断续续地。

上气不接下气。

“我看到你坐在前面,你和你的朋友。你站起来走的时候,我等在外面,后来就跟着你。你来这儿——考文垂干吗?

你今晚在这儿干吗?那个跟你在一起的人是侦……侦探?”

她站在那里,披在舞台服装外面的斗篷滑下了她的肩膀。她涂着胭脂,但看到她双颊苍白,说话声里满含着恐惧,这当儿我一切都明白啦,明白波洛为什么要寻找她;明白她恐惧什么,最后也明白我自己的心……

①男孩名.其标志为刘海发式.颈系巨大无比的蝴蝶领结。—译注②法语:我的朋友。——译注。

“是的。”我轻声说着。

“他在找……我吗?”她几乎不出声地说。

我没有立即回答。她在一张大的椅子旁边倒下了,失声痛哭起来。

我跪在她旁边,把她搂在怀里,把她的头发从脸庞掠开。

“别哭,孩子,看在上帝分上,别哭。你在这儿没有人会碰你的。我会保护你的。亲爱的,别哭啦,别哭吧。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啦。”

“晤,可是你不明白!”

“我想我明白。”过了一会,她的抽咽略微好了一些,我问道:“是你拿走了那把匕首?”

“是的。”

“原来是为了这个,你才要我带着你到周围去瞧瞧的?

后来也是为了这个,你才装作昏过去的?”

她点了点头。

“你干吗要把匕首拿走?”我接着又问。

她回答得很简单,就像个小孩似的:

“我怕上面有指纹。”

“可是你难道忘了,你是戴着手套的?”

她摇摇头,好像被搞糊涂了,接着又慢吞吞地问:

“你打算把我交给……警察?”

“上帝!不。”

她的眼睛长时间地、真诚地盯着我的眼睛,然后她说着,声音低极了,好像自己听了也害怕似的:

“为什么不?”

在当时当地表白自己的爱情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上帝明白,不管我怎么胡思乱想,我从来没有想到爱情以这样的方式突然袭上我的心头。可是我却怪简单自然地回答说:

“因为我爱你,灰姑娘。”

她把头垂得低低的,显出怪难为情的样子,然后断断续续地低语说:

“你不会的……你不会的……要是你知道……”然后,好像鼓足了勇气似地,她正视着我问道:

“那么,你明白了什么呢?”

“我明白,你那天晚上来看雷诺先生,他给你一张支票,可是你气愤地把它撕了。接着你离开了邸宅……”我顿住了。

“说下去……后来呢?”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杰克·雷诺那晚会来,或者你只是等在附近碰巧看到了他,不过你确是等在附近。也许你只是感到伤心,漫无目标地走着……可是总之就在十二点钟以前你还在那附近,后来你在高尔夫球场看到了一个男人……”

我又顿住了。当地走进房内的刹那间,我心中豁然一亮,一下于感到什么都明白了,而现在浮现在我眼前的图景则更为令人信服。我好似看到了覆盖着雷诺先生尸体的那件大衣的特别的式样。我还记得我们在客厅里进行秘密谈话时,雷诺的儿子突然闯进来的情况,他的面貌和死者一模一样,一时间我大为吃惊,还以为是死人复活了呢。

“说下去。”姑娘坚定地重复说。

“我设想,他背向着你,可是你认出了,还不如说你以为你认出了他。举止态度、走路的样子你都怪熟悉的,还有那大衣的式样。”我顿了一下,“你在写给杰克·雷诺的一封信中曾威胁过他。当你在那儿看到他时,愤怒、妒忌把你逼疯了……你下了毒手:我一分钟也不相信你有杀害他的意思,不过你确是杀害了他,灰姑娘。”

她举起了手捂住了脸,哽咽着说:

“你说对啦……你说对啦……在你这会儿说的时候,我好似都亲眼看到了。”她随即恶狠狠地对着我:“你爱我:既然你什么都明白,你怎么能爱我呢?”

“我说不上,”我疲惫地说,“我想爱情就是这么回事,是由不得人作主的。我已经试过,我明白……自从我遇到你的第一天起。爱情的力量对我说来太强啦。”

接着,突然间,我一点也没料到,她又垮下来了,身子扑在地上大哭起来。

“啊,我不能:“她叫着,“我不知道怎么办好。我不知道求谁帮忙。晤,有谁可怜可怜我吧,告诉我,该怎么办才好哇!”

我又跪在她身旁,尽力地安慰她。

“别伯我,贝拉。看在上帝分上,别伯我。我爱你,这是真的,可是我不要你报答我的爱。只要让我帮助你就够啦。

如果你一定要爱他就爱他吧,可你得让我帮助你,因为他已不能帮助你啦。”

我的话好像使她变成了木鸡似的。她从手中抬起头来直视着我。

“你是这么想的吗?”她低语着,“你以为我爱杰克·雷诺?”

于是,她半哭半笑地、热情奔放地把胳膊搂着我的颈项,那娇媚的、湿漉漉的脸紧贴着我的脸。

“不是像我爱你的那样,”她轻轻地说着,“从来没有像我爱你的那样!”

她的嘴chún吻着我的面颊,亲切地、热情地一再吻着我的嘴,几乎使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这番放荡的行径,这番奇妙的感觉是我忘不了的——一辈子也忘不了!

门口有声音,我俩不由得都抬起头来。波洛站在那里望着我们。

我一秒钟也没有犹豫,就跳到他身旁,把他的两只胳膊牢牢地贴在他的身体两侧。

“快,”我对姑娘说,“走吧。尽快地逃吧。我抓住他。”

她对我望了一眼,飞快地从我们身旁跑出房去。我像铁钳似地抓住波洛。

“monami①,”波洛不温不火地说,“这类事你干得挺不错呐。这么大的力气把我紧紧抓住,使我像个孩子似地毫无办法。不过这可不大舒服吧,也不免可笑。我们还是坐下来,冷静一下吧。”

“你不去追她?”

①法语:我的朋友。—译注。

“mondietl①!不。难道我是吉罗?把我放开了吧,我的朋友。”

我松了手,仍不免带着怀疑的眼光望着波洛,因为我知道他诡计多端,我决不是他的对手。他在一张安乐椅上坐下了,轻轻地揉着胳膊。

“黑斯廷斯,你动气时可真气壮如牛:eh bien②,你觉得这样够朋友吗?我把姑娘的照片给你看,你认出她啦,可从来不吭一声。”

“既然你知道我认出她,也就不必说啦。”我悻悻地说。

原来波洛对这些一直是知道的!我连一分钟也骗不了他呀。

“喏,喏,你不知道,这些事我都清楚。我们好不容易找到那姑娘,可是今晚上你竟帮助她逃掉啦。ehbien③!是这么个问题了,黑斯廷斯,你打算跟我合作还是跟我作对?”

一时间我不知怎样回答是好。跟老朋友决裂将会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可是我必须明确地同他站在对立的地位。

我怀疑他还会原谅我吗?到目前为止他显得异乎寻常地镇静,可是我知道他有着惊人的自制力。

“波洛,”我说,“很抱歉。我承认,我在这件事上很对不起你。可是有时候也没办法呀。以后,我得干自己的了。”

波洛频频点头。

①法语:天哪。——译注。

②法语:好哇。——译注。

③法语:好哇。——译注。

“我明白,”他说。那种嘲弄的神色已完全从他眼中消失了,他说话时的那诚恳和蔼的口吻简直使我吃惊。“是这样吗,我的朋友?爱情嘛,这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乐滋滋、甜蜜蜜的,而是伤心的、痛苦的。暖,暖,我早就警告过你。当我意识到定是那姑娘拿走了匕首,我就警告过你的。也许你还记得。可是已经太迟啦,不过,你说,你知道了多少哇:“我正视着他的眼睛。

“不论你说什么,可不会再使我吃惊了,波洛。这点你可明白。可是如果你想再寻找杜维恩小姐的话,有一件事我得向你讲明。如果你认为这桩罪案跟她有牵连,或是认为她就是那晚来看雷诺先生的神秘女客,那你错啦。那天白天我是同她一起乘火车离开法国的,那天晚上我跟她在维多利亚车站分手,因此很明确,她是不可能在梅兰维的。”

“啊!”波洛沉思地瞧着我,“你是否愿意在法庭上发誓?”

“当然。”

波洛站起身来向我行了一个礼。

“monami!vivel’amour①!爱情能创造奇迹哩。你想的确实聪明,连赫尔克里·波洛也自叹不如哩!”

①法语:我的朋友!爱情万岁。——译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高尔夫球场的疑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