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藏杀机》

第04章 简·芬恩是谁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第二天过得很慢。有必要削减开支。精打细算,四十英镑可够用好长一段时间。好在天气不错,“步行省钱,”塔彭丝作主了。那晚,他们在远离市中心的一家电影院里美美地看了一场电影。

星期三是使人幻想破灭的一天。星期四广告如期登出。

星期五,可指望信件按期送到场米的房间。

他得恪守许下的诺言,如果信件送到,他不拆开任何信件,而只是去国家美术馆,十点钟他的搭档将在那里和他会面。

塔彭丝先到约会的地点。她自己安坐在一个红天鹅绒的坐位上,视而不见地盯着特纳夫妇的画像直到她看见熟悉的身影走进展厅。

“喂?”

“嘿,”布鲁斯福德先生惹人恼怒地回答,“你最喜欢的画是哪一幅?”

“别这么淘气。有回信吗?”

汤米怀着深深的、有些过于夸张的忧伤摇摇头。

“我不想马上责怪你,使你失望,老朋友,糟透了。浪费了好多钱。”他叹了口气,“不过,情况就这样。广告已登出来,嗯,仅有两封回信:““汤米,你这个淘气鬼:“塔彭丝几乎尖叫起来,“把信给我。你怎么会如此讨厌?”

“你的行李,塔彭丝,你的行李!它们在国家美术馆难以让人高兴。政府展览会,你是知道的。务必请记住,如同我以前向你指出的那样,作为一个牧师的女儿——”

“我应该当演员!”塔彭丝说完话时手指啪地打了一个榧子。

“那不是我要说的话。不过,如果你确信,在我好心免费为你提供绝望之后充分享受欢乐的感觉,常言道,让我们开始认真谈谈回信的事。”

塔彭丝不拘礼节地从他手上抓过那两个宝贵的信封,仔细端详。

“厚厚的纸,这封。看起来精致华丽。我们将保存这个信封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然后先打开另一封。”

“你太正确了。一,二,三,打开!”

塔彭丝用小小的大拇指划开了信封,将信笺抽了出来。

亲爱的先生:

就今晨报上你登的广告而言,可能我对你有用,也许你能按上述地址于明日上午十一时打电话给我并与我见面。

你忠实的a·卡特“卡歇尔顿街27号,”塔彭丝查看地址时说,“那是格洛斯特路方向。要是我们乘地铁,到那儿得花许多时间。”

“接着,”汤米说,“是战役的计划。轮到我来设想进攻。见到卡特先生,他和我都希望按惯例相互问候早安。接着他说:

‘请坐,嗯,先生贵姓?’对此我迅速果断、意味深长地回答:

‘爱德华·惠廷顿!’于是卡特先生的脸变为猪肝色,喘着气说:‘多少钱?’我把惯例的五十英镑费用揣进口袋,又和你在外面的路上汇合,我们往下一个地址走去,又旧戏重演。”

“别那么傻气,汤米。现在看另一封信。啊,这封来自里茨饭店。”

“一百英镑而不是五十英镑!”

“我来念。”

亲爱的先生:

兹就你的广告,如你大约在午饭时间来访,我将十分高兴。

你忠实的朱利叶斯·赫谢默“哈!”汤米说。“我嗅到德国佬了吗?或者仅仅一位祖辈不幸的美国百万富翁?不管怎样,我们在午饭时间造访。

是个愉快合适的时间——常有两人的免费食物。”

塔彭丝点头同意。

“现在找卡特。我们得赶快。”

卡歇尔顿街上是一排无可挑剔的塔彭丝称之为“贵妇人长相的房子”。他们在27号门口据了门铃,一位整洁的女仆来开门。她看上去非常体面以致塔彭丝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应汤米要见卡特先生的请求,她领他们走进在一层楼的一间小书房,把二人留下后她便离去。然而不到一分钟,门打开了,一位高个子男人走进来,他长着一张瘦削的、像鹰似的脸,动作疲惫。

“y.a先生吗?”他边说边微笑。他的微笑特别引人注意。“请坐,请,二位。”

他们坐下。他自己在塔彭丝对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下,鼓励地对她微笑。他的微笑带有某种含意。这使塔彭丝不知所措。

似乎他不打算先开口谈话,塔彭丝只得先开口。

“我们想知道——即,你是否能告诉我们你了解有关简·芬恩的任何情况?”

“简·芬恩,啊!”卡特先生好像在思考。“嗯,问题是,你们知道她的什么情况?”

塔彭丝昂首挺直身子。

“我不明白那与此事有什么联系?”

“没有?相反是有联系,你知道,的确有联系。”他再次以疲惫的样子微笑,继续沉思地说,“所以这让我们又提出同样的问题。你们知道简·芬恩的什么情况?”

因为塔彭丝一言不发,他继续往下说:“得啦,你们肯定知道一些情况才登广告,像你们做的那样?”他微微探身向前,疲惫的声音里有着一种说服力的暗示。“如果你们告诉我……。”

卡特先生的性格里有着十分有魅力的某种成分。塔彭丝说话时,仿佛要下力气才能摆脱它。她说:

“我们不能那样做,是吗,汤米?”

但是,让她吃惊的是,她的格档并没有为她撑腰。他的眼睛盯着卡特先生,说话时的语调是一种不寻常的、服从的语调。

“我敢说,我们了解甚少的情况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先生。然而,事实上,你可尽管知道。”

“汤米:“塔彭丝吃惊地大声说。

卡特先生在椅子上急转过身子。他两眼充满了疑问。

汤米点点头。

“是的,先生。我一下子就认出了你。我在情报部干事时,曾在法国见过你。你一走进房间,我知道——”

卡特先生举起了手。

“不要讲名字,拜托了。这儿的人们叫我卡特先生。顺便说一下,这是我表妹的房子。碰上干完全非官方的行动,她有时乐意把房子借给我。嗯,现在,”他的目光先后扫过他们两个人——“谁打算告诉我情况?”

“讲吧,塔彭丝,”汤米下命令了,“是你的奇闻漫谈。”

“是的,可爱的女士,说出来吧。”

塔彭丝顺从地开了口,从组成青年冒险家有限公司起直到后来,一古脑儿全都说出来。

卡特先生仍以他疲倦的神态安静地听着。他不时用手捂住嘴chún,仿佛要掩住他的微笑。塔彭丝说完,他沉重地点点头。

“情况不多,但是诱人。十分诱人。如果你原谅我这么说的话,你们是让人好奇的年轻的一对。我不知道——但别人失败之处你们可能成功……我相信运气,你们知道——

总是有……”

他停了一下又往下说:

“嗯,这事怎么样?你们出来冒险。为我工作你们觉得如何?全都是非官方的,你们知道,开支全包,外加公道的报酬?”

塔彭丝盯着他,两chún分开,眼睁得越来越大。“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她喘着说。

卡特先生笑了。

“只是把你们现在做的事继续干下去。找到简·芬恩。”

“好,不过——简·芬恩是谁?”

卡特先生沉重地点点头。

“是的,你们有权知道这件事,我想。”

他坐在椅子上往后靠了靠,翘起腿,两手指尖对着指尖,开始低声单调地说:

“秘密外交(顺便说,差不多总是糟透了的政策!)和你们无关。可以说,早在一九一五年初就拟出了某个文件。这是一项秘密协议的草案一条约一你们想怎么称呼都行。拟定该草案是准备让多方代表签字,是在美国制订的——当时它是个中立国家。文件草案被送往英国,为此目的选了一位特别信使,一个名叫丹弗斯的年轻人。希望整个事情保密,没有任何情况泄漏出去。这种希望通常令人失望。

有人老是在谈论:

“丹弗斯乘卢热塔尼亚号客轮前往英国。他用油布包装着宝贵的文件,贴身带在身上。正是在那次特别的航行中,卢热塔尼亚号客轮被鱼雷击中沉没。丹弗斯被列在失踪人员的名单上。终于,他的尸体被冲到海边,后经验明就是他,这点无庸置疑。但是油布包却失踪了!

“问题是,是有人将油布包从他身上取走呢,还是他本人将它交给另一个人保存呢?有一些情况增强了后一种看法的可能性。在鱼雷击中轮船以后,在放下救生艇的时间里,有人看见丹弗斯对一位年轻的美国姑娘说话。没有人真正看见他把任何东西交给她,不过他可能已经交了。我仿佛感到这十分可能,他将文件托付给了这位姑娘,相信她,因为是妇女才有较大的机会把文件安全地带上岸。

“就算事情是这样,但姑娘在哪儿,她如何处理了这些文件?根据以后来自美国的情报,似乎有可能丹弗斯从头至尾被人紧紧跟踪。这位姑娘和丹弗斯的敌人勾结吗?或许她也被人跟踪,不管是中计还是被迫,她把宝贵的油布包交出去了吗?

“我们着手要努力查出她。事情出人预料地难。她的名字叫简·芬恩,这个名字应正式地出现在幸存人员的名单上,但姑娘本人似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对她简历的查询几乎无济于事。她是个孤儿,在美国西部一所小学里干过我们这里称之为小学教师的工作。她的护照上签的是要去巴黎,在巴黎她打算加入一家医院医务人员的队伍。她自愿提出服务,经过一些信函来往,她的要求被接受。看见她的名字出现在从卢热塔尼亚号客轮上救起来的人员名单上,医院的人对她没有去住暂住房,也没有听到任何她的音讯自然会感到吃惊。

“啊,尽管作出种种努力要查到这位姑娘——但却徒劳无功。我们我遍了爱尔兰,但是在她到英格兰之后.则杏元音信。勿需使用条约草案了——这件事本来可以很容易办到的——所以我们得到这样的结论:丹弗斯已把文件销毁了。战争进入另一个阶段,外交方面也相应地改变,条约再没有重新起草。关于条约草案存在的流言蜚语被断然地否认了。简·芬恩的失踪为人们所遗忘,整个事情也就烟消云散。”

卡特先生停了下来,塔彭丝急不可耐地插话:

“然而为什么这件事又冒出来了?战争已经结束。”

卡特先生的言行举止显得有点警惕起来。

“看起来文件毕竟没有销毁,文件今天再出现就具有一种新的但是极有害的含义。”

塔彭丝听傻了眼。卡特先生点点头。

“是的,五年前,条约草案是我们手中的一件武器:今天它是反对我们的武器。它是一个巨大的失策。要是条约的条款公谙于众的话。那将意味着灾难……它很可能引起另一场战争一这次不是和德国作战!这极有可能,尽管我本人认为没有这种可能,但毫无疑问,那份文件牵连到我们许多政治家,当前我们不能以任何方式使他们名声扫地。作为对工党的一种呼声那是不可抗拒的,依我之见,一个由工党领导的政府在这个节骨眼上对英国贸易极为不利,但对真正的危险来说,那根本不算一回事。”

他停下来,然后安静地说:

“也许你们听说过或阅读过,在目前劳工动乱的背后,有布尔什维克的影响起作用?”

塔彭丝点点头。

“这是真相,布尔什维克的黄金正往这个国家倾注。为的是进行革命这么一个特定的目的。有某个人,这个人的真实姓名并不为我们所知,他在暗处为他自己的目的工作。布尔什维克分子在劳工动乱的幕后——而这个人又在布尔什维克的幕后:他是谁?我们不知道。人们讲到他时总是用‘布朗先生’的称呼。不过有件事是肯定的,他是这个时代的犯罪分子。他控制一个不可思议的组织。战争期间绝大多数的和平宣传是由他组织和提供经费的。他手下的间谍无处不在。”

“一个中立的德国人吗?”汤米问。

“恰恰相反,我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是个英国人。他是亲德国的,如他原来是亲布尔什维克人一样。我们不知道他要寻求得到什么——也许为了他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力,或许是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一种权力。对他真正的个性我们一无所知。据报道,甚至他自己的追随者对此也无从了解。我们偶然触及到他的踪迹之处,他总是扮演二流角色。别人担任主角。但后来我们总是发现,某个无足轻重的人,一个仆人或办事员什么的,躲在不为人们注意的幕后,这位难以找到的布朗先生不只一次从我们手中溜走。”

“啊!”塔彭丝跳起来,“我想知道——”

“说下去。”

“我记得在惠廷顿先生的办公室里,那位办事员——惠廷顿叫他布朗。你不认为——”

卡特沉思地点点头。

“很可能。让人好奇的是,这个名字通常被提到。天才的癖性。你能把他描述一番吗?”

“我真的没注意到。他平平常常——就像任何别的人一样。”

卡特先生疲倦地叹了口气。

“那就是对布朗先生一成不变的描述:给叫惠廷顿的人带来一个电话留言,对吗?注意到外面的办公室有一台电话吗?”

塔彭丝想了想。

“不,我想我没注意到。”

“确实。那个‘留言’是布朗先生向他手下的人下达命令的方式。当然他偷听了全部谈话。是在那以后惠廷顿递给你钱,告诉你第二天再来吗?”

塔彭丝点头。

“是的,毫无疑问,布朗先生的黑手:,,卡特先生停了一下。“听着,情况就是这样,你瞧你自己在与什么人作对?可能碰上了这个时代最聪明的犯罪头脑。我不喜欢这样,你们知道。你们两人这么年轻,我不希望你们出任何事。”

“不会的。”塔彭丝过于自信地劝他放心。

“我会照顾好她的。”汤米说。

“我会照顾好你。”塔彭丝反驳,对男人气十足的说话忿忿不平。

“那好,互相照顾。”卡特先生微笑着说,“现在让我们又回过头来谈正事。我们迄今未弄清楚条约草案的一些神秘之处。我们受到它的威胁——明白无误的条款。革命分子宣称,文件在他们手中,他们打算在某个时候公诸于众。另一方面,他们明显地对文件的许多条款的了解有差错。政府认为这只是虚张声势。不管对还是错,政府坚持奉行断然否认的政策。对此我没把握。有些蛛丝马迹和轻率的影射,仿佛都显示出恐吓是实实在在的,其态度好像他们已掌握了一份让人承担罪过的文件,不过还无法看懂它,因为文件是用密码写的——但是我们知道,文件不是用密码写的——

当然不是——所以靠不住。但总有某件东西。自然,说不定和我们所知道的相反,简·芬恩可能已死了——然而我不这么认为。令人奇怪的情况是,他们正在设法从我们这儿搞到有关那位姑娘的情报。”

“什么?”

“是这样,一两件小事已初露端倪。你讲的情况,可爱的女士,证实了我的想法。他们知道我们在寻找简·芬恩。听着,他们将臆造出一个他们自己的简·芬恩—一一比如在巴黎的一所寄宿学校。”塔彭丝喘着气,而卡特先生则微笑着。

“人们一点也不知道她长得像啥模样,所以没事。她充满了臆想的传说,而她真正的任务是从我们这儿搞到尽量多的情报。明白这个想法吗?”

“那么你认为”——塔彭丝停下来以便完全弄懂这一设想——“他们正是想要我以简·芬恩的身份去巴黎?”

卡特先生比过去任何时候笑得更疲惫。

“你们知道,我相信无巧不成书。”他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藏杀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