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目睹记》

第13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承蒙你的好意,请我来吃茶。我很感谢。”玛波小姐对爱玛·克瑞肯索普小姐说。

玛波小姐露出特别糊涂、愚蠢的样子,是一个好老太婆的写照。她满脸笑容地环顾她四周的人。她瞧瞧哈乐德·克瑞肯索普,只见他穿一套剪裁合身的暗色衣服,又瞧瞧阿佛利。他正笑容可掬的把三明治递给她,又瞧瞧塞缀克。只见他穿一件破旧的苏格兰粗呢夹克,站在壁炉架旁,皱着眉头,望着家里其余的人。

“我们很高兴你能来。”爱玛客气地说。

关于那天午餐后发生的事,她没有露一点口风。那时候爱玛叫道,“哎呀,我完全忘了。我对爱斯伯罗小姐说,今天她可以带她的老姨母来吃下午茶。”

“不要叫她带她来了,”哈乐德唐突地说,“我们还有许多话要说。我们不需要有生人在这里。”

“让她同那女孩子在厨房或者什么地方吃茶吧。”阿佛利说。

“啊,不行。我不能那样做,”爱玛坚决地说,“那样会很不礼貌。”

“啊,让她来吧。”塞缀克说,“我们可以想法子让她说出一点那个能干的露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得承认,我很想多知道一些有关那个女孩子的情形。我不敢说我能相信她。太聪明了。”

“她的人事关系很好,而且都是真的。”哈乐德说,“我已经负责调查过。我们必须弄清楚。象她那样到处乱翻,寻找死尸……”

“要是能知道这该死的女人是谁就好了。”阿佛列说。

哈乐德生气的加了几句:“爱玛,我觉得你一定是神智失常了。你怎么会去警察局暗示那个死去的女人可能是爱德蒙的女朋友?这就会使他们相信她到这里来过,而且我们当中也许有一个是凶手。”

“啊,别这样,哈乐德,别过甚其辞。”

“哈乐德说得很对,”阿佛列说,“究竟你是中了什么魔,我不知道。我有一种感觉,不论我是到什么地方,都有便衣警察跟踪。”

“我叫她不要那么做的,”塞缀克说,“后来坤坡支持她。”

“这不关他的事,”哈乐德怒气冲冲地说,“让他专管葯丸、葯粉,并且为国民建康尽忠吧。”

“啊,千万不要再争吵了,”爱玛厌倦地说,“我实在高兴,这位年老的什么小姐要来吃茶。我们有一个生人在座,使我们不能翻来复去老谈一件事,对我们很有益处的。我得去洗洗脸,换上整洁的衣服。”

她走出去了。

“这个露西·爱斯伯罗,”哈乐德说,然后停顿一下,“就象塞缀克说的,真奇怪,她怎么会在仓库里乱翻,并且去打开石棺——那实在是一个大力士才能做到的。也许我们应该采取一些步骤。我以为她的态度在午餐的时候有敌意。”

“把她交给我吧,”阿佛列说,“我不久就可以发现她在搞些什么鬼。”

“我是说,她为什么要打开那个石棺。”

“也许她根本不是露西·爱斯伯罗,”塞缀克提出他的意见。

“但是,目的会是什么?”哈乐德显得非常烦恼。“啊,该死!”

他们满面忧虑地彼此望望。

“还有这个要来吃茶的,讨厌的老姨母。偏偏在我们要思索问题的时候来。”

“我们到晚上再商量吧。”阿佛列说,“同时,我们要使这个老姨母谈谈露西的实在情形。”

于是,到时候,玛波小姐便让露西接来,并且安置在炉边坐好。现在,当阿佛列把三明治递过来的时候,她微笑地抬起头来瞧瞧他,面露赞许之色。她对一个好看的男人总是这样子的。

“多谢,请问这是——?啊,蛋和沙丁鱼,好,这样很好!我吃下午茶的时候恐怕是很贪嘴的。你知道吗?一个人年纪大了——并且,我在晚上只吃很少的东西——我不得不小心。明年我就九十了。对了,真的。”

“八十七岁。”露西说。

“不,亲爱的,九十岁。你们年轻人对什么事都知道得不清楚。”玛波小姐稍微有些严峻地说,“你们有多么美的房子呀!里面又有这么美的陈设。那些铜器,使我想起我父亲在巴黎展览会上买回来的东西。真的?你的祖父买的吗?都是古希腊罗马式的,对不对?非常漂亮!你的哥哥们都同你在一起,多快乐!现在大家的兄弟姐妹都分散在各处——有的在印度,不过,我想那个地方现在已经完了,还有非洲——西海岸,气候那么恶劣。”

“我的哥哥有两个住在伦敦。”

“那多好。”

“但是我的哥哥塞缀克是个画家,住在伊微沙岛,巴利亚利群岛当中的一个岛。”

“画家那么喜欢岛屿,你说是不是?”玛波小姐说,“萧邦——喜欢马约卡岛,对不对?但是,他是音乐家。我现在想到的是高更。他的一生很悲惨。我们会觉得他的一生都虚度了。我个人实在不喜欢那些画岛上土著女人的画。我虽然知道他很受有赞赏,但是,我不喜他那种灰黄色的芥子色。我们看到他的画,实在会感到悲观。”

她带一点不赞成的态度瞧瞧塞缀克。

“玛波小姐,告诉我们一些露西小时候的事吧。”塞缀克说。

她面露笑容,很愉快地抬头瞧瞧他。

“露西始终是非常聪明的,”她说,“对啦,你是的,亲爱的。现在,不要打断我的话。数学成绩卓著。我记得有一次卖牛肉的多算了我的钱——”

玛波小姐开始全速前进,回忆到露西的儿童时代。由那里又谈到她自己在乡下的儿童时代生活。

她的回忆让布莱恩和两个孩子打断了。他们由于热心寻找线索,衣服弄得又脏又湿。茶点端来了,同时坤坡医师也进来了。经过介绍和那位老妇人打过招呼之后,他环顾室内几个人,略表吃惊。

“希望你的父亲没什么不舒服吧?爱玛?”

“啊,没有——我是说,他今天下午只是有点疲倦。”

“我想,那是避免见客人,”玛波小姐恶作剧地笑笑说,“我自己的父亲,我记得最清楚了。他常常对我母亲说,‘有很多老太婆要来吃茶吗?把我的茶送到书房吃好了。’他那样很不客气。”

“请你不要以为——”爱玛开始解释,但是塞缀克插嘴了。

“他的儿子都回来的时候,他总是在书房吃茶的。根据心理学来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对吗?医师?”

坤坡医师正在狼吞虎咽地吃三明治和咖啡蛋糕,充分表现出一个平常没什么时间吃饭的人那种坦白的、欣赏的态度。

他说:

“要是留给心理学家去研究,心理学没什么不对。问题是,目前每个人都是一个客串的心理学家。我的病人总是确确实实地告诉我他们患的是什么变态心理的毛病和神经病,根本不给我机会告诉他们究竟是什么病。谢谢你,爱玛,我要再来一杯茶。今天没工夫吃午餐。”

“我始终以为,医师的生活是高兴的、自我牺牲的。”玛波小姐说。

“你不可能认识许多医师。”坤坡医师说,“他们过去都让人称为吸血鬼。但是,如今他们往往还是吸血鬼!无论如何,我们目前是赚钱的。国家会负担的,我们不会寄出明明知道不会付的帐单。问题是,我们的病人都一定要尽量享受政府的各种优待。结果,假若小珍妮夜晚咳嗽了两下,或者小唐米吃了两个生苹果,那么,可怜的医师就得半夜里赶来!啊,很好!多好吃的蛋糕呀,爱玛。你做的东西多好吃!”

“不是我做的,是爱斯伯罗小姐做的。”

“你做的一样好吃。”坤坡医师忠心耿耿地说。

“请你来看看爸爸好吗?”

她站起身来,那位医师跟着她。玛波小姐望着他们走出房间。

“我可以看出来,克瑞肯索普小姐是一个很忠实的女儿。”她说。

“我自己实在想象不到,我们那位老爸爸,她如何受得了。”直爽的塞缀克说。

“她这里有一个很舒适的家;父亲又很喜欢她。”哈乐德赶快说。

“爱玛没问题,”塞缀克说,“她生来就注定要当老处女。”

玛波小姐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隐隐约约地闪动一下。

“啊,你这样想吗?”

哈乐德连忙说:

“我哥哥用老处女这个名词,没有诽谤的意思,玛波。”

“啊,我不生气,”玛波小姐说,“我只是不知道他说的话是否是对的,我本人不以为克瑞肯索普小姐会成为老处女。我以为,她是那种很可能晚婚,而且婚姻会美满的那一型的女孩子。”

“住在这里是不大会这样的。”塞缀克说,“从来见不到可以论婚嫁的人。”

现在玛波小姐眼睛的闪光更明显些。

“总是有牧师和医师来往的。”

她的眼睛,显得又温和,又有些恶作剧,由这个人望到那个人。

她分明是暗示他们一件他们从未想到的事,而且是不会使他们太高兴的事。

玛波小姐站起来,同时,几个羊毛小围巾和她的手提袋都掉到地下。

那三弟兄都很殷勤地替她捡起来。

“谢谢你们,”玛波小姐说;声音象长笛一样。“啊,对了,我的小蓝围巾。是的,我已经说过,蒙你们好意邀我过来。你们知道吗?我一直都在想象你们府上是什么样子,想象露西在这里工作的情形。”

“完美的家庭状况,外加命案。”塞缀克说。

“塞缀克!”哈乐德生气地说。

玛波微笑地抬起头来望着塞缀克。

“你知道看见你使我想起谁吗?想起我们那地方的银行经理的儿子,托玛斯·伊德。他总是会让人吓一跳,当然在银行界那种态度是不行的。因此,他就去西印度群岛。他的父亲死后,他回到家,继承了很多钱,他总是花得比赚得多。”

露西把玛波小姐送回家。归途中,她正要转到后面的巷子时,一个人影由暗处闪出来,站在汽车头灯的亮光中。那人举起手来招呼她,露西认出是阿佛列·克瑞肯索普。

“这样好些,”他上车时说,“啊,好冷!我本来以为会凉凉爽爽地散散步。但是,没有。你送老姨母回去没事吧?”

“是的,她很高兴。”

“我们可以看得出,老太婆们同任何人在一起,不管多么乏味的人,都那么感到有趣味,真是奇怪。实在,洛塞津别庄这个地方是再乏味也没有了。我住在这里最多两天,我还忍受得了。你怎么能受得住呢?露西?我要是叫你露西,你不介意吧?是不是?”

“没关系。可是,我并不觉得这里乏味呀。当然,就我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永久性的工作。”

“我一直在注意你。露西,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你太聪明了,不该将你的时间都浪费在烧菜和打扫上。”

“谢谢你,但是我对烧菜和清扫的工作比坐办公室更喜欢。”

“我也不喜欢坐办公室。但是,还有其他的谋生之道,你可以做一个自由工作者。”

“我是啊。”

“不是这样的工作。我是说,为你自己工作,用你的才智来对抗——”

“对抗什么?”

“任何的权势!对抗目前阻碍我们的一切无聊的、琐碎的法条和规程。最有趣的就是,假若你有足够的聪明,你总可以找出一个办法来克服这种障碍。你是聪明的,告诉我,这种想法会引起你的兴趣吗?”

“可能吧。”

露西把车子开到马厩的院子里。

“你不打算表示你的态度吗?”

“我得多听听再说。”

“坦白地说,小姐,我可以用你。你有那种非常难能可贵的态度,能够使人对你产生信心。”

“你要我帮助你卖金砖吗?”

“不是这么冒险的事,只是稍微避开法律的约束,如此而已。”他的手不知不觉地顺着她的胳臂往上移动。“你是个很迷人的女孩子,露西,我想让你做我的合伙人。”

“你在恭维我。”

“意思是,不行?考虑考虑。想想看,以机智胜过所有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多有趣、多高兴!困难的就是,我们需要资本。”

“我没什么资本呀。”

“啊,我方才不是向你告贷!不久我就会得到一些资本了。我那位可敬的爸爸不能永远活着,那又吝啬又蛮横的老头子!等他呜呼哀哉的时候,我就可以抓到一些现金。怎么样,露西?”

“什么条件?”

“你要是喜欢,就是结婚。女人,不管多么进取、多么有独立能力,似乎都喜欢这样。而且,结过婚的女人不能迫使她提出对丈夫不利的证明。”

“这话可不会讨人欢喜!”

“别装蒜了,露西!你不知道我已经迷上你了吗?”

露西有点惊奇,因为她感觉到有一种奇怪的魅力在吸引她。阿佛列有一种迷人的特质——也许纯粹是由于一种肉体上的魅力。她哈哈大笑,同时松脱了他那环绕的胳臂。

“现在不是调情的时候,现在要想到准备晚餐了。”

“是的,露西。你是一个可爱的女厨师,晚上吃什么?”

“等着瞧吧,你象那两个孩子一样的坏!”

他们走进别庄,露西匆匆走到厨房。她正在准备晚餐的时候,忽然让哈乐德·克瑞肯索普打断了,使她颇为惊奇。

“爱斯伯罗小姐,我可以同你谈一件事吗?”

“晚一点可以吗,克瑞肯索普先生?我已经有点晚了。”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晚餐后好吗?”

“好吧。”

晚餐准时端上来,而且备受欣赏。露西把杯盘洗好,来到大厅,发现哈乐德·克瑞肯索普正在等她。

“什么事?克瑞肯索普先生?”

“我们到这里谈好吗?”他把起居室的门打开,头前带路。他等她进来以后,把门关上。

“我明天一早就走了,”他对她解释,“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对你的能力印象非常深刻。”

“谢谢你。”露西有些惊奇地说。

“我觉得你的才干在这里都浪费了——绝对浪费了。”

“你觉得这样吗?我却不觉得。”

露西想:无论如何,他是不能向我求婚的,他已经有妻室了。

“承蒙你的好意,肯陪我们度过这个可悲的危机,等这段危急的时刻过去之后,我建议你到伦敦来看我。你如果打电话来约定时间,我会交代我的秘书办。实在的情形是,我们公司可以用一个有你这样杰出才能的人。我们可以充分讨论在那一方面借重你的才能最好,爱斯伯罗小姐,我可以付很好的薪水,而且会有光明的前途。我想,你会感到惊奇的。”

他的笑容显示他这个人是宽宏大量的。

露西端庄地说,“谢谢你,克瑞肯索普先生,我会考虑的。”

“不要等太久,一个努力上进的年轻女孩子不可错过这样的机会。”

他又咧着嘴笑了。

“晚安,爱斯伯罗小姐,好好睡。”

“啊,”露西自言自语地说,“啊……这一切都很有趣。”

她正要回房休息,却在楼梯上碰到塞缀克。

“露西,听我说,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

“你想要我嫁给你,同你到伊微沙照顾你吗?”

塞缀克大吃一惊,并且有一点惶恐。

“我从未想到这样的事。”

“抱歉,我弄错了。”

“我只是要知道你是不是这里的时钟。”

“只有这个吗?大厅的桌子上就有一个。”

“你要知道,”塞缀克斥责的说,“你不应该以为每个人都想娶你,你是一个长得蛮好看的女孩子,但是还不会好看到那个程度。那一类的毛病是有个名称的,会变得愈来愈厉害,你会变得更糟。实际上,你是这世界上我最不可能想要娶的女孩子,最不可能想要娶的女孩子。”

“真的?”露西说,“你不必唠叨了,也许你更希望我当你的后妈吧?”

“那是什么意思?”塞缀克目不转睛地瞧着她,惊得发呆。

“我已经对你说了。”露西说,然后走进她的房子,关上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命案目睹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