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所迷案》

第09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在警察局留下口信后,警察局长表示想去拜访马普尔小姐。

“您最好和我一起去,牧师,”他说,“我不想让您的一位教徒变得歇斯底里,所以劳您在场,起到安慰镇静的作用。”

我笑而不语。尽管马普尔小姐外表衰弱,却能够在任何一个警察或是警察局长面前保持镇静。

“她是怎么样的人?”当我们摁响门铃时,上校问道。

“我认为她的看法很有价值,”我慎重地说,“就是说,在她谈论她亲眼见过的事情时是这样的。当然,当您明白她考虑问题的角度时,还不止是这样——哦,那是另外一回事儿。她具有丰富的想象力,能将每个人的弱点符合逻辑地联想起来。”

“事实上,她是那种典型的坏老太婆,”梅尔切特说,说完又笑出声来。“哦,我现在应该了解这种人。天呀,这儿正在喝茶聚会啊!”

一位身材小巧的女仆为我们开门,并将我们领进一间很小的客厅。

“是小了一点儿,”梅尔切特上校环视着四周说,“但是有不少的好玩意儿。女士的房间,对吗,克莱蒙特?”

我有同感。这时,门开了,马普尔小姐出现了。

“很抱歉来打扰您,马普尔小姐,”上校说。我介绍过他后,他摆出一副精神抖擞的军人风度。我认为,这种风度对老年的女士一定有吸引力。“不得不履行公务,这您知道。”

“当然喽,当然喽,”马普尔小姐说,“我完全理解。请坐下好吗?我可以请您喝一小杯樱桃白兰地吗?我自己酿造的。是我的祖传工艺呢。”

“非常感谢,马普尔小姐。您太好了。但我想我不喝为好。午饭前什么也不喝,这是我的规矩。现在,我想和您谈谈这件令人悲伤的事——确实是件十分令人悲伤的事。使大家不安,我确信。哦,由于您的房子和花园的位置,看来,您也许能够告诉我们一些我们想要知道的有关昨天晚上的情况。”

“事实上,从昨天下午五点钟起,我确实在我的小花园里,当然喽,从那里——哦,一个人简直不可能不看到邻居那里发生的事。”

“马普尔小姐,我得知,普罗瑟罗太太昨天晚上经过这条路,是吗?”

“是的,她经过的。我喊她,她还称赞我的玫瑰呢。”

“您能告诉我们那大约是什么时间吗?”

“我得说,是六点一刻刚过一两分钟。是的,对了,教堂的钟刚报过六点一刻的时间。”

“很好。之后呢?”

“嗅,普罗瑟罗太太说她准备去叫正在牧师寓所里的丈夫,以便一起回家。她是从小路过来的,您知道,她是从后门走进牧师寓所的,穿过了花园。”

“她从小路过来?”

“是的,我指给你们看。”

马普尔小姐非常热情地领我们到外面的花园里去,将顺着花园延伸而来的小路指给我们看。

“这条路与通向‘老屋’的台阶方向相反,”她解释道,“那就是他们将要一起回家的路。普罗瑟罗太太从村子里来。”

“好极了,好极了,”梅尔切特上校说,“您说她经过这里去了牧师寓所,是吗?”

“是的。我见她从房子的墙角拐过去。我猜想,上校还没有到那里,因为她几乎是立刻就回来,穿过草坪去了画室一一就是那里的那幢房子。牧师让列丁先生把它当做画室。”

“我明白了。但是——您没有听到枪响吗,马普尔小姐?”

“我那时没有听到枪响,”马普尔小姐说,“但是,您什么时候确实听到一声枪响吧?”

“是的,我想在森林中的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枪响。但是,是在足足有五至十分钟之后——并且,像我所说的,是在外面的森林里。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那不可能是——那肯定不可能是——”

她停了下来,激动得脸色发白。

“好啦,好啦,我们一会儿就会讨论所有这些情况,”梅尔切特上校说,“请继续您的叙述吧。普罗瑟罗太太走进画室了吗?”

“是的,她走进去等候。一会儿,列丁先生沿着小路从村子里出来了。他来到牧师寓所的门口,四处张望——”

“并且看到您了,马普尔小姐。”

“其实,他没有看见我,”马普尔小姐说,脸色微微发红。

“因为——你瞧,我刚好弯下身体,费力地拔那些讨厌的蒲公英,您知道。太费力了。后来,他走过大门,进了画室。”

“他没有走近房子吗?”

“哦,没有!他径直走向画室。普罗瑟罗太太来到门旁迎接他,然后他们俩就进去了。”

这时,马普尔小姐意味深长地停了下来。

“也许她正坐在那里等他?”我推测说。

“也许,”马普尔小姐说。

“他们出来了吗?什么时候?”

“大约十分钟后。”

“那只是大概的时间吗?”

“教堂的钟刚响了半小时报时。他们穿过花园大门,沿着小路溜达出来,碰巧,斯通博士从通向‘老屋’的那条路走来,越过台阶,加入了他们。他们都一起向村子走去。在小路的尽头,我想,但我不能完全肯定,克拉姆小姐又加入他们。我想,那一定是克拉姆小姐,因为她的裙子是这么短。”

“如果您能看得那样远的话,马普尔小姐,您一定有相当好的视力。”

“我当时正在观察一只鸟,”马普尔小姐说,“一只金黄色的长冠鹪鹩,我想是这样的一只鸟。可爱的小家伙。我戴上了眼镜,所以我就碰巧看见克拉姆小姐(如果是她的话,我想是的)加入他们。”

“啊!好吧,可能如此,”梅尔切特上校说,“喏,既然您很善于观察,马普尔小姐,您注意到普罗瑟罗太大和列丁先生经过小路时神色怎么样呢?”

“他们边说边笑,”马普尔小姐说,“好像他们在一起感到很快乐,您知道我的意思。”

“他们没有显出一点慌乱不安的神情吗?”

“哦,没有!刚好相反。”

“太奇怪了,”上校说,“整个这件事有点太奇怪了。”

突然,马普尔小姐用平静的声调说出一句话,使我们吃了一惊:

“现在,普罗瑟罗太太还在说是她干的这桩谋杀案吗?”

“天呀,”上校说,“您是怎么猜到这一点的,马普尔小姐?”

“噢,我想很可能是这样,”马普尔小姐说,“我认为亲爱的莱蒂斯也这样认为。她确实是个非常精明的姑娘。但恐伯不是一向谨慎无误。所以安妮·普罗瑟罗才会说她杀死了她的丈夫。好啦,好啦。我想不是这么一回事。不,我几乎确信,这不是真的。像安妮·普罗瑟罗这样的女人不会这样做。不过,一个人不能完全判定任何人的品行,对吗?至少,这是我目前发现的情况。她说她是什么时间开的枪?”

“六点过二十分。刚好在与您交谈之后。”

马普尔小姐怜悯地慢慢摇摇头。我想,她是在怜悯两个男子汉如此愚蠢,竟然会相信这样一种说法。至少,我们感到是这样。

“她用什么杀他的呢?”

“手枪。”

“她在哪里得到的?”

“随身带的。”

“噢,她并没有带枪,”马普尔小姐说,语气斩钉截铁。

“我可就此发誓。她并没有随身带枪。”

“您可能没有看见。”

“当然我会看见的。”

“如果枪放在她的手提包里——”

“她没带手提包。”

“噢,枪也可能藏在——哎——她的身上。”

马普尔小姐向他投去充满遗憾和轻蔑的一瞥。

“我亲爱的梅尔切特上校,您了解现在的年轻女人是怎样的。她们充分展示造物主是怎样造就了她们的,一点也不感到羞耻。在她的长袜上端,最多只放了一张手绢。”

梅尔切特仍然固执己见。

“您得承认,一切都是吻合的,”他说,“时间、指向六点二十二分的弄翻的闹钟、还有——”

马普尔小姐转向我。

“那么,您还没有告诉他有关闹钟的事吗?”

“闹钟是怎么回事,克莱蒙特?”

我告诉了他。他显得很不愉快。

“真该死,昨晚您为什么没有告诉斯莱克这件事呢?”

“因为,”我说,“他不让我告诉。”

“胡说,您应该坚持的。”

“也许,”我说,“斯莱克警督对您的态度与对我的大不一样。我根本没有坚持的机会。”

“整个这件事太离奇了,”梅尔切特说,“如果又有第三个人出来声称干了这桩谋杀,那我就得进疯人院了。”

“请允许我向您建议——”马普尔小姐喃喃说道。

“什么?”

“如果您告诉列丁先生普罗瑟罗太太所做的事,并解释说您不相信真正是她,然后,您到普罗瑟罗太大那里去,诉她列丁先生是清白的,那么,他们两人都会向您吐露实情。实情确实是很有帮助的,不过我敢说,他们对自己也不是很了解呢,可怜的东西。”

“很好,但是只有他们才是有除掉普罗瑟罗动机的两个人。”

“哦,我可不那样看,梅尔切特上校,”马普尔小姐说。

“嘿,您能猜想到任何其他人吗?”

“哦!当然能。您看,”她板着指头。。一、二、三、四、五、六——对了,可能还有七。我能猜测到至少七个很乐于除掉普罗瑟罗上校的人。”

上校冷淡地看着她。

“七个人?在圣玛丽米德?”

马普尔小姐明确地点点头。

“请注意,我没有说出名字,”她说,“那样做不妥当。但是,恐怕世界上是充满了邪恶的。像您这样的体面而正直的警官是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梅尔切特上校。”

我想,警察局长要中风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寓所迷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