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来到巴格达》

第十三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维多利亚本来打算上床休息,把所有的问题留到第二天早晨再去考虑。但是,由于睡了几乎整整一个下午,她感到头脑十分清醒,无法人眠。

后来,她开开电灯,看完了从在飞机上就开始读的那本杂志上的故事,织补了一双高统袜子,又试了试新的高统尼龙袜子;写了几份措辞不同的求职广告(明天可以询问人们,该往何处投递);写了三四封给汉密尔顿·柯里普太太的信,准备在必要时寄出,在每封信中,她都十分巧妙地编了一套不同的托辞,声称由于没有预料到的原困,使她在巴格达“陷于困境”;起草了一两份准备向她那唯一幸存的亲戚求援的电报草稿,这位亲戚是位脾气执拗、令人讨厌的老年人,住在英格兰北部,一生当中从来没有帮助过别人,试了试一种新的头发式样,最后,突然打了一个哈欠,觉得实在困得厉害,便决定上床安睡。

就在这时,她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男子悄悄走了进来,随手把门锁上,急切地对她说道:

“看在上帝份上,把我藏起来——快……”

维多利亚的反应一向敏捷。仅在一瞬间,她就注意到,那人呼吸急促,声音微弱,一只手拼命抓住胸前的一条束成一团的针织的红色围巾。她立即下床,开始从事这一冒险活动。

房间内没有多少可以藏身之处。屋内有一个衣柜,一个五斗柜,一张桌子,还有一个外表相当华丽的梳妆台。床很宽大——几乎象张双人床,而一想起年幼时捉迷藏的情景,维多利亚立即做出了决定。

“快,”她说。她把枕头扔在一边,掀起床单和毯子,让来人横卧到床头。继多利亚又把床单和毯子盖在他身上,把枕头摆在上边,然后便坐在床边。

几乎就在同时,有人不停地轻声敲着她的房门。

给多利亚喊道,“谁呀?”声音晰起来含糊不清,又象受了惊吓似的。

“请开开门,”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我们是警察。”

维多利亚一边向房门走去,一边披上晨衣。这时,她注意到那人的针织红色围巾掉在地板上,于是赶紧捡了起来,塞在一个抽屉里,然后转动钥匙,把门打开一个窄缝,带着十分吃惊的神情往外看去。

门外站着一个黑发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紫红色细条衣服,后面那个人穿着警官制服。

“发生什么事了?”纵多利亚故意颤声问道。

那个年轻人满面堆笑,操着还不算蹩脚的英语说道:

“小姐,这个时候打扰你,实在太对不起了,”他说,“有个罪犯逃跑了,跑到这家饭店来了,我们得把每个房间都检查一下。这个人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

“哎哟!”维多利亚一边缩回身去,一边把门敞开。“快请进来检查检查。太可怕了。先请看看洗澡间吧。哎哟!还有这个衣柜──还有,你们是不是可以看看床底下?他可能在那儿藏了一夜呢。”

他们搜查的速度非常之快。

“没有,床底下没有。”

“你肯定床底下没有吗?不会有人的,我多么傻呀!他不可能藏在那儿。我上床的时候就把门锁上了。”

“谢谢你,小姐,再见。”

那个年轻人鞠了一躬,跟身穿制服的助手一起离去了。

维多利亚跟着他们走到门口,说道:

“我最好是把门锁上,是不是?这样保险些。”

“对,当然是锁上好。谢谢你。”

维多利亚把门锁上,在门边站了几分钟。她听到警官们去敲对面的门,门开了,双方说了几句话,卡狄欧·特伦奇太太那粗哑的声音听来显然十分愤怒,接着,门关上了。几分钟后,她听到门又开了,那两个人的脚步声向走廊那头移去。他们再敲门时,离维多利亚的房间远多了。

维多利亚转过身来,向床铺走去。她相信自己可能过于愚蠢了。由于自己的罗曼蒂克的性格,由于进来的那个男子讲话是本国口音,自己很可能本能地帮助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罪犯。站在被缉拿的逃犯一边,对抗追捕者,有时会带来令人不快的后果的。哎,维多利亚想道,我反正是陷进去了!

她站在床边,简短无礼他说道:

“起来。”

可是,没有丝毫动静。于是,维多利亚尽管没有提高嗓门,却口气严厉地说道:

“他们走了。你可以起来了。”

但是,在那稍微隆起的枕头下边,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维多利亚立即把枕头、床单和毯子甩在一旁。

那个青年人还象刚藏进去时一样躺在那里。但是现在,他的脸色是种令人奇怪的青灰色,眼睛也闭上了。

这时,维多利亚突然屏住了呼吸,因为她注意到了别的东西——一种鲜红的颜色浸在毯子。

“哎哟,这可不行,”维多利亚说道,几乎是向什么人提出请求似的。“哎哟,这可不行——这可不行啊!”

那个受伤的人似乎是意识到她在请求一般,睁开了眼睛,注视着她,仿佛是从远处看着一个看不太清楚的东西似的。

他的嘴chún张开了——他的声音非常低微,维多利亚几乎一点儿也听不见。

她弯下身去。

“你说什么?”

这一次,她听到了。那个青年人非常吃力他说出了两个词。至于是否听准了,她可没有把握,因为这两个词听起来,象是胡言乱语,毫无意义。他说的是,“魔鬼——巴士拉……”

他的眼睑垂了下来,在那双大眼睛上闪动了几下。接着,他又说了一个词——是个名字。然后,他的头向后动了一下,身子便一动不动了。

维多利亚站在那里,木然不动,心跳得非常厉害,感到非常遗憾,同时又非常气愤,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是。一定得叫个人来——得去找个人来。自己孤身一人,房间里有个死人,警察迟早会要她把事情原原本本交代清楚的。

她正在迅速考虑着对策时,忽然听到一点儿轻微的响声,便立即转过身去。原来,房门钥匙已经掉到地上。而且,正在她凝视着那把钥匙时,又听到了门锁在转动的声音。房门开了,达金先生走了进来,随手把房门小心地关上。

他一边向维多利亚走过来,一边轻声说道:

“干得漂亮,亲爱的。你的反应十分敏捷。他怎么样了?”

维多利亚有点口吃地说:

“我想,他——他死了。”

她看到,达金的脸色倏然变了,脸上闪过一丝极度愤怒的神情,然后,又变得如同她前一天看到的那种样子──只不过是,那种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的神情消失了,而代之以一种十分不同的神情。

他弯下身来一-轻轻地松开了那青年人的破旧上衣。

“正好刺透了心脏,”达金一边直起腰来,一边说道,“他是个勇敢的青年人——也很聪明。”

这时,维多利亚说话流利起来了。

“警察刚才来过,说他是个罪犯。他是罪犯吗?”

“不,他不是罪犯。”

“他们是——他们是警察吗?”

“我不知道,”达金说,“他们或许会是警察。反正都是一样。”

接着,他问维多利亚道:

“他说过什么吗——在临死以前说过什么吗?”

“说过。”

“他说什么了?”

“他说魔鬼——然后又说巴士拉。然后,停了一会儿,又说了一个名字——听起来象个法国名字——不过,我也可能没听准。”

“你觉得象是个什么字?”

“我觉得是拉法格。”

“拉法格,”达金沉思着说。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维多利亚说,接着又有点儿沮丧地补充说,“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们一定要尽可能让你摆脱这件事,”达金说,“至于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回头再给你说。现在,首先要找到马柯斯。这是他的旅馆,而且他很有头脑,尽管人们跟他谈话的时候不一定总会意识到这一点,我这就去找他。他还不会上床的,现在刚刚一点半。两点钟以前,他一般不会上床的。趁我去找他的时候,你梳洗收拾一下。马柯斯对落难的美人儿是很敏感的。”

他走出了房间。维多利亚象在梦境中一样,走到梳妆台前,把头发梳到后边,往脸上搽上很多香粉,显出相当好看的苍白颜色,然后,就瘫坐在椅子上。这时,她听到脚步声走近了。达金没有敲门就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马柯斯·蒂欧那肥大的身躯。

这次,马柯斯神情严肃,平素的笑容不见了。

“马柯斯,”达金先生说,“这件事你得尽一切可能来办理。这个可怜的姑娘都吓坏了。这个家伙闯了进来,倒在地上——维多利亚是个好心肠的人,就把他藏了起来,警察没有抓着他。现在这个人已经死了。或许维多利亚是不该这么做的,可是,女孩子都是软心肠的人。”

“当然她是不喜欢警察的,”马柯斯说,“没人喜欢警察。我也不喜欢警察。可是我在这儿开旅馆,就得跟他们搞好关系。你是想要我给他们送一笔钱,把这件事情了结了吗?”

“我们只打算悄悄地把尸体弄出去。”

“这太好了,亲爱的。我也是这个主意,我不愿意旅馆里有个尸体放着。但是,你是说不太容易往外弄,是吗?”

“我看可以安排好的,”达金说,“你的亲戚当中是有个医生吧?”

“有,我的妹夫保尔是个医生。他可是个好人。我可不愿意给他惹上麻烦。”

“不会,”达金说,“你听我说,马柯斯。咱们先把尸体处理了。估计,血没有浸透到垫子上。大部分血都浸到他的外衣上了。大约过一个钟头,我就到你房间去。等一下,我这个瓶子里有酒,你喝一点儿。”

维多利亚喝了一点儿。

“好姑娘,”达金说,“现在你先回去,把灯关上。我刚才跟你说过了,再过大约一个钟头我就来。”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都会告诉我吗?”

达金先生颇有点令人奇怪地看了她一会儿,但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他们来到巴格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