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记录》

第九章 第二起命案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我虽然不明白波洛激动的原因。但我对他太了解了,肯定他是有道理的。

我们终于到了玫瑰露大厦。波洛跳下车来付了车费,匆匆地走人大厦。亚当斯小姐的套房在二楼,们是由一块公告板上钉着的一张名片上得知的。

电梯在上面一层,洛来不及等了就急忙步行上楼梯。

他又是敲门,是按铃。过了片刻,位整洁的中年妇女开了门。她的头发向后梳得紧紧的,圈红红的像是刚哭过。

“亚当斯小姐在吗?”波洛焦急地问道。

那妇女望着他。

“您还没听说?”

“听说?听说什么?”

他的脸突然变得如死灰一股,我意识到,不论发生的是什么事情,那正是波洛所担优的。

那位妇女不停地慢慢地摇着头。

“她死了。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真是太可怕了。”

波洛倚在门柱上。

“太晚了。”他低声地说道。

他的激动如此明显,以至于那位妇女更注意地望着他。

“对不起。先生。您是她的一位朋友吗?我不记得曾看见您来过这里。”

波洛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却说。

“你请过医生了吗?他怎么说?”

“服了过量的安眠葯。唉!太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位小姐。这种安眠葯一真是可恶的、危险的东西。医生说是叫佛罗那。”

波洛突然站得挺直。他的态度变得很威严。

“我得进去。”他说道。

很明显那位妇女有些疑心。

“我想恐怕——”她开始说道。

但波洛执意要进去,于是他用了一种可能是惟一的办法以达到预期结果。

“你必须让我进去。”他说道,“我是侦探,我奉命来调查你女主人死亡一案。”

那位妇女吃了一惊,忙闪到一边。于是我们走进了套房。

从那时起,波洛开始指挥这个场面了。

“我对你说的,”他威严地对那位妇女说道,“是绝对保密的。不能对任何人再提起。一定要让每个人都觉得亚当斯小姐的死是意外的。请告诉我你请过的那位医生的地址。”

“希思大夫,住卡莱尔大街l7号。”

“你的名字是——”

“贝内特,艾丽斯。贝内特。”

“你和亚当斯小姐感情很好,我可以看出来的,贝内特小姐。”

“唉!是的,先生。她是一位非常好的女士。我去年在她搬到这里的时候开始为她工作。她不像那些女演员。她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小姐。她的举止很优雅,也喜欢一切优雅的东西。”

波洛充满同情地、认真地听着。他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样子。我知道慢慢地、一点一点来,是他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的最好办法。

“这对你的打击一定不小。”他温和地说。

“唤!是的,先生。照例在九点半的时候,我给她端进来茶水。但她躺在那里,所以我以为她睡着了。我把托盘放下。然后拉开窗帘。其中一个环卡住了,先生,我不得不用力拽,声音很大。我回头一望,很惊讶地发现没把她吵醒。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她躺在那里的姿势似乎不大对。我就走到床边。摸摸她的手。那手冰冷冰冷的,我吓得大叫起来。”

她说到这里。停下来,眼泪不住地流下来。

“是啊,是啊”,波洛充满同情地说道,“这对你来说太可怕了。亚当斯小姐经常服葯品以便睡觉吗?”

“先生,她有时因头痛吃葯,是一个瓶子里的一些小葯片。但医生说她昨天吃的是另一种葯。”

“昨天晚上有人来拜访她吗?来访者?”

“没有,先生。昨天晚上她出去了,先生。”

“她告诉你她去哪儿了吗?”

“没有,先生。她大约是在七点出去的。”

“啊!她穿什么衣服?”

“她穿着一件黑衣服,先生。一套黑套装,一顶黑帽子。”

波洛看了看我。

“她戴什么首饰了吗?”

“只戴着平常戴的那串珠子,先生。”

“手套呢——是灰色的手套吗?”

“是的,先生,她戴的是灰色的手套。”

“啊!你能否给我讲一下她当时的态度。她是高兴呢?还是兴奋?悲哀?或是不安?”

“照我看,她好像对一件事很满意,先生。她不住地微笑着。好像有什么好玩的事似的。”

“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先生,十二点过一点。”

“那时候,她的态度怎样?还是那样吗?”

“她非常的累。先生。”

“但是,她不沮丧?或者痛苦?”

“唤!没有,先生。我想她是为一件事很得意,不过是干完太累了。不知道您是否明白我的意思。她拿起电话打给某人,然后她又说不想麻烦了,她要第二天再打。”

“啊!”波洛的两眼炯炯有神。他俯过身去用一种假装不在乎的口气间。

“你听到她是打给谁的吗?”

“没有,先生。她只是要了个号码等着。然后中转台大慨在说。我正在帮您接通,之类常说的话,先生。于是她说。‘好吧。’她又突然打哈欠说。‘啊!我可等不耐烦了。我太累了。’然后她就将听筒放回原处,开始脱衣服。”

“记得她要的号码吗?你还记得吗?想一想,这个很重要。”

“对不起。先生,我想不起来了。我所能记起的是那是一个维多利亚区的号码。您知道,我根本没留意。”

“她上床前,吃过什么吗?或者喝过什么吗?”

“像往常一样,喝了一杯热牛奶,先生。”

“谁煮的。”

“悬我煮的,先生。”

“昨天晚上没有人来过套房吗?”

“没人,先生。”

“那么在白天呢?”

“就我所记得的,没人来过,先生。亚当斯小姐出去吃午饭,喝茶。她是六点钟回来的。”

“牛奶是什么时候送来的?她昨天晚上喝的牛奶。”

“她喝的是新送的。先生。那天下午送的。送奶的人四点钟时放在门口的。但是。唉!先生,我敢肯定奶是不会有问题的。今天早晨我还喝了用它冲的奶茶。医生很肯定地说是她自己吃了那致命的安眠葯。”

“可能我错了,”波洛说道,“是的,可能是我完全锗了。我要见见医生。但是,你要明白,亚当斯小姐是有仇人的。在美国情形可不一样——”

“噢!我知道的,先生。我读过关于芝加哥和枪手之类的东西。那一定是一个邪恶的国家,那里的警察能怎么办呢?我无法想象。不会像我们的警察。”

波洛很感激地停止了问话,他知道艾丽斯。贝内特的狭隘的岛国居民心理。他也不必再费口舌给她解释了。

他一眼看到椅子上的一个小提箱——或者说更像一个小型公文包。

“昨晚亚当斯小姐出去时。带着这个包吗?”

“先生,上午她带过。但下午吃茶回来时没带。而夜里回来时又带回来了。”

“啊!你能让我打开它吗?”

事实他要做什么,丽斯。贝内特都会允许的。就像所有小心、多疑的女人一样,一旦打消了疑虑,就会像孩子一样容易被操纵。她会同意波洛的一切建议。

那皮包没有上锁,洛打开了它。我走过去,着他的肩看里面究竟有什么。

“你看,斯廷斯,看到了吗?”他低声激动地说道。

里面的东西很有意思。

有一包化妆品。有两件东西,认得是鞋垫,来放到鞋里,人拔高一两英寸,有一副灰手套,及用薄纸包好的一副精致的金色假发套,是简·威尔金森的金发色。也像简的头发一样,中间分开,后有许多发鬈。

“黑斯廷斯,在你还怀疑吗?”波洛问。

我知道在那之前,一直是怀疑的。但以后,不再怀疑了。

波洛再次把皮包关上,走向女仆。

“你知道昨晚亚当斯小姐和谁共进晚餐吗?”

“不知道,先生。”

“你知道,她与谁吃的午饭和喝下午茶吗?”

“先生,关于下午茶,我一点也不知道。先生,我想她午饭是与德赖弗小姐吃的。”

“德赖弗小姐?”

“是的,她的密友。她在莫法特大街开了一个帽店,在邦德街旁边。店名叫吉纳维夫。”

波洛在本上记下地址。就记在医生的下面。

“还有一件事,女士。你还记得亚当斯小姐在六点钟回来的时候说过或做过什么事情——任何事情——使你觉得与往日不同,或有些特别的吗?”

那位女仆想了一会。

“先生,我真是说不出什么了。”她最后说道,“我问她是否要茶。她说她已经喝过一些了。”

“唤。她说她喝过了。”波洛打断道,“对不起,请你接着说。”

“然后她就写信,一直写到出去的时候。”

“写信?呃?你知不知道是写给谁?”

“是的,先生。是写给她在华盛顿的妹妹的。她通常是一周给她妹妹写两封信。她将信带出去寄以赶上邮班。但她忘了。”

“那么信仍然在这里吗?”

“不,先生。我把它寄了。她昨天在上床睡觉前记起来,我说我会出去寄的。再贴一张邮票,放入邮筒里,就可以寄出的。”

“啊——邮局远吗?”

“不,先生。邮局就在街道拐弯处。”

“你是不是随手把门关上了?”

贝内特不解地盯着他。

“没有,先生。我只是虚掩着——我出去寄信时总是这样的。”

波洛好像要说什么,但又忍住没说。

“先生,您要看看她吗?”那位女仆含着眼泪问道,“看看她有多么美丽。”

我们和她走入卧室。

卡洛塔·亚当斯看起来出奇地平和,比那天在萨伏依饭店看到的她更年轻。她好像一个熟睡的疲倦的孩子。

波洛低头望着她的时候,脸上有一种奇怪的表情。我看到他在胸前画十字。

“我发誓,黑斯廷斯。”我们下楼的时侯他说道。

我没有问他发什么誓,但我能猜到。

一两分钟以后,他说:

“现在至少有一件事已经弄清了。我是不可能救她的。当我听说埃奇韦尔男爵的死讯时,她己经死了。这还让我安一点心,是的,我感到心中平静多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性的记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