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终局》

第十五章 夏季第一个月第三十天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发现到这条项链令雷妮生吓得要死。

她立即快速把它放回珠宝盒里,合上盖子,再度把扣子上的线系好。她的直觉是掩藏她的发现。她甚至心惧地回头一望,确定没有人在看她。

她度过了无眠的一夜,不安地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断地调整头部睡在枕头上的姿势。

到了早上,她决定必须找个人谈谈。她无法独自承担这令人困惑不安的发现。一夜之间,她曾两度惊坐起来,怀疑她是不是可能看到诺芙瑞充满恶意地站在她床边。然而她什么都没见到。

雷妮生把那条狮子项链从珠宝盒里拿出来,藏在衣襟里。她正藏着时,喜妮匆匆地走了进来。她的两眼发光,带着一种有新的消息要通告的兴奋神色。

“想想看,雷妮生,这不是很可怕吗?那个小男孩——那个牧童,你知道——今天早上在谷仓旁边熟睡,大家摇他,对着他的耳朵大叫——而现在看来他好像永远不会再醒过来了。好像是他喝下了罂粟汁——也许他是真的喝下去了——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么是谁给他喝的?没有人,我发誓。而且不可能是他自己喝下去的。噢,我们也许昨天就该知道会怎么样了。”喜妮伸手摸摸她身上戴着的众多护身符之一。

“亚曼神保佑我们对抗阴府的恶魔!那个小男孩说出了他所看见的。他说出了他是怎么看到‘她’的。因此她回来给他喝罂粟汁,让他永远闭上眼睛。噢,她非常有法力,那个诺芙瑞!她出过国,你知道,离开过埃及。我敢发誓她一定懂得所有的外地的原始魔法。我们待在这屋子里不安全——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你父亲应该杀几头牛献给亚曼神——必要时杀上一整群——这可不是节省的时候。我们得保护我们自己。我们必须向你母亲祈求——应贺特正计划这样做。莫朱祭司这样说的。给死人的一封庄严的信。贺瑞现在正在忙着起草信的内容。你父亲主张写给诺芙瑞——向她恳求。你知道:‘诺芙瑞在上,我曾经对你做过什么坏事——’等等。但是如同莫朱祭司指出来的。这需要比那更强的手段。你母亲亚莎伊特,是个伟大的女士。她舅舅是县太爷,而她哥哥是底比斯大臣的主仆。如果她一旦知道了,她会想办法处理,决不让一个小小的情妇毁掉她亲生的子女!噢,是的,我们会使得正义伸张的。如同我所说的,贺瑞现在正在起草写给她的请愿书。”

雷妮生本来打算去找贺瑞,告诉他有关她发现那条狮子项链的事。但是如果贺瑞正在伊西斯神庙里跟祭司们忙着,那么是没有希望跟他独处了。

她该去找她父亲吗?雷妮生对这个念头不满意,摇了摇头。她儿时的信念,相信她父亲是全能的信念已经差不多全消失了。现在她了解了,在危机来临时,他是多么容易崩溃——没有任何真实力量的空摆架子的人。如果亚莫士没有生病,她可能会告诉他,尽管她怀疑他是否能提供任何实际可行的意见。他或许会坚持要她把这件事告诉应贺特。

而这,雷妮生感到升高的紧急性,是不惜任何代价必须加以避免的。应贺特第一件会做的事,是把这件事宣扬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而雷妮生有很强的直觉,感到要保守这个秘密——尽管确实是为了什么理由,她很难说得出来。

不,她需要的是贺瑞的忠告。贺瑞,如同往常一般,会知道该怎么办才是对的。他会从她手中把那条项链拿去,同时把她的担扰、困惑一起接过去。他会用他那仁慈、庄严的眼睛看着她,让她立即感到一切都没事了……

有一阵子,雷妮生感到想跟凯伊特谈——可是跟凯伊特谈这个主意令她不满意;她从来就不专心听别人讲话。或许,如果把她引离她的子女——不,这行不通。凯伊特人不错,但是愚蠢。

雷妮生心想:“还有卡梅尼……还有我祖母。”

卡梅尼……?想到跟卡梅尼谈令她有种愉悦感。她可以在她脑海里相当清晰地看到他的脸——他的脸上的表情从挑逗变成感兴趣——变成为她感到忧虑……或者,不是为了她?

为什么会有这种隐伏的疑心,怀疑卡梅尼和诺芙瑞是比表面上看来更为亲近的朋友?是因为卡梅尼帮过诺芙瑞煽动应贺特跟他的家人分离?他辩解过他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他说的是实话吗?那样说是件容易的事。卡梅尼所说的任何一句话听来都是轻易、自然而正确。他的笑声是那么地欢乐,令你也想跟着他笑。他走起路来那么优雅——他的头从古铜色平滑的肩头上转过来——他的两眼看着你——看着你——雷妮生的思绪困惑地中断下来。卡梅尼的眼睛不像贺瑞的眼睛令人感到安全、仁慈。它们是强求的;它们是挑衅的。

雷妮生想到这里,双颊泛红,两眼生出火花。但是她决定不告诉卡梅尼她发现诺芙瑞的项链的事。不,她要告诉伊莎。伊莎昨天的表现令她印象深刻。尽管她是老了,那个老人却具有领悟力,具有精明实际的感知力。这是其他任何家人所没有的。

一提到那条项链,伊莎就快速地看了四周一眼,一根手指伸向chún间,同时伸出一手。雷妮生在衣襟里摸索着,拉出那条项链,放在伊莎手上。伊莎拿到视线模糊的眼前,看了一会儿,然后塞进衣服里。她以低沉、威严的声音说:“现在不要再说下去了。在这屋子里谈话,有几百只耳朵在听。我昨晚大部分时间都躺着没睡,一直在想着,有很多事必须采取行动。”

“我父亲和贺瑞已经到伊西斯神庙里去跟莫朱祭司商讨写信给我母亲,恳求她出面干涉的事。”

“我知道。好吧,就让你父亲去关心死人灵魂的事吧。我的想法则是处理这个世界上的事。贺瑞回来时,把他找来我这里。有些事情必须说明讨论一下——而我可以信得过贺瑞。”

“贺瑞会知道该怎么办,”雷妮生愉快地说。

伊莎以奇特的眼光看着她。

“你常上山到墓地去找他吧?你们谈些什么,你和贺瑞?”

雷妮生暧昧地摇摇头。

“噢,尼罗河——和埃及——光线的变化还有底下的沙滩和岩石的颜色……但是我们经常根本什么都没谈。我只是坐在那里,一片宁静,没有责骂声,没有小孩啼哭声,没有来来去去的吵杂声。我可以想我自己的事情,贺瑞不会干扰我。然后,有时候,我抬起头,发现他在看着我,我们两个都微微一笑……我在那里能够快乐。”

伊莎缓缓说道:“你真幸运,雷妮生。你已经找到了内心的快乐。对大部分的女人来说,所谓快乐指的是来来去去的,为着一些小事忙碌。是对孩子的关爱和跟其他的女人说笑争吵,还有对男人的时爱时恨。就像一串珠子一样,她们所谓的快乐是由一些小事情小东西串连起来的。”

“你的生活是不是就像那样,祖母?”

“大部分是。但是如今我老了,大部分时间都独自坐在这里,我的眼力不好,行动也不方便——我这才了解到有一种内在的生活和一种外在的生活。可是我太老了。无法再去学习真正的生活之道——因此我骂骂我的小女仆,享受刚从厨房里端出来的热腾腾的食物,品尝各式各样的面包,享用成熟的葡萄和石榴汁。其他的一切都走了,这些还留下来。我最喜欢的孩子如今都已经死了。你父亲,太阳神帮助他,一直是个傻瓜。当他还是个学步的小男孩时,我爱他,但是如今他那付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叫我生气。在我的孙子女当中我爱的是你,雷妮生——谈到孙子女,伊比呢?我昨天今天都没见过他。”

“他在忙着监督贮存谷物。我父亲要他负责督导。”

伊莎露齿一笑。

“那会让我们的小公鸡洋洋得意。他会摆出一付了不得的样子。他进来吃饭时叫他来找我。”

“好的,伊莎。”

“其余的,雷妮生,保持沉默……”

“你要见我,祖母?”

伊比傲慢地站在那里,面露微笑,他的头稍稍偏向一边,洁白的牙齿咬着一朵花。他看来非常自得,对自己对生活都感到满意。

“如果你能拨出一点你宝贵的时间的话,”伊莎说着眯起双眼仔细地上下打量着他。

她语气中尖酸的味道并没有引起伊比的注意。

“我今天是真的非常忙。由于我父亲到庙里去了,我得督导每一件事情。”

“小豺狼叫的可真大声,”伊莎说。

然而伊比相当不受困扰。

“得了吧,祖母,你一定不只是要跟我说这些吧。”

“当然我还有话要说。首先告诉你,这是幢丧宅。你哥哥索贝克的尸体已经交给葬仪社的人去处理。然而你脸上的表情看来就好像这是个什么节庆的日子一样。”

伊比咧嘴一笑。

“你不是伪君子,伊莎。你以为我是吗?你非常清楚在我和索贝克之间并没有爱。他尽他一切可能的阻碍我,困扰我。他把我当小孩看待。他在田里分配给我一切最最羞辱我的小孩子工作。他常常嘲笑我。而且当我父亲要我跟哥哥一样做他的事业合伙人时,是索贝克说服他不要那样做的。”

“你怎么会认为是索贝克说服他的?”伊莎厉声问道。

“卡梅尼告诉我的。”

“卡梅尼?”伊莎扬起眉头,把假发往旁边一推,搔着头皮:“是卡梅尼。我倒觉得这有意思。”

“卡梅尼说他是从喜妮那里知道的——我们都有同感,喜妮总是无所不知。”

“但是,”伊莎冷漠地说:“喜妮也有错的时候。无疑的,索贝克和亚莫士两人都认为你太年轻了——可是,是我——是的,我——我说服你父亲不要把你包括在内。”

“你,祖母?”小男孩一脸平白的惊讶,盯着他祖母。然后一阵阴霾改变了他脸上的表情,花朵从他chún上掉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那干你什么事?”

“我家人的事就是我的事。”

“而我父亲听你的?”

“并不是当时,”伊莎说:“不过我给你个教训,我漂亮的孙子。女人家采取的是迂回战术——如果她们不是生来具有,就是学到了——如何利用男人的弱点。你或许记得我在傍晚阴凉时候叫喜妮把棋盘拿到门廊去的事。”

“我记得。我父亲和我一起下棋。这有什么?”

“有这个。你们下了三盘。而每一次,比较聪明的你,都赢了你父亲。”

“是的。”

“就这佯,”伊莎闭上眼睛说:“你父亲,就像所有差劲的棋手一样,不喜欢被打败——尤其是被一个小毛头打败。所以他记住了我的话——而他下定决心认为你确实还太年轻了,不能让你当合伙人。”

伊比凝视了她一会儿。然后他大笑起来——令人不太舒服的笑声。

“你真聪明,伊莎,”他说:“是的,你可能是老了,但是你真聪明。你和我绝对是这家里具有头脑的两个人。你在我们下的这盘棋上占了先机。但是你看着好了,下一回合我会赢。你自己当心,祖母。”

“我倒是有意看一看,”伊莎说:“同时我把你的话送还给你,让我给你个忠告,你自己当心。你的一个哥哥死了,另一个差点死掉。你也是你父亲的儿子——你可能也会走上同一条路。”

伊比不屑地大笑。

“我可不怕。”

“为什么?你也威胁、侮辱过诺芙瑞。”

“诺芙瑞!”伊比千真万确感到不屑。

“你在想什么?”伊莎厉声问道。

“我有我的想法,祖母。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诺芙瑞和她的鬼魂把戏吓不倒我。她尽管把她最大的本事使出来好了。”

他的身后一阵刺耳的悲叹声,喜妮叫喊着跑进来:“傻孩子——鲁莽的孩子。冒渎死人!在我们都尝到了她的厉害之后!这样你再戴护身符也保护不了你!”

“保护?我会保护自己。不要挡住我的路,喜妮。我还有工作要做。这些懒惰的农夫就要知道有个真正的主人监督他们是什么滋味。”

伊比把喜妮往旁边一推,大跨步走出门去。

伊莎打断喜妮的悲叹话语。

“听我说,喜妮,不要再为伊比大喊大叫。他也许知道他在干什么,也许不知道。他的态度非常古怪。不过你回答我这个问题:你有没有告诉卡梅尼说怂恿应贺特不要把伊比列入合伙人的人是索贝克?”

喜妮的声调降回往常哭诉的基调。

“我确信我在这屋子里太忙了,没有时间浪费跑去告诉别人什么——更不用说是去告诉卡梅尼了。我确信如果他没有跑来跟我说话,我是不会去跟他说上一句话的。他有怡人的风度,这你一定也承认,伊莎——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认为——噢,天啊,不!要是一个年轻的寡妇想再找对象,那么,她通常都会迷上个英俊的年轻小伙子——尽管应贺特会怎么说我就不知道了。不管怎么样,卡梅尼只不过是个初级书记而已。”

“不要去管卡梅尼是什么不是什么!你有没有告诉过他说反对伊比加入合伙的人是索贝克?”

“这,真的,伊莎,我不记得我说过或没说过什么。我实际上并没有跑去告诉任何人什么,这是很可以确定的。不过到处有人在传话,你自己也知道索贝克说——亚莫士也是,虽然说得没有那么大声,也不常说——伊比还只是个小男孩,那行不通的——就我所知卡梅尼可能自己听到他说的,而根本不是从我这里听说的。我从来不说闲话——不过,人的舌头毕竟就是给人用来说话的,我又不是聋子哑巴。”

“你确实不是,”伊莎说:“舌头有时候可能成为武器,喜妮。舌头可能引起死亡——可能不只引起一件死亡。我希望你的舌头没有引起死亡,喜妮。”

“哎阿,伊莎,你怎么说这种话!你在想什么?我确信我从没说过任何一句我不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的话。我对所有的家人这么忠实奉献——我愿意为他们任何一个人死。噢,他们低估了我老喜妮的忠心。我答应过他们亲爱的母亲——”

“哈,”伊莎打断了她的话说:“我的肥肥的芦苇鸟送来了,配上韭菜和芹菜作佐料。闻起来美味极了——烧得恰到好处。既然你这么忠心,喜妮,你可以尝一小口——以防万一被下了毒。”

“伊莎!”喜妮尖声惨叫:“下了毒!你怎么能说这种话!这可是从我们自己厨房里烧出来的。”

“哦,”伊莎说:“总要有人尝一下——以防万一。而这个人最好是你,喜妮,因为你这么乐于为这家里的任何一个成员而死。我想这种死大概不会太痛苦。来吧,喜妮。看看,肥汁汁的多么好吃的样子。不,谢了,我不想失掉我的小女奴。她正年轻、快乐。你已经过了你的黄金时期,喜妮,你出了什么事不会有多大的关系。来吧——嘴巴张开……很好吃吧?我说——你脸色看起来相当绿。你不喜欢我的小小笑话吗?我相信你不喜欢。哈哈,嘻嘻!”

伊莎乐得左摇右摆,然后突然镇静下来,贪婪地吃起她最喜欢的一道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终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