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藏杀机》

第26章 布朗先生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詹姆斯爵士的话像颗重磅炸弹,两个姑娘惊骇得面面相覷。律师走到桌前,拿过一小张剪报递给简,塔彭丝扒着简的肩头看去。如果卡特先生在场,他应该辨认得出来,这是一则关于那神秘人物死于纽约的消息。

“正如我对塔彭丝小姐所说的那样,”律师继续说,“我开始着手去证实那个不可能的可能。最大的绊脚石是那无法否认的事实:朱利叶斯·赫谢默不是一个虚构的名字,而是真有其人。当我看完报上的这段消息后,我的问题找到了答案。原来真正的朱利叶斯·赫谢默为了弄清他表妹到底怎么了,动身去了西部。在那儿他得到了表妹的消息和照片,这有助于他的寻找。在他从纽约出发的头天晚上,他遭人袭击并死于非命。死时他衣衫褴褛,为了防止被人认出,甚至被毁了容。取而代之的就是布朗先生,他马上乘船到英国来。在他动身前,真赫谢默的亲朋好友都没有见过他,bp 使见过,那也无关紧要,因为他的装扮术简直天衣无缝。自那以后,他就与那些发誓要找到他的人勾结上了。这些人的一切秘密他都了如指掌。只是当范德迈耶太大知道他的底细后,他才感到情况不妙。他的计划中没打算给范德迈耶太太巨额贿赂。要不是塔彭丝小姐幸运地改变计划,在我们到达公寓时,她就已经远离了。眼看自己就要暴露,布朗采取了孤注一掷的做法,利用自己的冒名身份,将怀疑转嫁他人。他几乎就要成功了——但是没那么顺利。”

“我无法相信你的话,”简低声说,“他是一个大好人。”

“真正的朱利叶斯·赫谢默确是一个大好人,但是布朗是个出色的演员。不信,你问问塔彭丝小姐,她也不曾产生过怀疑。”

简默默地转向塔彭丝,塔彭丝点了点头。

“我真不愿意这样说,简——我知道这会刺伤你的心。

毕竟我还不能完全肯定。至今我仍不明白,如果他是布朗,他为什么又要救我们。”

“如果帮助你逃跑的是朱利叶斯·赫谢默呢?”

塔彭丝向詹姆斯爵士描述了那天晚上的事件,最后说道:“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可知道,年轻的贝雷斯福德也知道,这可以从他的所作所为看得出来。作为最后的希望,他们得让简·芬恩逃跑——逃跑必须安排得天衣无缝,好让她对这个圈套看不出蛛丝马迹。他们对身边的贝雷斯福德没有戒备,必要时甚至与你联系。他们将在适当的时候想法除掉他。接下来就是朱利叶斯·赫谢默冲进去,以真正戏剧性的方式解救了你。尽管子弹呼啸着从头顶掠过,但不会伤害任何人。再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你们会驾车直接到索霍那幢房子去解救那份简·芬恩可能已经委托给她表兄保管的文件。或者,如果他搜寻的话,他会装很好像发现藏匿地点已被人动过了。对付这类事情,他有的是办法,但结果都一样。我总以为你们会出什么事。你们知道的太多,这对他们不利。以上就是我粗略的想法。我承认我被他们疏忽了,但有的人都是他们的眼中钉。”

“你是说汤米。”塔彭丝轻声说。

“不错,很显然,当除掉他的适当时机到来时——因为他太碍眼,我一直为他感到担忧。”

“为什么?”

“因为朱利叶斯·赫谢默就是布朗,”詹姆斯干巴巴地说,“要想制服布朗,不是一个人一枝左轮手枪所能办得到的……”

塔彭丝的脸有些苍白了。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在到达索霍区的那幢房子之前,什么也不用做。如果贝雷斯福德仍然占据主动,就没什么可担心的。否则,敌人将到这儿来找我们,而我们是有准备的!”说完,詹姆斯爵士从抽屉里拿出一枝军用手枪,放到外衣口袋里。

“这下我们准备好了,我看最好还是带你去吧,塔彭丝小姐?”

“我也这么想。”

“但我觉得芬恩小姐应该留在这儿。她会很安全的。况且,我恐怕她由于所经历的一切已经筋疲力尽了。”

简出乎塔彭丝意料地摇了摇头。“不,我想我也得去,那些文件既然交付给我,我就该负责到底。不管怎样,我现在好多了。”

詹姆斯爵士的车子开了过来,路程不算太长,坐在车上,塔彭丝的心砰砰直跳,尽管有时也一阵阵地为汤米感到不安,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们就要成功?

他们来到广场的拐角处下了车。詹姆斯爵士走到几个身穿便服的警戒人员跟前,对其中一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回到两个姑娘身边。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进过这幢房子,房子的后门也有人监视,所以他们对没人进去这一点十分肯定。任何一个在我们进去后企图进去的人都会立即被逮捕。我们这就进去,好吗?”

一个警察掏出了钥匙。这儿的人都认识詹姆斯爵士,而且很熟。他们也得到了尊重塔彭丝的命令。只有对简·芬恩,他们不太熟悉。三个人进去之后关上了门,慢慢爬上摇摇晃晃的楼梯。楼梯的顶部是一张破旧的帘子,遮住了那天汤米藏身的凹处。塔彭丝是从简那儿听说这事的,当时她以安妮特自称。塔彭丝好奇地看着这破旧的天鹅绒帘子。即使现在她也敢说这帘子在微微抖动,似乎有人躲在后面。这种感觉如此地强烈,以致于她能想象得出那人躲在帘后的大致情形……假如布朗——朱利叶斯现在就在那后面守候着……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然而她还是忍不住差点儿就要过去掀起帘子看个究竟。

他们来到了囚禁室。这里没地方可以藏身。想到这儿,塔彭丝松了一口气,同时在心里暗暗责备自己不该有布朗就在这房子里的愚蠢猜想,这是一种很难以排遣掉的感觉……听!什么声音?楼梯上似乎传来蹑手蹑脚的脚步声。房里有人,荒唐!她感到自己变得神经质了。

简径直走到玛格丽特画像面前,小心翼翼地将画从钉子上取了下来。墙与画之间布满了蜘蛛网,画上也蒙上了薄薄一层灰。简接过詹姆斯递给的小折刀,用力将背面那褐色的纸与画分开。杂志上的广告页掉了下来,简拾起来把那已磨损的周围撕开,抽出两张薄薄的纸,不是空白纸,上面有字迹,这可不是假的,这是真家伙。

“我们得到了,”塔彭丝如释重负,“我们终于……”

此刻,他们由于激动而忘记了呼吸,忘记了一分钟前楼梯上似乎有过的轻微的嘎吱声。三人的眼光一齐盯着简手里的东西。

詹姆斯爵士接过文件,神情专汐地仔细阅读着。

“是的,”他轻轻地说,“这就是那份给我们带来杀身之祸的条约草案。”

“我们成功了。”塔彭丝说,她的声音里带有肃然起敬和难以相信的感觉。

詹姆斯爵土随声附和着,一边小心地将文件折好放进自己的皮夹子。然后他好奇地打量着这间肮脏的屋子。

“正是在这儿,你那年轻的朋友被关押了很久,对吗?”

他说道,“这是一间名副其实的充满邪恶的房间。你们已经注意到了这屋子没有窗户,门严实而厚重。在这儿不论发生什么事,外界都听不到。”

塔彭丝打了个冷战,他的话唤起了她那种朦胧不安的警觉。如果有人藏在房子里怎么办?这人会不会用这扇门把他们关在里面,让他们像掉进陷阱里的老鼠一样死去?马上她又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很可笑。房子周围布满了警察,如果他们三人没有出去的话,警察会冲进来进行彻底搜寻。

她自嘲自己的愚蠢,抬起头来,正好碰到詹姆斯爵士审视她的眼光。他朝她点了点头,样子好像很坚决。

“不错,塔彭丝小姐,你觉察到了危险,我也一样,芬恩小姐也不例外。”

“是的,”简承认道,“这可能有点荒唐,但我无法摆脱这种感觉。”

詹姆斯爵士又点了点头。

“你感觉到,我们也都感觉到布朗先生的存在。这一点勿庸置疑,布朗先生就在这儿……”

“在这幢房子里?”

“在这幢房子里。你们还不明白吗?我就是布朗!”

两个姑娘惊呆了,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楞楞地盯着他。他脸上的线条骤然间起了变化,与以前的詹姆斯爵士完全判若两人。他站在那儿微笑着,一种狰狞、残酷的微笑。

“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走出这个房间。刚才你说我们成功了,不!应该是我成功了。这份条约草案是我的了。”说到这儿,他看着塔彭丝,得意地哈哈大笑。“要不要我来告诉你们将会发生什么事?迟早警察会进来,他们将发现布朗的三个受害者——三个,不是两个,懂吗?幸运的是我不会死,只是受伤,我可以向人们提供有价值的细节描述受到的袭击。条约嘛,已经到了布朗先生的手中,没有人再会想到去搜查詹姆斯·皮尔·埃杰顿爵士的口袋!”

他转向简:“我承认被你蒙蔽过,但决不会有第二次了。”

身后一阵轻微的响声,但陶醉在成功喜悦中的他并没注意,也没有转过身。

他把手伸进了他的口袋里。

“青年冒险家完蛋了。”他说着,慢慢举起了那枝自动手枪。

正在这时,他背后伸来铁钳似的手,钳住了他的手腕,手枪被拧了过去。同时,朱利叶斯·赫谢默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传到他的耳中:

“我料想你会被当场抓住,连同你身上的那件东西。”

血一下子涌到了他的脸上,但他的自制力是非凡的。

他的视线从简的身上移到塔彭丝身上,最后停留到场米身上。

“你,”他喘着气说道,“你,我本该想到是你。”

看到他并没有反抗的意思,他们抓他的手放松了一些。

就在这一刹那,他的左手,那只带着一枚大的图章戒指的手,闪电般地伸向自己的嘴chún……“‘ave casar!te morituri salutant。①’他说,眼睛仍直盯着汤米。

①法文。意为:凯撒作证!你死去.致敬。一一译注。

他的脸色逐渐改变,一阵长时间的*挛后,他蜷缩着身子向前倒去,房间里弥散着一股苦杏仁的味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藏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