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球场的疑云》

第七章 神秘的多布勒尔夫人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我们走回邸宅时,贝克斯先生跟我们分手了,说是他必须立刻告知检察官吉罗已来到。当波洛宣称凡是他要看的东西他已都看到时,吉罗显得很高兴的样子。我们离开场地时,最后看到的是吉罗四肢着地匍匐着还在进行彻底的搜寻,这情景不得不使我钦佩。波洛猜中我的想法,因为一等到只有我们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讥讽地说:

“你总算遇到了你倾慕的侦探啦——一头具有人性的猎犬!不是吗,我的朋友?”

“不管怎么说,他在于哪,”我带刺地说,“如果说要找什么东西的话,他肯定会找到。可你……”

“eh bien①:我也找到了些东西哩!一段铅管。”

①法语:好哇。——译注。

“胡扯,波洛。你知道得很清楚,这跟案情毫不相干。我指的是小东西——那些万无一失可以追踪到凶手的线索。”

“mon ami①,一个两英尺长的线索和两厘米长的线索一样有价值!可是一切重要的线索须得是小到无限度的,这是种富于浪漫气息的想法。要说这段铅管跟案情毫不相干,就因为吉罗这么对你说了,你也就照搬不误。不。”——我刚要插进一句问话——“我们不谈了吧。让吉罗去搜寻他的吧,我可有我的想法。这案件似乎够简单的……可是……可是,mon ami②,我可不满意哩!你知道为什么?就因为那手表快了两小时。而且还有几个小小的疑点看来还合不拢。比方说,如果凶手的目的是报仇,他们为什么不在雷诺熟睡的时候对他下手,这不就完了吗?”

①法语:我的朋友。一一译注

②法语:我的朋友。一—译注

“他们要的是‘秘密’。”我提醒他。

波洛带着不满意的神情拂去了衣袖上的一点灰尘。

“嗳,‘秘密’又在哪儿呢?假定有一些距离吧,因为他们要他穿好衣服。可是他却被发现就在近处遭到毒手,几乎近在咫尺。再说,像匕首这样的一把凶器随意放着,垂手可得,这也是纯粹的机遇。”

他顿住了。蹙着双眉,然后又接下去说:

“为什么仆人们什么也没听到?他们被下了蒙葯吗?难道说有同谋?难道说那同谋计算好了要让门开着?我想是不是……”

他顿然停止了。我们走到了邱宅前面的车道,他突然转向我。

“我的朋友,我打算使你感到吃惊——感到高兴:因为我对你的责备是认真对待的。我们去检查一下脚印吧!”

“哪儿?”

“就在右边的花坛那儿。贝克斯先生说,那是花匠的脚印。让我们来看看是不是这样。瞧,他推着独轮车来啦。”

确实,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正推着一车树苗穿过车道。波洛向他招呼,那人就放下了小车,一瘸一拐地向我们走来。

“你打算向他要一只靴子来跟脚印作比较吗?”我气喘吁吁地问。我对波洛的信心又恢复了一点。既然他说这右边花坛上的脚印很重要,不妨就算它们是重要的吧。

“正是这样。”波洛说。

“不过他不会感到奇怪吗?”

“他根本不会这么想的。”

我们不再讲下去了,因为那老人已走近我们了。

“先生,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是呀。你在这里当花匠已很久了吧?”

“先生,二十四个年头啦。”

“你的名字……”

“我叫奥古斯特,先生。”

“我刚才在欣赏这些出色的天竺葵哩。实在太好啦。已经种了好长时间了吧?”

“有一些时候啦,先生。可当然,要使这些花坛看了使人喜爱,总得把枯萎的去掉,栽上一些新品种,另外还得把即将凋谢的摘干净。”

“你昨天栽上了些新品种,对吗?这中间有些,另一个花坛里也有。”

“先生好眼力呀。总得一两天以后花苗才能长好。是呀,昨晚我在每个花坛里栽了十棵新品种。先生,你当然知道,在有太阳的当口是不兴栽种的。”奥古斯特很高兴波洛对花表示兴趣,因此很乐意多谈。

“那是一种上等的品种,”波洛指点着说,“我可以把它剪下来吗?”

“当然罗,先生。”老人踏进花坛。小心地从波洛欣赏的那棵花上剪下了一段插枝。

波洛一再道谢,奥古斯特朝小车走去。

“你看到啦?”波洛微笑着说,一面俯视着花坛,察看花匠的钉靴留下的鞋印。“十分简单。”

“我没有领会到……”

“领会到脚在靴子里边?你没有充分运用你那卓越的智能哩。暖,你看这脚印怎样?”

我仔细察看着花坛。

“这花坛里的脚印都是同一个人的。”经过一番细心察看后,我最后这么说。

“你认为是这样吗?eh bien①!我同意你的看法。”波洛说。

他看来似乎兴趣索然,好像在想着别的事情。

①法语:好吧。——译注。

“不管怎么说,”我说,“现在你的帽子里减少了一只蜜蜂吧。”

“mon dieu①!怎么这样说?什么意思?”

“我是说,这下子你对脚印可不会感到兴趣了。”

可是使我吃惊的是波洛却在摇头。

“不,不,monami②。我总算是走上了正道。我还在朦胧中,不过我刚才已向贝克斯先生暗示过,这些脚印是整个案件中最重要的、最耐人寻味的东西:那可怜的吉罗,如果他对这些脚印毫不在意,我可不会感到意外。”

这时前门打开了,阿于特先生和局长走下台阶。

“啊,波洛先生,我们正找你哩。”检察官说,“天快黑了,不过我想去拜访一下多布勒尔夫人。无疑,她对雷诺先生的死亡一定十分懊丧。运气好些的话,我们可能会从她那儿获得一些线索。那项秘密他没有吐露给他的妻子,但有可能告诉那个已使他成为爱情的俘虏的女人。我们懂得我们的参孙③的弱点,不是吗?”

①法语:天哪。——译注。

②法语:我的朋友。——译注。

③基督教《圣经》中人物,以身强力大著称.后因受到妖妇delilah的诱惑成为爱情的俘虏.最终被出卖。——译注。

说到这里,我们结队而行。波洛同检察官一起走,局长和我稍后几步跟着。

“无疑,弗朗索瓦说的话基本上是确实的。”他以信赖的口吻对我说,“我刚才在给总部挂电话。看来过去六个星期内多布勒尔夫人曾三次把大笔的现钞存入银行帐户,也就是说自从雷诺先生来到梅兰维以后。总数一共达二十万法朗哩:““天哪!”我计算着,“那实足有四千镑哩。”

“正是。就是这么回事。他无疑被迷住啦。可是还得看他有没有把秘密告诉她。”检察官满怀着信心,不过我很难同意他的看法。

我们一面谈下午早些时候我们的汽车停过的地方。片刻间,我意识到那位神秘的多布勒尔夫人的家——玛格雷别墅,就是那美丽的女郎订那儿出现的那座小房子。

“她在这儿已住了好多年,”局长朝那房子点点头,“生活很安静,不惹人注目。除了在梅兰维有几个相识的人之外,看来她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她从来不提她过去的身世,也不提她的丈夫。还不知他是死是活呢。你明白,这是个有着一番神秘的经历的女人哩。”

我点点头,他的话引起了我的兴趣。

“那么……那女儿呢?”我鼓起勇气问道。

“确实是个美丽的女郎——淑静、虔诚,好得不能再好啦。人们同情她,因为虽说她可能对过去是毫不知情的,可是向她求婚的人总不免要打听一番,这么一来……”局长嘲讽似地耸了耸肩膀。

“可这不是她的过错呀!”我忿忿不平地喊道。

“对。可要是你又怎么办?男人对妻子的家世可是爱挑剔的呀。”

我们已走到了门口,因此也就不再争辩下去。阿于特先生拉着门铃。几分钟后,我们听到里面的脚步声。门开了,站在门槛上的正是那天下午我们看到过的妙龄女郎。她一看见我们,脸色顿时变得死白,毫无血色,眼睛充满了恐惧,睁得大大的。不用说,她很害怕:

“多布勒尔小姐,”阿于特先生脱着帽说道,“非常抱歉来打扰你。想必你能谅解,事关紧急。向夫人——你的母亲问好。是否能请她会见我几分钟?”

女郎木然呆了一会,左手按着胸,好像要制止内心突然无法控制的激动。她克制了自己,低声说:

“我去看看。请进吧。”

她走进门廊左边的一个房间。我们听到她的低语声,随即是另一个女人的说话声,一模一样的音质,但圆润中隐隐地听来有些生硬:

“当然可以。请他们进来就是啦。”

一分钟以后,我们就与这位神秘的多布勒尔夫人面面相对了。

她个子比女儿稍矮些,身材丰满,充分显示着成熟妇女的魅力。她头发的颜色同女儿的也不一样,黑油油的,从中间划一条头路,把黑发两边分开,梳着圣母的发式,低垂的眼险半遮着蔚蓝的眼珠。尽管她保养得很好,然而已确实不年轻了,但她的风韵却不因年龄的增长而有所逊色。

“先生,你要见我吗?”她问道。

“是,夫人。”阿于特先生清了清嗓子,“我正在调查雷诺先生的被害事件。你一定已听说了?”

她垂下了头,不发一言,仍是原来的表情。

“我们来,想向你了解,你能不能……嗯……提供有关这案件的一些情况?”

“我?”她大吃一惊地问。

“是,夫人。我们有理由认为夫人有经常在晚上去别墅访问被害人的习惯。我没说错吧?”

夫人苍白的双颊浮起了红晕,但她仍镇静地回答道:

“你没有权利向我提这样的问题:““夫人,我们是在侦查一起谋杀案。”

“嗯,那又怎样?谋杀案跟我毫不相干。”

“夫人,这个我们暂且不谈。可是你跟死者很熟。他曾否对你说过有什么危险威胁着他?”

“从来没有。”

“他有没有提到过他在圣地亚哥的那段生活,或是他在那儿的仇人?”

“没有。”

“那么你什么也不能帮助我们吗?”

“我伯我无能为力。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要找到我。

难道他的妻子不能告诉你们想要知道的事吗?”她的话音中略带讥讽。

“雷诺夫人已经把她所知道的都对我们说了。”

“啊!”多布勒尔夫人说,“我奇怪……”

“你奇怪什么,夫人?”

“没什么。”

检察官望着她。他知道他将进行一场角斗,而且他要应付的可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对手。

生拉着门铃。几分钟后,我们听到里面的脚步声。门开了,站在门槛上的正是那天下午我们看到过的妙龄女郎。她一看见我们,脸色顿时变得死白,毫无血色,眼睛充满了恐惧,睁得大大的。不用说,她很害怕:

“多布勒尔小姐,”阿于特先生脱着帽说道,“非常抱歉来打扰你。想必你能谅解,事关紧急。向夫人——你的母亲问好。是否能请她会见我几分钟?”

女郎木然呆了一会,左手按着胸,好像要制止内心突然无法控制的激动。她克制了自己,低声说:

“我去看看。请进吧。”

她走进门廊左边的一个房间。我们听到她的低语声,随即是另一个女人的说话声,一模一样的音质,但圆润中隐隐地听来有些生硬:

“当然可以。请他们进来就是啦。”

一分钟以后,我们就与这位神秘的多布勒尔夫人面面相对了。

她个子比女儿稍矮些,身材丰满,充分显示着成熟妇女的魅力。她头发的颜色同女儿的也不一样,黑油油的,从中间划一条头路,把黑发两边分开,梳着圣母的发式,低垂的眼险半遮着蔚蓝的眼珠。尽管她保养得很好,然而已确实不年轻了,但她的风韵却不因年龄的增长而有所逊色。

“先生,你要见我吗?”她问道。

“是,夫人。”阿于特先生清了清嗓子,“我正在调查雷诺先生的被害事件。你一定已听说了?”

她垂下了头,不发一言,仍是原来的表情。

“我们来,想向你了解,你能不能……嗯……提供有关这案件的一些情况?”

“我?”她大吃一惊地问。

“是,夫人。我们有理由认为夫人有经常在晚上去别墅访问被害人的习惯。我没说错吧?”

夫人苍白的双颊浮起了红晕,但她仍镇静地回答道:

“你没有权利向我提这样的问题:““夫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神秘的多布勒尔夫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高尔夫球场的疑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