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终局》

第十六章 夏季第二个月第一天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庙里的讨论会结束。请愿书已经起草修改完成。贺瑞和庙里的两个书记一直都在忙着。现在第一步骤终于完成了。

祭司示意把请愿书念出来。

“亚莎伊特之灵在上:

‘此信来自你的情人和丈夫。做妻子的忘记她丈夫了吗?做母亲的忘记她亲生的儿女吗?高高在上的亚莎伊特知道有个恶灵威胁到她儿女的生命吗?她的儿子索贝克已经中毒死去,到阴府里去了。

‘我在你生前对你备极尊敬。我给你珠宝衣服,香膏香水,给你滋润你的肢体。我们一起享受美食,宁静地坐在一起,面前是满桌的上好食物。你生病时,我不惜任何代价。我帮你找最好的医师。你死后葬礼备极尊荣,一切按照礼俗,一切你在另一个世界需要的东西,我都供应给你——仆人、牛群、食物、饮料、珠宝和衣裳。我替你守了好几年丧——只有在过了好几年之后,我才找了个情妇,好过着适合一个还未老的男人的生活。

‘现在这个情妇对你的儿女做出邪恶的事。你不知道这件事吗?或许你并不知道。当然如果亚莎伊特知道了,她会很快的帮助她亲生的儿子。

‘是不是亚莎伊特知道了,但是因为那个情妇的法力高强,所以邪恶仍然得逞?诺芙瑞的法力高强吗?然而,这当然是非你所愿的,高高在上的亚莎伊特。因此,想想你在阴府里有一些伟大的亲戚和有力的帮手。伟大的伊彼,底比斯大臣的主仆。请求他协助!还有你的舅舅,伟大、有势力的梅瑞普大县太爷。把这可耻的事实呈给他!请他开庭审理。把证人都找来。让他们作证指控诺芙瑞的恶行。让正义伸张,诺芙瑞定罪,令她不再对这屋子里的人做出任何邪恶的事。

‘噢,可敬的亚莎伊特,如果你气你的丈夫应贺特听信这个女人的谗言,威胁要对你亲生的孩子做出不公正的事,那么你想一想,现在受苦的不只是他一个人,你的孩子也跟着受苦。看在你孩子的份上,原谅你的丈夫应贺特。’”

主书记念完之后,莫朱赞同地点点头。

“表达得很好。我想,没有什么遗漏之处。”

应贺特站起来。

“谢谢你,可敬的祭司。牲礼明天太阳下山之前会送到你这里来——牛只、油脂和亚麻布。我们就把仪式订在后天——后天把铭■放到坟墓的供桌上去好吗?”

“订在大后天好了。请愿书要刻在■上,还有一些必要的仪式准备工作。”

“依你的。我迫不及待的想阻止这一切灾难。”

“我能了解你的焦虑,应贺特。不过你不用怕。亚莎伊特之灵一定会应验的,她的亲戚有权有势,可以帮我们主持公道。”

“愿伊西斯神保佑如此!谢谢你,莫朱——还有谢谢你对我儿子亚莫士的医疗照顾。来吧,贺瑞,我们有很多事必须处理。我们回屋子里去。啊——这份请愿书的确减轻了我心头的负担。亚莎伊特不会让他忧心的丈夫失望的。”

贺瑞带着几张草纸走进院子里时,雷妮生正远远望着他。

她从湖边快跑过来。

“贺瑞!”

“什么事,雷妮生?”

“你跟我去见伊莎好吗?她一直在等着想见你。”

“当然。让我看看是否应贺特——”

应贺特被伊比缠住,父子俩正热切地交谈着。

“我先把这些东西放下来就跟你去,雷妮生。”

伊莎在雷妮生和贺瑞来到时显得很高兴。

“贺瑞来了,祖母。我一见到他就立刻带他来了。”

“好。外头的空气好吗?”

“我——我想是的。”雷妮生有点吃惊。

“那么把我的拐杖拿来。我到院子里去走走。”

伊莎很少离开屋子,雷妮生感到惊讶。她一手搀扶着老妇人。他们穿过中厅,出门到门上。

“在这里坐下来好吗,祖母?”

“不,孩子,我要走到湖边去。”

伊莎的步履缓慢,不过,尽管她肢脚,脚力却很强,没有疲累的迹象。她四周看看,选了湖边有个小花床的地点,在无花果树荫下坐下来。

她一坐下来,就满意地说:“这就是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话,没有人能旁听到。”

“你真聪明,伊莎,”贺瑞赞许地说。

“我们要说的话必须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信任你,贺瑞。你打从小时候开始就跟我们在一起。你一向忠实、谨慎,而且聪明。雷妮生是我最亲爱的孙女儿。她不能受到任何伤害,贺瑞。”

“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伊莎。”

贺瑞并没有提高声音,然而他的声调,他脸上的表情,都令老妇人非常满意。

“说得好,贺瑞——平静不激情——不过却是心底话。现在,告诉我你们今天安排了些什么?”

贺瑞把起草请愿书的事和请愿书内容要点告诉了她。伊莎仔细听着。

“现在,听我说,贺瑞,同时看看这个。”她从衣服里取出那条狮子项链,同时递给他。她加上一句说:“告诉他,雷妮生,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这个的。”雷妮生照做。然后伊莎说:“怎么样,贺瑞,你认为怎么样?”

贺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年纪大,而且聪明,伊莎。你认为呢?”

伊莎说:“贺瑞,你是那些没有事实根据决不轻易出口的人之一。你一开始就知道诺芙瑞是怎么会死的,可不是吗?”

“我怀疑过,伊莎。仅仅是怀疑而已。”

“不错,我们现在也只能存疑而已。然而,在这湖边,只有我们三个人,可以把怀疑的说出来——事后不再提起。在我看来,这些发生过的惨剧有三种解说。第一种是那个牧童说的是实话,他看到的真的是从死人王国里回来的诺芙瑞的鬼魂,而她决心继续采取报复行动,增加我家人的痛苦悲伤。可能是这样——祭司和其他人都说这有可能,而且我们知道疾病是由恶灵所造成的。但是在我看来,在我这老太婆,不愿相信祭司和其他人说法的人看来,好像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比如?”贺瑞问道。

“我们姑且承认诺芙瑞是被莎蒂彼杀害的,后来过了一段时间,莎蒂彼在同一地点起了幻觉,看到诺芙瑞,在恐惧、心虚之下,她掉下来跌死了。这一切够明显的了。但是让我们来看看另一个假设;那就是在那之后,某一个人,为了一个尚待我们去找出来的理由,想要造成应贺特两个儿子的死亡。那个人假借迷信把罪过推到诺芙瑞的鬼魂身上——非常便利的方法。”

“谁会想要杀害亚莫士和索贝克?”雷妮生叫了起来。

“不是仆人,”伊莎说:“他们不敢。这么一来所剩就不多了。

“我们之中一个?可是,祖母,这不可能!”

“问问贺瑞,”伊莎冷淡地说:“你注意到他并没有抗辩。”

雷妮生转身面对他。

“贺瑞——当然——”

贺瑞严肃地摇摇头。

“雷妮生,你年轻,信任别人。你认为你所认识所爱的每一个人就像他们让你表面上看起来的一样。你不懂人心还有——人心里可能包含的悲痛——是的,还有邪恶。”

“可是,谁——那一个——?”

伊莎敏捷地插进来说:“让我们再回头看看那个牧童所说的。他看到一个女人穿着诺芙瑞的染色亚麻布衣服,戴着诺芙瑞的项链。如果没有鬼魂,那么他确实是看到他说的他所看到的——这就是说他看到一个故意打扮成像诺芙瑞一样的女人。她可能是凯伊特——可能是喜妮——也可能是你,雷妮生!从那个距离看,她可能是穿上女人衣服戴上假发的任何一个人。嘘——让我说下去。他说的是人家教他说的。他听命于某一个有权命令他的人,而他可能太笨了,甚至不了解人家贿赂他、哄他说的那些话的重要性。我们如今无从得知,因为那个小男孩已经死了——这件事本身就值得玩味。这使我相信那个小男孩所说的是别人教他的。如果他今天再被紧紧追问下去,他的那个故事就会站不住脚——只要有点耐心,很容易就可以查出一个小孩子有没有说谎。”

“这么说你认为我们之中有个下毒者?”贺瑞问道。

“我是这样认为,”伊莎说:“你呢?”

“我也这样认为,”贺瑞说。

雷妮生沮丧地看着他们。

贺瑞继续说下去:“但是在我看来,动机很不明显。”

“我同意,”伊莎说:“这就是我感到不安的原因。我不知道下一个受到威胁的人是谁。”

雷妮生插进来说:“但是,是我们之中一个?”她的语气仍然显得难以置信。

伊莎坚定地说:“是的,雷妮生——我们之中一个。喜妮、凯伊特或是伊比,或是卡梅尼,或是应贺特本身——是的,或是伊莎或是贺瑞或者甚至——”她微微一笑:“雷妮生。”

“你说的对,伊莎,”贺瑞说:“我们必须把我们自己包括在内。”

“可是,为什么?”雷妮生的声音带着不明的恐惧:“为什么?”

“如果我们知道,那么我们就差不多想知道的都全知道了,”伊莎说:“我们只能从谁受到攻击着手。记住,索贝克在亚莫士已经开始喝酒之后不期然的加入他。因此,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谁下的手,他想要害死的是亚莫士,比较不确定的是那个人也想害死索贝克。”

“可是,有谁可能想要害死亚莫士呢?”雷妮生怀疑地问道:“亚莫士,当然是我们大家之中最不可能有仇人的一个。他一向安安静静、和和气气的。”

“因此,显然,动机并不是私人的仇恨,”贺瑞说:“如同雷妮生所说的,亚莫士不是那种会跟人家结仇的人。”

“不,”伊莎说:“动机比那更暧昧。我们可以说那个人的恨是冲着全家人来的,要不然就是在这一切事情之后有一种巴达贺特的格言所警示的贪婪妄羡。他说,该责怪的是各种形形色色的邪恶!”

“我明白你所想的方向,伊莎,”贺瑞说:“不过要想得到任何结论,我们得对未来作个预测。”

伊莎猛点着头,她的一顶大假发往一旁倾斜。尽管这令她的外表显得古怪可笑,却没有人想笑。

“你预测吧,贺瑞,”她说。

贺瑞沉默了一阵子,他的眼睛充满深思的神色。两个女人等待着。然后,他终于开口。

“如果亚莫士之死是算计好的,那么主要的受益人是应贺特剩下来的儿子,索贝克和伊比——无疑的有一部分财产会保留给亚莫士的孩子,但是控制权会在他们手上——尤其是在索贝克的手上。索贝克无疑的是收获最大的一个。他想必是会在应贺特出外时代理祭祀业主的职务,而且在应贺特死后继承产业。但是,索贝克虽然受益,索贝克却不可能是凶手,因为他自己那么开心地猛喝那壶毒酒而死掉了。因此,就我所能看出来的,这两个人之死只能让一个人受益——也就是说,就目前来说——那个人就是伊比。”

“同意,”伊莎说:“我就注意到你有先见之明,贺瑞——我很欣赏你的看法。我们就来考虑一下伊比。他年轻,没有耐心;他各方面品性都不好;他正处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达成他的慾望的年龄。他对他的两个哥哥感到气愤不满,认为他被排除在合伙人之外是不公平的。看来卡梅尼对他说的那些不明智的话也——”

“卡梅尼?”

打断她的话的人是雷妮生。她话一出口即脸红起来,咬着嘴chún。贺瑞转过头来看她。他那深长、温柔、透视的眼光莫名所以地伤到了她。伊莎伸长脖子凝视着她。

“是的,”她说:“卡梅尼说的,是不是喜妮煽动的那是另一回事。事实仍然是伊比野心勃勃,高傲自负,对他哥哥的高高在上愤愤不平,他确实自认为他具有全家人当中最高的统治才智,如同他很久以前告诉我的。”

伊莎的语气冷淡。贺瑞问道:“他对你那样说?”

“他好心的把我归入跟他一样具有某些程度的才智。”

雷妮生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认为伊比蓄意毒害了亚莫士和索贝克?”

“我认为这是个可能,如此而已。我们现在谈的是怀疑——我们尚未加以证实。男人打从一开始就杀害他们的兄弟,知道上帝不喜欢这种杀戮,却又受贪婪和嫉恨的邪念驱使。如果伊比干下这种事,我们可不容易找出证据证实是他干的,因为伊比,我完全承认,他聪明。”

贺瑞点点头。

“不过如同我所说的,我们在这无花果树下谈的是怀疑。我们现在就继续就这个观点来考虑一下这家里的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夏季第二个月第一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终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