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所迷案》

第23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在回家的路上,我向格丽泽尔达建议,我们绕道从墓地拐回家。我急于了解警方是否在调查,如果是这样,他们发现了什么。但是,格丽泽尔达有事要办,于是我就一人前往。

我看到了负责行动的赫斯特警士。

“先生,还没有什么线索,”他报告说,“但是,这里应是隐藏的惟一地方。”

他用的“隐藏”一词使我有点不解,因为他发音成“抓捕”。不过,我还是立刻明白了他的真正意思。

“我的意思是,先生,从那条路走进森林,那年轻女人还能上哪儿?这条路连通‘老屋’和这儿,情况就是这样。”

“我想,”我说,“直接让这年轻的女士招出来,斯莱克警督会瞧不起这种简单的做法的。”

“只是担心地会受到惊吓,”赫斯特说,“她写给斯通的任何东西,或者他写给她的任何东西都会提供线索——一旦她知道我们盯上她,她就会像那样闭上嘴。”

究竟会怎么样,不得而知。但是,我个人怀疑格拉迪斯·克拉姆小姐会像他说的那样闭上嘴。她除了口若悬河而外,我不能设想她还会怎样。

“当一个人成为骗子,您就想知道他究竟为什么成为骗子,”赫斯特警士卖弄地说。

“当然啰,”我说。

“答案就会在这儿的这个墓地里找到,否则他干吗老在这儿瞎忙乎呢?”

“寻觅raisond”etre①,”我说,但这一点儿法语把这位警士难住了。他不借法语,只是冷冷地答道:

①法语:存在的理由。——译注。

“那是业余水平的看法。”

“不管怎样,你还没有发现手提箱。”我说。

“我们会发现的,先生,不用怀疑。”

“我可不这么确信,”我说,“我一直在思考。马普尔小姐说,只一会儿,那姑娘就空着手回来了。因此,她不会有时间来到这儿又回去。”

“您不必听信老太大说的话。当她们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并在焦急地等待的时候,噢,时间对于她们来说是过得很快的。毕竟,没有哪个女人对时间知道得很清楚。”

我常常纳闷,为什么世人如此热衷于归纳。归纳很少是正确的,并且常常是完全错误的。我自己的时间感就很差(所以常常要拨快闹钟),而我得说,马普尔小姐有非常准确的时间感。她的闹钟不会误差一分钟,她在任何场合都是极其准时的。

但是,我无意就这一点与赫斯特警士争辩。我向他道了午安,并祝他走运,就离开了。

正当我快要到家时,一个念头出现在脑际。没有什么东西导致这个念头的出现,它只是作为一个可能的答案闪现在我的脑际。

你一定记得,在谋杀的那一天,我第一次搜寻小路,发现在某个地方灌木丛被人践踏过。现在我认为,是劳伦斯践踏过灌木丛,他也与我一样在搜寻什么。

但是,我记得,后来他和我一起碰到另一条痕迹轻微的路,这是警督走过留下的。我苦苦思索,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条路(劳伦斯的)比第二条路明显,似乎不止一个人经过这条路。我推断,也许正是这一点吸引了劳伦斯的注意。万一最早的那条路是斯通博士或克拉姆小姐留下的呢?

我记得,或者我认为我记得,在折断的树枝上有几片枯萎的树叶。如果这样的话,这条路的痕迹就不可能是我们搜寻的那个下午留下的。

我正在接近那个地点。我轻而易举地发现了那条路,再次奋力从灌木丛里穿过去。这一次,我发现了新折断的树枝。有人确实在我和劳伦斯之后经过这条路。

我很快来到曾碰到劳伦斯的地方。但是,轻微的路延伸得更远了。我继续沿着路痕走去。突然,小路变宽,变成一片开阔地,并显示出新近挖掘的痕迹。我说开阔地,因为地上原来茂密的枝藤在这儿变稀疏了,但树枝在头顶交织起来。整个地方的长宽只有几英尺。

在另一面,枝藤又变得茂密起来,好像相当清楚,最近没人从中走过。然而,有一个地方好像被翻动过。

我走过去,跪下来,用双手将灌木拨开。一个褐色的表面闪现在我的眼前。我满怀激动地伸出双臂,用劲将一只褐色的手提箱拉出来。

我发出一声成功的呼叫,我终于成功了。尽管受到赫斯特警士的冷淡和怠慢,我还是证明了,我的推理是正确的。

这儿,毫无疑问,就是克拉姆小姐带来的箱子。我试了一下搭扣,是锁上的。

我站起身时,注意到地上有一个褐色的闪亮的小东西。

我随手拣起来,放入口袋。

然后,我提着把手,向小路走去。

当我翻过台阶走到小路上时,一个就在近旁的激动的声音喊道:

“哦!克莱蒙特先生,您找到了!您真聪明呀:“我心中不由感到,在看见别人而又不被别人看见方面,马普尔小姐可谓精于此道,无可匹敌。我将手提箱在我们之间的木栅上放稳。

“就是这一只,”马普尔小姐说,“在哪儿我也认得出。”

我想,这有点夸大。有上千只廉价的闪亮的手提箱,完全一模一样。在月夜里这样远的距离,没有人能够专门认出某一只箱子。但是,箱子这件事的成功,正是由于马普尔小姐才取得的,因此,她有权作一点可原谅的夸口。

“克莱蒙特先生,我想箱子是锁上的,对吗?”

“是的。我正准备把箱子拿到警察局去。”

“打电话去不是更好吗?”

当然,打电话去肯定更好。手中提着箱子,穿过村子,可能会太惹眼。我不愿这样。

于是,我取开马普尔小姐的花园门的插销,从法国式窗户进了屋,关上客厅房门,在一种隐秘的状态下,打电话报告了这个情况。

结果,斯莱克警督说,他立马就来。

他到来时,脾气极坏。

“这么说,我们找到箱子了,不是吗?”他说,“您知道,先生,您不应该自行其事。如果您有理由相信,您知道所查的物品藏在哪里,您早该向有关当局报告。”

“这纯属偶然,”我说,“我刚刚才想到这个念头。”

“那有点像编故事。将近一英里的灌木林,您却径直走到准确的地点,伸手就得到了。”

我原打算告诉斯莱克警督将我引到准确地点的推理步骤,但是,他又引起了我对他的一贯的反感。我一言不发。

“唱?”斯莱克警督说,带着讨厌甚至冷漠打量着箱子。

“我想,我们得看看里面是什么。”

他带来了一套钥匙和线。锁的质量很差,几分钟后,箱子就打开了。

我不知道我们指望发现些什么——大概是某种令人十分激动的东西吧。但是,映人我们眼帘的第一件东西,是张油腻的方格围巾。警督把围巾提了出来。然后是件退色的深蓝色大衣,破旧得不能再穿。然后又是一顶有格子花的帽子。

“一堆假货。”警督说。

再后来,是一双鞋跟很低、已穿破的长统靴。在箱子底,是一包用报纸裹着的东西。

“我想,是情人衫吧。”警督一边打开这个包,一边尖刻地说。

不一会儿,他惊奇地屏住了呼吸。

因为在包里是一些真格的小银器,和一只银制的圆形大浅盘。

马普尔小姐认出了这些东西,尖叫一声。

“敞口矮盐瓶,”她喊道,“普罗瑟罗上校的敞口矮盐瓶,还有查理二世时期的浅口杯。您听说过这些东西吗?”

警督的脸涨得通红。

“游戏原来是这样,”他低声说,“盗窃。但我弄不明白。

没有人报案说这些东西丢失了。”

“也许他们没有发现丢失东西,”我说,“我设想,这些珍贵的东西不会用于日常生活中。普罗瑟罗上校也许将这些东西锁在保险柜里了。”

“我必须调查这件事,”警督说,“我现在就马上去‘老屋’。这就是斯通博士溜走的原因。因为谋杀和一件又一件的事,他害怕我们会嗅到他的活动。很可能他的物品会受到搜查。他叫那位姑娘换装后,把东西藏在灌木丛里。他的打算是,叫她呆着避嫌,而他准备在一个夜晚绕道回来,取走东西。噢,有一个好处。这可将他排除在谋杀案之外。他与此无关。好一场难玩的游戏。”

他重新包好这些东西,谢绝马普尔小姐请他喝杯雪利酒的盛情离开了。“喔,总算澄清了一个疑点,”我说,叹了一口气。“斯莱克说的是对的,怀疑他与谋杀有关,没有根据。

一切都得到了满意的解释。”

“确实好像是这样,”马普尔小姐说,“不过,一个人决不可能完全肯定,对吗?”

“完全缺乏动机,”我指出,“他已经得到他来这儿要的东西,正准备离开呢。”

“晤——是的。”

她显然并不完全满意,我有点好奇地看着她。她看到我的询问的目光,赶忙带着歉意和热切回答说:

“我毫不怀疑,我完全弄错了。我对这些东西的看法很愚蠢。但是,我只是纳闷——我是说这些银器很珍贵,不是吗?”

“我相信,一只浅口杯前些日子能卖一千多英镑。”

“我所指的,不是银子的价值。”

“对,是所谓鉴赏价值。”

“我正是这个意思。卖这样的东西得花些时间作安排,即使安排好了,也必须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我是说,如果报道了这次盗窃,引起哗然,噢,这些东西根本就卖不掉了。”

“我并不完全理解您的意思。”我说。

“我知道,我表达得太糟了。”她变得更加慌乱,更加充满歉意。“但我感到——感到不能只盗走这些东西就行了,可以这么说。惟一保险的做法,就是用复制品来代替。也许,这样一来,盗窃在一段时间内就不会为人所知。”

“这是个独到的见解。”我说。

“这是惟一能做的事,不是吗?如果这样,当然您会说,一旦复制品做好,就没有任何理由谋杀普罗瑟罗上校——

与我们原先的怀疑相反。”

“确实如此,”我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是的,但我只是纳闷——当然,我不清楚,在实际做事情之前,普罗瑟罗上校总是谈很多有关的话,当然,有时根本就不去做,但他确实说了——”

“是吗?”

“说他要请人把他所有的东西进行估价——是从伦敦请人来。比如说,为了遗嘱查验,不,只有一个人死了,才能这么说。有人告诉他,应该这么做。他常常考虑这件事,以及这事的重要性。当然,我不知道,他是否做了什么实际的安排,但如果他做了……”

“我明白了。”我慢慢地说。

“当然,一旦这位行家见到银器,他就能识破,那么,普罗瑟罗上校就会记得,曾将银器拿给斯通博士看过。——

我怀疑,银器是否在那时就被换了,变戏法,人们不是这样说的吗?太聪明了——那么一来,好啦,按一种老式的说法,事情就露了馅儿。”

“我明白您的思路了,”我说,“我想,我们应当弄确实。”

我再次走到电话跟前。一会儿,我就接通了“老屋”,和安妮·普罗瑟罗讲话了。

“不,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警督到了吗?哦!噢,他在途中。普罗瑟罗太太,您能告诉我,‘老屋’内的物品曾经估过价吗?您说些什么?”

她的回答清楚又迅速。我谢过了她,挂上听筒,回到马普尔小姐身旁。

“这一点很明确。普罗瑟罗上校曾作了安排,一个人星期一,也就是明天,打算从伦敦来这儿,进行一番全面的估价。由于上校的死,这件事推迟了。”

“那么,有动机了,”马普尔小姐轻声说,“是的,动机有了。但到此为止。您忘了,在枪响的当儿,斯通博士与其他人在一起,或正在翻越台阶以便动手。”

“是的,”马普尔小姐沉思着说,“这样,可以把他排除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寓所迷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