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所迷案》

第02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格丽泽尔达是一个十分令人烦恼的女人。刚才离开餐桌时,我还感到心绪颇佳,可以为英国教会男教友会准备一篇精彩有力的讲演稿,而现在我却感到心神不定,烦乱不已。

刚等我静下心来,莱蒂斯·普罗瑟罗飘然而至。

我说“飘然而至”,这种说法是恰当的。我曾读过一些小说,其中将年轻人描写成精力充沛——及时行乐,青春的蓬勃活力……等等,在我看来,我所遇到的所有年轻人仿佛都附得有某种动物的灵魂。

今天下午,莱蒂斯尤其显得如此,她身材修长,面容秀丽,但又显得神情漠然。她穿过法国式窗户进来,心不在焉地取下头上戴着的贝雷帽,用一种大惊小怪的声音含糊不清地说:“哦,是你呀!”

这里有一条小路从“老屋”穿过树林,出口就是我们花园的门,所以大多数从那里来的人都会走进花园的门,再往前经过书房的窗户,而不是绕过一。大段路到达前门。莱蒂斯从这儿来,我并不感到吃惊。但是,对她的态度,我确实有一点生气。

如果你来到牧师寓所。就得准备与一位牧师见面。

她走进来,一下瘫坐在我的一只安乐椅上。她随意地抚弄着头发,凝视着天花板。

“丹尼斯在附近什么地方吗?”

“午饭后就没有见到他。我知道他是去你们那儿打网球了。”

“噢,”莱蒂斯说,“我希望他没有去。他到那儿找不到什么人的。”

“他说是你邀请他的。”

“我是邀请过。我约的是星期五,但今天是星期二。”

“是星期三,”我说。

“哦,多糟糕!”莱蒂斯说,“这就是说,我这是第三次忘记与一些人一起吃午饭了。”

好在这并不使她太担心。

“格丽泽尔达在附近什么地方吗?”

“我想你会在花园的画室里见到她的——在坐着让劳伦斯·列丁画画儿呢。”

“有关他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莱蒂斯说,“是和爸爸闹别扭。爸爸太倔了。”

“都传说些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是有关他给我画画儿的事。爸爸发觉了这件事。为什么我就不能穿着浴衣让人画呢?如果我能穿着浴衣去海滩,为什么就不能让人画呢?”

莱蒂斯停了一下,又说下去:

“太荒唐了……爸爸不准一个年轻人进屋。当然,劳伦斯和我只是对此大叫一通。我要到你的画室里来画完这张画。”

“不行,亲爱的,我说如果你父亲不准就不行。”

“噢!亲爱的,”莱蒂斯说,叹了一口气。“人人都是这样乏味。我感到没劲儿,一点也没劲儿。如果我有一些钱,我就要出走了,但是我没钱,我不能。如果爸爸有钱又死掉就好了,我就能随心所慾了。”

“你不能那样说,莱蒂斯。”

“哦,如果他不想要我希望他死,就不应当这样吝啬钱。

难怪妈妈离开了他。好多年来我还以为她死了,你知道吗?

她跟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私奔的?他漂亮吗?”

“那是你父亲来这儿之前的事了。”

“我纳闷她后来怎么样了。我想安妮很快也会与什么人闹出点风流韵事的。安妮恨我,她对我很得体,但她恨我。她渐渐老了,她不喜欢这样。你知道,到这样的年纪上,你的脾气会变得古怪。”

我担心,莱蒂斯会在我的书房呆上一下午。

“你没有看到我的唱片,是吗?”她问道。

“没有。”

“太烦人了。我不知道是放在什么地方了。我把狗也弄丢了。我的手表也不知丢在哪儿了,但这没多大关系,反正手表是不走的。唤!我的天,我太困了。不知为什么,我十一点钟才起床。但是生活太叫人心碎了,你说是吗?哦!我的天,我得走了。我三点钟要去看斯通博士开掘坟墓。”

我瞥了一眼钟,现在是四点差二十五分。

“啊,是吗?太糟了。说不准他们会等我还是撇下我先去了。我想我最好还是赶快去,看能否赶上他们。”

她起身又飘然而去了,扭头说了一句:

“你会告诉丹尼斯的,是吗?”

我随口应了一声“是的”,当我意识到不知道告诉丹尼斯什么时,已经晚了。但我知道,很可能这没有什么关系。斯通博士的事引起了我的沉思。他是一位有名的考古学家,最近呆在“蓝野猪”旅馆,监督开掘一座位于普罗瑟罗上校的土地上的坟墓。他与上校之间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争执。他约莱蒂斯去看掘墓,这倒是很有趣的。

在我看来,莱蒂斯·普罗瑟罗有点像一位风騒女子。我纳闷,她怎样与考古学家的秘书克拉姆小姐相处。克拉姆小姐是一位二十五岁的健壮的年轻女子,举止大大咧咧,有着成熟的肤色、动物般的活力和一张似乎包不住她的满嘴粗牙的嘴巴。

村里的人们对她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她不过如此,有人认为她是一位倍守道德的年轻女人,正努力想早日成为斯通太大。她与莱蒂斯迥然不同。

我可以设想得到,“老屋”的情况也许不会太令人愉快。

大约五年前,普罗瑟罗上校又结婚了。新夫人相貌异常出众。我一直猜测,她与继女的关系不会太好。

又有人来打扰了。这次是我的副牧师,豪伊斯。他想知道我与普罗瑟罗谈话的细节。我告诉他,上校为他的“暴躁性格”而懊悔,但是他来访的真正目的完全是关于另外一件事。同时,我直率地提出意见,告诉他必须服从我的裁决。总的看来,他很愉快地接受了我的看法。

他离开时,我对他的恶感并没有减少,我为此颇为后悔。我确信,一个人对他人的非理性的好恶,与基督精神非常不符。

我叹了一口气,意识到写字台上的闹钟的指针已经指到五点差一刻,这表明早已过下午茶的时间了,于是我向客厅走去。

四位教区居民已经端着茶杯聚集在客厅里。格丽泽尔达坐在茶桌旁,极力作出一种随便自然的样子,但却比平时更要显得与众不同。

我与每人都握了一遍手,然后在马普尔小姐和韦瑟比小姐之间坐下。

马普尔小姐是一位银发者太大,举止温和迷人,而韦瑟比小姐却尖酸刻薄、激情进发。这两人中,马普尔小姐要难对付得多。

“我们正在谈论有关斯通先生和克拉姆小姐的事。”格丽泽尔达用一种甜蜜温柔的声调说。

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丹尼斯编造的下流的韵句。

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大声说出这句韵句,看看在场的人会有什么反应,但好在我还是克制住了。韦瑟比小姐冷冷地说了一句:

“没有哪个体面的姑娘会那样做。”然后,她就愤愤地闭上了薄薄的嘴chún。

“做什么?”我问道。

“当一个未婚男人的秘书呗。”韦瑟比小姐用一种可怕的声调说。

“噢!亲爱的,”马普尔小姐说,“我认为已婚的男人其实是最坏的。还记得可怜的莫利·卡特吧?”

“当然,没有与妻子住在一起的已婚男人往往是名声不佳的。”韦瑟比小姐说。

“甚至还有那些与妻子住在一起的,”马普尔小姐喃喃说道,“我记得……”

我打断了她的令人不快的回忆。

“当然喽,”我说,“现在,一个姑娘也能做那些男人做的事了。”

“到乡下来吗?住在同一所旅馆吗?”普赖斯·里德利夫人严厉地问道。

韦瑟比小姐向马普尔小姐低声耳语道:

“同一层楼的所有卧室……”

哈特内尔小姐体格健壮,性情活泼,穷人很怕她,也大声直率地说:

“穷人在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之前就会被抓住。他像一个没出生的婴儿一样纯洁无辜,你明白这一点。”

真奇怪,我们竞用了这样的比喻。在场的女士,没有人会想到用一个平安地放进摇篮、大家都能看得到的婴儿来作比喻。

“我说,这令人作呕,”哈特内尔小姐用她那一贯的直率态度说道,“那男人至少比她大二十五岁。”

三个女人的声音立即升起来,七嘴八舌地谈论起唱诗班男孩的出游、上次母亲聚会上令人懊悔的事件和教堂的资金困难。马普尔小姐向格丽泽尔达眨眨眼睛。

“你们难道不认为。”我妻子说,“克拉姆小姐只是想要有一份有趣的工作吗?她只是把斯通先生当成一个普通的雇主。”

一片沉默。显然,四位女人中谁也不同意。马普尔小姐拍拍格丽泽尔达的手臂,开口打破了沉默。

“亲爱的,”她说,“你还年轻。年轻人才会有这样幼稚的头脑。”

格丽泽尔达生气地说道,她根本就没有幼稚的头脑。

“当然,”马普尔小姐说,没有理会这种申辩。“你把每个人都看得很好。”

“你真以为她会嫁给那个乏味的秃头佬吗?”

“我知道他非常富有,”马普尔小姐说,“但恐怕他脾气非常暴躁。有一天,他与普罗瑟罗上校大吵一场。”

每个人都好奇地凑拢来。

“普罗瑟罗上校骂他是白痴。”

“多像普罗瑟罗上校一贯的脾气,多么荒唐,”普赖斯·里德利太大说。

“是很像普罗瑟罗上校一贯的脾气,但是我看不出有什么荒唐之处,”马普尔小姐说。

“你们还记得上次那个女人来到这里,说她代表某福利机构,带走捐赠后便杳无音信,后来知道她与福利机构毫无关系。一个人容易轻信别人,相信别人的自我标榜。”

我再也不会说马普尔小姐是轻信别人的了。

“还有一些有关那位年轻艺术家列丁先生的议论,不是吗?”韦瑟比小姐问道。

马普尔小姐点点头。

“普罗瑟罗上校把他赶出了这所房子。好像是莱蒂斯穿着浴衣让他画画儿。”

“我总是认为他们之间总有点什么,”普赖斯·里德利太太说,“那小伙子总在那儿晃荡。可怜这姑娘没有母亲。继母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我敢说,普罗瑟罗太太已经够尽心的了。”哈特内尔小姐说。

“姑娘们总是很诡秘。”普赖斯·里德利太大试探地说。

“够得上是风流韵事了,不是吗?”心肠软一些的韦瑟比小姐说,“他是个很帅的小伙子。”

“但却放荡不羁,”哈特内尔小姐说,“一定是的。艺术家!巴黎!模特儿!一团乌七八糟!”

“画她穿浴衣的样子,”普赖斯·里德利说。“不成体统。”

“他也画过我呀。”格丽泽尔达一本正经地说。

“顽皮的姑娘。”哈特内尔说,宽宏大量地接受了这个玩笑。而其他的每一个人却显出有点吃惊的样子。

“莱蒂斯姑娘告诉了你她的麻烦吗?”马普尔小姐问道。

“告诉我?”

“是的。我看见她经过花园,绕到你书房的窗户跟前。”

马普尔小姐总是明察秋毫。在花园劳作就像是一道烟幕,而那种隔河观柳的做法总是有效果的。

“是的,她提了一下。”我承认道。

“豪伊斯先生看起来忧心仲仲,”马普尔小姐说,“我希望他不要过分操劳。”

“哦!”韦瑟比小姐激动地叫喊道,“我完全搞忘了。我得告诉你一些消息。我看见海多克医生从莱斯特朗兹太大的小屋出来。”

大家面面相舰。

“也许她病了。”普赖斯·里德利太大推测道。

“如果真是病了,也病得太突然了,”哈特内尔太大说,“因为今天下午三点钟,我还看见她在她的花园周围走动,根本没有生病的样子。”

“她与海多克医生一定是老相识了,”普赖斯·里德利太大说,“他一直对此守口如瓶。”

“真奇怪,”韦瑟比小姐说,“他竟然只字未提。”

“事情是这样……”格丽泽尔达神秘地低声说了一句,却慾言又止。大家都急切地倾拢过来。

“我也是偶然听说的,”格丽泽尔达绘声绘色地说,“她的丈夫是一位传教士。可怕的故事:他被野蛮人吃掉了,你知道。确确实实被吃掉了。她被迫做了酋长的妻子。海多克医生当时与一支探险队在一起,救了她。”

一时人们充满了激动之情,这时,马普尔小姐微微一笑,用责备的口吻说:“顽皮的姑娘!”

她责怪地拍拍格丽泽尔达的手臂。

“亲爱的,这样做太不聪明。如果你编造这样的故事,人们是不大可能相信的。有时候还可能使事情复杂。”

这群人当中出现了明显的疏远气氛。有两位女士起身离去了。

“我纳闷年轻的劳伦斯·列丁和莱蒂斯·普罗瑟罗之间确实有点瓜葛,”韦瑟比小姐说,“看起来是那么回事。您看呢,马普尔小姐?”

马普尔小姐似乎若有所思。

“我自己可不这样看。不会是莱蒂斯。我看倒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但是,普罗瑟罗上校会想得到……”

“他给我一贯的印象是个蠢笨的人,”马普尔小姐说,“这种人脑子里产生错误的想法,还死抱着不放。你记得开“蓝野猪”旅馆的乔·巴克耐尔吗?有关他女儿与年轻的巴里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其实是他那荡妇妻子。”

她说这话时,直盯着格丽泽尔达,我突然感到了一阵激怒,“马普尔小姐,”我说,“你认为我们都是口中关不住什么的人吗?仁慈不思邪恶,你知道这一点。恶意的唠叨、愚蠢的饶舌可能给人带来无尽的伤害。”

“亲爱的牧师,”马普尔小姐说,“你太不谙世事了。从我对人类本性的长期观察来看,恐怕不能对人类本性抱太高的期望。我敢说闲聊饶舌常常是错误的、恶意的,但常常确是真实的,不对吗?”

这句最后的反驳一语中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寓所迷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