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记录》

第十三章 侄儿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新任的埃奇韦尔男爵眼睛很尖。他注意到我看到他时略微吃惊的表情。

“啊!您想起来了吗?”他友善地说道,“在我婶子,简的小宴会上,我多喝了点,是不是?但我想别人是看不出来的。”

波洛正在向杰拉尔丁。马什和卡罗尔小姐告别。

“我跟你们一起下去。”罗纳德爽快地说。

他于是领着我们下了楼。边走边谈。

“人的一生——真是怪事。今天被踢了出去,明天又成了主人。你们知道,三年前,我那位刚死去的叔叔将我逐出门去。他的死有谁会悲哀呢?波洛先生,我想您大概知道这一切的。”

“是的——我听人提起过那事。”波洛平静地回答道。

“自然啦,像那样的事一定会被翻出来的,热心的侦探先生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他冽嘴笑了。

然后他打开了餐厅的门。

“走之前再喝一杯吧。”

波洛谢绝了。我也一样。但是年轻人给自己调了一杯酒,继续说下去。

“为谋杀干杯。”他高兴地说道,“只短短一夜的工夫,我本来是个让债主摇头的穷小子,摇身一变成了商人们争取的对象。昨天还穷困潦倒,而今成了富翁。上帝保佑我的婶婶,简。”

他喝干了一杯,然后稍稍改变了态度与波洛说话。

“不过,说正经的,波洛先生,您在这儿做什么?四天之前我的婶子简还在念台词般地说,‘谁能替我除掉这个蛮横的暴君?’现在,请看她已经除去了她的眼中钉!我想不是由您代办的吧?恐怕是从前当过侦探的波洛一手包办的周密谋杀案。”

波洛笑了。

“我今天下午来是因为杰拉尔丁。马什小姐写了封信让我来的。”

“一个谨慎的回答,呃?不,波洛先生,您到底在这里做什么?不管是什么原因,您好像对我叔叔的死很感兴趣。”

“埃奇韦尔男爵,我一向对谋杀案感兴趣的。”

“但是,您不会去杀人的,您是很谨慎小心的。您应该教简婶子如何小心才对。小心。外加一点伪装。您得原谅我称她简婶子。我觉得很有趣。您记得那天晚上我叫她时,她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吗?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真的吗?”

“是的。她来这里三个月之前,我就被逐出了家门。”

他脸上那种好脾气的傻劲暂时不见了,他又轻松地说了下去。

“她是一位漂亮女人,但不够精细。她的手法有些粗糙,是不是?”

波洛耸了耸肩。

“可能是的。”

罗纳德好奇地望着他。

“我以为您不会认定是她干的。她把您也蒙得团团转,是不是?”

“我对美丽是很崇尚的,”波洛平静地说,“但我对证据亦如此。”

他说后面的话时很缓慢。

“证据?”罗纳德猛然问道。

“埃奇韦尔男爵,大概不知道,有人以为她在这里的时候,正在齐西克的宴会上。”

罗纳德骂了一句。

“原来她还是去了。她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人。六点钟的时候,还说她无论如何不能去呢,恐怕十分钟后就改了主意。当计划谋杀时,万不要信赖一个女人会做她要做的事。谋杀计划再周全也会出问题,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洛先生,并非自投罗网。唤!是的。别以为我没看透您心里想什么呢。谁是当然的嫌疑犯?就是那个不务正业的坏侄儿。”

他靠在椅子上格格直笑。

“波洛先生,我替您省省脑筋吧。您不必调查简婶子说她绝对不会去赴宴的时候,究竟谁看到我在附近了。我是在那儿的。于是。您就会想,那个坏侄子会不会在昨天晚上戴上渴色的假发和巴黎帽来到这里?”

他似乎很满意这种情形,同时留意观察着我们两个人。波洛倾着他的头,也在仔细地观察着他。我感觉很不自在。

“我也有我的动机——噢!是的,我曾认为我有。我要给你一条很有价值的重要情报,我昨天上午去见了我的叔叔。为什么呢?向他要钱。是的,您可以窃喜了。去要钱。我一分未弄到,失望地走了。后来,在同一天晚上——完全同一天晚上——埃奇韦尔男爵死了。说起来,这倒是个好标题。埃奇韦尔男爵死亡。在书店里一定看好。”

他停了下来。但波洛仍然一言不发。

“波洛先生,承蒙您看得起我。黑斯廷斯上尉听我的话像见了鬼似的。朋友。不用太紫张。听听故事的gāo cháo之处吧。晤,我们说到哪儿了?噢!对了,这案子对坏侄儿不利。他要将罪过推到那位可恨的婶婶身上。那个侄儿曾一度以扮演女性角色而闻名。现在又一次大显身手了。他装出女人的声音自称是埃奇韦尔夫人,然后模仿着女人走路的姿势从管家面前侧身而过,结果没有引起疑心。我那慈爱的叔叔叫了一声“简”,我尖叫一声“乔治”,然后拽住他的脖子,将刀插了进去。其余的细节完全是医学上的,可以略去不讲了。那个伪装的女人出去了。一切大功告成,可以回去睡觉了。”

他哈哈大笑着站起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加苏打水,然后慢慢踱到座位旁。

“计划很成功,是不是?但是您知道,我们就要谈这件事中困难的一部分了。那就是失望的情绪。那种被引人极为满意状态后的失落感。因为现在,波洛先生,我们谈到不在现场的证据了。”

他将酒一饮而尽。

“我始终觉得不在现场的证据是很有意思的。”他说道,“我读侦探小说的时候,总爱熬夜,为的是看到什么时候有嫌疑犯不在现场的证据出现。这一次能证明我不在现场的证据很充分。光是证人就有三个。再明白不过地说,您可以找多赛默夫妇和小姐询问。他们昆富有。而且喜欢听音乐。他们经常在科文特加登大戏院订包厢,专门请有望继承遗产的年轻人去听戏。波洛先生,我就是这种类型的年轻人啊——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我就是他们要找的类型。至于说我喜不喜欢歌剧呢?坦白地说,不喜欢。但我喜欢先去格罗夫诺:“场去吃一顿上等的晚餐,散戏以后,再去别处吃顿丰盛的宵夜,即使不得不陪着雷切尔。多赛默跳舞,累得胳膊两天都抬不起来。所以波洛先生,我的不在现场证据就在这。当我叔叔鲜血涌出的时候,我正在包厢里,依偎在白皙漂亮(恕我失言,她有点黑)的雷切尔身旁,在她那戴着钻石的耳畔低声细语地讲着无意义的话呢。她那长长的犹太式的鼻子正激动地颤动着。波洛先生,现在您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坦诚了吧?”

他坐靠在椅子上。

“我希望没有让您厌烦了。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一点也没厌烦。”波洛说,“您既然如此帮忙,我倒有一个小问题想问问你。”

“很高兴效劳。”

“埃奇韦尔男爵,您认识卡洛塔·亚当斯小姐有多长时间了?”

很显然,那个年轻人没想到波洛会问这个问题。他突然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迎然不同了。

“您到底为什么要问这些?这与我们刚才所谈的事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好奇而己。另外,您已经把要说的话完全说清楚了,我没有必要问什么问题了。”

罗纳德迅速地看了一眼波洛。对于波洛的和蔼表情,他根本不在意。我倒觉得他很疑心。

“卡洛塔·亚当斯?让我想想。大约一年前,或者更早些。去年她第一次登台时,我认识了她。”

“您和她很熟吗?”

“相当熟。不过她不是那种可以让人非常熟悉的女人。譬如,她很谨慎等等。”

“但您喜欢她,是不是?”

罗纳德望着他。

“我想知道您为什么对这位女士感兴趣。是因为那天晚上我和她在一起吗?是的,我很喜欢她。她很有同情心——肯耐心地听人讲话。并且让你觉得自己毕竟还有点价值。”

波洛点点头。

“这个我理解。那么您可能要悲哀了。”

“悲哀?为什么?”

“那位女孩死了。”

“什么?”罗纳德——下惊讶地跳了起来,“卡洛塔死了。”

他听了这个消息惊呆了。

“波洛先生,您在开玩笑吧?我上次见她还好好的呢。”

“那是在什么时候?”波洛快速地问道。

“我想是前天。我不记得了。”

“可还是,她死了。”

“那一定是突如其来的。她是怎么死的?是车祸吗?”

波洛望着天花板。

“不是,是服了过量的安眠葯。”

“啊!真是,可怜的孩子!多悲惨啊。”

“这难道不是吗?”

“我很难过。她一切都好好的。她还打算把她的小妹妹接来,还有很多美好的计划。他妈的,我真是太难过了,我筒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是的。”波洛说,“一个人年纪轻轻的就死去了。实在够惨的一在你还不想死去的时候——在人生的幸福大道展现在你面前,还有好多值得做的事的时候。”

罗纳德迷惑地瞅着他。

“波洛先生,我好像没明白您的意思。”

“没明白?”

波洛接着说道:“我表述自己的想法,也许口气太重了。因为我不想看到年轻人失去生的权力。埃奇韦尔男爵,我这种想法很强烈。再见。”

“呃——再见!”

他显得很吃惊。

我开门的时候,几乎与卡罗尔小姐撞个满怀。

“啊!波洛先生,他们说您还没走。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您谈谈。来我的房间,您不介意吧?”

“是关于那个孩子,杰拉尔丁。”我们走进她的卧室,她关上房门后说道。

“怎么了?女士?”

“她今天下午说了很多无聊的话,您不用先反驳我。是的,无聊的话!我叫它无聊的话,事实上确实是无聊。她一直愁眉不展。”

“我看得出,她实在是过于紧张的缘故。”波洛温和地说。

“唔——说实话——她的生活并不快乐。实在是这样的,我们不能假装她是快乐的。坦白地讲,波洛先生,埃奇韦尔男爵是个很古怪的人——并不注重教养子女。再坦白地讲,他只是让女儿惧怕他。”

波洛点点头。

“是的。我可以想象得出。”

“他是一个怪人。他——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喜欢看到别人怕他。好像那会给他带来一种病态的快感。”

“很正确。”

“他书看得非常的多,是个相当聪明的人。但在某些方面——我本人并未直接遇到,他是有些怪。他的妻子离开他,我并不奇怪。我是说第二任妻子。您要知道,我不赞成她。我不喜欢那类女人。与埃奇韦尔男爵结婚,她所得到的,比她该得到的多得多。但她还是离开了他——按一般人说来,是毫无损伤地离开了他。但杰拉尔丁无法离开他。他有好长一段时间,早把她忘掉了。后来他又突然记起了她。我有时候觉得——我想也许我不该说——”

“说吧,女士,说出来。”

“好吧。我有时候在想他是通过那种办法,报复她母亲——他的前妻。她是一个很温和的女人,我想,举止很优雅,我一向替她难过。波洛先生,我本不该提这个的。要不是刚才杰拉尔丁突然说那些傻话。我是不会提这个的。她所说的——关于恨她父亲的话——要是不了解内情的人,听了也许觉得奇怪。”

“多谢,女士。我想,要是埃奇韦尔男爵不结婚就好了。”

“是啊、那就好多了。”

“他没有想过第三次结婚吗?”

“那怎么可能呢?他的太太还活得好好的呢!”

“但给了她自由,他自己也就自由了。”

卡罗尔小姐冷冷地说:“照过去的情形,两任太太已经够他烦恼的了。”

“所以您认为他不会再第三汰结婚了?他没有人选吗?想想看,女士,真的没有吗?”

卡罗尔小姐的脸涨红了。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重复这一点。当然没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性的记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