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来到巴格达》

第二十三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巨型客机急速地降落下来,平平稳稳地着了陆,沿着跑道缓缓滑动了一段,到达指定地点便停住了。乘客按照要求走下飞机,继续乘这次班机飞往巴士拉的乘客与换乘飞机飞往巴格达的乘客分开了。

飞往巴格达的乘客共有四名。其中一个看来象是财运亨通的伊拉克商人,还有一个年轻的英国医生,此外,是两位妇女。他们都办理了各种手续,回答了各种问题。

第一个办手续的是个皮肤黝黑的妇女,头发蓬乱,衣着不整,头上随便围着一条头巾,面容显得十分憔悴。

“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太吗?是英国人吗?好的。你要去见你丈夫?请告诉我你在巴格达的住址。带着哪国货币?……”

询问继续进行下去。接着是另外那个妇女来办手续。

“格丽特·哈顿吗?好的。什么国籍?噢,是丹麦人。为什么到巴格达去?你是医院的按摩师?你在巴格达的住址呢?带着哪国货币?”

格丽特·哈顿是个身材瘦削、头发金黄的年轻女子,戴着,一副墨镜,上嘴chún上方涂着一层相当厚的脂粉,那儿可能有点什么毛病。她的衣着简朴雅致,衣服质料不算很好。

她的法语很不流利——有时还得请对方重复一遍。

机场人员告诉这四位乘客,飞往巴格达的飞机当天下午起飞,现在则把他们用汽车送到阿巴斯德旅馆去休息并用午餐。

格丽特·哈顿正在床上坐着,外面有人轻轻敲门。她开门一看,见是一个身穿英国海外航空公司制服的面色黝黑的年轻妇女。

“对不起,哈顿小姐。请你跟我到英国海外航空公司办事处来一下好吗?你的机票出了点小问题,请往这边走。”

格丽特·哈顿跟着她沿着走廊向南走去。有个房间的门上挂着一个写着金字的大牌子——英国海外航空公司办事处。

那个空中小姐把门推开,示意让格丽特·哈顿进去。格丽特·哈顿刚一进门,她便从外边把门关上,马上摘下了门上的牌子。

格丽特·哈顿刚刚走进门去,早就等候在门后的两个男人马上用布蒙住了她的头,往她嘴里塞了块东西。其中一人卷起了她的衣袖,拿出一支针管,给她注射了一针。

过了几分钟、她的身体柔弱无力地弯曲了。

屋内那个年轻医生高高兴兴地说道,“这一针能管六个钟头。现在你们两个赶快动手。”

他对屋内另外两个人点了点头。那是两个修女,正一动不动地坐在窗前。然后,男人们走了出去。年长的修女走到格丽特·哈顿跟前,从她那毫无生气的身躯上把衣服脱下来。那个年轻些的修女,一边略微颤抖着,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儿,格丽特·哈顿,身上穿着修女的衣服安静地躺着。

年长的修女开始注意起她同伴的浅黄色头发来。她掏出一张照片,立在镜于前面,一边看着照片,一边给同伴梳理头发,把她的头发从额前向后梳过去,盘卷低垂到颈部。

她往后退了两步,用法语说道:

“简直是惊人的变化。戴上那副墨镜。你的眼睛颜色太蓝了。好的——好极了。”

门上有人轻轻地敲了,一下,那两个男人回来了。他们咧着嘴笑着。

“格丽特·哈顿就是安娜·席勒,一点没错,”一个男人说道,“她把证件藏在行李里边,仔细伪装以后,藏在一本丹麦出的杂志《医院按摩术》里头。现在,哈顿小姐,”他对维多利亚躬身假装施礼,“请能允许我荣幸地陪你一道去用午餐。”

继多利亚跟着他走出房间,朝大厅走去。另外那位女乘客正在柜台那里打封电报。

“不对,”她正在说着,“是波-恩-斯福特,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今日抵蒂欧旅馆。旅途平安。”

维多利亚突然很感兴趣地看了看她。这个女人一定是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的妻子,来跟他团聚的。既然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曾经几次很惋惜地说,把妻子那封告诉他到达日期的信丢失了,不过,他基本上还是可以肯定她是二十六日到,那么,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太虽然比预定日期提前一个星期来到,维多利亚并没感到有什么奇怪之处。

若是能够通过某种方式让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大替自己给理查德·贝克尔打个电报,那有多好啊!……

陪着她的那个男人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似的,挽着她的胳膊离开了柜台。

“别跟同行的乘客说话,哈顿小姐,”他说,“我们不愿意让那位太太注意到,你不是跟她一块儿坐飞机从英国来的那个人。”

他带着维多利亚走出旅馆,来到一家饭馆里吃了午饭。他们回来时,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太正好从旅馆门前的台阶上走下来。她对维多利亚点了点头,没有流露出对她有丝毫怀疑的迹象。

“出去逛了逛吗?”她打着招呼,“我要到市场去看看。”

“若是能往她的行李里头塞点什么东西……”维多利亚想道。

但是,每时每刻都有人陪伴着她。

飞往巴格达的飞机下午三点钟起飞了。

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太的座位在最前面。维多利亚的座位在尾部,靠近舱门,隔着通道,坐着她的看守——一那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维多利亚没有机会接近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太,也没有机会往她的东西中间塞个便条。

飞行时间并不很长。维多利亚又一次从空中向下望去,看到下面巴格达的轮廓,看到底格里斯河象条金线一样把这座城市分成两半。

不到一个月以前,她看到的景象就是如此。自那时以来,发生了多少事情啊!

两天以后,代表世界上两种主要的意识形态的人们要在这里会面,讨论人类的未来。

而她,维多利亚·琼斯,在这一事件当中将要扮演一个角色。

××××××

“你知道吗,”理查德·贝克尔说,“我很担心那个女孩子。”

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迷迷糊糊地说:

“哪个女孩子?”

“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往周围看了看。“她在──哎哟,上帝保佑,昨天她没跟咱们一起回来。”

“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她没回来,”理查德说。

“我太粗心了。那份巴木达土丘发掘情况报告把我吸引住了。他们那种分层的看法是毫无根据的。昨天,维多利亚知道到哪儿找咱们的卡车吗?”

“她那会儿若是想回来,是没有困难的,”理查德说。“事实上,她不是维尼西亚·塞维里。”

“她不是维尼西亚·塞维里?真奇怪。可是,我记得你说她的教名是维多利亚。”

“是的。不过她不是个人类学家。她也不认识艾莫森。事实上,这件事儿从根本上就是一个——噢,是一个误会。”

“哎哟,这件事儿看来太奇怪了。”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沉思了一会儿。“太奇怪了。我真希望——这件事儿是我的过错吧?我知道我是有些心不在焉。可能是把信搞错了吧?”

“我弄不明白,”理查德·贝克尔一边说着,一边皱着眉头,丝毫没有理会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所做的猜测。“她好象是跟一个年轻的男人坐上汽车走了,而且没有回来。还有,她的行李还在旅馆里,她根本就没想打开它。我觉得十分奇怪——想到她的困难处境,我总有这个感觉。我本来认为,她肯定是要梳洗打扮一番的。况且,我们约好在一块儿吃午饭的……真的,我真弄不明白。希望她没出什么事儿。”

“噢,我觉得根本没有可能出事,”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安慰他说,“明天我准备在h地段开始往里挖掘。根据总的轮廓图来判断,我估计在那儿最有可能发现案卷储藏室。从那块破碑来看,是很有希望的。”

“他们绑架过她一次了,”理查德说。“为什么不能认为他们又把她绑架了呢?”

“不大可能——不大可能,”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说,“近来伊拉克挺安定的。你自己也这么说过。”

“我若是能想起来一个石油公司的那个人的名字就好了。他是叫狄肯吗?狄肯,是达金吧?大概是达金。”

“这个人我从来没听说过,”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说,“我打算把穆斯塔法那一队人调到东北角上工作。那么我们就可能顺着j沟往前挖——”

“先生,如果我明天再去一趟巴格达,你不会十分介意吧?”

这时,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不再心不在焉地跟他的同事谈话了。他两眼直直地看着理查德,说道:

“明天?可是咱们昨天刚刚去过呀!”

“我很担心那个女孩子,说老实话,我很担心她。”

“哎哟,理查德,我可真不知道是这么回事儿。”

“你是说什么事儿?”

“我真不知道你看上她了。搞发掘工作有女人参加是再糟糕不过了——特别是有好看的女人就更糟糕了,前年跟咱们一起工作的那个西比尔·缨尔菲尔德,模样长得可真不怎么样,我本来以为不会出问题的——可是结果怎么样了!在伦敦的时候我真该听克罗德的劝告——那些法国人说起话来总是一针见血的。克罗德评论过她的腿——她对自己的腮非常引以为荣。当然噗,这个女孩子,维多利亚,噢,维尼西亚,不管她叫什么名字吧——长得非常讨人喜欢,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你的眼力不错,理查德,我要承认这一点。据我所知,这还是你第一次对一个姑娘感兴趣,很有意思。”

“不是那么回事儿,”理查德说道。这时,他满脸通红,看来比平常显得更加目空一切了。“我只不过是一噢——担心她会出事儿而已。我一定得去巴格达一趟。”

“好吧,如果你明天一定要去,”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说,“你可以顺便把那些砖运回来。那个笨蛋司机昨天给忘了。”

第二天凌晨,理查德便到达了巴格达市区,然后立即前往蒂欧旅馆,在那里得知,维多利亚没有回来。

“而且我们早就安排好了,她要跟我一块儿吃饭,饭菜是特意准备的,”马柯斯说,“我还给她留了一个最好的房间,真奇怪,你说是不是?”

“你报警了没有?”

“啊,没有,亲爱的。报警没有什么好处,她可能会不高兴的。而且我也不愿意这样做。”

理查德简短地询问了他一下,问明了达金先生的住址,便赶到他的办公室去求见。

他记忆中那个人果然如此。他打量着达金那弯曲的身躯,那犹豫不决的神态,还有那微微颤抖的双手。这个人不是个好人!他对达金先生道歉说,可能会浪费他的时间,但是不知道达金先生是否见过维多利亚。

“她前天到我这儿来过。”

“你能告诉我她现在的住址吗?”

“我想她是住在蒂欧旅馆。”

“她的行李在那儿,可是人不见了。”

达金先生的眉毛微微一扬。

“她最近一直在阿斯瓦德土丘跟我们一起搞发掘工作,”理查德解释道。

“噢,我明白了。噢——很抱歉,我的确什么事儿也不知道,没法帮你的忙。我想她在巴格达还有好几个朋友——但是我跟她不太熟悉,不知道她那些朋友的名字。”

“她有可能到那个榄橄枝协会去了吗?”

“我想不会的。你不妨去问一问。”

理查德说道,“你听我说,找不着她,我就不离开巴格达。”

他怒气冲冲地皱着眉头看了达金先生一眼,起身走出了房间。

房门关上之后,达金先生笑着摇了摇头。

“哎,维多利亚,”他带着责备的口气说。

理查德盛怒未消地回到蒂欧旅馆,迎面碰上了满面春风的马柯斯。

“她回来了,”理查德急切地喊道。

“没有,没有,是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太。我刚听说,她今天就乘飞机到巴格达。可是波恩斯福特·琼斯博士告诉我,她是下个星期才能到。”

“他总是把日期弄错的。维多利亚·琼斯有什么消息吗?”

马柯斯的脸色又变得阴沉起来。

“没有,什么消息也没有。这件事儿真叫我心烦,贝克尔先生。不是好事儿。她那么年轻,又那么漂亮,那么活跃,又那么迷人。”

“是的,是的,”理查德不愿再说下去。“我想我最好是等一等,接一下波恩斯福特·琼斯太太。”

他真不知道,维多利亚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了。

“是你!”维多利亚带着毫不掩饰的故意说道。

侍者把她引到巴比伦宫旅馆的楼上房间里以后,她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凯瑟琳。

凯瑟琳怀着同样的敌意对她点了点头。

“不错,“她说,“是我。现在请你上床吧。医生一会儿就来。”

凯瑟琳装扮成一个护士,十分认真地履行自己的职责。非常明显,她是决心看守着维多利亚而寸步不离的。维多利亚闷闷不乐地躺在床上,小声嘟囔着:

“我若是能见着爱德华——”

“爱德华——爱德华!”凯瑟琳轻蔑地说,“爱德华根本就没喜欢过你,你这个愚蠢的英国人。爱德华爱的是我!”

维多利亚丝毫不感兴趣地看了看她那副倔强而又狂热的面孔。

凯瑟琳继续说道:

“自从你那夭早晨非常粗鲁地要求见见赖斯波恩博士,我就一直恨着你。”

维多利亚想出一着来刺激对方。她说:

“不论怎么说,我比你重要得多。我是必不可少的人物。不论是谁都能扮演你那个护士角色。可是一切全部靠我,靠我扮演现在这个角色。”

凯瑟琳一本正经而又沾沾自喜地说:

“没有一个人是必不可少的人物。这是我们应该懂得应该遵守的原则。”

“哼,我可是个必不可少的人物。看在上帝份上,叫他们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饭来。如果不吃点东西,到时候,我怎么能把美国银行家的这位秘书的角色扮演好呢?”

“我看,趁着还能吃东西,你就吃点吧。”凯瑟琳勉强回答道。

维多利亚没有听出她话中的恶毒含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他们来到巴格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