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一竖》

12、汤米会见老友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汤米先在马路对面打量了一下“巴丁岱尔、海利斯、洛可吉公司。”

看起来是一家值得尊敬、作风古朴的大公司。铜招牌已经饱经风雨,但却擦试保养得很好。汤米穿过街道,走进自动门内,迎接他的是一片劈劈啪啪认真打字的声音。

他右手边一个挑花小木窗口上.挂着“询问处”的牌子。

里面是个小房间。有三个女人在打字,两名男职员正俯首在桌上复印文件。

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霉味,也带着一股法律味道。

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女人带着严肃的态度,从打字机前站起来,走近窗口。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我想见艾可思先生。”

女人的态度更加严肃了。

“你跟他约好了吗?”

“恐怕没有,我只是今天刚好路过伦敦。”

“艾可思先生今天早上可能很忙,也许本公司另外一位先生——”

“我只想见艾可思先生,我已经跟他通过信了。”

“喔,也许你可以把大名告诉我。”汤米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那个金发女人回到自己桌旁打电话。低声交谈几句之后,她又走过来。

“等一下有人带你到等候室去,艾可思先生大概十分钟之后就可以见你。”

汤米被引进等候室,房里有个书架摆满了陈旧笨重的大部头法律书籍,另外有张圆桌,摆着各种经济报刊,汤米坐下来,又在心里回想一遍自己准备采取的计划和方式。他不知道艾可思先生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不容易等到见面的一刻,艾可思先生站在书桌后欢迎他。不知道为什么,汤米一见他就觉得不喜欢他这个人,可是实在说不出个正当的理由。

艾可思先生大约四十到五十岁之间,前额的灰发已经略显得稀疏,脸孔长长的,看来有点哀伤,表情木然,眼光非常精明,不时露出的愉快反而意外地破坏了他原有的忧郁面容。

“贝瑞福先生吗?”

“显的,这实在是件小事,可是内人一直很担心,我相信她写过信给你,也可能打过电话,看你能不能告诉她蓝凯斯特太太的地址。”

“蓝凯斯特太太。”艾可思先生仍旧一副扑克面孔,这几个字甚至不像是问句,尾音依然飘浮在半空中。

“好谨慎的男人!”汤米想;“不过谨慎已经成了律师的第二天性。话说回来,要是他是你的律师,你一定也希望他小心一点。”

汤米又说:

“一直到最近为止,她都住在一个叫‘阳光山脊’的养老院——一家很好的养老院,我本身也有个姑姑住在那儿,过得舒服快乐极了。”

“喔,对,当然,当然,我现在想起来了。蓝凯斯特太太。

我想她已经不住在那儿了吧,对不对?”

“是的。”汤米说。

“我一时记不清楚——”他把一只手伸向电话,“我只是要回想一下——”

“我可以简单扼要地告诉你,”汤米说:“内人手边刚好有一样本来是蓝凯斯特太太的东西,是一幅画。蓝凯斯特大太以前送给我姑姑范修小姐,可是我姑姑最近去世了。留下几样东西给我们处理,那幅画也包括在内。内人非常喜欢蓝凯斯特太太送的那幅画,不过觉得应该先问问她本人的意见,要是她也喜欢的话,内人就打算还给她。所以想向你请教蓝凯斯特太太的地址。”

“喔,我懂了,”艾可思先生说;“尊夫人真是非常诚实。”

“谁也不知道老年人对自己东西的看法,”汤米愉快地笑着说:“也许蓝凯斯特太大觉得我姑姑欣赏那幅画,所以很乐于送给她,可是我姑姑得到那幅画没多久就去世了,如果就这样留给陌生人,好像有些不公平。那幅画没有题画名,画上是一栋乡下房子。就我所知,那栋房子可能和蓝凯斯特太太有关”“是的,是的,”艾可思先生说;“不过我觉得——”

一名职员敲门走进来,把一张纸放在艾可思先生面前,后者低头看看。

“喔,对,喔,对,对,我想起来了。不错,是有一位——”他看看汤米放在他桌上的名片——“贝瑞福太太打电话跟我简单谈过。我请她联络南郡银行汉默史密斯分行,我本身也只知道这个地址。只要写信到这家银行,请他们转交给理查·姜森太太,应该就没问题了。据我所知,姜森太太是蓝凯斯特太太的远亲,蓝凯斯特太太在‘阳光山脊养老院’的一切事情,都是姜森太太委托我办理的。她以往只是偶然听朋友提到,所以事先曾经要我做过详细的调查,我可以保证,我们非常仔细地查过了。那家机构相当不错,我相信姜森太太的亲戚蓝凯斯特大太一定在那儿快乐地过了好几年日子”“不过她离开得很突然,”汤米说。

“是的,是的,我相信是的,美森太太好像突然从东非回来(很多人都一样),我知道她和她先生在肯亚住了很多年。

他们回国之后,做了许多新的安排,也觉得可以亲自照顾那位老太太,所以就把她接走了。我不知道美森太太目前在什么地方,她写过一封信向我道谢,并且把该结的帐都结清了。

她说万一需要联络她的话,可以请这家银行转信给她,因为她暂时还没有决定住所。对不起,贝瑞福先生,我恐怕就只知道这些了。”

他的态度很温和,但是却非常坚定,一点也没有尴尬或者困扰的表情,最后,他的态度又缓和了一点。

“贝瑞福先生,我觉得用不着担心,”他用安慰的口气说:

“或者说,我觉得尊夫人不须要担心,我知道蓝凯斯特大太年纪大了,-定很健忘。说不定她早就忘了那幅画了。她有七十五六了吧,你知道,那个年纪的人都很健忘。”

“你认识她吗?”

“不,我从来没见过她、”“那么你认识姜森太太罗?”

“她来找过我几次,商量安排一些事情。看起来是个很和气、很正经的女人,安排什么事都很能干,”他站起来说:

“很抱歉帮不上忙,贝瑞福先生。”

主人已经下了温和却坚决的逐客令了。

汤米走进布伦贝利街,想找一辆计程车。他腋下那个包裹虽然不重,但是却有点笨拙。他抬头看肴刚刚离开的那栋建筑物:高大、值得尊敬、历史悠久,让人找不出任何毛病,“巴丁岱尔、海利斯、洛可吉公司”外表上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艾可思先生也一样,毫无紧张不安。沮丧消沉。闪烁其词的表示。汤米气馁地想道:照小说上的安排,如果他提到蓝凯斯特太太或者姜森太太,对方应该会有退缩的表情,表示一定有什么问题,可惜这是真实的人生,艾可思先生非常有礼貌,只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汤米询问的这种事情上。

不过汤米还是心里想:我不喜欢艾可思先生。他回想起一些模糊的往事,一些因为某种原因而不喜欢的人。这种预感常常很灵验,不过也许事情要简单得多,要是你有机会跟很多人相处过,就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就像专门研究古董的人,用不着详细查看就会靠本能知道什么是赝品,汤米知道这件事一定有毛病。

他想:“他说的话好像都很有道理,看起来也毫无问题,可是-一”他用力朝一辆计程车挥手,司机冷冷看他一眼,反而加快速度往前开。汤米暗骂一声;“猪猡!”

他继续在街上寻找计程车。行人道上有不少人来来往往——有人匆匆在赶路,也有人在闲逛,还有一个人在凝望对街的一块招牌。汤米仔细看了那人一眼,不禁把眼睛张大了些。他认识那张脸。那个人走到街道尽头,停了一下,又转身走回来。汤米背后的屋子里走出一个人,这时,对面那个人把脚步加快了些,仍然走在街对面,但却和刚走出来的那个人保持相同的速度,汤米看着刚从“巴丁岱不、海利斯、洛可吉公司”门口走出来那个人逐渐消失的影子,几乎可以肯定是艾可思先生。这时,一辆计程车态度客气地似乎在对面招揽客人。汤米招招手,计程车开过来,他打开门上了车。

“到什么地方?”

汤米迟疑了一会儿,看看那个包裹正要说出地址时,又改变主意说。“林昂街十四号。”

一刻钟后,他到了目的地付过车钱之后,他按铃求见埃佛·史密斯先生。接着,他走进三楼一个房间,桌子后面那个人把椅子从窗前转过来面对着他,略带惊讶地说:

“嗨,汤米,真是稀客,好久不见了。有事吗?或者只是到处看看老朋友?”

“没那么好命,埃佛,”“刚开完会回来吧。”

“没错”“一定又是发表一大堆高论,结果什么有用的结论也没得到,对不对?”

“对极了,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一大半时间都在听包吉·瓦道克自说自话吧?他真是无聊透了,一年比一年严重”“喔,这个——”

汤米坐在对方推过的来的椅子上,接下一支烟之后说:

“我在想——真是说来话长——你不知道晓不晓得‘巴丁岱尔、海利斯、洛可吉公司’一位艾可思律师有没有见不得人的把柄?”

“哈,哈,哈。”埃佛·史密斯扬扬眉,他那对眉毛似乎天生就很适于扬动,靠近鼻子的一端向上翘,靠近面颊的那一端则往下垂,而且角度颇为惊人,所以只要他稍微不快,就像最极端愤怒似的:“艾可思得罪你了,是不是?”

“问题是,我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所以你想了解他?”

“对”“嗯,为什么找上我呢?”

“我在外面看到安德森。好久没看到他了,可是我还认得。

他好像在监视什么人,不管那个人是谁,反正是从我刚出来的那栋大厦出来的。那株大楼只有两家律师事务所,一家有照会计师。当然他监视的可能是当中任何一个人或者每一个人,可最刚好有一个人走到街上,看起来很像艾可思先生,所以我就猜想:说不定安德森监视的就是我那位艾可思先生呢?”

“嗯,”埃佛,史密斯说;“没错,汤米,你的猜测向来很准。”

“艾可思到底是谁?”

“你一点都不知道?”

“我的确一点都不知道,”汤米说:“长话短说,我去找他是为了查问最近离开一家养老院的一位老太太的事,受聘替她安排所有事情的,就是艾可思先生,他做得非常适当、完善。我想要她目前的地址,他说他没有,这当然很可能……

可惜我不大相信。可是想知道她的下落,就只有这一条线索。”

“你想找她?”

“不错”“我想我可能帮不了多大忙。艾可思是个非常受人敬重的正直律师,收入非常丰富,顾客当中有许多达官贵人,专门替有土地的绅士阶级、退休军人和水手、将军、上校等等服务。从你所说的来看,这完全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

“可是你对他——很有兴趣?”汤米问。

“嗯,我们对詹姆士·文可思先生确实非常有兴趣,”他叹口气说;“我们对他发生兴趣至少有六年了,可是一直没什么进展。”

“有意思,”汤米说;“我再问你一次,艾可思先生‘到底’是谁?”

“你是问我们为什么怀疑他?唉,总而言之,我们怀疑他是英国最大的犯罪集团首脑之一。”

“犯罪集团?”汤米露出诧异的表情。

“喔,对,对,没有惊险刺激的情节,没有间谍,也没有反间。只有简简单单的犯罪活动。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查不出他犯过任何罪,他没有偷过任何东西,没有伪造过任何文件,也没有强占过任何基金,我们找不出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可是每次不管什么地方发生有计划的大抢案,我们总会发现他在背后某个地方过着无懈可击的生活。”

“六年了。”汤米若有所思地说。

“也许还更久,必须经过一段时间才能使一切走上轨道。

抢劫银行、抢私人首饰等等,都有一种固定的方式,让人忍不任怀疑背后都是同一个人在策划。实际上动手抢劫的人跟策划毫无关系,只要依照指示会做就好了,什么都不用想,自然有人会动脑筋。”

“你怎么会想到艾可思身上呢?”

埃佛·史密斯若有所思地摇摇头,“说来话长,他有很多熟人,很多朋友。有些是他打高尔夫球的朋友,有些是替他照顾车子的人,有些是替他处理房地产的公司人员,他开了几家公司,经营一些毫无问题的生意。抢劫计划我们已经差不多查清楚了,就是他所扮演的角色弄不清楚,总之他有很明显的不在场证明。譬如发生了一宗银行火枪案,计划得非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2、汤米会见老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拇指一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